520诗歌特辑|青年诗人们的情诗是什么样子的?


慕之歌/李凯

 

面对镜子,瞳孔时常与浪花共振

转机发生在大年初四。特意佩戴的眼镜

令我的小眼徒增紧张气氛

风来了,自带九分甜度

奶茶店倾出空间以供我们舒展言语

你秀发微卷,如清澈的湖,令我奋然跃入

爱的失重感将羞涩猛然传导至足跟

嘴唇开花,小熊布偶在伟大的下午替我许愿

冬天在燃!你的答复如地中海,涤清顾虑

在臆想里,我们一起在涪江上空描摹生活

蓝、白、绿、紫……用着喜欢的颜料

我们不画残缺,也不雕琢裂纹

尼亚加拉瀑布已替过客,喷迸出太多苦水

生活的井口其实是圆的,作为参照

它供我们复写未来,一圈圈同心年轮

 

 

飞花/李昀璐

 

菜市场门口贩卖漂亮的向日葵

金黄色燃烧,大概你也愿

有个小摊位贩卖,猫的呼吸

风的鳞片和走失的梦境

那么执着于美好却无用的东西

原谅琐碎日常中的叛逃和

旁若无人的交流

 

这本是一个让人无所期待的世界

如果不是你

 

 

一天就这么过去/杜华阳

 

和你来到河边  水平静流过石桥

在草地上我们互相微笑

用手托住自己的下颌  另一只手指向树荫下

轻松的垂钓。午后小镇的人们坐在广场

的马车上  或站在路中央

望向远方出神。我爱你呀  火车驶过桥上

轰隆隆的声浪席卷绿色的林木

水平静流着自己的涟漪。一天就这么过去

马在广场上吃着

自己的草。一天呀  就这么过去  我们整理

自己的高礼帽   等待老人从店铺走出

和白云互相谦逊地致意  告诉它:

我爱你呀。小汽车吃满了蜜饯

摇晃他的大肚子  带着一天远去。

 

 

情人节献歌/小玖

 

一只鸟在树上望着我与在天空不同

地上有所有仰望者的基底。

烈日搅动清脆的脸颊,如断裂的歌谣

踩着五弦琴的红脚,弹出鸽子的声音

只有我的呼吸它能听到,山中偶尔有炮仗声

流水因为没有爱,失去了再一次

承认心跳的机会。它在蕨草中认出的我

双目里充满我的时候南风就是南风

不是任何隐喻的措辞。相见后的半分钟

几朵云落在远处,留下全都是地上的阴影

它紧张极了,极速飞往另一棵皂荚树

又转身发出细长的鸣叫,烈日不曾肆意滚动

抬头回应它我无比幸福。这是一只鸽子

高冷的鸽子,臃肿的天空如此多余

它只是望着我,就成为我爱的那一个。

 

 

自然相爱学/周钰淇

 

难以启齿的并不是秋天。而是

落叶带给秋天的唇语——

全新的知识盲区

我们选择忽视

而它却依旧真实地在湖面上泛起

我的皱纹:许多年前也是在这里

在群集的天鹅面前我和她用绵长的湿吻

约定终身。许多年后的冬天

我和她又来到这里

秃顶的树枝已在她曾经细滑的手上长出雾凇

下雪了

从遥远的山顶看过来

已看不清我和她

并肩站在雪地

 

 

二十一世纪的桃花/王珊珊

 

我爱桃花,从《诗经》开始

止于你。

万物惊,姹紫嫣红逊色

是霜落无需多言

是含羞草敏感、青涩、多疑

是蓝色大海遇澄澈夜色

甘愿沦为彼此的傀儡

共用一个心脏

偏偏,我总在你的眼睛里

看见一抹悲伤

一个影子

它们欲藏起来,陌生

如顾山红豆

比后来的我们还遥远

 

倘若与你走进《桃夭》的人不是我

我将不再看桃花,我只觉得它潦草

 

 

与你有关/范展赫

 

从那以后,我们再未相见了

三角梅开了又谢,我的胡须已长

日子没有一丝波澜

我再也无法以它们的名义

编造出一个,与你有关的理由

 

