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在等你(下部)---第六十九章 小院Party

第六十九章:小院party

考完试,加之临近春节,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愉快且奔放的。我也顺利的约到了燕儿与鹿小雅参加小院party。

卫硕高兴异常,早早就准备了:啤酒准备了几箱,猪脚,羊肉,花生米,也备了不少,唯一遗憾的是,新鲜蔬菜因为气候的原因略有不足。我对此倒是不在乎,因为我对肉食更有好感。

下午五点左右,院子里的火就开始生起来了,用钢筋及角铁焊制的简易型三角支架上一口浅底大锅,放在上面,直径足有二尺余。支架底部是一个简易型的炉子,用来放柴放碳,侧面留着一个长长的尾巴,尽头放置一个鼓风机。通电后,声音好似一个小型马达,源源不断的风力送到炭火上,为其加油鼓劲。火光也借着这个力量窜得很高,由于有铁锅的压制,火苗又不能向上发展,于是围绕着铁锅周边窜出,好似一双手托举着什么。这印象在我的心里嵌得很深,以致多年以后,每每看见双手托举的logo,我总会想在上面画上一口圆圆的铁锅。

主厨是卫硕无疑。客人尚未到达,他先把腌制好的猪脚在热油里翻炒一番,然后迅速放入五香大料,倒入数瓶啤酒,然后加入龙泉水,盖上锅盖,加大火开始煮。之后,他盯着窜出的火苗出神。冬天的夜来的很早很快,整个院子笼罩在黑暗中,黑暗反而凸显了火的亮度,给人以温暖与鼓励,我也终于明白探险的人为什么会喜欢搭着火把,除了有明亮的作用之外,在精神上那也是一种巨大的安慰。我在房间里透过窗户隐约的看见了卫硕出神的样子。为了不打扰他,我也没有开外面的灯,而让他独处于黑暗之中。

反而是他,看见久久没有动静。反问了一句。

“思文,怎么没开灯呢”

我急忙开灯,霎时间,整个院子里五彩斑斓。我这才发现院子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开门进入到中心花园,再到登堂入室,都有不同的景观灯带展示。尤以中心花园为主,迎着客人进入的方向,四个由灯带组成的字“小院party”,灯带变换着颜色,而在所有彩灯熄灭的间隙,由黄色的温馨灯组成的“欢迎小雅及乔燕”字的灯点亮,然后持续数秒又变回到之前的灯带。配合这一切,在地上沿着用砖头围合而成的小路两侧,也用灯带围绕,一直簇拥着到房间。就好比是星光地毯,也是对客人的尊敬。

“it’s amazing”我情不自禁的惊呼。

“才几天怎么做到的?”

“思文,这个世界没有努力做不到的事情。”显然卫硕对我的反应是预料到的,他也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

“既然是赔礼道歉,诚意得足呀!思文别愣着了,她们要来了,我们准备准备吧。这是一个惊喜,给你遥控,记着等她们两个进到门口的时候,你按这个开关。”交待完这一句,卫硕忙着准备晚饭了。显然他想做个幕后英雄。

我在门口看着路上的人影,当夜的氛围很浓重的时候,她们两个手挽手的出现在了龙泉的台阶上。一番寒暄,迎她们进来,待她们走到中心花园的位置,我按下了遥控开关,效果一如之前的惊艳。她们两个也被这个阵势惊到了:虽然城里的孩子见惯了霓虹灯,但当霓虹灯与铁锅,雾气,大火的搭配起来出现的时候还是有些惊喜的。正好音箱里随机放了一些少数民族的歌曲。

“歌曲很nice。跳跳舞,热热身吧。燕儿,来。”在短暂的停顿之后,鹿小雅提议。

同时拉着乔燕的手围着火堆跳了起来。

“这首歌和我有缘,思文,你在哪里找到的?”

“我随便在桌子上捡的磁带。”我及时回答燕子的问题。

“我告诉你们呀,这可是正宗的云南民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可能是彝族的民歌,并且是在火把节跳舞的歌曲,与今天的氛围很配啊!思文来跳一跳吧,正好这样的冷天跳舞才热乎。”虽然最先提议的是鹿小雅,但对音乐的感悟,显然燕子要更深刻。

客人都邀请了,主人是不好拒绝的。再说卫硕已经放下锅铲,抓着鹿小雅的手,准备要跳了。

“我不会”老实说,对于跳舞,我是没有一点天赋。

“这有什么不会的,云南的民族舞蹈最生活了,这种舞蹈很简单,你只需要胳膊和腿协调一下就可以了,来吧,我教你。”乔燕说。

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有加入到队伍之中,只有一个空位可占,就在卫硕与乔燕之间。

