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给的诱惑》之第十章 毕业就失恋
子弹之吻
发布于 云南 2022-06-13 · 1477浏览 1回复 8赞

第十章 毕业就失恋

 

学校最后几天的日子里,张露和陆刚每天都粘在一起,巴不得要把失去的三年时光都找回来。尽管学校有禁止中学生谈恋爱的规定,但世风日下,整个毕业班谈黄昏恋的又不止陆刚和张露。

当然,他二人敢明目张胆的谈黄昏恋,还不是因为没有了后顾之忧。

别人都在努力的复习毕业考,争取考上理想的学校。而陆刚和张露就不同了。

陆刚是有了着落的“报送生”,不管他毕业考多少分,那个学校的那个专业都等着他去报到。

而张露的父母早就帮她铺平了道路。虽然张露也口口声声对父母说要报考警校,但她的父亲张锦平怎么舍得自己的爱女去沙场受那份罪哟。

所以,张锦平私底下早就和当县教育局的副局长弟弟张锦安协调好了,等张露一毕业就去省卫校学医去,只是张露现在还不知道罢了。

当然,其他谈黄昏恋的童鞋也并不知道张露和陆刚的背景,不然,他们早早地就甩下女友回教室复习去了。

……

傍晚,张露的父亲张锦平和母亲许玲正吃完晚饭在家看电视,桌上的电话铃响了:

“喂,哪位?”

“你好,我是张露的班主任张其龙老师,请问是张露的妈妈吗?”

“哦,你好,张老师,我是张露妈妈许玲,您有事吗?”

“是这样,按照学校的规定,在毕业前我们毕业班每个孩子我都要家访一遍,因时间紧,我就不到家里来了,我们就在电话聊聊张露吧。”

张其龙老师先跟陆玲拉了一下家常,然后才询问家长对张露未来的规划,毕业后的志愿等等。

张露父亲张锦平自豪地告诉张其龙老师孩子的前途他们都已经规划好了,未来就是当一名医生。

对于这样的家长,当班主任是最轻松的。家里条件好,家长有素质有远见,不需要班主任操啥心。家访完后,张其龙出于善意地提醒张锦平:

“张露爸爸,你们知道张露最近在学校里的表现吗?”

“这个,不知道呀,请张老师告诉我们吧,我们家露露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同学们反应,张露在谈恋爱。还有几天就毕业了,家长们还是要注意管好孩子们,别最后几天再出什么意外啊。”

“什么?谈恋爱?那男孩是谁?学习成绩怎么样?家庭条件怎么样?”张锦平一听自己的小棉袄竟然找到男朋友了,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好奇,接连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说什么呢?就不准谈恋爱。”张露的母亲抢过话筒,唬了丈夫一句,接着对张其龙老师说道:

“张老师,我们确实不知道我们家露露在学校谈恋爱,不管跟谁,我们家长是坚决禁止的。你帮我们提醒一下张露,我们明天就来学校一趟。”

“哦,张露妈妈,你们别激动……”张其龙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里面就传来了盲音。

挂我电话?好吧,作为老师,我是提醒到了。

第二天,张锦平带着老婆许玲来到了学校。他们在图书馆里找到了卿卿我我的张露和陆刚,秀恩爱被逮了个正着。

“你是谁,怎么跟我们家露露在一起?”张锦平从后面一把将陆刚拉过来,指着陆刚的鼻子问道。

“露露,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许玲则一把拉着张露,责备地问道。

“妈?爸?你们怎么来了?”张露一看,拉着他们的竟然是自己的父母。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叫陆刚,是张露的同学。”陆刚有礼貌地叫着女友的父母。

“陆刚,你是哪里人?你跟露露谈了多久了?”张锦平把陆刚单独拉到一边,语气平和了一些。

“叔叔,我们……”陆刚也在思考,这该怎么计算呢。是该从自己喜欢上张露开始就计算,还是从张露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时候计算。这中间可相差好几年呢。

“中学生禁止谈恋爱,你们不知道吗?”

