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一旦离弦,就把乡民射进了城市
仲春竹青
发布于 未知 2022-06-08 · 2356浏览 4回复 10赞

 

元旦

 

晨曦最先燃亮山峰的雪
雪用已化的嘴唇吻我
清凉而清醒

在十字交叉路口
阳光赶到我这里的时候
你的冰火已转身离去

此时
太阳剥尽了大地
陈旧的外衣

我的祖国像这眸光
绽放成船头的微笑
沿着时间缓缓驶进大海


盛开的樱花

 

无叶的枝杈张开翅膀
他们都沿着阳光飞翔
要在太阳落山之时
赶回夜空
他们都是昨夜耗尽体力的
星星
在枝头小憩
在风中补充能量
他们都发誓
宁愿自己脱层皮
也要给大地留下一枚果实


建筑工的小小心愿

 

赛龙舟。舞狮子
唱大戏踩高跷
读诗,陷入悼念……
这些我只能听
只能给自己放半天假
把去年年猪的干肚子熬煮
切一碗
倒一杯酒
美美喝一口
美美睡一觉
第二天把脱贫的最后一套房
早日建好
祈福明年还像今天
有猪肚子下酒,看看电视
把所有的辛劳放下


石凹村

 

每天的太阳和月亮
就像两餐的烙饼
五千年了,我的家乡
睡卧在一把弓里
生长着
射向饥饿的箭簇

箭一旦离弦
就把乡民射进了城市


返乡

 

深秋的风胡乱掀动心坎
那枚疼痛的乡愁
被枯黄的草折断
骨头错离的声音
鸟鸣是桂子的落音
蜜蜂的针刺蛰疼忧伤
可爱的小牛犊披满月光
含着,又吐出的草
是一缕缕月光


再次写到路灯

 

黑暗的骨刺
闪着火的钻劲和韧性
风雨密谋
把黑夜折磨成白昼

有时,它是黑夜的怒火
慢慢将自己燃烬


呜咽
 

鹅卵石像坟墓,河水呜咽
独自忏悔
隔断岸与岸的联系

老马舒蹄的风,蒲公英
翻读千年的旧台账
继续飞


牧  羊

 

牧羊的人
把羊养在心上
不许羊走出手掌
汗里的盐喂着羊
心田里的禾苗猛长
越过江河和海洋


锅 烟 灰

 

山柴火红了土灶
噼噼叭叭地唢呐声
燎亮黑土壤中的女人
奔走相告着  奔走相告着
新娘上轿了  新娘上轿了
簇拥着   簇拥着
看不到新郎哟 

一曲剩下的
三两红肿的眼睛


把他的灯,点亮

 

故乡得了脑溢血和糖尿病
在村长和书记的药引子里
跛着脚前行。口吃的方言
返回学语的童年
数千年的陋习——左手为大
一张面无表情的自尊心
麻木着干旱和干瘪强加给
躯体的老屋
风多少次唤醒他的衣角
可他的魂灵背负着磐石的坚硬
走一条逆向之路
无悲
无喜
淋透他锈蚀的面容的雨
传给世人呆滞的目光
像一件被时光用旧的打着死结的赝品
但我还在他的体内
遮风
避雨
也常常在梦里,寻找
一枚曾经高举火焰的词
把他的灯,点亮


雪火岭

 

他看我。不甚清楚
我看他 ,隔着一副被雾濡湿的深度镜片

但这丝毫不影响
他在我心中的形象

集至柔至刚于一身
大放异彩

正因为如此,他才配
拥有全境内最高海拔 

也正因为如此,才很少有人
看到他沉默的忙碌和寒冷


苦楝

 

神情恍惚。万念俱灰
仅有的几枚干果

它含着眼泪举着

猫头鹰惊心的凄嚎
雪落纷纷

仅有的几枚干果
它含着眼泪举着

等待燕子回家时
好亲手交给它

 