原本以为是极为自然的事情,却差点演变成一场灾难:在我的手触到她手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电流发生于她的指尖,迅速瞬间传遍我全身,我甚至明显的感觉到头脑好像遭受了不明之物的撞击,短暂时刻失去了意识。五官皆丧失其功能:视力失去,听力失去,嗅觉失去,反而只有触觉明显地加强,甚至感觉到来自于她的毛孔的力量,那双柔软,光滑,介于有力无力之间的一双手,在我因为几乎昏厥要摔倒的一刻,那双貌似无力的手,竟然突然有力的把我拉了起来,同时用两只手接触的仅有的微小的表面积,传递出一个明显的信号:小心点,我在你身边。我勉强恢复了平静,进而体验这种美好,在我以后的生活中,我反复体会这种美好,由于再也很难有这样的近的距离,我无数次在头脑中构建这种景象,也养成了用记忆弥补一些缺憾的独特的生活策略。即使若干年后在机场接到她,两人礼貌性的握手,在双手触碰的一瞬,往日的温存犹在。借助想象力构建的场景,竟然也能复原到当初一半的效果。

中途因为要添柴的原因,我们的舞蹈中断下来,大家也都先后进入房间,等待着这场盛宴的开始。

 

不一会,大盘猪脚和羊肉端了上来,卫硕双手抬着,热气腾腾的,从他憨憨的表情上看,这些肉是有些分量的,我对大口吃肉是有些好感的,想着小时候,能真正完全体会吃肉的快感的,只有除夕晚上,然而,大人一个谎言误导了我接近20年,每到除夕晚上,煮好的猪脚端上了桌,大人都会说,小孩子不能吃猪脚,这原因他们永远不解释,所以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只能看着大人吃着,如今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我本能地咽了一下口水,燕儿有些不好意思,反倒是小雅大方的接了过来。

“思文,拿酒过来。”卫硕放下肉,然后转过头对我说。

我拿过啤酒,然后每人分一瓶。

“吃吧,今天就吃这个,天冷了,不好买蔬菜,只能将就着喽”卫硕说。

“好,来,燕儿多补充点能量。”小雅大方的拿了一块肉,直接给乔燕。

 

肉煮的真心不错,软软的,嫩嫩的,满嘴的胶原蛋白。

“来吧,都走一个吧!”卫硕提议。

说着,他喝了一半,小雅也喝了一大口,我也喝了一大口,燕儿轻轻的抿了一下。可能是初次喝酒的缘故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就这样几个来回,大家你来我往。卫硕也没有刻意的提道歉的事,小雅也没有。但在氛围中,似乎大家都有默契的认可了这一点。

卫硕依然是氛围的调动者。

不到几局,他已经是两瓶啤酒下肚。酒下肚,话自然就多了:

“要说开心,今天是最开心的一天。首先感谢二位美女的赏光。还记得我初次到我们学校的时候,最让我开心的是,我遇见了思文。他的热情,他的阳光感染了我。实际,以我当时的分数也可以上一所大学的。当时,我还在纠结着。直到我遇见思文,他热情的帮我推荐,帮我找房子,帮我搬家,让我彻底下决心在这里再读一年。今天看来这个选择毫无疑问是正确的。所以呢,这杯酒我敬好哥们,思文。谢谢,来干掉。"

 

我有些尴尬,原本是卫硕用来道歉的一个party,好像我成了第一主角,我隐隐的感到他并不想直白的把道歉说出来。

为了排解这种尴尬,我提议干脆每个人来分享一段这两年来最好玩的一些事情:

“好啊,你既然是你提议的,你先说吧!”乔燕接话接的可真快。

虽说我喝的比较慢,但此刻也已经喝了有一瓶酒。我有些颤颤巍巍,略显得有些激动。站起来同时手里面还不忘拎着个瓶子。

“我记得应该是中考过后,和我初中那帮同学,晚上十一二点沿着南门大街一路游逛唱歌。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喝啤酒。整晚上的逛街,有时候,遇到路边有点歌唱歌的,拿一两块钱就可以唱一首歌。几个人轮流点。点完之后,再一起点一首周华健的朋友,唱的泪流满面。”

我说完,大家似乎颇有同感,每个人都沉默不语房间暂时的陷入的沉默之中。

“OK,思文算是通过了,来吧,下一个乔燕,你说吧!”小雅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我感觉我的灵魂来自法国,我的身体来自云南。还记得第一次爸爸把那一套书放到书架上时,我问她:爸爸,什么书这么厚啊?我爸说这可不得了,几百万字很难读懂的。反正我那会逆反,大人说读不懂的,我偏要读。于是趁爸爸不在的时候我拿下来从第一页开始读,这一切打破了我所有的认知:书还可以有这样的写法?一个梦没完没了的写。生活的种种都在梦里面。我越看越入迷,连着一个暑假,基本上读完了整个200万字。我的身体又属于云南的。还记得有一次看一部探索节目专门介绍云南的,云南的山川美景美食人文舞蹈风情各方面都吸引了我,于是我也爱的一发不可收拾。”

“果然说的文艺。来,燕儿,我敬你一个”小雅说。

然后话题自然转到小雅这边,大家都期待着她能说一些更加有趣的事情。

“小雅到你了,说一些好玩的事情。”我说

“我嘛,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只是去年也是半夜喝酒,为一个好哥们儿打架。断了一根手指头。”

她说的轻描淡写,我们大家可是着实惊了一番。

不会吧,让我看看。卫硕最为激动。连忙走到小雅身边试图寻找真相。

“不会的,逗你们玩的。只受了轻伤,早好了。”小雅依然说的轻描淡写。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29日 00:1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