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证.边城-46突击扫荡

46突击扫荡

富怡的夜迷幻而富丽。这是到边城数月以来,第一次涉足夜总会。她不喜欢这类地方,纸醉金迷,空气里都是腐败的气息。它们消弥着人的意志,使美好与肮脏成为密友。

今天的富怡之行是她提出来的。洪宇一直很小心地在她面前规避着富怡,就是怕她不喜欢。所以,当她提出要去富怡时,他眼里满是警惕、不解。撒谎现在是她的专业,自是信手拈来。

“早就听说,边城最美的不是山水,而是富怡的夜晚。今天难得有兴致,不如洪总带我们去瞧瞧。”

“几位局长们都有纪律在身,怕是不愿去这种场所,我们还是去喝茶吧。今天去芒山的德瑞总部,我放了好些体己茶,欢迎各位品鉴。”

洪宇打岔。

这种地方,他可以去,她不能去。那些女人,虽则打扮得富丽堂皇,在他看来,她们只要接近她,就是对她的玷污。

“局长们也不能在自己脸上贴标签吧。只要我们不说,谁会知道。”然后她拿眼睛去看卢山。“卢局长在边城呼风唤雨,哪有他搞不定的事儿。”

“一定要去吗?尤超,你怎么看?”卢山看向尤超。

“我才来数月,边城的各界对我陌生的很,我不怕。倒是卢局主政边城多年,怕是熟识的人太多,太扎眼。”

“扎什么眼,我们又不跟那些三教九流的人混一起。洪总会打算好的。既然倪虹想去,难得她一个女人有这个兴致,我们就带她去开开眼。”

倪虹想去那个最富丽迷乱的大厅,被洪宇否决了,直接到了四楼。四楼也是一个大厅,不同的是,这个厅没有旖旎的灯光、香艳的美酒。只有一群落落寡欢等场的小姐。

用乱花渐欲迷人眼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这些女孩平均年龄不过超过二十五岁,正是吹弹可破的年纪。精致的妆容、妖娆的身姿。

倪虹好不自在。

她们实在穿得太少了。镂空的纱衣,令胴体更加曲线峰回。下身是超级短的迷尔裙,倪虹一眼都看不台。太短了,比孙悟空的虎皮裙还短。

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包厢,甫一坐定。一群女孩鱼贯而入,站着任人挑选。第一批,没人挑。并不是这些女孩不够好,应该是大家还都有些不好意思

。老鸨使个眼色,她们蛇一样蜿蜒而去。不一会儿又来一批。大家又都不挑。

洪宇发话了。

“都不挑,富怡的脸要挂不住了。”

“洪总不用挑一个吗?给我们带个头嘛。”尤超很是认真地打趣着。

“今天是专门给你们俩挑人,我已经有人了。”说着,他长手一伸将倪虹揽入怀。倪虹肩一抖躲开了。

“我建议要么都挑,要么都不挑。不然,我坐不住。”

“洪总见惯风花雪月的,不挑就不挑吧。”卢山冲一个高眉锥脸的女孩招了招手,她就款款坐到他身边来了。

“小尤,挑一个。没有合眼的,就再让换。”

尤超手一挥,剩下的姑娘就又蛇一样游出去了,又进来一批。

这一批女孩里边,有一个青涩扭捏的,倪虹知道,她肯定是尤超调来的新警。尤超在几个女孩间举棋不定时,卢山发话了,“这样吧,中间第二个,看起来刚入行的样子,也漂亮,可以选。”

尤超顺从地选了她。

场面很是尴尬。倪虹有点坐不住,但必须强忍着。因为有她在,卢山也放不开手脚。尤超自然是更不自在。这个包厢在纸醉金迷的富丽显得过于圣洁了。

倪虹去吧台点歌。她点了一串歌,要求大家唱起来。也不管他们唱不唱,她先唱了。美其名曰抛砖引玉。有了她暖场子,他们才渐次放开手脚来。她在唱歌,他们跳舞,大家都在尽量进入角色。

情势急转得有点突然。那个女子突然扇了尤超一个耳光,捂着脸跑出去了。

“哟,明明是她打我,她倒还捂着脸哭出去了。富丽的小姐什么时候改学圣母了。”尤超抚了一把自己的脸,悻悻地自嘲。

“老板不好意思,另外挑一个吧。”很快妈咪就又领着一水姑娘进来供选。

“老子今天就认定她了,把她给我叫来!”尤超跋扈地说。

妈咪领着姑娘们出去,一会儿又领着那女孩进来了。那女孩拗着,站着,不肯坐到尤超身边来。

“她,我每天都来点。不要被别人点走了。不陪我,谁都不许陪!再不然,就滚蛋,别在边城混。”尤超火了。

妈咪看着洪宇,等他示下。

“我朋友的话,听懂了吗?这个女孩是几号?”

