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湖恩仇记第二章第12节:搭床搭入心(下)
子君周生
发布于 06-15 · 3161浏览 12回复 21赞

第二章 门外的野蛮人

12. 搭床搭入心(下)

收购饮料厂圆满结束,厂名正式更改为翡翠饮品公司。林永浩对李明川和古力特道:“李明川你给我招两个财务来,负责管饮品公司的账,招人时让古力特把一下关,看他们懂不懂财务。另外你还要把原有的工人考核一遍,好的留下来,不行的开掉,重新招人。你特别要招一个懂销售的,最好能策划出新产品的销售方案,让新品一炮打响。古力特这边,关心一下新公司的财务,不出错就行了,不用花太多的精力,我还有许多事情要你忙的。”

李明川面试了好几个人都不如意,因为现在市面上各种饮料满天飞,能干的人不挪窝,做不好的人不敢来,谁都知道要打开新局面是难上加难的事。古力特叫刘超来试一下,但是不要说我们认识,那我帮你一把也容易些,不会让人怀疑。

刘超面试时蛮顺利的,李明川觉得刘超做萝卜丝和在都乐公司的经历都适合做销售,而且刘超对薪水的要求刚好符合内定的标准。当然了,薪水标准是古力特事先透露给刘超的,这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处。

朱德龙也想过来干,他嫌胡总太滑头了,不想在都乐公司再呆下去。古力特查了一下,度假村没有合适的位置,饮品公司也没有,不过度假村的所有布草都是交由天天清洗服务公司打理的,两家公司是挂钩合作单位,天天公司正缺人,问朱德龙要不要去干?朱德龙不懂什么叫布草,古力特解释这是酒店业的专业用语,就是床单、被套、枕巾、桌布、餐巾,以及员工的制服一类的东西,统称为布草。再加上客人要洗的衣物,酒店一般都不会自己洗,全部交由专业的清洁公司去做。可是做这种工作比较辛苦,你要有心理准备。

朱德龙问做这个工作是不是能经常见到古哥和刘超?能的话就做;再说了,趁年轻多干几个行当才好,多增加见识。古力特向天天公司推荐了一下,朱德龙就到天天清洗服务公司上班了。

收购饮料厂需要一大笔钱,可度假村账上没什么多余的钱,古力特正在头疼,林永浩却变戏法似地弄出一笔钱来,让古力特很意外。原来林永浩去找了家银行,让他们在度假村开了一个分理处,分理处租的是度假村的房子,租金贵得吓人。没办法,度假村本来就是高档装修,租金起点就高,但给银行的价码是高了还要更高,高得离谱。更离谱的是银行甘愿当冤大头,对高租金没意见,而且还预付了五年的租金,充分展现了财大气粗的豪门气概。这样林永浩手中一下子有了钱,就顺利地把饮料厂买了下来。

古力特算了一下账,发现银行做这一笔生意纯粹是亏本的生意,这个分理处的业务量非常小,要想达到盈亏平衡比登天还难。最匪夷所思的是预付五年租金,一个正常的人再财大气粗也不会这样当败家子。不过很快答案就浮出水面,林永浩叫古力特把一个密码箱拿去交给银行行长,里面的东西非常重要,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而且要私下交接。古力特去办了,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也不问,但凭直觉就明白里面是现金,做了这么久财务,现金一过手就能感觉到它的重量约等于多少体积与面值。我的天,这行长的胆子忒大了,这样的事也敢做呀?不过从当老板的角度想,林永浩这一招还是蛮厉害的。

古力特想起郑子贤的话,“正因为你的心智都放到工作上了,你对人的观察就显得薄弱,这对你的前途是一个很大的制约,你要小心这一点。”这确实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叫古力特想办法的活,打破头也想不出这么一个找钱的方法。当老板的和打工的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是老板的思路更开阔,还是更不择手段?人们经常讲的不看过程只看结果,就是要像林永浩这样么?古力特没有察觉到,不论是林永浩还是郑子贤,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让他做人做事的方式在慢慢地改变。

身体好一直是古力特引以为傲的事。举例来说,很多沿海一带的人刚到西部来,会觉得容易气喘,胸口发闷,在快速运动如跑步、上楼梯时特别明显,这叫做高原反应。古力特从来不会,他也很少感冒,就算感冒了也不吃药,喝喝水睡个觉也就好了。可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开始发痒,老是要去抓,一开始他不以为意,可能是被什么小虫子咬了吧,或者是跑了什么脏的地方惹上了细菌。他把全部衣物彻底洗了一遍,又在衣柜和床上放了樟脑丸,问题却没有解决。渐渐的,不光是抓痒,身上还起了一些微小的红点;他试着涂一些杀菌止痒的药膏,没有效用,而且晚上越来越痒,弄得觉也睡不好。

