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春华凋谢

 

余燕燕回家,儿子松松在卧室里做题,张宇在书房写字。听见母亲回来,松松出来,他很忧伤地说:“妈妈,我想跟你说个事。”

看松松惊恐忧伤的表情,眼里还有泪光,余燕燕猜不透儿子要说什么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点点头,示意他说。

张松松说:“我们班的肖春跳楼了!”

余燕燕一惊,问:“啊?你说什么?”

张松松说:“一个多小时前,他从自家的三楼上跳下去,当场就没命了!”

说着,松松哽咽地哭了起来。

余燕燕说:“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一定是弄错了!”

松松说:“是真的!我同桌发来的微信,我不信,又打电话问了,确定是真的!”

张宇听母子俩在客厅有哭声,他急忙出来,说:“发生了什么事?”

松松说:“爸,我同学肖春跳楼了!”

张宇说:“不会的,不会的,怕是整错了!”

松松悲伤地说:“是真的!”

说着,松松颤抖着手,拿出手机,说:“我同桌去看了,这是图片!同学群里已经炸锅了,说,邀约着去看看他。”

张宇一看,一群人围着,一块白布盖着的街面,周围有警戒线,还有几个警察在做着什么。

张宇说:“这个样子,你们去了也看不到,还是不要去了。”

余燕燕还没缓过神来,她呆呆坐着,儿子和张宇说了些什么,她似乎没听见,一直沉浸在肖春跳楼的惊惧中。手机响了,被铃声惊醒过来的余燕燕,拿起手机一看,是小丽打来的,小丽急忙急促道:“燕燕姐,不好了!不好了!!有学生跳楼了!!!”

余燕燕刚刚听儿子说,她还想确认一下,是真是假,说:“谁?”

小丽说:“听说是我们学校高三年级的一个男生,在家跳的,已经死啦!”

余燕燕说:“是真的?”

小丽说:“是真的!”

余燕燕说:“明天就开学,他为何要跳楼啊?”

小丽说:“具体情况不清楚,只是传闻,说这个学生有抑郁症!”

余燕燕叹息一声,说:“可惜了,可惜了!”

小丽说:“是呀,花样年华,就这么凋零了!”

余燕燕放下电话,确证了儿子松松说的是真的。她坐在儿子右边,握住儿子松松的手,说:“是真的,你的同学肖春没了。”

张宇起身,倒了一杯水给受惊吓的儿子松松,他紧靠松松,坐在他左边。夫妻俩都没说话,静静陪着儿子。

过了一会,松松说:“肖春高一时就患上了抑郁症,他的父母带他到处去看,已经有一些好转了,怎么会一下子又犯病了?”接着又说:“爸妈,我不相信他死了!不相信!”

张宇说:“孩子,生命就这么脆弱,有时只需一个动作,就没了!”

余燕燕说:“孩子,你的同学没了,我也不愿相信,但我们必须面对现实,面对生与死。”顿一顿,又说:“黄泉路上无老幼,人生,就是一个生与死的过程,世上每天都有孩子降临人世,也有生命离开这个世界。”

张宇说:“孩子,生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你不要太难过了!”

松松哽咽着,说:“爸,妈,你们说的我都知道,可肖春是我的同学,一起读书学习的同学,出了这种事,我一下子还是接受不了。”

余燕燕说:“不要说你,我们也接受不了!”

顿一顿,余燕燕又说:“但我们还得接受,也必须接受!”

张宇说:“生活就这么现实,现实就这样残酷,有些事,有些人,我们不接受也得接受。”

张宇和余燕燕,他们带着忧伤同情的心境,安慰着儿子。渐渐的,松松情绪平稳了,他们舒了一口气。余燕燕说:“儿子,今晚你就不要再做题,也不要再看手机,赶快洗漱一下,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松松很懂事,他看着爸爸妈妈为自己担忧,说:“爸妈,我已经缓过来,没事了!”起身,又说:“我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松松去洗漱,张宇和余燕燕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坐着,谁也没说话,他们努力在平静刚才听到的不幸消息。过了一会,张宇说:“真想不到啊,会发生这种事!”

余燕燕说:“是呀,人生有些事,总会在猝不及防时发生!”接着,余燕燕叹口气:“这孩子,他一跳走了,他的父母多悲伤啊!”

张宇也叹口气,说:“是呀,父母含辛茹苦,把他养这么大,说没就没了,肯定伤心死了!”

余燕燕说:“这个肖春我知道,一个文文静静,清瘦高挑的男孩,带着一副眼镜,笑起来,眼里也有几许忧郁。没想到,他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留给父母无尽的伤痛!”

张宇说:“听说重度抑郁症的人,他们自己很痛苦,常常会采取极端方式自残。你可能没注意到,我看了一些信息,得了这种病的人,也常常会有轻生的念头。”顿一顿,又说:“我们单位有一家的女儿,就是这样,已经割腕自杀过几次,她的父母,重话都不敢说,小心翼翼的,整天提心吊胆,生怕那哈说错了,女儿又轻生。”

余燕燕说:“这种病真是恐怖,病人备受折磨不说,家人也时常处在担忧、恐惧中!”接着,余燕燕又说:“你去看看松松,瞧瞧他睡着了没有?他今晚会不会因知道同学跳楼而失眠?”

张宇说:“不要去打扰他,给他自由,让他在自己的空间里安静安静!”

余燕燕说:“我担心他会害怕,睡不着!”

张宇说:“人都是有感情的,即便松松睡不着,也是很正常的事。”

余燕燕说:“这会不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

张宇说:“暂时的伤感,应该不会,慢慢就淡忘了。”

余燕燕说:“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我担心这会影响他的学习。”

张宇说:“燕燕,你不要想那么多,每个人都会经历亲人、朋友、认识的人去世的,过几天就没事了。”

余燕燕说:“但愿如此!”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7月03日 23:09

07月03日 10:1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