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桃花节》/(第一部);第十八章回:

第十八回:寒城赌约 谁胜谁负

经过几日行程,终于离寒城越来越近。
将近半晌,段梓倖和水灵玉抵达寒城城门,王坚在城楼上大声喊道,“你们就是传说的燕国使节,来和我谈判的?上次在齐国中州王府,我可是好生招待过,可如今摇身一变,竟然与我为敌。”王坚哈哈大笑。
“王坚,你可真是厚颜无耻,先前把我和神骥骗入齐王宫中,害的我们背上刺君罪名,如今又偷袭寒城,天下再卑鄙的人恐怕都要叫你师傅了。”梓倖下马,望着城楼上布满防卫,发现增派了大量弓箭手。
“段梓倖,休得多言,你烧我王府,害我君主,众位将士听令,楼下的段梓倖,就是刺杀我们齐王的凶手,弓箭手准备,谁能射死段梓倖,重重有赏”王坚一声令下,弓箭手万箭齐发。段梓倖身边的侍卫猝不及防,多数被乱箭射死。
王坚身边的幕僚提醒到,“大人,那圣女水灵玉身上的紫靴飞袍,正好大人可以收入囊中。”
“废话,这事情还用你说,当我听说是段梓倖要来,我就猜到水灵玉肯定跟来,否则我早就杀了寒城三千百姓,大举进攻燕国,这些忍让,还不是为了那紫靴飞袍。”王坚得意到。
“大人果然高明,在下佩服。”那幕僚一副奸相,看着段梓倖拼命护住水灵玉,“不过,这段梓倖的功夫真不赖,怎么没见田神骥?”
王坚在人群中没有发现田神骥,心中有些奇怪,“这天神骥不是段梓倖的生死之交吗?他去哪里了?”
“大人管他的,有了紫靴飞袍,还怕什么田神骥。”幕僚奸笑着。
“说到这事,煮熟的鸭子飞了,上次要不是大哥干涉,那东西早就到手。”王坚一边说,一边喊着给我射,射死他们。
这时,只见水灵玉一个腾跃飞身,夺得一支暗箭,顺着城墙,上了城楼。
“紫靴飞袍,快看···”王坚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水灵玉一支暗箭,刺在喉咙前,“都给我住手,姑娘你小心啊,刀箭无眼。”王坚顿时两腿发抖。
“你还要不要活命?”水灵玉狠狠地说到,箭锋直逼王坚咽喉。
“快,停止射箭。”王坚吓得浑身打颤。
“快点让我们进城歇息,倘若怠慢使节,小心你的狗命,我们江湖中人,才不怕你是什么王爷将军。”水灵玉刚说完,王坚连忙点头。
梓倖的左臂方才为水灵玉挡箭,把自己伤了。
“快开城门,恭请使节进城。”王坚赶快下令。
城内到处驻扎着王坚的军队,每个士兵见了段梓倖都咬牙切齿,想必他们听信王坚一面之词,以为段梓倖和田神骥杀了齐王。
水灵玉挟持王坚回到城内大营,士兵纷纷让路,王坚的营帐内,摆满了各种美酒佳肴,这个王坚出门作战都要这么奢侈,如今齐国也是连年交战,边境百姓都苦不堪言,而这位将军却如此淫奢。
“你这个小人,害的我和神骥被齐国通缉,今日不把事情说清楚,休想活着走出去。”梓倖包扎了一下伤口。
“姑娘,把箭拿开,可好?”王坚眼睛瞟了一下。
“小仙女,放开他,反正他是跑不了。”梓倖说到。
“段大哥,刚刚多谢救命之恩,你的伤不要紧吧?”水灵玉过去给梓倖帮忙包扎伤口。
“段少侠,齐王被刺的事情,都是我大哥王秉干的,我可没有害你们啊。”王坚解释到。
“你既然知道真相,为何不给我们作证。”梓倖问到。
“我是想给你们作证,可是你们逃出齐国,况且我大哥心狠手辣,我也是惧怕。”王坚装出一副好人模样。
“刚刚在城楼,是谁说段梓倖是杀害齐王的凶手?”水灵玉故意反问到。
“我是一时情急,口误,口误而已。”王坚赶紧解释。
“那好,齐王被杀一事,等到我们回了齐国,你当面给我们澄清事实。不过这次,你派军偷袭燕国寒城,燕王有令,只要你撤军,便可既往不咎。”梓倖话题一转。
“段少侠,寒城里的十万大军都是齐国精锐,他们声称要杀了你,就算我命令撤军,他们也不会撤退。”王坚说到。
“那你想怎样?”水灵玉问到,“难道你想死在这里?”
