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桃花节》/(第一部);第十七章回:

第十七回: 据理力争 冤案昭明

风云楼里,段梓倖已经成为大家心目中的英雄,这次要去寒城与王坚谈判,想必是众望所归。
“难道在燕王宫里比试的时候,黑刀独孤魂也在场?”梓倖疑惑不解。
“我能感觉到,打出的木屑,内力和手法和独孤魂差不多,他的魔灵指法力道精准,以气运力,丹田汇气,迅如闪电。”神骥说到。
这时,左符令韩拓到了门外。
“神骥,听说你受伤了,伤在哪里了,严重吗?”韩拓问到。
水灵玉立见韩拓神情慌张,问到,“冒昧问一下,梓倖和神骥在闯关,怎么突然不见你,你去哪里了?”大家一时间都盯着韩拓。
“那个时候,我去王宫走走,去找一个老朋友,慕容伯。”韩拓应到。
“水灵玉,怎么突然这么问?”神骥觉得气氛不对劲。
段梓倖推开窗,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早上,韩拓前来辞行,说是要去宰相府一趟,便突然离开。
段梓倖带着神骥他们去了燕王宫,接受燕王正式封赏,而慕容思雨坚持要留在风云楼。
穿过层层楼栏、台阶、宫门,终于到了燕王早朝大殿,此时王宫贵族皆数在场,慕容伯站在离燕王最近的大殿龙柱下面,燕王起身赐文书、使节令符,大臣们纷纷称赞,就在梓倖接过使节令符之时,神骥突然站起来。
满朝文武,突然脸色诧异,燕王收起了笑容。
“燕王,你可知道我是谁?”神骥镇定自若,神情略显愤怒,“燕国威远侯田卓之子,田神骥。”
王公大臣顿时安静下来,燕王脸色一变,这时候能听见每个人的心跳声。
“段梓倖,你的这位朋友为何如此无礼,敢这样质问寡人。”燕王有些不高兴,看了看站在身边的候公公,假装想不起来。
“燕王,这位就是威远侯之子,田神骥。”梓倖吞吞吐吐地看着神骥。
“燕王,难道连为你出生入死的威远侯也忘记了吗?”神骥瞪着燕王。
这时,宰相慕容伯,咳了几声,假装很惊讶,突然,大声说到,“来人啊,将叛贼余党抓起来。”
护卫从大殿外冲进来,扬起长矛,包围了神骥。燕王一时间不知所措,生怕眼前的少年寻仇,也不喜欢慕容伯在大殿上呼风唤雨。
“就凭你们这些,也想拦住我,在这大殿上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取你们任何人的性命。”神骥拿起鸣骥宝剑。
梓倖赶忙劝道,“神骥,别冲动,先听我说。”梓倖将使节符令交给水灵玉,顺便拿着亡音玉笛,以备不时之测。。
“你难道想行刺寡人?”燕王顿时神情恐惧,拽着候公公的衣服。
梓倖说到,“燕王,十年前威远侯田卓,莫名其妙死于府中,燕王本应该查明真相,如今田神骥,也只是想来讨个说法,也并不为过,望燕王准许彻查当年之事。”
“大胆,段梓倖,你一个赵国人,想要干涉我燕国朝政吗?”宰相慕容伯突然大声呵道。
水灵玉上前回话,大殿上的血战眼看一触即发,“燕王,我本是齐国水灵宫圣女,江湖门派本不应该过问朝堂之事,但是威远侯忠心爱国之名,响彻九州天下,江湖人士都无不佩服。燕王,何不允许彻查此事,倘若真的有冤屈,岂不是让天下人以为燕王不分是非吗?”
宰相慕容伯急了,“妖言惑众,给我拿下。”
侍卫扑了上来,神骥手中剑气一挥,兵器折断,大臣们纷纷躲在大殿角落,生怕会无辜丧命。
这时,内务大臣说到,“燕王,何必怕那慕容伯,彻查当年案件,有何不可?”
慕容伯听到这话,心理急了,示意打算调动禁军包围这里。
“慢着,都给我住手。”燕王突然坐起,一声令下,威严赫赫,慕容伯见燕王如此,只好退到一边。
慕容伯低声向燕王说到,“燕王,难道你忘了吗?齐王之死,齐昭继位,齐国人都把段梓倖和田神骥当作仇人,老臣以为,这次派他二人去寒城,和王坚谈判,恐怕无功而返,反而激起齐军愤怒,对我燕国不利。”
“这事,我还真忘了,众位大臣,你们怎么看?”燕王问到,“不过,昨日宰相还力荐段梓倖,为何现在突然变卦?”
慕容伯吱吱呜呜,“昨日一时疏忽,差点酿成大错。”
燕王假装镇静,“候公公,你这个做奴才的,有什么想说的?”
“回大王,老奴无权干涉朝政,只是见那段梓倖和田神骥,不像是忤逆之徒,想必齐王之死,另有隐情。”候公公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段梓倖和田神骥。
大臣们除了慕容家族的亲信,大家趁此都力荐段梓倖,打压慕容伯的专横。
“段梓倖,如今当务之急是解决寒城危机,就让田神骥和你一同前往,倘若寒城危机顺利解决,寡人允许彻查当年案件。”燕王看了看神骥,神骥眼神坚毅,燕王只好让步,却又不想在大臣面前失了威严,现只能如此。
“燕王,田神骥从小研习石斛真人的离合将军阵法,不如让田神骥暗地率领十万大军,倘若谈判失败,也好有措施挽救危机。”梓倖想到,如果此番去寒城,倘若能让神骥立下战功,会对彻查当年当年案件大有好处。
