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湖恩仇记第二章第14节:二十多年前的秘密

第二章 门外的野蛮人

14. 二十多年前的秘密

古力特打了个电话给朋友,要借用一件东西,十万火急,说马上派人乘飞机过去取。约定好诸项事宜后,古力特松了一口气,和丽江丽景的财务开了一个会,教他们纠正了一些显而易见的记账错误。忙完以后他又把工作进程向林永浩作了电话汇报,说还要再呆几天,等所有事情完结后再回度假村。林永浩说已经接到了丽江丽景领导的电话,对古力特很是赞赏,叫古力特不用急着回来,就在当地多留几天。那个玉龙雪山非常有名,趁这机会好好玩一下吧。

和师带着古力特先把丽江古城逛了一遍,丽江古城又名大研镇,是茶马古道上最著名的城镇之一,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古城内木楼青瓦,古街石巷,静谧而安详。古城充分利用泉水之便,玉河水在城中一分为三,再三分为九,细分成无数条水渠,形成主街傍河、小巷临渠的布局。古力特最喜欢的就是那穿城而过的小河,清亮的河水微微荡漾,却不溅出半点水花,清静而充满生机,仿佛在低声吟唱柔情的歌。古城的建筑多为古朴的纳西院落,白墙、青瓦、木檐,构造粗犷简朴,而庭院布置和房屋细部装饰丰富又细腻。他们沿着小巷子东走西走,欣赏院子里露出的三五花木,最后绕到了古城的中心四方街,又到七一街去看了曾经被徐霞客盛赞过的“宫室之丽,拟于王者”的木土司王府木府。

不过,古力特对被称为“音乐活化石”的纳西古乐表演没什么兴趣,他一直不大喜欢民间音乐,觉得国乐中的五声音阶太过单调,远远比不上西洋音乐中的和声与对位来得丰富多彩。站在东大街上,远远遥望着玉龙雪山,古力特不禁心驰神往。和师叫古力特别着急,玉龙雪山肯定在行程安排之内。古力特笑了,说去到山上看和远远地眺望是完全不同的境界,远观可以有很多联想,很多向往,能让人静静地发呆,这是一种非常美好的享受。

他们在古城里慢慢地晃了一天,第二天开车去玉龙雪山。和师介绍玉龙雪山是一个景区,在丽江下属的玉龙纳西族自治县里,是纳西族心中的神山。它一共有十三座山峰连绵起伏,故名玉龙;峰下有十九条现代海洋性冰川,从山下到山上分别是亚热带、温带、寒带多季节景色。可惜了,现在的季节不对头,看不到漫山遍野龙胆兰和杜鹃的盛放。上山有三条路,分别是冰川大索道、牦牛坪中索道、云杉坪小索道,大索道可以直达山巅海拔4 506米的冰川公园,但现在正是淡季维修,不开放。最近几天游客全挤在牦牛坪中索道,估计要排一两个小时的队;如果喜欢清静地观赏,最好走云杉坪小索道。

古力特说一切任凭和师安排,本来到丽江就不是来玩的,玩只是工作之余的顺便调剂。就算是玩,也要随缘,过分强求未必就有好的结果,随遇而安反而可能收获更大。要去牦牛坪排几个小时的队,当然比不上去云杉坪享受清静好哦。和师很欣赏古力特的心态,就安排了一条有点累但最能看到好风景的路线,先花一小时步行爬山到云杉坪,在云杉坪休息一下,回头时再乘缆车。

两个人轻松地走着,一路上看不尽古木参天,藤萝密布,惹得古力特满心欢喜。最特别的是有一处水泊,树都长在水中,水却是透明的绿色,一眼能看到底,晶莹剔透,宛若仙境。和师提议古力特在这里洗洗脸,甚至可以泡一泡脚,虽然水有点凉,但是会很舒服,有融入大自然的亲切感。两人坐在一截断木上,脚泡在水里,果真身心舒畅无比。古力特说以前还没有听说过姓和的,问是不是纳西族特有的姓。和师说纳西族原来没有姓的,民间传说是由明朝开始朱元津赐的姓,贵族姓木,平民姓和,就这样代代相传下来。现在纳西族里还有沿用古名字的,唤作父子连名,比如说你父亲叫里得,你就叫里得龙津,你儿子就叫龙津天武。就是说男人的名字有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父亲名字的后半段,第二部分才是自己的名字,就这样代代相传。不过现在不太讲究了,有些人的名字四个字,有些人的名字只有三个字或两个字,都汉化了。