有鸣潭里,似乎还有什么事物

在日夜涌动。多么美好的春光啊

微风,鸟鸣,干净的石阶

那时候,我们都读余秀华的情诗

我们都有不言而喻的爱人

 

从那以后,我开始加餐、嗜睡

反复观察自己的身体,留心节令

一切都井然有序

我知道,我必须有一颗橘子的觉悟

必须在冬天,在该死去的时候,死去。

 

 

桃之夭夭/吴清顺

 

我们再一次斟酌寂寞——

在桃花灼灼、鸟群啼鸣的春天,我们互为沉默

祈愿幸福,如同祈祷雨水和丰收

 

我在三月的暖阳里,曾让一群桃花代我为你酿酒

尔后,以满山的花骸抵偿遗忘

我们就这样,热烈地,冷却着。

 

在每个春夜喜雨的时刻,以一种虔诚

去进行深刻的爱意与折磨

我们撕碎一个完整的春天,又贪图静谧的夜晚

 

而在一棵树下,我们终于互为彼此

坦然地接受着

世间一切无足轻重的祝福与毁誉

 

 

小镇的月亮/楚小韩

 

那时我刚刚远道而来

那时你的小镇,一轮明月正高悬

银辉普照大地,雪一样白

及至我一路向北,依然没有融化

回到昆明后,我的额头上,又长了许多白发

 

 

相见欢/谢恩传

 

如续命缕,如招魂篇,

如入怀南风,如饮渴之浆。

我所有的譬喻或者抒情,

将在此刻变得苍弱,

不如你眼中的丁点温柔。

 

 

昨天的降溫/谈炯程

 

修葺我耳廓的雨聲,琥珀色的石龍子

把鼻尖貼在旋轉門上。這斷尾

而未命名的時刻,燈罩下的一綹光

被和成梯狀的灌木,這時節白天總是

突然結束,群鳥自樹林飛出,與

落葉一同句逗芊綿的積水。但日日

更新的核酸報告:街道,捲尺般

將刻度壓在瀝青的矩陣下,等待時,

回音的羽毛,被一頁石片拓寫。「你聽到

困在童年的引擎聲,從由草莓築成的

河堤外傳來。」我讀著滿是雀斑的夜,

始祖鳥們侘寂的骨架逐漸酥松如一個

錯韻:「當山的皮膚被裁開如受熱的燈籠,

某種溫差在他身體里迫降而他未察覺。」

 

 

雪落/张译丹

 

那场雪落不落,已经没有关系了。

无非是假想你,怀抱月亮远行,

不再归还。黄昏里,到处是散落的碎叶,

它们比我更期待夜晚的白,

你还不来,日子又长了起来。

 

雪落在你的村庄,沉睡的鸦醒过来,

叫啊叫啊,从胸腔里吐出你的名字。

我们曾经站在路的这头,打碎冰桂,

大片雪水覆盖身体,如同你的心事

沾染整个冬天,我听到了,

太多过于直白的声音。

 

不再需要辨认。对着你的眼睛数星星,

你见过的夜晚,距离我们千万里,

你不曾说过的秘密,如何随着那风

越飘越远。这些我无法隐喻的片刻,

终于埋于一个失重的过程,和雪一起

沉入湖底。

 

你还不来,日子又长了起来。

到了二月,流水顺着一个人的爱情

游过田野、草堆,那片荒芜的地

长出青苔。还要等多久,

须向春天借些时日,

好好地,磨平你的轮廓。

 

 

湖边/赵玉磊

 

——给小胡

习惯于一个动作,

譬如:对同一人分享照片,分享心事

请遗忘从前的忧伤

观赏此后的风景

 

我常于午夜醉落梦乡

“枯荷、湖边残缺的鹅卵石,

曲折路上的山、山上映着夕阳的灯

和如血的晚霞描出的玲珑轮廓”

这些梦呓中吐出的思念,端倪

没有来由

 

孤灯、咖啡和我走进深夜

每天早睡,从今天,为一个人

 