“我若是真死了,恐怕你们也活不了。”王坚这会神气起来,想必在营帐外早有埋伏。
“说,你有什么条件?”梓倖问到。
“除非,把紫靴飞袍留下,我再去想办法撤军。”王坚一心想得到紫靴飞袍,这会狐狸露出尾巴。
“你想要紫靴飞袍,得靠自己的真本事,否则休想打这主意。”梓倖呵呵一笑,“不过,可以换个条件。”
这时幕僚前来调解,“依我看,就让段少侠和我们王坚大人比试一番,看看谁的本领强,倘若段少侠输了,留下紫靴飞袍,返回燕国;倘若我们王坚大人输了,便撤军寒城,你们看如何?”
“那好,比什么?段梓倖随时奉陪。”梓倖说到。
王坚想了想,“我知道段少侠本领超群,我们不如赌一把。”
“段大哥,不要中了他的奸计。”水灵玉提醒到,“王坚诡计多端,可不轻信。”
梓倖这时,灵机一动,“赌?哈哈哈,王坚,不是我说你,可能你不知道,段梓倖能掐会算,和我赌,怕你输的一败涂地。”梓倖得意地笑起来,他心中有了计策应对。
“段梓倖,吹牛的功夫,我可不如你。”王坚不屑,觉得梓倖在说大话,跟着笑起来。
“那你,既然能掐会算,你就在三日之内找到我的兵符,倘若找不到,就算你们武艺高强杀了我,但是寒城三千百姓会给我陪葬。”王坚说到。
“好的,我和你赌一把。我刚刚算出来了,想提前通知你,今晚你的营帐会失火,明晚齐军粮草会失火,后天晚上城楼会失火,三日之后你的令符,将会自动出现在我手中。”梓倖胸有成竹,伸出手指得意地掐算。
“我就不信你的话。”王坚看了看幕僚,觉得段梓倖无计可施,胡编乱造。
王坚和段梓倖击掌为盟,约定打赌。
待梓倖和水灵玉回到寒城一家酒馆,买了一些好酒,便又回到齐军大营住下。
“段大哥,你真的会算出来吗?”水灵玉好奇地问到。
“你就等着看好戏吧。”梓倖喝着小酒。
“那你为什么又要回到齐军营中,这到处都是王坚的人,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水灵玉十分疑惑。
梓倖笑了笑,使了一个眼神,水灵玉似乎明白了什么。
“大人,为何要和段梓倖进行三日赌约?”幕僚问到。
“三日之后,他绝对找不到我的兵符,况且三日之后,有好戏看。齐国奔去攻打赵国的军队其实只是幌子,那是攻打燕国的援军,等三日之后,二十万齐军直捣燕国都城。”王坚真是做好了准备,他想稳住梓倖,等待援军。
“大人,真是高明。先是找人冒充慕容濂的手下,屠杀雀镇百姓。又冒充慕容濂的参将攻破了寒城都尉府,这些都算在慕容濂身上,促使慕容濂下台,扰乱了燕军军心,实在是高明。”幕僚不停称赞王坚的谋略。
“那段梓倖胡吹乱造,什么这里起火,那里失火。去,找人监视他们一举一动。”王坚突然下令。
“大人,段梓倖他们回到齐军营帐里,据探子来报,他们一直在帐中饮酒。”幕僚说到。
“这个无知少年,胆子不小,还敢回我齐军帐中,大祸临头了,还在和女人风花雪月。不管怎么样,当心有诈,严密监视,一旦他们离开营帐,立即来报。”王坚有些困惑,有些猜不透这个年轻人的心思。
“小仙女,天快黑了,吹了灯火,休息吧。”梓倖睡在营帐内草席上,水灵玉在木床上,躺着休息。
而此时,神骥已经带领十万大军悄悄来到距寒城不远处的太野城,整顿兵马。
“岳明参将,以现在行军速度,多久能到寒城。”神骥问到。
“回统帅,估计两日左右能到。”左参将岳明应道。
“田大哥,不必忧心忡忡,我想段梓倖和水灵玉一定没事。”慕容思雨虽然是第一次行军露营,但是显得并不害怕。
“我担心,梓倖一冲动,和齐军打起了,遭殃的是那三千百姓。”神骥说到。
“我相信有水姑娘在,一定会劝住段梓倖的。”说完,慕容思雨下马,准备走走,神骥也下马,两人站在悠长的路上,天空明月高悬。
夜幕降临不久,齐军王坚帐中突然起火,火势迅速蔓延,王坚惊醒,赶快找人来灭火。
“这是怎么回事,谁人放的火?”王坚大叫。
幕僚冲进帐中,帮忙扑火,总算扑灭了大火。“把段梓倖给我叫来,一定是他放的火。”王坚大声说到。
这时一个侍卫说到,“回大人,段梓倖和那位姑娘一直在营帐中,这会估计早就睡着了,还要去叫吗?”