古力特觉得很有意思,问和师的名字是不是四个字,和师说不是,是两个字。和师本不姓和,是到丽江来上门的,上了门就改姓了和,这也是一种风俗。所谓改姓,就是男方嫁到女方家里,叫上门,上门以后要改成女方的姓,就算不改,那生育的儿女都要跟女方姓。这种情况一般是男方家里穷,兄弟又多,就嫁到富裕的女方家中;或者女方家中没有儿子,就招男方上门。和师不是这两种情况,他是孤儿,小时候流浪到了丽江,就变成了和家的人。

古力特看了看和师,脸色并不凝重,就问你小时候吃了很多苦吧?那你老家是哪里的?和师说自己本是通海人,很久都没向人提过这个话题了,古总你放心,过去了的事,早都麻木了,你有兴趣听,我就给你摆一摆这段陈年往事。

当年和师才八岁,那段记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1969年12月初,西南地质地震大队派来一个小组,据说是遵照李四光先生的指示下来实地考察的。他们住在通海县的陶茂村,就是和师的老家,在一栋新房子里做研究,离和师家才几步路。那段时间通海发生了很多怪现象,房前屋后的竹子忽然开了花,一串串紫蓝紫蓝的花朵在风中摇曳着,村前村后的桃花、梨花,也在这个寒冬季节绽开了花蕾。山坡上许多不知名的野花也竞相开放,百花灿烂,争奇斗艳。对这些美丽的景象,考察小组的神情开始变得紧张和不安起来,眼前的百花越鲜艳,树木越苍翠,他们的表情就越古怪。听他们嘀咕说,树木在这个季节开花结果,一定是由于地下温度增高,唤醒了处于冬眠状态的植物。而村里的老人则说四季异常,将有妖孽出没。村干部就骂那些老人家别乱嚼舌头,当心被打成反革命分子。

考察小组在一个多月后悄然撤走。在1970年1月4日那天,陶茂村的人突然发现井里打不出水来,仔细一看,原来井里已经没有了水,全是一股股涌动的白沙。没水可没法做饭啊,村民就聚在一块儿淘井,淘啊淘啊,竟然淘出了两推车白沙,最后还是没有水,只好跑到村外很远的小河去挑水。到了傍晚,屋子里非常闷热,像夏天一样待不住,和师就跑到外面去,看到一位老汉在爆玉米花,香气扑面而来。最奇怪的是街上跑出来一群一群的老鼠,特别多,块头又特别大,大家都说老汉爆的玉米花太香了,把大老鼠也引诱出洞了,见人也不怕。当天夜里,也就是5日凌晨,猝不及防地发生了大地震。

大地震发生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地动山摇,充斥着巨大的声响,随后又陷入了万籁俱寂之中。不过,这份宁静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开始听到哭声,还有狗叫的声音,什么声音都有,无法分辨,全乱套了。和师只记得找不到大门,也找不到天井,摸不着出路,原来所熟悉的一切瞬间都没有了。他跟着父亲在黑暗中摸索,不断从这家的屋顶爬到那家的屋顶,一直往村外逃命。在爬的时候,好多次碰到死人的手、脚,或者是死人的头、脸。那种场面非常地恐怖,想来听说过的地狱也就是那么个样子。

那年头广播里一天到晚说要打仗,还挖防空洞,所以大家都以为是核战争爆发,苏修打过来了。和师的父亲为了救儿子,挡在柱子的前面,把和师推到一边,自己却被砸断了腿,其他家人全部埋在了瓦砾堆里。地震前天气热得要死,地震后又突然冷得要命,民兵还不准烧火,说上面发来通知,战争爆发了,敌人的飞机马上就要飞过来,如果我们这里有火光,敌机就会往我们这里扔炸弹,村庄就要遭殃。

