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新警】第十二章 尴尬的四中队

       “我们刑警大队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大队部这边设综合室、一中队、二中队、三中队和四中队,同时辖城区、王堡、西塘三个责任区中队。”

  “一中队是重案中队,专门侦办大案要案的;二中队是技术中队,就是搞现场勘查、痕迹检验、DNA检验和尸体解剖检验的,他们在西边那栋楼办公;”

  “三中队是情报中队,跟我们在同一层,就是楼梯上来右手边的那几间办公室。”

  “三个责任区中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个中队负责几个乡镇的刑事案件。”

  “在所有的中队中,我们四中队人最少,情况也最特殊。因为我们分局没有设禁毒大队,所以禁毒工作要由刑警大队来做,大队又把这项工作交给了我们中队。”

  ……

  禁毒和缉毒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工作范围却有着天壤之别。

  韩昕反应过来,忍不住问:“张队,这么说我们中队不但要完成大队交办的工作,还要做一些禁毒办交办的工作。”

  “果然是行家。”

  张宇航微笑着点点头,又如数家珍地介绍起来:“我们要做的工作很多也很杂,不但要负责全区毒品违法犯罪案件的侦办,禁吸戒毒,易制毒特殊化学物品管理,违法违规生产经营使用运输易制毒特殊化学物品行政案件的查处。

  还要开展禁毒宣传,收集、掌握全区禁毒工作情况,研究、制定全区禁毒工作政策措施,传达贯彻落实上级有关禁毒工作的方针政策和工作部署。

  甚至要收集、整理、研究、分析禁毒工作情报信息,为上级决策和侦查办案服务……”

  指导员刘海鹏放下茶杯,补充道:“这些工作虽然是我们具体在做,但对外得以大队乃至区禁毒办的名义开展。毕竟我们只是一个中队,指导不了相关单位,也没资格研究制定政策措施。”

  生怕新同事不明白,蓝豆豆接过话茬:“比如明天我们要跟义工联搞一场禁毒宣传活动,前期是我们跟人家对接的,流程是我们跟人家一起商定的,但会标和后续宣传,跟我们四中队就没什么关系了。

  指导单位是区禁毒办,主办单位是我们分局和陵海街道,承办单位是我们刑警大队和义工联。

  到时候请分管刑侦同时兼区禁毒办副主任的谌文军副局长,和分管我们禁毒工作的李大上台讲话。”

  ……

  这些不都是机关应该干的事吗,韩昕有点懵:“张队,这么说我们中队就是事实上的禁毒办?”

  “差不多。”

  “那毒品案件侦办呢?”

  四中队说是刑警中队,但事实上干着机关单位的活儿。

  理论上要服从大队领导,但事实上直接对分管副局长乃至兼区禁毒办主任的局长负责,同时接受市局禁毒支队的业务指导。

  作为中队长,张宇航真有那么点小优越感,可聊到毒品案件侦办,又有那么点尴尬:

  “案件……案件我们侦办的不多,毕竟我们总共就这几个人,却要做那么多工作,甚至要负责几项行政审批,根本忙不过来。但所有的毒品案件最终都会归口到我们这儿,不然怎么收集掌握毒情。”

  禁毒跟缉毒不一样,刘海鹏觉得有必要跟新同事说清楚:

  “小韩,你不是外人,我们也就不存在什么家丑不可外扬。毒品案件侦办这一块,确实是我们的短板。作为禁毒中队却不侦办毒案,虽然存在客观原因,但想想是比较尴尬。”

  “何止尴尬,简直丢人,甚至被人家笑话。”蓝豆豆嘀咕道。

  张宇航心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连忙道:“小韩,别信豆豆的,豆豆就喜欢开玩笑。”

  “张队,小韩又不是外人。而且刘指都已经说了,不存在什么家丑不可外扬。”

  部下不怕领导,这个单位有点意思,韩昕强忍着笑问:

  “那我们陵海的毒品案件,主要是哪些单位侦办的?”