“128号,叫芳芳。”

“这个芳芳从今天开始就只能陪尤老板。你认准了。”话到这个份上,芳芳只得委委曲曲地坐到尤超身边来,任他搂着抱着。

经这么一闹,气氛轻松了。倪虹给他们点了一串合唱,任他们四人唱着。然后冲着洪宇招手,走了出了包间。

“我们走吧,我在这儿,他们放不开手脚。”

“我们去哪儿?”

“我乏了,先送我回去吧。”也不管他的态度,她顾自上了下行的电梯。

“这么早,回去多浪费。我们走走去?”他跟进电梯里,亦步亦趋。

“不了。”

“你似乎不高兴了。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替她们可惜。如花似玉的年纪,留下的全是些乱糟糟的回忆。”

洪宇一愣,还没琢磨透她话里的意思,倪虹已经打的走了。

数日之后,富丽被端。其容留卖淫及聚众吸毒的新闻,充斥了全国各大媒体。被抓的吸毒人员和嫖客塞满了边城的看守所。此次事发,系有人在富丽卧底,带着随身秘拍设备,联系省厅的行动队一举将富丽扫荡。滇省的媒体记者,随队跟拍,画面香艳、混乱,不忍直视。

最重磅的消息是,被查获的吸毒人员中,居然有边城警界的几个中层领导。他们当时正在一个包间里吞云吐雾、欲死欲仙。当行动人员冲进来时,他们正沉浸在迷幻世界,以为毒品的制幻效果又达到了一个新境界。

现场混作一团。等候在楼下的接应人员,堵住了一个慌慌张张出逃的领导干部模样的人。毛小军截住了他。带回警队检测、盘问。此人居然是边城市领导的秘书,他当晚陪领导在富丽玩,见到行动人员,扔下领导自己一个人跑了。毛小军即刻与行动人员取得联系,得到反馈,所查人员中并没有在边城市任领导职务的。直到毛小军把该领导的名字报过去,才找到。此人叫李利于,市政府的秘书长。他自报的职业是商人。

李利于入案,惊起边城朝野的一片鸥鹭。滇省厅直接把此案报与省纪委。省纪委次日晨便把李利于带走调查。边城的事,出的太大,卢山被厅长召到昆明训诫问责。

卢山也很委屈,这么大的行动,居然绕过了他。连边城公安局的几个中层领导也折了进去。万幸的是,那晚,他不在。不然,就没机会坐在这里听领导训话了。他被责令整改,队伍的事和治安的事要一块儿改。限期回复,厅里将随时对边城治安状况和边城局的队伍状况进行明察暗访,一旦发现整改不到位,他这个局长就直接撸了。

回到边城,卢山震怒。在省城受了那么大的气,回到边城却更气。此事,若没有边城局出内贼,断然不可能陷于如此被动、难堪。他要从内部查一查。

他最先怀疑的自然是尤超和毛小军。好好的一个边城,安静了这么多年,这俩货来了才几个月,就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他把尤超叫到办公室。尤超没有坐下,而是非常恭敬地站在他对面,作自我检讨。

“卢局,这几天我深刻反省了自己,近期行为确有不端,险些酿成大错,给局里丢脸。我保证下次再也不去这些娱乐场所了。在此,我向您及党委作出深刻的自我批评。”

卢山看着尤超,演得太好了,说到点上,那晚自己也去了,说他就等于打自己的脸。

“坐吧。咱们运气好,不然边城就要更出名了。按理说如果省厅在富怡蹲点多时,肯定会重点等着逮咱俩的。怎么舍得放下我们这样的大鱼追小虾米。”卢山假装想不通。

“他们不是逮住了李秘书长吗?那可是比咱俩更大的鱼。他们肯定不打无把握的仗。”

“局里马上进行整改。那几个中层领导先停职,纪委已经在查了,但愿别再查出什么下不了台的脏东西出来。”

尤超想说,敢吸毒,肯定全身是脏。但他说出口的却是:“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吧。他们几个,平时在各自的岗位上也都是很有口碑的。”

“让局纪委自查一番,对各个分局、派出所、大队都行行一次自查。万不可让这种败类隐藏,在边城公安队伍里面。”

打发走了尤超,卢山超级郁闷。这个尤超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扔给他一屁股的烂事。他得和洪宇碰个头,合计合计。这事儿得理出个头绪来,不然以后这种下黑手的事还有得受。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28日 00:2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