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湖恩仇记第二章第10节:傻瓜干不了最傻的事

第二章 门外的野蛮人

10. 傻瓜干不了最傻的事

刘超在街上跑了好几个地方,居然好多卖假发票的,他像克格勃一样找到一个,看上去像是实诚做生意的。那人问:“先生需要什么呢?发票、身份证、结婚证、大学和高中的毕业证、营业执照……只要你需要,我们都尽量满足你的要求。质量可靠,价钱合理,服务周到,信誉卓著。”

刘超问:“我要用豆奶粉换汽车,可是不同行业之间不能开增值税发票,转不了货款。我要买哪些发票才行?”

那人道:“哟,这可是大生意,你再加点钱,我给你提供一套整体解决方案,包你万无一失。”

刘超问:“钱不是问题,你说说具体那要怎么做?”

那人道:“你一说个开头我就明白你的要求了。除了假发票,你再买一套营业执照和印鉴,用营业执照和印鉴去银行开个账户,让买汽车的公司把货款付到你的账户,你再把款转给卖豆奶粉的公司,然后把豆奶粉发货给卖汽车的公司,再把车发给买汽车的公司。这差价就你自己吃了,何必交给你的老板再去提成?”

刘超道:“这事有点复杂,我操作不来。”

那人道:“整体解决方案,就是我会找人帮你做,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你付劳务费就好了,不用你出面。为了安全起见,这生意一做完,我们就把你这个银行账户注销掉,所有印鉴与发票作废。”

刘超大喜道:“行,就这样。”

那人带着刘超七弯八拐地走,拐到一个弄堂里,在门上敲了几下,好像电影里的接头暗号,进了门再拐了几条通道,才进到一个隐蔽的房间里。刘超有点疑惑,旋即又明白了,这生意可不能堂而皇之地公开做,当然要避人耳目。另一个人把各种样品展示出来,果然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他们谈好了样品与价钱,还叮嘱刘超收款以后要分批存起来,不要一次拿到同一家银行,态度非常敬业。事情办妥后,银行账户果然注销掉了。

刘超为安全起见,在外面另租了房子,又买了保险柜,把赚的钱锁在保险柜里,计划着分月分批蚂蚁搬家地存进银行。现在各个银行陆陆续续开始实行存款实名制了,一下子有大笔存款会引人怀疑。他对朱德龙说,自己要谈女朋友了,所以搬出去住,要不办那种事情的时候很尴尬。再好的朋友也有这一天,以后大家都要各自成家,结婚养孩子的。

朱德龙有些伤感,但也看得开,叫刘超不要“有女友忘朋友,有异性没人性”,有时间还是要约了一起玩啊!

天气快热了,刘超和朱德龙开始推销冰淇淋粉。朱德龙虽然老实,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加上有意无意间向刘超学习,经验便积累起来,人也灵活多了。他去冰淇淋厂推销,厂方告诉他,这种冰淇淋粉是新配方,新口味,本地人一下子改变不了惯性口味,因此产品卖不动。做广告吧,花费大,风险大,不如用旧口味的来得省心省力。朱德龙想,人的口味确实有一定的惯性,但也不是不可改变,关键是要找出一个合适的切入点,唤起消费者的兴趣与注意力,他们就会购买。现在不是讲注意力经济么?他和冰淇淋厂的营销部门共同研究,推出了一个出奇制胜的企划。

一天早上,全市的冰淇淋销售点都亮出了一模一样的牌子,上面写着某月某日隆重推出“爱死克林墩”冰淇淋,猜中其名称含意者将获5 000元奖金。此活动到本年十月底截止,任何人均可参加,每次把答案连同十个“爱死克林墩”包装纸寄回冰淇淋厂即可,参加次数不限。新品种上市那天,全城轰动,爱吃冰淇淋的来了,不爱吃冰淇淋的也来了,都来瞧瞧“爱死克林墩”是个啥玩艺。其实就是一个新口味的冰淇淋球,装在纸盒里,盖子用蓝纸做成一条裙子形状,让人联想到与克林顿总统有染的美国胖妹莱温斯基。