我想写一首关于爱情的诗,

把爱情活泼的身形一一描绘。

你所在的湖面上,幸福铺陈开来

 

 

十月/钟业天

 

红旗漫卷。秋天开始变凉

于都河倒退回长征出发时的模样

在八十八年前,我爱的人出现

又再一次消失

 

 

往事/张子威

 

水缸中水在旋转,不住地旋转

透明的柱体吐出重力的圆锥

几个酒窝,浮在深邃的脸上

师父教我打拳,他的话我没听进去

我用尽全力却打动不了你

水缸中你笑着,像漫不经心的漩涡

 

 

听诗/云游翼

 

今晚捞出的月亮

回南天后露出狼牙白

我坐在下面

听健健讲

“爱一个人是月亮的心事”

 

 

小镇故人/涂在鹏

 

列车飞驰,穿过我偏爱的涪城

一些过去的遗憾开始苏醒

她和她的猫生活在城北的小镇

那里有古老而神秘的星星

那里静谧的月色,四季微温

 

借我半盏酒,奔赴北风的约会

十二月,大雾起于四野

灰青的天色留在我的眼眸

心事稍重,就会落下雨水

 

在人间,我用无数种方式颠沛流离

偶尔会想起她的猫在炉边睡着的样子

窗外起伏的山峦逐渐淡出视线

我的归宿也许并非小镇。

大概她谈及往事,只称我作故人

 

如今,我终于经过了这个城市

她的门前,银杏树早已失去叶子

未曾启于唇齿的心动,风过无痕

我的思念,就在此处落地生根

 

 

最好的一天/梓榆

 

是入冬最好的一天

天空瓦蓝

鸟儿声声吐翠,如颗颗芽蕾坠满枝尖

含苞纷纷,在暖阳里和鸣

每一刻

都是春的信使

 

这样的冬天

如果和远道而来的你相聚

如果

和你相拥相依

羞涩和爱恋在心头泛起

那就是最好的一天

 

就像当年晏几道写下的名句: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或倒裳相迎,让座沏茶

或叙旧言新,推心置腹

茶雾袅袅,在阳光的粒子间起舞的

最好的一天

 

 

月亮/李果

 

小时候,不能手指月亮

妈妈说:它会跑下来割你的耳朵

我信以为真,不敢再靠近月亮

很多时候,只是远远眺望

甚至不敢伸手,触碰一抹月光

 

很多年来,我也曾遇到月亮

只是幼时的顽疾,仍旧躲藏

在月亮的暗面,找不到一个太阳

 

有一个夜晚,我几乎要拥有它了

那一个很深的夜,下一场很大的雨

灰蒙的月亮哭了,泪滴紧挨着雨

就打在我的身上,我只要伸手

就能拥它入怀,那么近,那么美

心却在震颤,眼泪快要流出来了

 

这一刻,我不想占有它

只想替它承受那些,隐藏在阴暗面的伤感

我原本以为不说,它也懂的

 

很多年来,我告诉自己:许是风太大了

我的心声,听不见也不怪它

 

后来总是用时间来缅怀,给空洞的灵魂

聊以慰藉,我从未告诉别人

那天夜里,还有另外一人

关于对月亮的爱,他是远远不及我的

 

这一点那天的雨也深知

只是他刚好带了把伞,于是我的它

成为了别人的月亮

 

 

目光/何星阑

 

赠吴静

 

马来西亚的海岸上

某扇窗里透出幽光

愿窗外正好是一棵椰树

它吸引漫游的目光

你就不会过多地望向海浪

自由的线条在欢声中腾起

却自杀般坠落

血一样蔓延

又被无情地拽走

反反复复

 

我曾目击那些温存的话语

如何做了沉默的帮凶

颈上的伤疤又来自怎样的暴力和欺骗

你的彻夜难眠

你痛得哭泣、咒骂

但你不曾倒下,永远不会

就像没有永远的空房间

因为脚总会率先打破寂静

紧接着,目光也会将其填满

放心吧,你心底的爱和温柔将永远把你鼓舞

 