  张宇航拿蓝豆豆没办法,悻悻地说:“你不是最能说吗,你说呀,你给小韩介绍。”

  “介绍就介绍。”

  蓝豆豆回过头,看着韩昕苦笑道:“主要是派出所侦办的,他们有绝对优势,不但瞧不起我们这几个专业搞禁毒的,有时候甚至瞧不起我们大队。

  每次破个案子,发个新闻都是他们派出所联合我们刑警大队怎么怎么的。

  不但当我们四中队不存在,甚至搞得像我们刑警大队要蹭他们的热度,抢他们的功劳似的!”

  “派出所?”

  “骗你做什么。”

  蓝豆豆是个女同志,而且不是领导,没什么好顾忌的,想想又恨恨地说:

  “他们一定是觉得我们禁毒中队不怎么办毒案也就罢了,还时不时考核他们的禁毒工作,心里不太服气。”

  别说人家不服气,换作我,我一样不服气……

  韩昕越想越好笑,但又不能笑出来,赶紧问:“那在侦办毒案上,派出所有哪些优势。”

  “要说优势,那他们的优势就多了,首先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怎么个近水楼台先得月?”

  “小韩,我们陵海的情况跟南云不一样,我们这儿的毒品问题没西南那么严重,毒案发生的很少,吸毒人员这么多年累计下来,全区也不过三百多个。”

  “并且那些在社区戒毒的吸毒人员,都归他们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和街道的禁毒专干管。”

  “他们一到时间,就按规定通知各自辖区的吸毒人员去验尿,每隔半年就通知吸毒人员去剪头发取样本检验。”

  “那些吸毒人员究竟有没有复吸,他们掌握第一手线索。如果有吸毒人员复吸,等报到我们这儿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开始立案侦查了!”

  ……

  这里是社会治安好的不能再好的陵海,不是紧挨着“金三角”禁毒压力巨大的南云。

  就算到处设卡,天天上路检查,也很难查获到毒品。

  在这种情况下想破毒案,首先要有线索,而负责管理社区戒毒人员的派出所,无疑能掌握第一手线索。

  想到这些,韩昕举一反三地问:“在场所管理上他们一样有优势,在警力上他们更是占绝对优势。”

  “所以不管怎么搞也搞不过他们。”

  蓝豆豆轻叹口气,又嘟囔道:“不但我们搞不过,其它几个中队一样搞不过。”

  本想树立点威信的张宇航被搞的很没面子,不快地说:“豆豆,你这是说什么话,你这么想就狭隘了。”

  “张队,我要是狭隘,当初就不会主动要求来这儿!”

  “我不是说那个,我是说我们是禁毒中队,又不是缉毒中队。要知道缉毒只是禁毒工作的一部分,如果禁毒宣传不到位,如果麻醉品和易制毒特殊化学物品管理不严,导致毒品泛滥,那就算破一百起毒案也得不偿失!”

  “这些我懂,而且我也没说现在做的工作没意义。”

  “那你为什么扯那些没用的。”

  “什么叫没用,我是给小韩提个醒,让小韩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

  “被人家笑话的心理准备!”

  “人家是跟我们开玩笑,不是我歧视女同胞,你们这些女同志的度量就是不够大,就是开不起玩笑。今天的公众号还没更呢,赶紧去更一下。”

  蓝豆豆知道再说队长真会生气,起身道:“好吧,我先过去了。”

  韩昕好奇地问:“我们中队还有公众号?”

  “有啊,‘陵海禁毒’,一个星期至少要更两次。”

  “什么叫我们中队的?”

  张宇航指指她,很认真很严肃地提醒:“豆豆,你这个表述有问题,应该是区禁毒委的公众号,我们只是负责运营。”

  蓝豆豆噗嗤笑道:“对对对,禁毒委的,规格比禁毒办还要高!”

  韩昕终于明白了,这哪里是什么刑警中队,分明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小机关”。要做的工作不但很多很繁杂,而且是“小马拉大车”。

  别看禁毒委有那么多成员单位,禁毒办有那么多领导成员,可事实上都是兼任,并且只负责最终决策。

  有关禁毒方面的具体工作,主要他们这三个人在做。说不定连领导出席禁毒会议和禁毒活动的讲稿,都要由他们帮着草拟。

  ……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26日 01:17

抒鑫 6 0

赞一个

06月23日 17:1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