醒来
 

清晨醒来,我要贿赂清新的空气
它使我从死亡中活过来
我要煮一碗面条放三个水果番茄
一勺冒肉两根青葱
贿赂我的胃
让它不要在我的内部造反
贿赂我的嘴
让它不要轻易吐出讨厌的舌头
然后进一步贿赂我的双手
让它紧紧握好灵魂的方向盘
在时间铺就的柏油路上
太阳铺就了一层金光
每一棵行道树

都是你给我的暗示
思念的绿色从未停止生长

新农村

 

 

铜都

 

铜的身体电的灵魂
一通电
我就是一位将军
照亮所有黑暗里的城池

光是我的利剑
令四面八方的黑手
胆怯,畏惧
退让

虽然留存下来的遗产​
也瓜分殆尽
但这个姓名
还在族谱里熠熠生辉​

精血还在​
挖掘还在​
铜还在​
古老的炼铜炉,在思慕

新炉的巨大和巨大的火焰
炼就一双飞天的翅膀
驮着时间慎而慎之的诺言​

 

冬日的老家

 

 

返乡记

1
离开故乡二十年了
第一次返回,乌鸦像个黑色幽灵
在阳光里飞行。像神
捎带着小村草木的影子和祈祷
偶尔一声叫,悬挂在村子的上空
像一句时间酿造的比喻
在云中开路,拧响灵魂觉醒的闹钟
四野的树木站立起来。郁郁葱葱
2
爬上山顶,一直流汗
认为自己比它早到
当太阳跃出异乡
故乡铺满金光
瞬间握热乡亲
这足以让我羞愧
3
时间的手剥下枯黄慢慢地
从冬日的内心
抽出杏花嫩芽
春是童年记忆的小鹿
4
这个抗疫的春节
我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已是初七,突然
一声鸟鸣,比枣刺尖锐
说他正带着妻儿
往家里赶
5
从这颗树
飞到另一棵树
喜鹊像驻村扶贫队员
系着一条白领带
走进了这家
又走进那家
6
红色的、蓝色、银灰色
白色的、黑色的车
打了一年工
都纷纷跑离城市
停驻在自己矮小的巢里
7
点燃香火奶奶是个巫婆,洗净脚
用滚烫的石头、松叶、杉叶
和半碗菜籽油
制造着浓雾,和咒语
并从中端出一桌饭菜的香
一枝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松果
是孙女的法器
8
喜鹊叫了几声,飞离屋脊
就听见鸡群跑动的声音
太阳出来
村支书给残疾的三叔
送来一袋米和五百元钱
9
二爷爷刚过来喝了两口酒
就被电话追了去
听说得去急救
老哥们三差一
10
把桌子和椅子都搬了去
提前预报一声
再过两天
小女订婚
又要出门打工了
11
年三十晚夜说了不算
人们把这一年交给了一天:
一年的劳作终于绽放成喜悦
和梦想
定格在记忆的天空
12
守岁的人
把你当成了炭火和酒
门槛上的香火
更换了一炷又一炷
电灯和红蜡烛
静默地着看你守着你
等着你说再见
13
一炷点燃的香火
闪耀着光亮,也飘着轻香
还有多少祈愿如烟
14
金银花和常春藤爬上院墙
父亲正在喝水
缓慢而迟钝,好像要
从水中,嚼出骨头
又似要从看不见的时间里
抽出青春记忆
15
阔别三年的兄弟回家
他的长子四岁了
整天抱着刚出生的小羊
比他的妹妹还亲
这个三岁的妹妹
早上一睁眼
就要去找鸡
特别喜欢鹅黄小鸡
要把它放床上,用被捂着
16
听说舅舅要来
她高兴得不得了
仿佛舅舅的奥迪已经发动
一直攀跑在她心中
还有比她小三个月的表妹
一直在喊她的乳名
17
村中的老人孤独地
日夜思念儿孙
在太阳没有归来的除夕
满山的绿,是多么冷
镰刀割去了苞谷棒和苞谷禾
只留下一段紧贴大地的苞谷茬
慢慢风干。瘦削。坚硬
像小村里那些修炼打坐的神
有时,他们想
有一把锄头尽早
把余生翻埋了多好
但在锄头未来之前
身边的鸟雀站在他们头顶
又一次悄悄飞了起来
18
肥美的松鸡在树枝上,傻傻地
看我像某种稀有动物。或棕熊
银雀把爬满青苔的树干当成门
在自家门口捉迷藏
松鼠从高处一闪而过
机灵,犹如在逡巡的哨警
从升起到落下的太阳都只能
从缝隙间窥望
最终留下几声失去光彩的叹息
即使在黑暗里,整座森林从不忘记
把自己拔高
它们正用时间的落叶
堆叠起对大地的感恩和忏悔
19
一路桃花遇见了童年
仿佛春天胜利的宣言
借用挖掘机的手推倒了土瓦房
砖房在笑
水泥路用强硬的态度
封住了土路的嘴不让它
说出昨日的泥脚印
吠叫的大黄狗吓退了黄昏
路灯亮了
母亲用微笑抹去了老屋
漏水的忧伤。此时
红对联点燃鞭炮,父亲正忙着
上香。跪拜。祈祷
20
山的海汹涌。波涛接天