你将在秋天离开

那时会有送别的黄金路

而更未来的某天,在马来西亚

你的目光也许偶然越过了那棵椰树

你会发现那徒劳翻涌的海浪并不悲伤

低下头,你笑了

不知不觉,海雾弥漫

 

 

新年即事:新年我们应该更加相爱/唐正阳

 

那是个处处封城,疫病横行的年代

新年我们约好在陌生的城市相见

我们被分配到仅隔一墙的隔离间

我笑说我们相知已久

直到如今却仍未谋面

形同君未生我亦未生的我们

隔着墙壁欢谈如彼此隔着母亲的肚子欢谈

怀孕是孩子的隔离

疾病的名字叫作分娩

我们隔着墙壁拥抱,隔着墙壁接吻

我们笑,我们笑个不停,然后流泪

双双瘫软在地,背靠背贴着墙壁

汗液漓漓,防护服里水雾弥漫

隐约有置身烟雨江南的错觉

你累吗?我问她,她思虑

羞怯,鼓起勇气,轻声如耳语

再近一点,比亲密无间还无间

新年我们应该更加相爱

并升起几个乳白色的烟花

 

 

我们会一直相逢/李文双

 

“我与太多人的缘分,

皆朝生暮死脆弱如露水,

唯独与你,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柴火在壁炉里燃烧殆尽

把收集来的神像丢进火堆

今天许什么愿呢

直到丘比特剩下双脚

我们会一直相逢

 

写满名字的火焰不断提炼

焰心清澈透明后,融化到秋风中

只剩下一堆身体里腐烂的杂质

蒸汽火车永远停在了三十年代

我们奔赴在轨道上

赶着错过

 

*出自七堇年《尘曲》

 

 

入海/林木201

 

新鲜清澈的身体

与我相拥,将我吞食

千千万万次的亲吻

要融化腰间发丝里的呓语

在雨落的潮红里

似乎喘不上气

要耳边软软的摩挲

要乘着头脑发昏

吻得发软,吻到窒息

掉下悬崖,落入身体

大胆一点

温柔给骨髓就够啦

理智太多就没有浪漫啦

给滚烫的灵魂交织于寂寞

打湿那千百公里的岸

我们拥吻吧

索吻的是三天就会渴死的爱情

是刻在滚烫血液里面你的名字

不是欲望。

 

 

黄昏怨/李胜龙

 

我求你,好好劝劝他

杨花落尽以后

别再试图说些什么

就比如——

月色最留人的胡话

 

在阴雨天,在黄粱夜

在每一粒的尘土

烧出脆酥酥的琉璃

那个时候,梨花有泪

 

对你的思念

是一觉醒来的空虚和无措

时间于我之倒流

归功于——

黄昏倾泄下来的角度

 

愁啊,怨啊

且随着向日葵的开落

在轮回里,打转去

 

 

贤者模式/张斌凯

 

一阵抽搐过后,世界便索然无味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时间静静的淌着,比月球背面

随便哪座环形山都要宁静得多

从最初的汪洋,到你的眼眸深处

是超越光年的存在

我们在银河中流浪,相遇

于微醺时分的磁场

拥吻、静默、凝视

在呼吸与心跳之间

彼此便进入了梦乡

 

 

 

虚构的别离/尹明松

 

要走就趁此刻 ,船尚未离岸

我为你虚构了一片流光的湖泊

白露的寒凉已经悄然跌落

再也不能沾湿你的衣袂

纤手中再虚构一把朴素的油纸伞

刚巧遮过你紧蹙的眉尖

你那单薄的忧虑枯立在灞桥边

水鸟的关关声也是虚构的

它正从憔悴的蒹葭中翩然起飞

朝向虚构的晴日,虚构的别离

我们同处于一片浩荡的秋风中

你为何流下如此真实的眼泪


 


感谢所有作者的来稿

本期特辑组稿人 张译丹

若需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20日 17:30

彩龙社区 8 0

您的作品被推荐至社区首页焦点图,感谢支持。

05月20日 16:38

05月20日 16:3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