这天他到仓库检查工作,不自觉地抓了几下,仓管员小速看到了,就问古总你怎么了。古力特说了症状,小速说古总我带你到医院去看,米粮县医院治这个最拿手了。古力特说你告诉我怎样去好了,不必两个人去。小速说你不知道当地人的恶习,专门欺负外地人的,听你说的是普通话,就变着法子骗你的钱。我说的是本地话,他们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古力特早被本地人坑过了。有次他在米粮县一家小店打电话,店主是个女的,样子还算和善,就要她的座机通了话,前后不超过两分钟。付钱时她说15块,古力特说打个电话最多就是5块呀,你怎么这么贵?那女人把丹凤眼一撑,说我这里就是15块,你给还是不给?古力特听出她的声音冷若冰霜,自己在此孤身一人,还是不要惹是生非为妙,就付钱走人了事。

两人坐三脚鸡去米粮县,小速问怎么不用公司的车,古力特说公司的车一天到晚忙不停,几个司机像脚跟打着后脑勺,小车排不过来。再说了,我去看病是私人的事,叫公司的车不大好。小速叹度假村里只有古总最为公司着想,其他的经理都是尽可能占公司的便宜,那个李明川最不像话。算了不说了,又不是我家的钱,何苦说别人坏话得罪人。

小速知道古力特对吃比较讲究,就带他去一家专吃米线的馆子,说整个米粮县就这家馆子的米线最板扎。这馆子躲在小巷子里,一般人根本找不着,是那种又高又暗的老式房子,又大又厚的木门,门上有两个发绿的金属门环,高高的门槛,门前还铺着青石板,一看就上百年历史了。进得门来,一口大锅的灶膛里烧着木柴,蒸汽腾腾,香味四溢,古力特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预感到即将到口的美味。小速说这个时间只有米线,你要吃粗的还是细的?古力特以前只吃过粗米线,就说来碗细的吧,等米线一入口,哇噢,其味道之醇,果然是顶尖水平。

古力特说广东那边叫米粉,这里叫米线,其实是同一样东西,既可以下汤,也可以炒。你帮我问问老板,这米线怎么会做得这么可口?我估计他是用猪骨头熬的上汤,而且时间足够长,才会有这种醇厚绵长的香味。小速用本地土话一问,果然如此,不禁称赞古总是一流食家。古力特说这家的米线也很绝,吃起来爽口,别看这是小事,实际上很不容易做到的,在制作过程中就要米质好,做工也要精良,否则在开水中一泡就软不拉塌的,或者是硬帮帮的。

两人各吃了一大碗,古力特要付钱,被小速抢了先;古力特说你真不像话,一个月才挣这么一点钱,居然和我抢着付钱。小速说我聪明得很,这次钱少我来付,下次吃好的就要你付了!古力特看小速付了3元钱,不由得深深叹息,这么一大碗美味的米线才卖1块5,这边的人真是太穷了!

他们去到医院,也不过就是个破旧的四合院,看病的人却不少。小速挂了号,把古力特领到一个医生面前。这医生大约五十岁上下,有点像乡下的郎中,浑身散发出酸腐的光辉。古力特说了一下症状,说身上的红点越来越多,裆部也有,很痒,晚上更痒,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医生说是性病,打几针就好了。古力特说不是,医生笑笑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患性病的人很多,男人有性病很正常。古力特不高兴了,说有没有性病我自己不知道么?我从来不去嫖娼,性病从何而来?拜托你认真看看好不好?医生不说话了,开了一张方子,叫古力特去打点滴,小速帮忙去交钱领药。古力特看看那张方子,医生写的字比小学一年级还差,像被狗扒过一样难看,对这医生就没了信心。只是大老远的来了,先打完点滴再说吧。

小速怕古力特闷,在旁边陪着说话。古力特说这医生写的字这么差,一看就是没水平。这鬼地方虽然穷,看病倒是贵得离谱,这么随便一看就100多块钱,你叫穷人怎么活?小速说没办法噻,这里的穷人有病很多都不看的,在家死撑着,撑着撑着就好了。我爸妈就不看病的,自己到山上弄点草药,对付着过呗。

