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青山不负卿(第010章 马老先生)

第010章 马老先生

 

见林枫一行人走进维修店,张戈一脸不解地看着来人。

陈晓龙微微一笑,看向张戈道:

“张师傅,我们是来找马柯马老师的,他在哪?”

张戈更加愕然,在他印象中,幺舅似乎多年未与场面上的人打交道了。 今天这些人来找幺舅干嘛?

“张师傅,是这样的,我们今天来找马老师,是有些文化方面的事来讨教他的。”

林枫赶紧上前一步,向张戈说明来意。

张戈消除了疑虑,指着维修店一侧的床铺说:

“我幺舅孤身一人,居无定所,来我这里就住这张铺,不过他自由散漫惯了,来无影去无踪的,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不过,你们看,他的行礼还在。”

林枫和杜薇相视一笑,看来今天是可以见到马柯了。

“那他去哪了?”

“那我就不清楚啦。唉,我幺舅这人,自那事出后,他就变得孤傲不拘,不过,那事的确也害惨了他,害得他妻离子散啊!”

杜枫和杜薇内心震颤了一下,异口同声道:

“那事?哪事?”

一旁的陈晓龙忙伸出右手食指到嘴边向两人做了个嘘的手势。 于是林枫和杜薇就不再询问下去。

张戈连连摆手,又象自语又似有所指的道:

“那算什么世道,写篇文章还把自己写得妻离子散,唉,算了,不说了不说了,幺舅知道又该骂得我狗血淋头了。”

林枫走过去,在凌乱的床铺上拾起署有马柯名字的《普宁文史调查录》的内部影印本,有厚厚的一沓。

林枫好奇地翻看起来,里面几乎囊括了普宁的历史遗迹、人文轶事,从文稿撰写年份来看,最早的文稿写于上世纪九十年代。

林枫不禁对马柯老先生肃然起敬。

这时,张戈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林枫三人道:

“哦,对了,距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哈尼族寨子叫蚌扎,也许我幺舅又去那里听喃呣妈唱哈尼长歌去了,你们去哪里找找看。”

林枫一行三人告别张戈出来,林枫刚发动车子,杜薇还带着刚才的疑问,问道:

“晓龙,马柯的侄子说,当年那事,是怎么回事?”

陈晓龙沉声道:

“马柯这事,可是过去了三十多年,当年可是闹得沸沸扬扬,路人皆知。

“当年的马柯可是位才华横溢的热血青年,他原先在麻栎沟村教书,因为写得一手好文章,经常在国家级文学期刊发表作品,后被破格调到县委宣传部当了《宁边报》的编辑。

“更为神奇的是,传说马柯的医术也同样高明,他有一种专门用于中毒的解药,听说还曾救治过很多当地的村民。

“当然,我也只是听父母讲过,到底医术有多高明,我并没有亲眼见过。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最后,马柯还是在写文章上被人置于死地!”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陈晓龙的讲述听得林枫和杜薇瞪大了眼睛。

“因为当时的官场风气也不好,马柯注定是一个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悲剧人物。

“别的报社记者靠歌功颂德一路升迁,可马柯却针对当时的官场风气写了篇——《三转干部》。

“什么叫三转干部,即工作跟着轮子转,接待跟着酒杯转,晚上跟着裙子转。

“这在当时的官场,领导白天视察必然开着车到处转悠,下级接待上级不上好烟好酒那叫什么接待,晚上不去歌厅唱歌没有美女陪舞更不行。

“其实,这种三转干部在官场中比比皆是,大不可较真和对号入座。

“可就有这样的领导来对号入座。当时的宁边县委主要领导就认为,马柯的文章是写的他,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

“后来,马柯就被停了帜,还莫名其妙的因为下毒,还有强奸未遂的罪名坐了几年劳,等到他刑满释放的时候,工作丢了,妻子也带着年幼的儿子跟着一位外地的男人跑了。”

马柯的故事听得杜枫和杜薇是彻底无语了,而且还升腾起一股莫名的怒火。

杜薇愤懑道:

“那领导后来呢?” 

陈晓龙嫉恶如仇般,长长呼吸着,似吐出憋闷在心中的那一口浊气。

“这样的人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人在作,天在看,在一次酒局上,实发脑溢血,一命呜呼!可是,这个人却把人家马柯害惨了。”

说话间,吉普车驶进了一个古榕树遮掩下的哈尼族传统村落。

果然,张戈说的没错,马柯就在蚌扎,就在喃呣妈屋前的古茶园里,边听喃呣妈的咏唱,一边在破损的笔记本上记录着。

远远看去,马柯年近六旬,身形瘦削,却长着一对浓黑的眉毛,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盯得你会心里发毛。

他身着一件印有一串英文的黑色T恤,下身穿一条年轻男孩经常穿的灯笼裤,做工粗糙,看得出来,他的衣服来自于地摊,关键是,他的这一身打扮也与他的年龄显得格格不入。

而这位哈尼族百岁老人喃姆妈在那棵有着百余年树龄的古茶树下,正襟危坐,右手持着敷满茶垢的搪瓷口缸,悠然而专注地品着采自古茶树上的“老黄片”熬制的浓茶水,神情专注地吟唱着哈尼族古歌谣。

看见外人进来,马柯似乎有些不悦,他狠狠瞪了林枫他们一眼,示意喃呣妈继续吟唱。

大概半个小时后,喃呣妈停止了吟唱,气定神闲地站起身,对马柯说:

“侄,我看他们是来找你的,你们聊吧,我回屋休息了。”

这位百岁老人喃姆妈,有着不同于本地哈尼女人浓密的头发,却有着浓郁的亚麻色金发,深邃的眼眸中透出一股精锐,高挺的鼻梁下有着肥厚的双唇,嘴角永远带着那一抹慈祥的微笑。

她看上去身体依然十分硬朗,耳不背眼不花,走起路来也不显蹒跚。

第一次看见喃姆妈,林枫觉得喃姆妈的外貌很奇特。

马柯冷冷地看向林枫杜薇两人,语气冷淡地道:

“我和两位似乎不认识吧,你们找我干啥?”

林枫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想和马柯握手,但马柯并没有伸手相握的意思,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杜薇向前一步,笑吟吟地道:

“我们是久仰马老师大名,这不,都找到这里来了。”

马柯显得很不耐烦:

“有话就讲,有屁快放吧!我可没这么多闲功夫陪你们玩。”

这当儿,陈晓龙是不敢发声的,他怕他一发声,马柯认为又是政府部门找他,那他就更不会理睬了。

林枫走向马柯,依然微微一笑:

“马老师,今天来找你,是想帮你出版那本《普宁文史调查录》,你开个价吧?”

一直孤傲的马柯仿佛听错了一般,惊喜地看向林枫:

“什么?你要帮我出书?”

林枫坚定地点点头:

“是的,帮你出书,公开发行!”

要帮马柯出书,林枫这是闹的哪一出?这回,就连杜薇和陈晓龙都诧异地看向林枫。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27日 21:01

06月27日 05:15

06月26日 23:54

06月26日 20:48

06月26日 20:25

推荐文章

合集

不负青山不负卿(长篇小说)

合集

共59篇

总阅读

296892

总评论

389

总获赞

1040

总分享

1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