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青山不负卿(第013章 救治林枫)

第013章 救治林枫

 

虽然发现了两株连理生长的碧根果古树,让此行的目的达到了,但此时的杜薇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林枫被花青蛇咬伤了,这事让考察组一行猝不及防。

林枫是为救自己而伤的,这让杜薇既内疚又感动。

杜薇看向杜枫,眼中竟然有晶莹的泪光在闪动。

但杜薇不能放任自己内心的情绪泛滥下去,理智告诉她,她们得争取时间,把林枫快速转移下雨,火速送医。

杜薇经常参加田野考察活动,具备一些野外的应急知识和处理技能。

她查看林枫的伤口后判定,至少比想象中的毒蛇咬伤要幸运,花青蛇还算是普通的蛇吧,不能跟眼镜蛇类的相比,那才是属于剧毒。

其实,对于这种蛇毒,杜薇还是误判了。

只见林枫的伤口上留有细小的齿痕,林枫告诉杜薇有一点轻度刺痛。

杜薇打开随身携带的急救包,并用70%酒精进行消毒后,安慰林枫道:

“以前我也处理过类似的情况,今天既然摊上这事,得靠你的意志和勇敢来配合我。”

林枫无助地看着杜薇,信任地朝她点了点头。

杜薇熟练地拿便携式医用手术刀,咬咬牙,狠了狠心,闭上眼睛,朝林枫伤口处一刀划了下去。

刀入皮肉,林枫疼痛得全身一阵痉挛,额头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但他还是忍往了,还努力冲杜薇挤出一丝微笑。

杜薇向他点点头,边用生理盐水反复冲洗伤口,同时在伤口处作多个“十”字小切口以便排毒。

林薇在反复冲洗、切口的基础上,把蛇疔草捣烂涂在林枫的伤口周围,最后才外加于纱布包扎,这才把先前村民扎在林枫右手腕上的青藤解开。

最后,把一把季得胜蛇药让林枫就着矿泉水吃了进去。

接下来,得想办法把尽快下山,及时把林枫送往医院救治。

可偏偏在这里,由于山高林密,手机信号全无,不要说打医院的急救电话,就连陈晓龙他们那一组的电话都打不通。

时间一刻也不能耽误,必须马上找到下山的路,时间就是生命,刻不容缓。

但杜薇还是用水映相机拍下了连理株碧根果古树的照片,咔嚓一声,图像定格,连同两株碧根果树一起定格的,还有经纬度定位以及海拨高度的数据。

快速做完这些,杜薇对三位同伴道:

“我们走吧。”

杜薇见林枫捂着伤口站起来,示意他坐下别动,又看向马柯和魏三道:

“今天得麻烦马老师和魏大哥啦,林枫被蛇咬伤后要尽可能不运动,运动后血流加速,会加剧蛇毒浸透,所以还得请两位大哥轮流背负林枫下山。”

此时,倒是魏三体现出经常跑山人的专业性,这位木讷的中年汉子捂着嘴学了几声类似青蛙的叫声,就听见不远处的密林间也回应几声同样的叫声。

只是这声音听起来比青蛙的声音要沉闷得多,呱咕哟……呱咕哟……仿佛还拖着一个咏叹的尾音。

魏三神秘一笑,对杜薇和马柯道:

“那是石蚌的声音,石蚌是蛙类的一种,生长在溪涧的石缝之中,只是个头比青蛙大得多。”

魏三顿了顿,又说道:

“有石蚌的地方,就有溪水,只有我们顺着溪涧走,就总能到达人类用围石砌成的饮水泉,找到饮水泉就可以找到山径。”

马柯也肯定地点点头,对杜薇道:

“杜老师,魏三说的没错,板山是无量山余脉,板山山顶也是红河水系和澜水系的分水岭,我们地处板山南麓,属红河水系,刚才石蚌回鸣的溪涧,最终也组成勐野江的支流,顺着这条溪涧走,不会错的。”

一行人顺着溪流的方向往前走,溪边杂草丛生,马柯和魏三轮流背着杜枫艰难地行进着。

曾几次,林枫想从马柯和魏三的背上挣脱下来自己走,都被杜薇给阻止了。

一路上,可苦了马柯和魏三,在轮换背负林枫的过程中,不负重的那人还得走在最前面,用一根长木棍拍打溪边的杂草,以临时开僻前行的路径,撵走毒蛇或者休憩的攻击性动物,确保一行人的安全。

虽然暂时开僻了一条路径,但一行人依然被不可预知的足下障碍物不时绊倒,前行速度非常缓慢。

杜微虽然走在考察组最后面,但因为有前车之鉴,生怕随时会有毒蛇缠上她,她一路提防着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步子。

无论一行人如何慎重地前行,但路上还是状况不断,溪边太潮湿了,大量饥饿的蚂蝗随处可见,让一行人不堪其扰。

杜微白嫩嫩的脚踝边,马柯瘦巴巴的腿肚上,魏三茂盛的腿毛间,竟然吸附着大大小小数也数不清的旱蚂蝗,让人看着毛骨悚然。

这些旱蚂蝗把饥饿的吸盘深陷进人们的皮下,滋滋地吸吮着流自人体内毛细血管内的血。

最可恶的,这些旱蚂蝗在饥饿的状态下,其吸咐能力强到令人咋舌。

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把它从人身上弄下来,甚至因为太过用力把旱蚂蝗的身体抻为两断,那长着吸盘的一截尸身依然粘咐在人的皮肤上。

怪不得人们常常形容,嗜酒之人戒酒的难度可以和蚂蝗见血相提并论。

除了蚂蝗,这板山溪涧边还有一种令人生畏的植物荨麻。

这是一种叶边隐蔽生着毛刺的植物,考察组成员不时有人中招,不经意间被刷一下,不断有人发出哎哟的惨叫声。

杜薇被荨麻草扎了皮肤以后,立刻引起了一些过敏反应。 全身出现了水肿性红斑,风团伴有剧烈的瘙痒,胸口也闷闷的堵得慌。

更糟糕的是,此时的林枫,右手臂呈现出青紫来,显然虫毒己经往体内浸渗,脸色腊黄,鼻翼扇动,这些都是蛇毒渗透病情加重的体征。

杜薇这下是真的慌了,在这高山密林之中,何处才是尽头,如果林枫这次真出现意外,那可怎么办呢?

这次考察活动是不是太莽撞了?还信誓旦旦要成就中国碧根果引种推广的大业,这岂不是太自不量力啦。

想到这,杜薇也顾不上自己省级专家的身份,“哇”的一声,象一个无助的小女人一样哭出声来。

 

网友评论

1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30日 08:28

06月30日 00:14

06月29日 22:00

06月29日 21:24

06月29日 20:31

06月29日 18:52

推荐文章

合集

不负青山不负卿(长篇小说)

合集

共63篇

总阅读

321102

总评论

408

总获赞

1117

总分享

1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