树皮是岸,护住流向天边的溪

鹰鸣的浆,偶尔划动一次
指引你的航向

更多的是神的睡眠,在绿绒被里
把梦长成红鲤鱼
21
峡谷像个闷炉,风在燃烧
我栽的树刚好长大,刚好可以
伸手摘去夏天的羽毛
它将我放入阴影里,像储藏在
冰箱,黄昏它又将我拿出来
像需要保鲜的菜蔬,它和灯光
盯着我凝视的眼睛和碎动的嘴唇
(我是个逃兵,多次被缴了枪)
还有一本没有离开手的安德鲁.米勒的《氧气》
22
村子里没有人
梨花上了枝头又卸下
木门有一把锁守着
风进来什么也没看见
只好把口信交给铁搭扣
这样也加速了它的锈蚀
残破的老屋自己揭开屋顶一角
墙沿有的塌落有的
固满苔藓
小松鼠还是那么警觉
偶尔探一下头又迅速离开
阔别多年的喜鹊和乌鸦
返回古树,筑起新家
村里人不知去向
树干已长满青苔
仿佛淹没了曾经的成长
23
老屋总是沉默
梨花来了又走了
十五天的返乡
纷落成眼泪的碎片
孩子撕心的啼哭
渐渐安静下来
时间累了
雪花无力抚摸睡眼
老树和孩子
吃不到花蕊里的甜
鸟鸣掉下银铃般羽毛
消失在小路尽头
24
阳光照在红土地上
劳作的母亲
像一道伤疤
挣扎并蠕动在
时光的怜悯和抗争里

我的悲伤是
至今
没有看清:母亲
残缺
多病的身体
25
母亲节这天
母亲返回故乡
我的目光是长长的公路
总在车子碾压之后
留下母亲的背影
我仿佛是她遗弃在
大草原的羊羔​
眼泪流尽后,像被斧子
抛弃的树桩
立即干枯。朽坏
26
在故乡
水井干枯了
我一直空着
用整个身心
看夜色,看星星
看月亮
白天看太阳,看风,看云
我一直空着
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只要一桶井水
有了一桶井水
就拥有了一切
于是就一直空着

即使等到全身锈蚀
归于泥土

我仅余的喜悦是
水龙头,讲述着
水从远处
开着急救车跑来的声音
27
酸辛的一生
也绝不放弃碎红一笑

贫瘠的地埂和山坡哦
残疾,残缺,干旱,冷落
也绝不放弃,一绿

你忍受着田地的禁锢,粮食的驱赶
你只需要余下的那滴雨水,来敲醒

黑暗,点亮体内的灯盏
身体枯死了,时间也会重新

将你点燃

因为,饥饿的人需要
支撑,帮他渡过
劫难

结下的一粒果实
或是种子
28
呱呱  呱呱
我不会祈求星星的谅解
也不会祈求月亮的谅解
在一片荷叶丛里
我十分清楚能谅解自己的
永远是自己
水的温暖永远只有自己知道
就像倒影
可以被风折叠
声音也是一样
我不知道会不会惊扰了乡村
然而晨起的鸟鸣准时响起

