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鸟

我爱上了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岁的女人,她是我的直系领导,你问我怎么爱上的,我说不出来,可能是她夹杂了些许白发的棕色卷发,也可能是她套裙下露出的半截小腿,或许是她笑起来眼尾浅浅的纹路。

我仗着年轻能干,很快在部门展露锋芒,有机会一直跟在她身边。她会带我在每个工作场合向熟人介绍我是她部门的新组员,我甚至幻想过那是在袒露我俩关系的场景。她每次在介绍时和我对视后都会有些不自在的转过头,但这不影响我的眼神一直游离在她身上。

我从不希望让她产生我是为了工作便捷的缘故暂时爱上她的想法,但她总有这样的顾及,却从不去思考我嘴里的未来是什么,甚至在逃避。

二十岁又能是什么阻碍,这是每次我亲吻她所最不屑的事情。她总是耷着眉毛去小心翼翼地指出我们的关系是有反常理的,她总是微喘着拒绝我们关系的继续,她却不明白我所蠢蠢欲动的来源是什么。

我故意在父母短暂离开后将她带回家里,我很熟悉的抚摸任何她能感到愉悦的地方,我喜欢她皮肤的触感,喜欢上面的浅纹,我喜欢她身上的气味,喜欢那种浓烈香水中夹杂了情欲的味道,我喜欢她抿嘴时下巴上扬的弧度,喜欢她嘴唇间绽放的叹息……愉悦被父母开门的声音打断,其实如果可以我并不想停下,只是她慌张地将我推开,后面的对话我记得模模糊糊,但父亲的巴掌粗粝且厚重,很快被扇的右脸就肿了起来,抬起遮挡的手臂上也多了一条血痕。即使情况混乱,但她还是成熟得体的退场了,剩下我和父母无言的战争。

我被要求从公司辞职,甚至他们准备将我重新送回学校去深造,在此期间,我只能在家里呆着,她的电话从来没有接通,而我随时都等待她电话的到来。

夜里,小臂上的伤痕疼痛难忍,像是被人用刀重新割开了一样。我抬起手臂,看着血痕里出不断涌出了很多黑色的羽毛,像血液一样,这些飘落的羽毛在空中变成了一只黑色的鸟,鸟径直往窗户飞去,一飞出窗外便被风吹散成了羽毛消失。我像疯了一样拿起了桌上的剪刀,将那个迟迟未愈合的伤口割的更大,更多黑色的羽毛从伤口涌出,这只黑色的鸟的体积也比之前那只更大了,它飞出窗外后飞行了一段又散成了一堆没用的羽毛。

我流着泪看着散在空气里的黑色羽毛,从窗户跳了下去,手臂的伤口里涌出的羽毛被风吹散,它们散在风里,它们开始变得灰白,最后变成纯白。“嗵”的一声,我感觉不到躯体的痛,我似乎也变成了羽毛飘在风里,最终我变成了一只白色的鸟。

我挥动着翅膀,努力往她家里飞。我落在她公寓的窗台,那盆我心血来潮买来却种不好的风信子她照顾的很好,甚至开花了。 我看到了她躺在她孩子的旁边,手里是本童话绘本,她嘴巴动着,我能想象她是用怎样温柔的声音读着故事。但那天夜里她并没有发现在窗台外的我。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27日 23:2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