全村的房子都被震倒塌了,淡淡的月光下,整个村子已经变成一片残垣断壁、土块瓦砾,哭泣声、呼救声响成一片。天亮后才发现,全村人死得七七八八,没几个活着的。和师走出去看看,场子外面的路上到处是横一条竖一条的死尸,那些尸体有的头被砸开了,到处是血和脑浆;有的手和脚折断了,身体扭曲着;有的看上去好像并没受到什么伤害,闭着眼睛,像睡着了,其实是死了。更可怕的是,大人们还不停地把形状怪异的死人,一个一个地背着、抱着或拖着,搬到死人堆中,堆得越来越多。以后几天据说好像接到了什么通知,不允许说死了多少人,也不允许过问。村干部警告说,这个事情不能乱说,不能掰着指头算账。

但是老百姓的嘴是堵不住的,各种坏消息渐渐传播开来,高大乡有十五个修公路的民工,刚下夜班在厨房里吃饭、烤火,地震时被墙体从头压向脚掌。当人们把他们刨出来后,十五个人变成了十五团肉饼,变形的嘴里还含着饭菜。峨山县城有逢五赶集的习惯,1月4日下午就从四面八方汇集了许多前来赶集的旅客和农民,两层楼的大旅社全部住满,还在过道上加了地铺。地震时,两百多人无一幸免,全部遇难。昆明工学院一百四十多名教职工到峨山县小街公社“五·七干校”学习,接受政治洗礼。按照当时的阶级划分,有九十多人是“革命群众”,住在房子里;有四十多人属于罪该万死的“牛鬼蛇神”,住牛棚。地震发生时,“革命群众”全部被厚重的墙体和巨大的屋架整整齐齐地打死在床上,住牛棚的人却逃过一劫。

当时的情景实在是太悲惨了,在后来的十多年中,和师老是反反复复做恶梦,梦里都是房子倒塌和遍地死尸的片断在重叠出现。他父亲因为缺医少药拖延了治疗,也去世了。临死前他拉着和师的手道:“娃儿,你要硬起骨头,好好过日子,爹不能陪你了。我家能留下你这条根,已经是莫大的福气……”

地震发生后,中央提出了十六字方针: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发展生产、重建家园。灾区人民则主动提出三不要:不要救济粮、不要救济款、不要救济物。其实哪里是灾区人民提出来的呀,全是革命委员会那群官老爷叫出来的。当时最响亮的宣传口号是:“千支援,万支援,送来毛泽东思想是最大的支援。”因此,《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诗词》和各种毛主席像章,大批量地一车一车不断运来。同时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慰问信,也是铺天盖地寄来。

当时通海县有十六万人,仅慰问信就收到了十四万多封,几乎每个人都能得到一封。那时的灾区人民认为只需要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就能战胜一切困难,所以除了“红宝书”和慰问信之外的其他东西几乎不收。这样一来,这场大地震的灾情不仅被遮蔽,而且完全拒绝了国际援助,甚至堵住了内援。记得地震发生后,和师常常跟着大人不停地高呼“对于地震,我们就是不怕,一千个不怕,一万个不怕”“地震失去的,我们要加倍让地球偿还”之类的口号。高呼这样的口号时,大家好像真的坚强起来了,什么困难都不存在了,什么灾难都不用惧怕了。但在口号呼完之后,人们还得面对支离破碎的家园,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

面对重建家园的万分困难,许多人不由自主地害怕起来,悲恸的呜咽、呼天叫地的嚎哭之声,此起彼伏。和师记得很清楚,全村人饿着肚子没粮食吃,好不容易向公社粮站借了五百斤大米,把灾民集中起来熬大锅稀粥喝,一直喝到春节后。直到第二年的秋天,家家户户凑了一点粮食来,才把粮站的五百斤大米还清了。另外,地震后灾民所住的房子是临时建的草棚,一住就是一两年。草棚容易起火,有不少灾民在地震中失去了家园和亲人后,又遭受了火灾。和师亲眼看见,大队晒谷场上的几十家草棚,在一个夜晚失火了,烧了一个多小时,灾民从地震废墟中抢救出来的一点点衣被、粮食、水桶等等,都一烧而光,许多灾民绝望得呼天叫地。