“知道。”

“你喜欢我们家露露,这说明我们家张露是优秀的,有人喜欢,是好事。但你们才多大呀,万一把握不住呢?”张锦平语重心长的说着。

“这么跟你说吧,张露要学医的,希望你不要影响她的前途。”张锦平不想跟陆刚解释什么,直接抛出了杀招。

“他不是说考警校吗?”陆刚听张露说过。

“警校?怎么可能,我们家就小露一个宝贝孩子,我怎么舍得让她去吃这个苦。”张锦平就差说出让陆刚死了这份心吧。

“你们都是大孩子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以后别再纠缠我们家露露了。”张锦平知道一点点陆刚的身世,他拍了拍陆刚的肩膀,转身朝张露那边走了过去,只留下陆刚僵在原地。

此时,正值下午四点。

老天很配合地刮起了一阵狂风,打了两声闷雷,接着竟然真下起了雨来。

一滴滴雨珠打在陆刚的身上,和着他悄悄流出的眼泪一起往腮帮流了下来。

衣服被淋湿了,身上冷得发抖,上下牙齿打着架,但他没有挪动一点点位置,任凭越来越大的雨点浇透自己。

在图书馆廊檐下的张露看见了雨中的陆刚,不知道父亲张锦平跟陆刚说了什么,他怎么独自站在雨中淋雨:

“陆刚,你在干什么?”她大声地朝陆刚喊道,抬腿就要往雨中的陆刚奔去。许玲急忙伸出手拉住张露:

“别去,露露,咱们先回家吧。”

“不,我不回去,我要去找他。”

“不准去,跟我们回家。”张锦平平时几乎不会对心爱的女儿发脾气的。

“张露转身呆呆地看着父亲,眼泪比外面的雨还要大。”

张露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她似乎明白了父亲张锦平与陆刚说的话,她任凭父母将她拖进自己家的轿车里,张锦平发动车子,将张露直接接回了家。

夜幕降临了,雨也停了。

全身湿透的陆刚迷迷糊糊地离开了学校,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他不知道还要不要大哭一场,他独自信步由缰地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竟然走到了家后山上。

月亮出来了,由于被雨淋的时间太长,陆刚全身发着烧,实在走不动了,他在一个冒着硫磺味道的温泉水塘边坐了下来。

这是啥地方,以前怎么从来没有来过。

他将手伸进了池子里,一道热气从指尖瞬间传遍了全身。他索性脱了个精光,跳进硫磺温泉里泡了起来。

一天没吃东西了。陆刚泡着泡着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陆刚被饿醒了。

他睁开眼睛,使劲地搓着太阳穴:

“这是哪,人间还是地狱?人间哪里见过这么美的景色?地狱?那孟婆呢?汤呢?奈何桥呢?我在几层?”

陆刚挣扎着爬起来,努力的寻找着黑白无常。

然而,无常是没有的,那个孟婆和她的汤也是没有的,那座奈何桥也不见,只见身边多了一个生物,毛茸茸的。

它正爬在陆刚的身边,两只眼睛冷峻地看着他,不时用舌头舔舐着自己腿上的伤口。

在它的身边,堆了一堆不知名的动物尸体,尸体上都没有了皮毛。

陆刚一下就惊叫了起来,可是,他却发不了声音。他的喉咙里卡着东西,他使劲地咳嗽,咳出了一堆黏糊糊的东西——血块,他根本不明白自己嘴里怎么会有血块,管他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生物,陆刚百感交集,他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这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在地狱,这是真实存在的现场。

小虎,一只被陆刚当成土狗饲养过的狼,一只离开他很久的宠物,现在就爬在他的旁边。

看着陆刚伸出双手,小虎站起来走近他,用它的狼舌头习惯性地舔着陆刚的嘴巴、鼻子和脸。

叙旧完毕,陆刚这才注意到小虎的全身有搏斗过的痕迹,它的嘴角上粘满了血迹。

陆刚环顾四周,根本想不起来昨晚或者前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他的记忆碎片里,最后一次是那危险的死神一般的气息逐渐向他靠拢,然后,然后他就over了。

前面说过,陆刚是一个人出来的。出来是迷路的。到了这里,他冷他饿,最后下了水,泡着泡着就做梦了,他梦见了张露,最后感觉到了死神来临……

“对,当我泡着温泉的时候,迷迷糊糊感觉到了危险靠近。我挣扎着想要躲避,但身体虚脱了,最后晕了过去。”陆刚分析着。

“一定是小虎,又一次出现在危难之时,向我伸了援手,赶走了可怕的死神。”

“一地的动物尸体,却没有皮毛,一定是小虎将尸体上的皮毛撕下盖在我的身上,还有我身上的杂草和土也是小虎拖来盖在我身上的。”

“我喉咙里卡着的血块,一定是这些动物的血,是小虎为了救我将动物血喂到我嘴里的。因为这些动物除了喉管和皮毛被撕裂外,其他组织都完好无损。”

“还有,是小虎将我从池子里拖了出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小虎做的。”

陆刚哽咽在当场,他抱着小虎的头,告诉它,他想回家。

子弹之吻
一切随缘
浏览 1477
8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
赞过的人 8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