朱德龙请一位记者在报纸上撰文,批评这种格调低下的促销手法;又请另一位记者发表反驳文章,说这样也无伤大雅,没必要神经过敏。报上的论战更增加了市民的热情,“爱死克林墩”的销量直线上升,竞猜信如雪片般飞来。不知不觉中,新口味被市民接受,冰淇淋厂以很低的广告成本大赚了一笔,都利公司与朱德龙也狠赚了一笔。

朱德龙的业绩首次超过刘超,令刘超吃惊不小。刘超问“爱死克林墩”是什么意思,朱德龙说不过就是“冰淇淋墩”罢了,英文的ICE CREAM的读音不就是谐中文的“爱死克林”么!刘超恍然大悟,又有些惆怅,怎么会这样呢?做萝卜丝,两人是竞争对手;做销售,两人又成了竞争对手,怎么老天总是开这种玩笑……

刘超把目标瞄准了一家钢铁厂,钢铁厂是个大型国有企业,每年的清凉饮料消耗量惊人,若做成这笔生意,绝对是一览众山小。朱德龙的业绩激起了刘超的万丈豪情:我的智商不比朱德龙差,朱德龙能创出“爱死克林墩”,我就能攻克钢铁厂!看看保险柜,看看存折,刘超有无限的信心。

他去到钢铁厂,好话说了几大箩筐,人家还是无动于衷。他无奈地打道回府,刚出钢铁厂大门,后面便有人追上来道:“小刘同志,请留步。”

刘超回头一看,是刚才见过的人当中的一个。那人把他拉到一边,神神秘秘地道:“我叫齐绍阳,你请我一顿饭,我告诉你怎么做成这笔生意。”

刘超道:“一顿饭毛毛雨洒洒水啦,做不成生意我也请,咱俩交个朋友!”

两人找了家餐厅的包间坐下。齐绍阳说小刘同志你找错人了,找的那几个人全是干具体事务的,没有决策权。钢铁厂里负责任的事谁都不管,得好处的权力谁都不放,你的货质量再好价格再低他们也不会要,也不会把此事向上汇报,因为他们捞不着好处!要找人的话就直接找孟厂长,孟厂长是专管后勤、福利的副厂长,他说了算,只要他签个字,今年的清凉饮料全包给你都行。今年做好了,明年后年接着来,做上个三五年你就发了。孟厂长再过几年就退休,正抓紧时间捞一把,找点钱安享晚年。虽说他的嘴巴大吃水深,但喂一个人总比喂几个人强,起码安全系数高。小刘同志你说是么?

刘超点点头,问孟厂长要多少回扣,齐绍阳凑着耳朵说了个数字,刘超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是本大利大的生意。齐绍阳又说,你那些货还可以把价格提高上去,孟厂长不会嫌你贵,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国家的钱,不拿白不拿。

刘超又问齐哥你要多少?齐绍阳正色道:“我说话算话,就蹭你顿饭,不再要你一分钱。我见你的模样长得俊俏,心里受用得很,咱俩有缘,交个朋友。”

刘超很感动,商品经济时代里齐绍阳这等热血男儿不多见了,他说你放心好了,生意做成后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我怎么找孟厂长呢?齐绍阳说我只负责给你引荐引荐,但三个人在场时你只能说些桌面上的正经话,等我安排你们两个单独见面,就靠你灵活掌握了。

两人相见恨晚,惺惺相惜,齐绍阳的计划可算是天衣无缝,令刘超欣喜若狂。刘超在齐绍阳的带领下,见到了孟厂长,孟厂长不哼不哈,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听完了刘超的叙述,孟厂长道:“我们厂需要大量的饮料发给职工,其中也包括冰棍和冰淇淋,你若货真价实,我们可以考虑把全部的原材料包给你。这样吧,你做一份详细的合同来,给我们研究研究。”

刘超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简单,齐绍阳简直就是财神爷下凡。只是这次的标的数额太大,光是回扣自己就无法预先垫付,也不能再玩上次豆奶粉换汽车通过银行假账户转款的招数,必须求助于公司。他试探着问朱德龙,有一宗大生意利润丰厚,但客户要求回扣,做还是不做?

