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桃花节》/(第一部);第十九章回:


第十九回: 难民危急 神骥出现

正当王坚还在为着火的事情,摸不着头脑,对段梓倖的赌约,让他十分尴尬,倘若履行承诺,将前功尽弃,若是毁约,则名望尽失。
梓倖和水灵玉离开齐军帐中,他们料想王坚对谈判毫无兴趣,也猜到王坚不会履行承诺。段梓倖用打赌,进行缓兵之计,他要等着神骥大军赶到。
撑着城内换防,梓倖去难民营,先探探情况,看如何能救得这三千百姓。
“段大哥,我一直有个事情想问你。”水灵玉说到。
“我知道,你是不是一直想知道,帐中失火,粮仓失火,城楼失火是怎么回事,对吧?”梓倖得意地说。
“是啊,难道你真的能掐会算?”水灵玉更加好奇。
“小仙女,过来,我告诉你。”梓倖低声说到,“其实啊,我十年前和我爷爷路过寒城,这个事情上次已经给你们说过了。当时我和爷爷看到一个黑影,接下来不明身份的两队人马打起来了,我们准备找地方躲起来,无意间在城楼拐角处,发现了一个窄小的洞,情急之下,正好钻了进去。”
“那和失火有什么关系吗?段大哥,你又在逗我开心。”水灵玉看着梓倖,他那潇洒得意的模样。
“小仙女,你先别急,等我把话说完。后来我们顺着地下通道,绕了很久,才发现原来是是高人修建的地道,遍布寒城。地下通道按照五形八卦方位移动,常人是进的来出不去。齐军大营下面正好是各大地下通道交汇处,而且我从小还会一门神功。”梓倖悄悄说到。
“原来是这样,那你不是一直在营帐中,怎么进去通道的?”水灵玉豁然开朗,突然又有些困惑。
“这个很简单,因为我爷爷教了我地盾缩骨功,自从爷爷去世了,我便很少用地盾缩骨功,因为每次从地下出来,浑身是泥,太影响我潇洒俊逸的形象。”梓倖说着说着,又在整理发型和衣服。
“地盾神功,不是早已失传了吗?”水灵玉想起,之前听水玲珑提起过。
“不错,此神功江湖上只有我段梓倖知道,地盾神功的传人叶流苏,曾经被黑衣人追杀,正巧遇到我爷爷从楚国回来,爷爷和护卫拼命救下叶流苏,可惜叶流苏伤势太重,他将神功心法口诀,传于爷爷,而爷爷又传于我,你明白吗?”梓倖讲起一段往事,想不到独孤一郎一次善心,却得到如此善果。
“我明白了,怪不得,我醒来之时,看你衣服上有些灰尘,还以为你从草席上滚到地上了。”水灵玉笑了笑。
“只可惜地盾缩骨功,终究摆脱不了灰土土的样子。”梓倖说到这里,又不经意间收拾了一下发型。
“亡音玉笛的主人,段公子,真是格调非凡。”水灵玉故意笑着说到。
“小仙女,说的不错。”梓倖微微一笑,“那些火都是我遁地,顺着通道,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放的,王坚再怎么厉害也是想不到的。”
“好了,我的段哥哥,你就别卖弄了,你不是还有正事要办吗?”水灵玉拉着梓倖往前走。
梓倖挥了挥衣袖,醒个神来。
绕了几条街,都是王坚的人驻守在各个角落,他们到了一个客栈,悦来客栈里,一个人也没有,本想讨杯小酒。
“段大哥,这么乱闯也不是办法。那些难民到底关在哪里了,我们总不能一直坐在这个客栈里吧,连个人影都没有。”水灵玉看了看落满灰尘的客栈,街上空荡荡的。
“快看,怎么会有燕国的巡逻兵。”梓倖突然发现,远处走来十几个身穿燕国军服的巡逻兵,他和水灵玉赶快上前去询问。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还敢在这里。”一个士兵小声说到。
“你们是燕国人?”水灵玉问到。
“是有如何?”士兵回道。
“不要误会,我们还以为整个寒城都是齐国军队。”梓倖随口一说。
“我们本是寒城都尉府的卫兵,后来齐国王坚派人假装慕容府的军官,趁我们防卫不备,轻而易举攻下都尉府,我们都被俘虏,安排在齐国的巡防营。”那士兵说到。
“大将军慕容濂驻扎在寒城附近的燕军,为何不来解救寒城?”梓倖追问到。
“调动驻军,需要令符,况且寒城百姓死的死,逃的逃,还有三千人质在都尉府校场关押着,我们一直等着燕王使节前来寒城谈判。”说到这里,眼前的这些燕国士兵,既伤心,又痛心。
梓倖掏出使节令符,“你们看,这就是燕王御赐的令符,我就是燕王派来谈判的段梓倖。”
梓倖刚说完,这十几个巡防兵突然满脸欣喜和惊讶。
“不错,他就是段梓倖。”水灵玉说了一句。
“原来你就是那个闯过燕王龙潭虎穴、刀山火海的段梓倖。”士兵们喜出望外。
“那好,你们听我安排,去组织其他燕国巡逻士兵,让他们悄悄汇集在都尉府附近,然后在都尉府门前,假装燕军互相斗殴,我自有办法救出难民。”梓倖说到。
