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投稿)扒皮的人

文/半月春

每人周围都少不得几个爱扒皮的人。她有男有女,可老可少,有的姓丁,也有姓乙,存在于关系的层层叠叠,跻身于生活的方方面面。

 

她可能是为泼妇正名的某女。不管场合,不论周围,一哭二闹三上吊,举起女性的拳头,谁碰就是非礼。公交上拽着司机不依不饶,多少人命丧河底;上错车,投错币,不给吐钱就不起。

 

她还像是年节里自诩为你好的亲戚。张口闭口为盲目的婚姻做媒,辛酸痛苦都是命,不婚不育准有病。哪家不幸她第一个抖出去,八卦的中心点,谣言的传播机。送礼还要提回一半,一边摆手摇头说不要,一边金箔银箔镶满锅。

 

有的侥幸成为管着人的上司。不动手,不管事,接待领导笑容比菊花还灿烂,指挥下属脸色比新冠还无常。他拽着你,提溜你,以职权为名,一份工资五份活,说便是不懂事,闹就显不成熟。良性循环无所谓,人才流失随便你,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最可恶的,是她作了某个人的债主。她张着一口用无数保健品养灌出来的黄牙,抓住生活的利器,站到道德的高地,粗手一指,管你三七二十一,就是死,依着理也需赔她最后一层皮。

 

就这样,这个世界变得好坏,没有人相信别人,不再有人依赖对方。地球村越拉越近,人心却越来越远。你说,是不是那扒皮的人害的?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21日 09:09

05月21日 05:53

05月20日 23:14

推荐文章

合集

第二届云之南散文诗网络大展参...

合集

共5篇

总阅读

6983

总评论

14

总获赞

35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