好不容易打完点滴,肚子又饿了,古力特说再到那家店去吃米线,那味道太好了,以后还真不会专门绕路到这边来吃它了。他们又吃了两大碗,古力特说小速你放心,我答应了你要请你吃饭的,不会用这两碗米线就把你打发掉。除了吃饭,我还要请你喝汤。小速问是什么汤,汤有什么喝头?古力特说你们的汤当然没喝头,你们的汤呀,就相当于广东那边的洗锅水!你们是把小青菜在开水里烫熟,捞起来,打着蘸水吃,所谓的蘸水就是用烤煳的辣椒叫做煳辣子的,加盐巴加味精,再加点烫过菜的水,搅一搅,谓之蘸水,把菜沾一沾蘸水吃。吃饱了以后,把烫过菜的水倒进蘸水里,冲一碗,就是汤了。我说的没错吧?小速说没错,这边的汤就是这样喝的,你们的广东汤怎样喝?古力特说我先不告诉你,你带我去买个电炉买个锅,找一天我煲一锅汤,请财务部办公室的人来喝,叫你们看看我的手段!那才真叫板扎,我也学会你们的话了,板扎就是很棒的意思。

坐着三脚鸡兜兜转转又回到度假村,时间已经耗去了大半天。林永浩听说古力特去看病了,埋怨他怎么不早说,说如果看不好就派个车送去省城看,大老远的从深圳过来工作不容易,病倒了我没法对你的家人交代。古力特谢过林总,吃过的药让他发困,就到床上去睡了一觉。等药劲过了起床,身上还是发痒,他把药的说明书看了又看,无非就是治淋病性病以及安眠镇静一类。他心里烦躁得很,不知道怎么样才好,不如改天还是到省城去看吧。

正自无计可施,小速和小黄找上门来,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又明显地不好意思那种。古力特问什么事,别磨磨蹭蹭的,一点都不爽快。小速说小黄有个不礼貌的请求,想说又不敢说,一定要我带他来才敢说。古力特叫他尽管说,没有什么好为难的,小黄红着脸说古总你能不能脱了裤子给我看看?也许我能治好你的病。古力特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别说你是男人,就算是女医生叫我脱我也要脱呀。古力特脱下裤子,小黄很仔细地拨开鸡巴看了一会儿,问古总是不是以前在广东不吃辣,来到这里学会了吃辣而且越吃越过瘾?如果是的话就根本不是性病,是热毒。因为你以前不吃辣子,现在一下子吃多了,嘴巴习惯了身体却仍然不习惯,毒性憋在体内没有排出来,就会全身长红点而且发痒,鸡巴这里长的最多。很简单的,你去买三黄片,哪家药店都有,记住不要买错了黄岑、黄连、黄柏,一定要看准配方是牛黄、大黄、黄连。买回来按它注明的份量加大一倍来吃,吃了就会拉肚子,拉得很臭很臭的,连拉它两三天,到拉出来的不那么臭了,像水一样,就可以停药了。这三黄片很便宜,记得是1毛5 一包!

小黄把药名与配方写在纸上,古力特立即买来服下,果然如小黄说的一样,连拉三天后红点全部消退,除了身体有点发软,再也没有抓痒的困扰。小黄说你连拉了三天当然全身发软,没事的,吃好睡好一下子就补回来了。古力特感谢小黄的指点,说过几天好了以后大伙一起出去吃个饭。小黄说好呀好呀,我带你去一家叫“不宰你”的馆子,三个人去的话,三菜一汤一瓶啤酒还有米饭管饱,才18块钱!古力特听得如同天方夜谭,三个人18块钱?吃素么?小黄说一荤两素,是我吃过最划算的馆子,你真的要去试一试。

可是还没等古力特安排好这个饭局,度假村出大事了。

林永浩正在办公室里筹划自己的发财大计,关树宏拖着李明川急急忙忙跑进来,向他报告一项重大机密:原来那个果树专家是郑子贤的死党,他们是来谋夺度假村的!林永浩横了关树宏一眼,损他别见着风就是雨的,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是不是郑子贤比你强,你瞧着他眼红心里恨了?你平时向我汇报问题就往往是七分事实再掺上三分水分,这回又抽着哪条筋了?