幸好,北京及时派来了医疗队,来到村里就在小学校前边的一块大操场和晒谷场上搭建帐篷和油毛毡房,那些昏迷不醒的、手断了的、脖子抬不起来的、不能走路的伤员,统统送到了医疗队。对于偏远地区的云南来说,北京医疗队不仅带来了医术和药品,更重要的是带来了希望。那些医生拉着伤员和村民的手说,“我们是毛主席派来的!”“毛主席派我们来抢救你们,来给你们治病的。”“我们是一家人,你们有什么话就说。”许多村民一听,就赶紧感谢毛主席,赶紧高呼“毛主席万岁!”

当年那些医生让受伤的病人住进帐篷里,而自己在外露宿。有的医生还亲自用手为解不出大便的伤员掏肛门,一些女医生还把自己的大衣送给受冻的灾民穿。当遇到需要输血的伤员时,医务人员都会争先恐后地要求为伤员献血,这种感情,许多村民多年后仍然记得。那次大地震,报纸不报道,电台不广播,仿佛这场大灾祸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外界也无法知晓真相。多年后和师偶遇一位当年的小学同学,这同学在云南省档案馆工作,他悄悄告诉和师,在云南省档案馆所藏1970年 6月15日《地震受灾情况统计表》里,有着通海大地震的详细统计数据。死亡人数超过15 000人,重伤5 000多人,房屋倒塌超过160 000间,遗下孤老孤儿261人。这份统计材料一直作为“绝密”材料封存在档案馆中,不准正式向社会公开。同学说,通海大地震发生在1970年1月5日凌晨1时0分37秒,震中在通海县高大乡五街村附近,震中烈度为十度强,震源深度约十三公里,受灾地区包括玉溪、通海、峨山和华宁等地。

和师的叙述很平和,古力特却听得泪光闪闪,老百姓太苦了!若不是有一份刻骨铭心的痛,和师又怎能把这一串串血淋淋的数字记得如此清楚。良久,古力特才回过神来,问和师现在的家庭怎样。和师说现在过得很好,家有父母(就是岳父岳母),妻子是个很勤劳的农村妇女,因为少数民族可以生二胎,和师养了一儿一女。

可能是那次大地震把人们都吓怕了,现在农村盖房子都不用砖和水泥,而是用木头搭好结构,再依照结构垒起土墙,这样万一地震来的话,可以把损失降到最低。古力特想,农村人的这种想法会不会也影响到城里人,从而影响到丽江丽景的销售?1970年?刘超和朱德龙也是通海人,地震那一年他们还没出生呢。

到云杉坪了,它其实是玉龙雪山东面的一块林间草地,海拔3 000米左右,目测大约有0.5平方公里。面前的玉龙雪山如万丈玉屏,高耸入云;云杉坪环绕如黛城,郁郁葱葱。古力特不由得从内心发出感叹,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地渺小,仰望这一切,灵魂会得到净化与升华。

和师见古力特无限欢喜的模样,也说这里的景色确实壮美,只是因为家在本地,每天抬头能见,反而忽略了大好河山。他为古力特拍了几张照片,突然提议去中甸走走。古力特问中甸是哪里,和师说中甸是个县,是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首府,也就是传说中的香格里拉,那里的风景更原始,你一定会喜欢的。听说迪庆正在筹划修建飞机场,我们可以开车过去,一来一回满打满算也就两三天吧。

“香格里拉”这四个字引起了古力特的兴趣,以前他听过一首歌,歌中唱道:“这美丽的香格里拉,这可爱的香格里拉,我深深地爱上了它,爱上了它!”可是当时不知道它的含意,后来又看到有家酒店叫香格里拉,该酒店集团1993年在香港上市,是个著名品牌。再后来他了解到,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描写过香格里拉,说它是一个雪山、冰川、峡谷、森林、草甸、湖泊、财富的荟萃地,是美丽、明朗、安然、闲逸、悠远、知足、宁静、和谐等一切人类美好理想的归宿。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地方竟然如此之近!那么香格里拉这个词到底是什意思呢?