王坚想了想,“算了,都下去吧。”
幕僚说到,“难道段梓倖真的能掐会算?”
“先别说了,加派人手,看住粮草。”王坚下令。
第二天,段梓倖在齐军帐中,练习射箭,正好王坚路过。
“王坚大人,早上听说昨夜你帐中着火了,今晚可要当心你的粮草啊。”梓倖说说笑笑,便射一箭,正中靶心。
“不过,昨晚为盟一直在帐中,可不要冤枉好人。”段梓倖故意说到。
晚上王坚决定亲自带领人马守住粮草库,里里外外士兵围了几层,而且做好了防火措施。
“段大哥,昨晚的火,是你放的吗?”水灵玉好奇地问。
“小仙女,睡吧,你段大哥要去找周公了。”梓倖说完,翻了身睡了。他们的帐外,有好几个探子在偷听,随时都向王坚汇报情况。
这天夜里,没过多久,突然齐军粮草库,从地下冒出火光,整个粮草开始着火,火势被风一吹,迅速蔓延,王坚惊醒,眼看着火了,立马起身,只大声喊了一句,“快救火。”
幸亏王坚有所准备,火势倒是控制下来,粮草烧掉一部分,怒气冲冲地说,“走,你们给我看着这里,再要是着火了,你们提头来见。”
“这要去哪里?”幕僚跟着王坚。
“找他,段梓倖,一定是他在搞鬼,他若是没在帐中,我一定砍了他。”王坚边说边骂。
“段梓倖,你给我出来。”王坚带人冲进来了。
这时水灵玉惊醒,看见梓倖也从草席上爬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王坚惊奇地问。
“我不在这里,睡觉我能去哪里?外面都是你王大人的心腹。”梓倖打了一个呵欠。
“我们一直在外面守着,没见他出来。”一个侍卫说到。
“段梓倖,刚刚粮草着火了,我是想看看有没有吵着你们休息,既然二位安好的很,我这就不打扰了。”王坚仔细打量了帐中,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王坚大人,我说过,我会算嘛,小心下次算出你有血光之灾啊。”梓倖大笑起来,继续躺在草席上睡着。
王坚只好忍气吞声,带着幕僚还有侍卫离去。
第三天晚上,王坚命人撤掉了寒城城楼所有的灯火,连士兵交接巡防的时候,都不打火把。王坚一夜没睡,等到天快亮的时候,王坚终于松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兵符藏在自己的酒壶里,便走出自己营帐,带着士兵去城楼巡逻。
王坚刚登上城楼,发现自己营帐又着火了,想到自己把兵符藏在酒中,立马命令弓箭手撤退,帮忙去救火。王坚带着人赶回帐中,发现城楼上又失火了,此时驻扎在城楼的士兵,临时被自己调来帐中救火,眼看着城楼上齐军大旗被火烧掉,王坚着急忙慌,“快去城楼救火。”
“大人,那救营帐,还是去城楼?”幕僚跑来,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所措。
待营帐的火扑灭,王坚发现自己的酒坛被摔碎,他赶忙在地上找,结果什么也没发现,蹲在地上,沮丧地说了一句,“完了,丢了。”
幕僚低声到,“难道,段梓倖真的能掐会算?”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23日 17:13

05月23日 15:0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