关树宏急扯白脸地说林总我是为了你才做了这回小人的!郑副总拿文件去复印,恰好排在我的后面,等着复印机时他突然说要上厕所,还说身上没带纸巾让我给他几张。他走得匆匆忙忙,却把笔记本落下了。我想他这人心计很深,说不定笔记本里记着什么东西,就顺手翻看了一下,不想一翻就翻出天大的秘密来!我估摸着他一下子回不来,就赶紧复印了几张,你瞧,这是他的笔迹吧?我可模仿不出来!李经理也在场的,他可以给我作证。

林永浩拿着这几张还在微微发热的复印纸,越看越恼火。原来郑子贤来度假村应聘是个大圈套,他早就把计划做得天衣无缝,然后一步一步按照预定的计划行事。自己先挤进来,以30万元现金作为投资,取得度假村6%的股份,一年后主动把收入给林永浩还债,股份便上升到12%。接下来故伎重演,所占股份又上升到22%;加上第三次折股18.88%,现在已经拥有了40.88%的股份。后来再合上那个果树专家的10%,两人共持股50.88%,价值254.4万元,实际上已经控股了度假村。接下来的事,就是要以大股东的身份,把度假村作抵押向银行贷款,上新的项目,全面垄断技术,并逐步把林永浩挤走,让度假村成为郑子贤的企业。

林永浩听了恨得简直是咬牙切齿。这时丁素贞也来汇报,说郑子贤要她复印了一大叠财务资料,准备和银行谈贷款的事。丁素贞想郑子贤是管经营的,干嘛要复印财务资料?就去问古力特。古力特说不了解这事,叫丁素贞快向林永浩汇报。

林永浩吹胡子瞪眼地道:“我还没死,他就要造反了!”

丁素贞道:“那我先拖延着,林总你得快点想办法。”

林总找了最贴心的律师事务所,所里为此专门开了个碰头会,得出了一致的结论。所长问林永浩,你的诉求目标是什么?

林永浩道:“一句话,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把度假村的控股权夺回来。”

所长道:“行,请你听听我们首席律师的意见。”

首席律师道:“放在桌面上的话,这事你很难获胜,因为郑子贤已经绝对控股了。只能将计就计,在桌子底下搞一些小动作,最好能搬动政府出面,用大石砸死蟹来逼郑子贤出局。你可以找个要好的官员帮你一把,退休的也行,起码表演得像那么一回事。你假装不知道他的企图,抢时间先和银行达成协议,以度假村抵押贷款得800万元。然后找某个官员假装签个协议,声称政府旗下的国有企业要整体收购度假村,那就把郑子贤手里的股份收购回来了。”

林永浩问:“这一招能行得通么?他不答应怎么办?”

首席律师道:“那就看你表演到不到位了,民不和官斗,一般人不敢和政府唱对台戏的,胳膊到底拧不过大腿吧。你要装模作样地召开全体高管会议通报此事,然后借官员之手出面谈收购,给点溢价那个郑子贤。郑子贤和果树专家不是有50.88%的股份么?股份价值算下来最高不超过320万元,含三年溢价后以500万元为准,给他一点甜头,全现金支付。等他一签收出让款,你就马上炒了他!等他明白过来,木已成舟,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林永浩道:“那他可还是赚到了哦。”

首席律师说就是要让他赚到甜头啊,不然怎么叫不惜一切夺回控股权?而且他替你经营了这么久,你也把贷款还了不少,说起来也算是有功有过吧。说心里话,郑子贤这个人如果不是动了坏心眼,还算一个响当当的人才,在经营上确实有一手呢。你的当务之急是抢时间夺回度假村,不能让他有时间细想;夺回来以后你自己做项目,也可以做那个什么庄园。原来的项目经营已经走上轨道,各级管理人员已经驾轻就熟,没有郑子贤照样可以继续运转。那个庄园的可行性计划很完整,你也可以亲自操作。800万元贷款还剩下300万元,加上果树专家打过来的50万元,350万元足够运作了。

林永浩点点头:“你说的也对,他对度假村还是有贡献的。我决定采用你的计策,尽快动手,省得夜长梦多!”

于是一切顺理成章,郑子贤出局。

可作怪就作怪在那个项目在郑子贤走后变得江河日下,一天不如一天。原来那小村子多年以前盛产各类水产品,因为捕捞过度变得资源枯竭,村民们才弃渔而去。经过几年的休生养息,水产品才重新繁殖起来,被郑子贤经营了一番,又重新变得枯竭。林永浩这时才想到,是不是郑子贤早就算好了时间,才来度假村经营的呢?后来想着要走了,又把按年核算改成了按半年核算?

郑子贤离开时约古力特在外面见了一次,谈了一些建议。他认为单纯就度假村而言,可算是林永浩的一个败笔。林永浩对周边环境毫不了解就建了个度假村,也不找个专家问问附近的生态就去经营鲜货,连分红按财务费用结算前的数额是否合理也搞不懂,这样办企业如何办得兴旺?度假村的员工热衷于打小报告拨弄是非,说明林永浩是个喜欢听是非的人,员工的心态是围着老板的风向标转的。我就是利用了这点,故意让关树宏和李明川看见了那本笔记,他们就一定会向林永浩报告,林永浩就一定会进行反收购,我们的股份就套现出来了。来的时候我只有30万元,借用了度假村的力量,加上我的头脑,再加上果树专家的50万元,现在变成了500万元。真过瘾!真带劲!