朱德龙说别人做不做我可不管,我是坚决不做的。如果回扣包含在货款里,由对方单位去安排,那无所谓;如果要从我这里走偏门,那是绝对不行。生意人本分点好,宁可少赚点,图个细水长流。受贿有罪,行贿也有罪,万一案发谁都跑不掉。

刘超又把合同拿给胡总看,问能不能先提取现金做回扣用。胡总是个老江湖,说从法律的立场看我不能赞同你,从公司的立场看我不能反对你,我只能假装不知道这件事。财务部那里取现金不会有阻碍,但以后出了事你得自己担着。

刘超决定干,像齐绍阳这种朋友不是轻易碰得上的,这么好的生意可不能随便放过。他本来想打个电话问问古力特,却想到朱德龙的业绩已经上去了,自己没上去可真没面子,打电话的事就丢下了。

诸事顺利,该给孟厂长送钱了。刘超打电话问齐绍阳,什么时候送样品?所谓样品就是指回扣,这是他们约定的暗号,齐绍阳说明天早上吧,你先来找我,见面再说。

第二天见到齐绍阳,齐绍阳问清了回扣的数额,就叫刘超在屋里等,他去孟厂长办公室瞧瞧。一会儿他回来说,就孟厂长一个人在,时机正好。不过孟厂长这人挺迷信,装钱的袋子上有红色图案,他就不肯要,得换个袋子。齐绍阳找出个空袋子,让刘超给换了。齐绍阳叮嘱刘超,进去见到孟厂长,先说合同的事,然后把袋子给孟厂长,说是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请孟厂长多多关照。记住,你面对办公桌,要放在右侧的抽屉边,不能放错,放错了位置孟厂长还是不要,他这人迷信得很。

齐绍阳说有事先走了,刘超就提着袋子进了孟厂长办公室,果然只有孟厂长一个人。几句客套话后,刘超就照齐绍阳所言,把袋子放到抽屉边,道:“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请孟厂长多多关照!”

不料孟厂长却把袋子又提过来,放到刚坐下的刘超脚边,道:“小刘,可不兴搞这一套,我们要老老实实做生意,清清白白做人。你的合同没什么问题,我已经签字了。说老实话,我对这冰淇淋粉是外行,价格是多少也不清楚,但我相信你的为人,不至于欺骗我。你到财务去拿合同吧,以后的发货转款,按合同办就是,不必来找我了。再见!”

话说得坚决果断,加上一脸凛然,刘超只好悻悻地提起袋子走人。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哪一点,袋子换过了,也放在右侧的抽屉边,怎么孟厂长就不肯收呢?这笔生意会黄掉么?刘超打电话找齐绍阳,找不着;去拿合同,果然按照原订的条文签了字。刘超身有巨款不敢停留,搭出租车回到住处,先把袋子里的纸包锁进保险柜。上锁的一刹那,他感到了一丝异样,但这异样稍纵即逝,让他把握不住。他呆呆地想了半天,百思不得其解,弄不懂这其中的奥妙。最后他想:管他哩,孟厂长不要更好,这事也不必告诉齐绍阳,钱我自己吃掉得了。反正都认为给了孟厂长,孟厂长也不会乱嚷嚷,只要生意做成就行。

冰淇淋粉和各种饮料一批一批地运进钢铁厂,货款一批一批地划到都利公司,胡总乐得眉开眼笑,刘超也领了一笔一笔的提成。他想起当初认识齐绍阳时的承诺,就打电话给齐绍阳。谁知齐绍阳却在电话里道:“刘超?我不认识你,有公事到厂里来,私事免谈。”

刘超想齐绍阳肯定是生气了,又多次约他出来解释。齐绍阳烦了,警告道:“我不认识你,你若再烦我,我就告你骚扰、恐吓、意图勒索!”