桃花

霞光

朦胧的小村

 

 

七月的脊梁

 

一百年是一个青春的动词
“红色的卵竖直而立”
手提摇篮种植或捡拾红豆
意象是暗夜星光的燃火之钻
伸向三重囚禁的胸膛和众多蟒蛇
他从南湖的中心开始,展翅一把
剪刀的信念,伸向子宫的渊壁
为黑暗中的穷人闪亮
并递出霜冻的爱意
波潮涌动,热血沸腾
他站立在一艘起锚的船桅
发出空穴里的尖叫声,勃发
飘移,浮动,耕耘学舌的
韵母与雄性的声母
和先祖育下的田字格
红色的船那根取火的火柴头
点燃意念复兴的圣火
十月的血色提早花开了春天
写下激励,纸老虎。百万草木迅长
锻打一截死亡曲线的时光
锻打浴火的地狱,陌路升起
一盏灯驱赶浓云擦净创口
穿越风暴,飞雪和倾泻的暴雨
穿越云雾,城堡,森林,河流和大海
逐出野兽,赌徒,污秽和疫菌
佝偻的留痕,余烬点燃乡村的颂歌
马蹄敲响世纪交替的烛火,飞出窗口
无言的红枣催促祈愿诞生
跃动的音符以群山为弦
拨动大江大河的绝唱
高挑长城的脊梁
当飘移找到了归宿,他
返身将那件海蓝色补丁外衣
挂在残岸,随风轻扬记忆和思想
去熔化冰封
在尘埃腐烂的枯叶上
催生诗歌绽放牡丹
猛吹一阵阵唢呐响,大地
铺满了舞蹈的葡萄。此时
一面旗帜口含音节呼喊我
觉醒在山峦荡魄销魂的钟声

抚摸七月的脊梁,将一道雨过天晴的
彩虹,种植在14亿心中


抗疫有我

 

“让我们在阴霾中如沐春风……”
谁会“坑”亲人“坑”故土,母亲毅然决定
接旧金山和圣彼得堡的学子回家,落地昆明
春季如期归来,温暖也如期归来
一只冬末的疫虫潜伏在思乡的身上
它要将故乡如花的微笑在无痕中凋残
一粒沙的滚动和顽皮在磨亮镰刀铁锤
“笑傲死神,我们得以重生……”
二月拉响了警报,长笛担忧着未来:
捍卫健康。健康是一
每一朵海棠都是一座花园,觉醒在晨光下
颂唱着爱惜生命、坚持抗疫的歌谣
每一朵樱花都是一个亲人敲打着时间的钟声
爱从这里飞扬,燃到沸点的话语会把灵魂击穿
外在的口罩像禁锢,从来没有阻断心与心
相连,相反激起了担心和思念的翅膀
激起团结、命运共同体的仰望
援助的手早已伸出,我们都是弟兄姊妹
昆明、武汉、北京……同住一个农庄
他的主人是人民,人民是父亲也是母亲
“这是一颗地雷,若不排除,炸毁一座城市
完全可能”
“心里没底。可不是我们没底啊?
整个世界都没底,我们只能上,也必须上”
此时眼泪不是懦弱,而是子弹飞出的决绝
“怕啊,谁说不怕,但我们是医护人员
现在湖北最缺医护人员,我们不去谁去?”
“妈妈别走,妈妈别走……”
这就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
一个9岁的女孩给援鄂的父亲写下:
“我会把思念化作清风带到您身边
我的眼睛在夜晚会化成一盏无影的灯
为您照明,我的头发会化成您身边的
一草一木……”而父亲咬着牙:即来,
则战!即战,必胜!
情怀的光比太阳更温暖,它照亮你
心灵的最深处。“我们不要工资的
只要能帮上忙,多生产些口罩就行。”
“虽然我不会缝纫,但我会学啊!”
“一定要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留置观察点
就是我们的战场,疫情不结束,我们不收队
设卡、管控是唯一能阻止病毒传播的方式”
“只要心中装满群众,每一名防疫一线的党员
就是一面正能量的旗帜。我相信,人间的正气
会杀死病毒。”
“我就是一个菜农,没什么东西,
把这些菜捐给一线的防控人员,我相信
这个疫情很快就会得到控制。为战胜疫情
该耕种么耕种”
爱的花香鸟影在一江春水里流动
春雨敲响寺院的钟声,拔出柳丝的
呼唤和奔跑,弹拨着灵魂的舞蹈
十指连心的拷问终将化为成吨蜜的浸泡
像漫天的星空点亮我们神圣的致敬:和家人
幸福的相守。金沙江已冲走我们悲哀的沙子
天职和良心坦荡地上升为救赎:尊重生命
——守护亲人和美丽家园的安宁祥和
 