“十万大军,你说的轻巧。”慕容伯说到。
“是啊,不是寡人不愿意,只是燕国近年来与各国交战,目前兵力消弱,北方三十万大军驻扎边境,不可调动,禁军只有三万护城,哪有十万大军可用。”燕王看了看候公公。
“燕王,难道你忘了,大将军慕容濂手中还有三十万大军吗?”段梓倖看着慕容伯,故意眨了眨眼。原来梓倖早有安排,昨日在风云楼与江湖人士饮酒,实则暗地里调查慕容家族。
“这个,这···”燕王吞吞吐吐,他也故意看着宰相慕容伯。
“国难当头,宰相大人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这时,神骥问了一句。
“你这反贼余孽,有何资格带兵打战。”慕容伯狠狠地瞅了神骥一眼。
“燕王,且不说查清当年案件之事,此番去寒城,倘若谈判不成,给我十万铁骑,足以驱逐外敌,保我大燕。”神骥说到,“我父威远侯,乃常胜将军,我熟知的离合将军阵法,更是世间高妙。”
梓倖看了看众位大臣,“各位大人,既然大将军手中有三十万大军,而大将军目前禁足相府,借调十万大军,驱逐外敌,于情于理,有何不可。”
大臣们众说纷纭,倒向慕容家族的大臣自然不肯借调大军,但是越来越多的声音支持田神骥。
“宰相,你看如何是好?”燕王又问了一句。
慕容伯见此情形,不得不退步,“兵符不在老臣手中,还得问大将军。”
“那好,事态紧急,传寡人命令,从大将军手中借调十万大军,由田神骥统帅,秘密行军,尾随使节段梓倖,倘若谈判失败,便可强行击退齐军。”燕王义正言辞,语气惊人,慕容伯只能答应。
早朝议事结束后,燕王回到寝宫,候公公这次主动问了一句,“燕王为何让田神骥统帅大军,他可是田卓之子。”
“候公公,寡人的朝政如今被慕容家族结党营私,自从威远侯入狱之后,朝中能与慕容伯抗衡的大臣,都已成了骷髅,先王曾经说过,慕容家族与田氏家族是燕国顶梁柱,倘若这两根顶梁柱有一根不在了,那么燕国朝政也会倾塌,想不到先王早有先见之明,可惜当初下手太狠。”燕王感慨道。
“大王,是想利用田神骥,来削弱慕容家族的势力,可是一旦应田神骥要求,查明当年案情,倘若是冤案,大王该如何向天下交代。”候公公低声说到。
燕王叹息,“那只好顺从天意了。”
回到宰相府中,慕容伯大发雷霆。
大将军慕容濂走到慕容伯的书房,“相父,不必动怒,今日朝堂之事,孩儿已经知道了,我已经派人送去兵符,可让田神骥调动十万大军。”
“濂儿,我本想晚点再和你商量此事,为父只是气不过,当初燕王选拨使节,段梓倖田神骥闯关,为父一时心慈手软,否则定能取田神骥的性命。”慕容伯说到。
“我听说有人打出木屑和飞刀,所以田神骥落败,段梓倖胜出,难道此事和相父有关?”慕容濂问到。
“不错,为父找来赵国第一刺客黑刀独孤魂。”慕容伯的脸色阴沉起来。
“相父,为何如此恨田氏父子,现在还要置田神骥于死地?”慕容濂有些激动。
“濂儿,此事,你就不要管了,日后你自然会知道。你要记得,慕容家族和田氏一族,水火不容,有我便没他。”慕容伯低声说了一句。
慕容濂轻声叹息,“冤冤相报何时了?相父,早些休息。”
另一方面,梓倖他们回到风云楼,慕容思雨已经等候多时,急切想知道宫里事态如何。
“田大哥,这次进宫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慕容思雨问到。
神骥拿出兵符,“燕王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答应我只要寒城危机成功解决,便可彻查当年案件。”
“你这兵符是从哪里来的?”慕容思雨好奇地问到,她认出来了,这是她大哥慕容濂的虎符。
“这是大将军慕容濂派人送来的。”梓倖说到。
水灵玉见慕容思雨心事重重,满脸疑惑,便前来解释,“燕王担心谈判失败,便想到让田少侠带领十万大军,秘密前行抵达寒城附近,以防不测。”
“那慕容宰相,没有反对吗?”慕容思雨追问到。
“他啊,气得脸色发紫,可是众多大臣都赞成神骥带兵,他不得不听。”梓倖放下玉笛,喝了一口酒。
慕容思雨愣了一会,“大家都累了吧,我们今晚好好喝一场。”
段梓倖一听到喝酒,马上精神焕发,“好,我去收拾先。”
“他又要去换衣服了。”水灵玉笑了笑。
此时,天色将晚,风云楼灯火通明,梓倖他们很晚才去休息。
第二天,天亮的很早,外面的天气焕然一新。
我们再说到,王坚在寒城已经逗留多日,打算再过几日杀了三千燕国百姓,大举进攻。而段梓倖和田神骥他们已经悄悄部署,梓倖和水灵玉先行出发,神骥带着十万大军秘密前行,慕容思雨跟着神骥一同前往寒城。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23日 17:13

05月23日 15:0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