和师说在藏语中,香格里拉就是心中的日月、吉祥如意的地方,你大老远的跑到丽江来,一定要拐到香格里拉去看一看!古力特觉得人生真是奇妙,什么计划都比不上变化快。原来他还没有打算过到丽江来,没想到林永浩竟然有一个合作项目在丽江,把他派到这里办事,顺便就到了玉龙雪山。现在又偶然得知香格里拉也在附近,那当然要去看看!

他告诉和师要先回丽江丽景,把手头的事情办完,然后两人一起去香格里拉。只是这几天一直在麻烦和师开车,辛辛苦苦的,真的不好意思。和师说古总你就别客气了,跟着你游山玩水有吃有喝的,那是我的福气哎!

从玉龙雪山回到丽江丽景,古力特派出去的人也回来了,带回来一幅《柠檬树下的猫》。古力特把画送到方科的办公室,方科说画中的这棵树不像是柠檬树,叫了好几个同一栋大楼里办公的人来看,都说不像是柠檬树。古力特说虽然不像柠檬树,但画上的题字也没有说就是柠檬树,而且这幅画摆明了说可能是幅伪作,我可没有以李可染的名义来骗你。若果真的是李可染的真迹,只怕我们在座的人谁都买不起。

当着在场众人的面,方科说真的很喜欢这幅画,想买下来,请古力特报个价。古力特报了价,方科说不行不行,这抵得我一两年的工资了,我买了这画就不要吃饭,每天看着它喝点水就饱了,你把价格给降一点。在场的人都笑了,七嘴八舌地说这价格确实太陡,古总你就降一降。古力特不肯降价,说这不是自己的画,是朋友的藏品,价钱没得谈,但是可以开正式的发票,而且三个月内如果不喜欢了,可以退货,钱款如数奉还。两人拉锯似地磨了半天,互不让步,听得众人都倦了,只是不好意思离开。

最后是方科让步了,当场付钱,古力特马上开了发票,还请在场的各位一起出去吃了饭。这顿饭把大家的情绪又燃起来了,纷纷称赞方科够眼光,舍得为了高雅的情趣花钱。但古力特细心观察,这群人说的都是场面上的客套话,言不由衷后面的意思,是说古力特赚翻了,方科吃了大亏,因为好几个人都反复地问三个月内是否真的可以退货。

后来发生的事古力特不在场,是丽江丽景的人转告的。方科有个朋友从外地来玩,偶然看到了这幅《柠檬树下的猫》,叫方科赶紧拿去拍卖,不然以后原画主会反悔来退钱拿画。方科听从朋友的意见,把画拿去省城的艺术品拍卖行委托拍卖,竟然拍出了50万元的天价。这件事震动了整座办公大楼,大家都说方科怎地有这般好运气,原以为是低价买来的赝品,不料却是值钱的真迹,没来由地变成了大富翁。可见一个人命好了,运气要撞进来是关上门也挡不住的。

当然,丽江丽景的新开发项目也顺利批复下来,后来竟然成就了丽江房地产的一段佳话。丽江丽景的人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哦,要是把古力特换成本地人,方科可是看都不屑看一眼的!至于那幅《柠檬树下的猫》,拐了几个弯以后物归原主,又回到了古力特的朋友手中。此为后话。两年后,方科的靠山贾亭升官至省级,又过了几年却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作出终审裁定,判处死缓。那就更是后话了。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7月06日 11:03

永灵 8 0

敬佩你的文笔!

07月02日 06:39

06月30日 19:49

06月30日 16:53

子君周生 5 0

平心静气而论,云南的天气非常好,冬天不太冷,夏天不太热,叫春城实至名归。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个脏脏的春城,如今干净多了。但云南的地震也不算少,这是个缺憾。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小说中都有写到。我对云南是又爱又恨,爱之切才会恨之切,如果对它无感,反而是哀莫大于心死了。请各位继续观赏,到了下一节就接近于惊悚了,但却是历史事实……

  • 子君周生  : 应该是爱之深恨之切

    2022-07-03 13:26 0

06月30日 07:47

推荐文章

合集

《翡翠湖恩仇记》第二章:门外...

合集

共8篇

总阅读

22229

总评论

75

总获赞

165

总分享

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