“好,我们听你的,这就去,兄弟们,走。”那些士兵,照着梓倖的话准备去,告知其他寒城里的燕国士兵,前去都尉府门前。
“梓倖,你有什么主意?”水灵玉问到。
“走,我们先去都尉府门前等王坚。”梓倖大摇大摆地走着。
而此时,王坚在大营中准备调兵逮捕段梓倖和水灵玉,然后整顿军马,等着齐国后援军回合,大举进攻燕国。
“哎呀,我的兵符丢了,这可怎么办?”王坚突然想到,但是没有敢说出来,帐中的将军都等着王坚发兵,这下麻烦了。
此时,帐外有人来报。
“统帅大人,寒城都尉府门前聚集了好多燕国士兵,正在互相斗殴,好像因为甲组巡防营和乙组巡防营,争抢军服起了争执,现在斗的不可开交,我们该怎么办?”那侍卫说到。
“怎么这个时候添乱子。”王坚更加烦恼,“走,先去都尉府。”王坚便让将军们在帐中等候,自己带着几十个侍卫赶往都尉府。
“都给我住手,都给我住手。”王坚大声喊道,但是那些燕国士兵没有听他的命令,继续打斗,打斗的情形看似越来越激烈。
这时段梓倖和水灵玉走过来,他们早就在这等着王坚来。
“王坚大人,王统帅,好久不见啊。”梓倖故意说到。
“是你,给我抓起来。”王坚看到梓倖,顿时火气更大。
“等等,我是来还你的兵符,拿好了,别再弄丢了,否则就是光杆将军。”梓倖把兵符扔给王坚,王坚一下子糊涂了,接过兵符。
“都给我停下来,我是燕王使节,段梓倖。”梓倖一声令下,那些打斗的士兵立即都停下来。
“王坚大人,不如这样,反正这些燕军听我的,你就先回营帐,这里交给我,我让他们散去,不要让他们给王坚大人添乱。”梓倖数到。
“你又想搞什么鬼?”王坚有点怀疑,但是心想将军们还在营帐等着,便准备离开。
“王大人,还在早些回去的好。”梓倖呵呵一笑。
“这个是我的令牌,他们就交给你处理了。”王坚赶忙上马,准备回自己的统帅营。
等王坚走远了,段梓倖,走到燕军中,低声说,“你们假装散开,然后在附近巡逻,一队人马和我进都尉府救出难民。”
“可是都尉府都是齐军,我们进不去。”一个士兵说到。
“看,有这个。”梓倖拿着刚刚王坚给的令牌。
梓倖带着一队人马进了都尉府,假传王坚的命令让所有的齐军退下,然后在都尉府后院,找了半天,终于见到大量难民躲在各个庭院。
“不要怕,我是燕王派来的使节,你们现在都听我的命令,不要喧闹,安静下来。”梓倖让水灵玉带着这些难民从地道逃出寒城。
两柱香的功夫,大部分难民跟着水灵玉逃出寒城,这时城楼上的齐军,发现不远处有大量的难民聚集分散,便吹响了齐国警号,王坚正在营帐谋划,听到从城楼上传来的齐国警号,赶忙带着将军们爬上城楼。
“统帅大人,城里的难民不知道怎么逃出来的。”守城都统说到。
“给我追,一个不留,给我杀。”王坚一声令下。
此时,寒城都尉府门前齐军和燕军打了起来。
“先别逃了,外面出事了,剩下两三百人,看看有什么称手的武器,只能出去和齐军一搏。”梓倖大声说到,率领大家便赶往城楼,这个时候梓倖更加担心逃出去的难民和水灵玉的安危。
水灵玉看到从城楼杀出的追兵,赶快喊道让难民分散逃走,眼看追兵就要杀到,突然射出箭阵,挡住了追兵。
原来就在这时,神骥率领十万燕军赶到,真是万分惊险,城楼上的王坚突然看到燕军旗号,傻了眼。
“将难民妥善处置,保护他们离开寒城。”神骥一声令下,声音嘹亮悠长。
“遵命,田帅有令,保护难民离开寒城。”左参将岳明传令下去,带着五千士兵保护难民离开。
难民听到田神骥三个字,突然精神大振,觉得有希望了,井然有序地跟着左参将岳明的护卫军。
“多谢田少侠及时赶到。”水灵玉说到,望着整齐有序的燕军,心理总算踏实了。
“梓倖,怎么样了?”神骥问道。
“他在寒城都尉府,这会燕军俘虏和齐军守卫打起了。”水灵玉吹了一声口哨,凤凰名驹便从远处奔来。
“水姑娘,你这是要去哪?”慕容思雨问到,水灵玉看到,穿穿军装的慕容思雨,一副将门风范,颇有气场。
“我要去找段大哥,他在里面,我不放心。”水灵玉说完,准备从从千军万马中,驰骋而去。
“梓倖,有勇有谋,而且亡音玉笛在手,你还担心什么,接下来看我的。”神骥说完,水灵玉上马,跟在神骥身后,“好,我们一起去找段大哥。”
此番难民得救,田神骥的大名将会,传遍燕国各地,让天下人都知道,一位年轻的将军,仁义之心,侠义情怀。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23日 17:13

05月23日 15:0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