古力特问郑子贤,接下来是出国还是搞庄园?郑子贤说还没最后决定,现在的形势适合搞农业,但是搞农业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投资回收期很长,而且很大程度上要靠天吃饭,这里面不可控的因素较多。在国内做事有样东西很麻烦,就是看到一点赢利空间大家就打破头地往里面挤,挤成一窝蜂弄得大家都喝不成米汤。度假村后面那座山还是可以搞的,只不过并不是最好的地点,搞不搞得成就看林永浩的能耐了。你知道么?全国第一家股份制农业庄园有限公司是在广东成立的,不出两年,各地庄园就开发得过热过滥,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西南这边做什么事都慢半拍,我们才有了机会。我上次就跟你说过了,我们要静待时机,跟随大趋势,才能喝上肉汤。

古力特感叹道:“郑总,这一次你充分利用了现有的资源,把项目干得真漂亮,简直可以列入三十六计增补,成为第三十七计,唤作搭床搭入心。”

郑子贤道:“利用起来了才叫资源,不利用就是碍手碍脚的废品。我这次赢得有几分侥幸,你可别小看了林永浩,我觉得林永浩最大的优点就是看起来和善、无公害,让别人不提防他。真正厉害的角色都是扮猪吃老虎的,你在业务上是一把好手,但社会经验明显不足,以后要多长点心眼才行。我感觉到林永浩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你可千万别小看他。举个例子,他那几家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互相你兼我我兼你,这里面就有很多考量,绝对不是随意为之。你有空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其中的奥秘。”

古力特觉得自己就是有小聪明那种,什么时候才能修炼成大智慧呢?

他约了刘超和朱德龙到外面去吃饭,说以后在度假村里,三个人只是工作关系,别让人家觉得是一伙的。这边的人乡党观念很重,又喜欢无事生非,我们表面上是同事关系,那有些事处理起来更方便。

刘超道:“我明白。另外有个事要和朱德龙通通气,李明川在面试我时,我把豆奶换汽车的案例作为主打成功案例,还把朱德龙的‘爱死克林墩’案例也移花接木到我自己头上,这就让我的职业生涯丰满了许多。反正朱德龙也不在一起工作,借用一下这辉煌业绩没什么大不了,朱德龙你别计较啊。”

朱德龙道:“没事,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铁哥们嘛。”

刘超道:“我还说自己有个规划,要利用休息时间去念在职工商管理硕士P-MBA,以便将来更好地工作。林永浩和李明川听了都很喜欢呢,所以面试一下子就顺利通过了。”

古力特道:“我也觉得自己改变了许多,以前我总是先问问自己的内心对不对,对的事才做,不对的不做。来到这里,却发现本地人往往不讲究对或错,而讲究是否有利可图;只要有利可图,什么事都可以做;只要能做成功,就是聪明。说到底,就是讲策略,讲权谋,以成败论英雄。”

刘超道:“这话我喜欢听。”

朱德龙道:“这家餐厅还有乐队耶,你看那边有琴有鼓,但是都盖着布罩。”

古力特有点技痒:“以前很多餐厅流行有乐队演唱的,现在好像不多见了,毕竟养个乐队开支很大。”

他向服务员招招手,问能不能试试乐器。服务员把老板喊出来,老板叫拉开布罩给古力特试试。古力特坐到了键盘手的位置上,自弹自唱了一首歌《满天剑气满天花》。

一生奔波走天涯,

关山万里独自跨,

江河作琴弦,奏我心曲,

如风如云无牵挂。

一身是胆四海闯,

一剑在手任挥洒,

秋阳壮我情,冬月如画,

无边落木萧萧下。

凭一腔情,

洗刷新仇旧恨抚疮疤,

驾一叶舟,

追我梦想的光华。

啊,笑看沧桑多变幻,

成败得失云烟化,

大千色相中,几个潇洒,

满天剑气满天花。

刘超问这是哪个武侠电视剧的插曲,古力特笑笑说是自己乱写的。刘超好奇怪,连这个你也懂?古力特说好玩呗,玩呀玩的就摸进去了。

朱德龙问:“古哥你声音真好,可是怎么唱歌和平时说话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呢?”

古力特道:“唱歌的发音位置不一样,效果当然和说话不一样。”

子君周生
《翡翠湖恩仇记》,一部描写云南的长篇现实励志小说
浏览 3161
21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2
赞过的人 21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