刘超不明不白,但只能就此作罢。一天公司里正召集开会,检察院来了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带到反贪局,要求他配合调查。检察官开门见山直指要害:“你经手的冰淇淋粉为什么能卖这么高的价?”

刘超心里不免发虚,小心翼翼地回答我们做推销的当然尽量喊高价,价高提成才高呀。我们都是漫天要价,能喊多高算多高,等着对方就地还钱。检察官说这价格明显不合理,你应该很明白的。刘超狡辩说这事你们要问钢铁厂去,他情我愿,生意就成交了。

检察官也没有为难刘超,只是请他多多配合。刘超回到出租房,满身是紧张出来的汗,他想钱放在保险柜并不保险,万一检察官来查自己就说不清楚。他打开保险柜拿出那包钱,拆开包装一看,傻眼了,那是一包白纸!

钱是什么时候变成白纸的?难道,难道有人偷开过保险柜?

刘超设想着每一种可能,都站不住脚。这时朱德龙来找刘超,见面第一句话就问是不是行贿的事东窗事发了,看着朱德龙诚挚的眼神刘超没法再隐瞒,点点头说恐怕是。朱德龙果断地道:“事到如今后悔不济事了,得赶紧采取行动,第一,我帮你请最好的律师;第二,你去反贪局自首!”

自首?刘超说反贪局没证据说我行贿啊,朱德龙说你别傻了,你在财务部取现金时我都感觉出来了,人家就问你一句:你取这么多现金用到哪儿去了?

这是两个好朋友相处多年,朱德龙第一次说刘超傻。这声傻把刘超彻底惊醒,是呀,领了这么多现金用到哪儿去了?这回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他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朱德龙说你我多年的老友兼死党,我相信你,只是恐怕别人不会相信。刘超也不明白反贪局来找是什么意思,孟厂长又没收钱,更不明白的是钱怎么会变成了白纸,这些事说出来连自己都无法相信,那别人又怎么会相信?

第二天孟厂长请胡总过去,胡总拉上刘超与朱德龙前往,到场一看,还有钢铁厂好几位领导,以及反贪局的人。孟厂长慷慨激昂地道:“各位都知道我的事了,我愿意接受组织的审查。我要声明的是,这是个别卑鄙无耻的小人干的!某些人想把我撵下台,再由他来坐我的位置,为达到这种丑恶目的,他竟不惜造谣诬陷,去反贪局告黑状!是的,这次购进福利材料的价格是高了点,但只是我一时疏忽,对价格了解不够造成的,决不是受贿的结果。我早就洞察了他的狼心狗肺,所以做了预防,现在我给大家看铁的证据,以证明我的清白!”

孟厂长拿出一盘录像带,插到机子里播放起来。画面上出现了孟厂长的办公室,刘超提着袋子走进来,先是谈合同的事,然后刘超把袋子放在桌子后(从摄像机的角度看不见桌子的正面,抽屉侧便成了桌子后),然后孟厂长又把袋子还过来,说了几句正气凛然的话,最后是刘超提着袋子走了。

原来孟厂长专门装了个摄像机在花架上,那镜头在花丛中隐藏着,有人来谈业务孟厂长就开动它,把拍下来的录像作为证据,这样就能保证不被小人陷害。一场还未打响的官司就这样化解了,回到住处,刘超拿出那包白纸看了又看,仍然不明白。朱德龙提议去问古力特,古哥喜欢看推理小说,特别喜欢阿嘉莎·克里斯蒂,平时也常常推理这个推理那个,也许能解开这个疑团。