牯牛山雪景

下雪天的鸟儿

下雪了

大蒜

春桃

 

种桃人

 

晨鸟慰问过桃花
恰似一群点灯人
整个村子就亮了

曦光初升。东风
收走寒露的一生

采蜜的命运里
蜜蜂驮着蜜
自豪而欢欣

种桃人散步归来不言不语
像一株移动的桃树张望四处
 

油菜花

春桃

梨花

保护中的石板房

新梨园

老屋

冬麦

葡萄园

 

 

大营盘

 

刮来的风都是绿的
是谁曾在这里驻兵
把自己孤立起来
建设成海水退隐的孤岛
让风从四面八方搜集信息
将生命的葡萄移栽而来
传承,挑选,淘汰,更新种类:
牛奶水晶巨峰红提夏黑龙眼
金手指美人指蓝宝石红宝石
无核白赤霞珠黑珍珠长相思
阳光玫瑰户太八号
每一粒葡萄都在转世中装扮自己
啜饮着阳光的乳汁
陶醉于梦乡,在时间的秋千上
寻找最美的归宿。从岁月里
扣出致富的水分,从阳光里
扣出甜,从沙粒中扣出爱,缓慢地​
季节举起来的期望,驱动
一个小村走进梦想
种植专家的面部皱纹里
有堆积四十年的葡萄,有
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碎的子孙
有脆嫩甘甜酸爽可口汁液四溢的生活
一颗颗葡萄在命定的繁衍里,孕育出
脱贫致富的新生活。此时
小村蹲下身子,吃饱了葡萄
像一只铆足了劲欲搏击长空的雄鹰


岩脚村的蔬菜

 

村委会和学校长出两只透明的振动的翅膀
返乡的大学生村官展开了一幅图
滔滔不绝的介绍:这畦。那畦。
每一畦都写着示范党员的名字
绿色占据了千亩红土,村民是画师
蔬菜不打农药不用催长素任性生长
不用白色大棚不驮金子飞奔
它将自己的本色藏在体内
它排斥着硬性植入的钢筋水泥
它拥有着传统的善意和温暖
熟读着早已成名的唐诗宋词
或诗经
点燃了绿色欲望的火焰
画出绿色的河流
绿色的处女地
它们就是绿色的淘金者
它们最终长成绿色的闪光宝石
拥有坚实的质地和光泽
在这里月光独大照亮一条安静回家的路
一条幼小的龙正在觉醒
正撞响铜都的那枚铜钟

 

 

新种的葡萄

葡萄托起的家园

还未成熟的葡萄

关不住的仙人掌

公路

春桃

夏日

走出去

高山上的小村

仲春竹青
喜欢一些无用的东西,比如诗歌,清新的空气,朋友......
浏览 2356
10 收藏 3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4
赞过的人 10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