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芋的另类吃法

        在云南,土豆也叫洋芋。对于云南人来说,洋芋几乎是饭桌上出勤率最高的菜品。特别是滇东北人聚集的饭局,更是少不了的必点菜,有时候点了麻辣洋芋条,嫌不过瘾,再炒个洋芋丝洋芋片什么的,也是常态。

        从小到大,家里饭桌上从不缺少的就是洋芋。老爸的家在农村,到了洋芋收获的季节,我们家的洋芋,是姑妈表哥们用麻袋装了运来堆在阳台的角落里。没菜时,削皮切丝切片炒了当菜,饭不够吃时,一个一个的洗洗连皮煮熟了,撕皮沾酱就当作主食。估计家乡人的饭桌上,大致与我们家的情况差不多,而我们家,因为妈妈的突发奇想,自然有一些与别人家不太一样的洋芋做法和吃法,有些另类,或者还有些奇怪,但却是我记忆里熟悉的妈妈和家的味道,至今也会在我家的餐桌上觅到深深浅浅的痕迹。

        洋芋多的时候,因为怕发芽或者坏了可惜,妈妈常常带领我们姐弟在周末的时间一起削洋芋皮,做洋芋片。把削了皮的洋芋,切成厚薄合适的片,泡在水里洗去洋芋片上的淀粉,放到灶台上沸腾着撒了盐的水里过一下,生脆的时候就捞起来,一片片放在阳台上铺好的塑料布上,在太阳的照射下风干了,然后装袋放着,想吃的时候在热辣的香油里煎炸一下,就成了油炸洋芋片。我们家的油炸洋芋片,一般是配着加了白糖的辣椒酱,在周末的午后,当作零食解馋的。许多年后,当生活中出现了番茄酱这种调料,我们才觉得妈妈的白糖辣椒酱与番茄酱原来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那时候,也并不知道什么是藕粉,妈妈做的糖水里,有一种是洋芋片上沉淀下来的淀粉,用纱布过滤后捏去水分晒干后淀粉块,加了红糖水加热搅拌成糊状。样子跟如今我们吃到的藕粉有些相似,记忆中的味道仿佛也差不多,小时候吃着这样的糖水,也是觉得美味。

        过年的时候,如果家里炸酥肉,炸完以后,拌肉的盆里会剩下些鸡蛋液和调料混合的面粉糊,这个时候,妈妈总是削几个洋芋切成丝,加上花椒粉,在剩余的面粉糊里拌匀后一筷一筷的拈放在油锅里一炸,不规则的样子,香酥咸麻的味道,妈妈称之为“炸螃蟹”。不知道是那时候可以吃的零食少,还是因为“炸螃蟹”香燥酥麻,我是很喜欢吃,上火也是义无反顾,一边喝着家里煮好的蒲公英水,一边做我的美食餮客。不知道是不是跟妈妈娘家的生活习惯有关,妈妈常常做的东西,成品都是不太看得出放了些什么配料的,用如今的描述来说,像是黑暗料理,但是每一个菜品都可以当做小点心,很适合配着咖啡喝个下午茶。比如,洋芋鸡肉饼,就是一道美味小点心。将一个个煮好的洋芋撕了皮捏碎,和剁好的鸡肉泥混拌在一起,加上洋葱碎和鸡蛋,放入调料搅成泥状,搓圆按扁,做成小饼,放进热油锅里慢慢煎炸到两面金黄,好吃的洋芋鸡肉饼就大功告成。当然,我也在耳濡目染中,边吃边尝,得到了妈妈做这些美食的真传。

        现如今,周末或者假期,有空闲的时间我也常常做一点给孩子吃,娃吃到开心处总是说:我妈做的这些东西,为什么在外面很少见到有卖的?我也常常调侃:这是独家秘笈,一样的洋芋,另类的做法哦!

         但是,也有我不太会做的洋芋吃法。老爸很爱吃姑妈做的腌菜洋芋粑粑,以前,过节回老家,姑妈总是忙前忙后的张罗着,到了吃饭的时候,一个竹筲箕抬上桌的,总有老爸爱吃的腌菜洋芋粑粑。这些年,姑妈离开了,老爸也绝少在提到想吃这一口,而我,因为没有用心的去了解,并不知道姑妈生前做的腌菜洋芋粑粑是用的死面还是发面,那里面的馅,除了腌菜和洋芋泥,还有些什么配料。都说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这每一口吃食里,都有关于往昔点点滴滴的记忆。老爸年岁渐长,我也不太敢打听这个腌菜洋芋粑粑的做法,私下里仿佛也没有哪个表姐主动说做给老爸吃。或者,这种做法将不再有谁会吧!

        在洋芋的这些另类做法和吃法中,隐含着长辈们许多的奇思妙想和与众不同,不论是做、吃,哪怕只是想起这一种种吃食,都让我想起岁月深处那些充斥着烟火味的时光和一粥一饭间陪伴我成长的亲人。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25日 12:12

05月23日 15:04

05月23日 13:04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