古力特果然厉害,隔山隔水的,只是听了刘超在电话里的叙述,就揭开了谜底。古力特是这样推理的:孟厂长想捞钱,又怕出事,就精心设计了个圈套;他在办公室里预先布置好摄像机,准备好台词,就由齐绍阳去钓刘超。刘超带钱去的那天,齐绍阳确认了钱的数额和包装的形状,就马上告诉孟厂长;孟厂长把早准备好的白纸包好,装在袋子里放在办公桌下凹进去的地方。然后齐绍阳借口说袋子上有什么颜色图案碍着孟厂长的迷信,叫刘超换袋子,其实袋子是他们早就准备好了一模一样的两个。刘超把袋子放在抽屉侧边,恰好是摄像机拍不到的死角,孟厂长眼明手快,把钱袋子一下就藏到办公桌下了,顺手拎出来另一个纸袋子,偷梁换柱还给了刘超。

刘超一拍大腿喊道:“古哥你太牛逼了!那天回来我把钱放进保险柜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头,朱德龙你看这包钱的报纸,我认出来了,我包钱的报纸根本不是现在的这一张!难怪后来齐绍阳再也不理睬我了。”

古力特又加了一句,说推理不能构成任何证据,既然他们的计划如此周密,那报纸上就不会留下任何指纹。算了,破财挡灾吧,能不吃官司就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虽然胡总没有追问,刘超也明白要赶紧把“私吞了的回扣”还给公司。他拿出自己所有的私房钱,借了朱德龙所有的存款,还向亲人借了债,才填平了“回扣”的窟窿。到了年底合同期满了,胡总多发了两个月的薪水,请刘超另谋高就;同时提升朱德龙任营销部经理,奖了一个大红包。

那天晚上,两个好朋友喝醉了,抱着哭了半夜。朱德龙说:“江湖太险恶了。以后不管干什么,我们都得小心点,要走正道。”

刘超说:“我现在才明白了李敖的话,傻瓜干不了最傻的事,最傻的事都是聪明人干的!”

这一年过得真快,人就是这样,有事忙的话日月如梭,闲极无聊时就度日如年。古力特那边收购工厂的准备工作终于忙完了,林永浩拍板定下了方案。古力特道:“林总,作为下级,我坚决执行你的决策;但是作为财务总监,我有义务对你的决策提出质疑。这个收购我是持反对意见的,对方是一家饮料厂,亏损得一塌糊涂,现有的生产线又非常落后,我们接手过来,光是设备的更新就要花很多钱。那我们的收购是着眼于什么呢?”

林永浩说接手过来仍然做饮料,你看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卖得多好,还有天府可乐也曾经红极一时,但现在被百事可乐收购了。其实可口可乐没什么了不起,就是一些糖水而已,然后吹嘘自己有什么神秘配方,他们能做饮料,我们也能做饮料!我们要向多元化发展,不要老是纠缠在度假村上,度假村有郑总在做,我可以放开手脚去做其他事情。

古力特还是不同意林永浩的意见,可口可乐有没有神秘配方是一回事,但是他们的大杀器是有非常完整的销售渠道,这遍布全球的销售渠道才是可口可乐致胜的主要原因。他们做了一百多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可我们做饮料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多元化发展不是看什么赚钱就做什么,而是在不同行业不同品种上做一个互补,做一个对冲,用来抵消经营上的风险。林永浩说谢谢你的提醒,我的主意已定,你做好你的事就是了。另外郑总的项目核算出来没有?我看今年的成绩应该是不错的。

古力特说做好了,还在最后一次复核。这一年郑子贤按原有的思路经营,效果很好,年终核算赚了250万元。按照持股12%的比例,郑子贤分红30万元,加上薪水18万元,总收入为48万元。林永浩的摊子仍然资金紧张,郑子贤又把48万元给林永浩去还债,折成9.6%的股份入股度假村。林永浩感激郑子贤的帮忙,把9.6%四舍五入算作10%,并将郑子贤的月薪提高至2万元。郑子贤提出接下来不要按年核算了,改成每半年核算一次,其他方法不变。林永浩觉得一年或半年都无所谓,同意了。

