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大山怀中听雨(抒情散文)

 

【原创】在大山怀中听雨(抒情散文)

  □ 庞霄云(桂)

 

也许,是一种心灵的召唤,还是灵魂的感悟,让我带着真诚,听雨,就在大山中。

我的心情却格外的舒爽,是因为进山,因为这场雨水的淋漓。山的召唤,不只是对我,还有那些先我而到山里的远方朋友。这场雨,是春天后第一场雨,偏巧赶上芒种这天。芒种、芒种,不可强种。所以,没有理由不高兴这场雨,从农耕,环境,还有当下进山的情景。我把当下的这场雨成为进山的迎宾雨,庄重自然、亲切,充满着诗情画意。

豪迈的心思,让我的人心搁浅于在山中,大山延绵在雨中,雨幕罩住了空间和时间。在山中屋子里土坑上安静的躺着,屋子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手机也没有信号。把自己完全的归于大山,交予雨夜,坦然本真。忘了自我,所有的一切是山和雨的世界。都在那宽阔心怀所拥抱的那一份坦诚与坦荡,在心地上共同着那心灵跳动的韵律与联想。

大山以其坦然的姿势面对着雨,面对和包容着它们的儿女子孙梦想。今夜的雨,不急不缓,簌簌的落着。山是固化的,雨沿着草木簇拥山体的每一个缝隙,雨复苏山体的每一个毛孔和细胞,似乎要唤醒山固化的历史和记忆。山始终沉默着,但是那阵阵松涛和着雨声在相互应答,仿佛在交流着雨水的无私与心境,山川在聆听着雨声,聆听雨声中所有的声音,就在那些优美浩荡的韵味里,赋予了万物的真切期盼和共同的寄寓。

感谢时间,感谢大自然的光和作用,还有雨水的真情,对于山,或许只是每一场雨的声音,以及雨声中其它外来的声音。应该是长城在它的胸膛蜿蜒的穿过之前,山就聆听着。聆听虔诚的巫舞娱神,风乎舞雩,琴瑟击鼓,以祈甘雨,介我稷黍。聆听风雨凄凄,鸡鸣喈喈,聆听既见君子,和飘然的风流惆怅,以及那云胡不夷“风雨最难故人来”的无限喜悦。在我的心地上才真实地感叹着大山与雨水共同交融的情怀,永恒着灵性。

在雨夜中,山形固化的记忆被雨苏醒,唤醒了心底里最深处最深刻的记忆。我的联想飘荡着天地和雄壮的山脉风采,就在那一帘帘的雨幕中,仿佛体味浏览到了中华儒家文化的圣人创造出的书籍以及他的追随者,也许中,岁月和历史的交媾,就如同那延绵的山川一样,曲折线条着那发展的进程,在阳光的点滴中,有许多人情世故和风华精彩,被一把火烧毁,一个坑埋葬。秦始皇在长城上站立着,脚下是大地,他的脚下还有他无数的臣民。为了自己站的更高,更加的牢靠,他脚下的人用血汗和生命固化着山川和脊梁。秦始皇问鼎天地的呐喊,笑声和快意,在雨夜中扭曲成恶魔的狰狞,哀怜、绝望的老人、妇女和孩子在雨中鸣泣。在雨中,万里寻找修长城丈夫的孟姜女,绝望的哭喊,雨声夹着哭声,人们祈求山川动容,祈求长城的坍塌。也是在雨夜,就在大山的脚下,壮美的易水岸边,一个声音澎湃激昂,决然的发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会返”,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向了千古一帝。所有的一切波峰演变,都在大山的怀抱里形成了雄奇……

伴随着狂风暴雨,感触到了上个世纪,那一个豪迈的声音响彻长城内外的上空:“不到长城非好汉”,那些志士,都面对着长城,反手向天,雄浑的抒怀:惜秦皇汉武,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长城脚下的最气势宏大的宫殿前庄严的宣布,这个民族和山一样真正的站立了起来。大雨落幽燕,也是在当年秦始皇求仙望海的地方,他靠山临海,蓦然回首,发出了往事越千年,换了人间的感叹。

深夜的雨声绵长悠远,天籁一般丝丝缕缕的和山川连在一起,此时的大山是活的。大山是听到的,我也是听到了这个声音,雨夜中爱情絮语的声音。雨夜,山中的声音不仅是来自历史的征服和杀戮,战争与和平,繁荣和贫困,血汗和哭泣,我眼下听到的是美好的真情,有花开草长、蟋蟀、蛐蛐的声音,还有山中那棵几百年茶树的芬芳。

一夜雨声,世俗之内的心已经润湿了。我索性走出屋,在门口让雨淋着。雨的韵律在我的耳边畅通无阻,我觉得我融入了这片大山,身心和灵魂已经湿漉。世事喧嚣,来来往往的风声雨声,只有山听得真切,能够作证。而大山始终沉默安然,草木永生。

最终的感叹,最终的收获,变成一幅黑白分明的版画,让我听雨,在大山中……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30日 16:4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