郑子贤再接再厉,使出浑身解数去经营,年中核算赚了320万元,按照持股22%的比例,郑子贤分红70.4万元,加上薪水24万元,总收入94.4万元。林永浩又把郑子贤的钱拿去还债,折给郑子贤18.88%的股份。这时度假村的债已经还了不少,估计不久就能无债一身轻,可算是胜利在望。

郑子贤又想出新的花样来,他建议林永浩把度假村后面的山地租下来,搞庄园。郑子贤说,这个庄园只需要50万元启动资金,把山地租下来后分割成5亩一块5亩一块,每块3万元地拿去城里发售,卖给那些有钱人。买主可以得到公证处及政府国土部门的权属证书,凭证书可以来度假村消费。把很多很多的3万元拿到手后,就招聘技术人员及农民来种果树,等有了收成度假村就和持证人二八分账。郑子贤算了一笔账给林永浩看,每亩地可种果树若干若干,每棵果树一年可收果若干若干,每斤果可卖钱若干若干,那么一年的利润就有若干若干。林永浩让这笔账算得心花怒放,巴不得马上就开干,他问那我们原有的项目还搞不搞?郑子贤说搞呀怎么不搞?项目现在上轨道了,不用我操太多的心了,我可以抽出身来搞庄园。林永浩问从哪里找50万元的启动资金,郑子贤说联系了一个果树专家,愿意出50万元,但要占度假村10%的股份。

这时的林永浩对郑子贤是言听计从,郑子贤说什么他都觉得很划算,就和果树专家签了协议,50万元也很快到了位。林永浩想,郑子贤做事很稳,这两年多来的经营已经充分证明了他是个经营高手,难得的人才。按照可行性分析看,庄园的回报率是相当高的,接下来一手抓老项目,一手抓新庄园,照这样操作下去,发财是指日可待了。

古力特曾经和郑子贤讨论过,古力特说郑总你看聪明人是不是会做傻事。郑子贤说当然会了,大部分的傻事都是聪明人做的。古力特说我怎么看收购饮料厂怎么都不放心,但作为下级只能执行。郑子贤说你执行就对了,你站的层面和老板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你认为收购错,你是对的;他认为收购对,他是对的。这话有点像绕口令,你慢慢去体会。我告诉你,任何性格都是双刃的,有好处必有坏处,你这人很聪明,但是大家都觉得你聪明就不见得是件好事。林总这人看起来乐呵乐呵的,很好相处,甚至有点笨,其实这才是他的优点。粤语里有一句叫“扮猪吃老虎”,林总不用扮,他看起来比猪还和善,这样人家才不会提防他。

古力特听了有点吃惊,郑子贤的话似乎若有所指,但古力特无法一下子领会话里面的含意。郑子贤说我也不赞成收购饮料厂,但我相信林总在这件事上不会比我们笨。

“扮猪吃老虎”这句话让古力特琢磨了很久,他觉得郑子贤也是典型的“扮猪吃老虎”,郑子贤帮林永浩帮得有点过分热心了,便显得另有企图。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7月28日 21:00

06月07日 12:53

朱江 3 0

[强][强][强]

06月03日 07:20

06月02日 18:17

06月02日 12:23

子君周生 5 0

今天这节故事是个悬疑故事,看起来有点破案的感觉,这种类型的故事接下来还会很多。不知各位还记不记得当年那轰动的克林顿和莱温斯基案子?没想到竟然被朱德龙利用它的新闻效应,做成了一次好生意。所以,创意没什么神秘的,看你有没有心思而已。

06月02日 09:50

推荐文章

合集

《翡翠湖恩仇记》第二章:门外...

合集

共8篇

总阅读

22437

总评论

75

总获赞

165

总分享

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