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文庙在抗战中毁灭,逢“改革开放”重生

昆明文庙正在恢复重建中的的“大成门”

远观照原样复建的文庙主体建筑——大成殿

       昆明文庙在抗战中毁灭
           逢“改革开放”重生
                    作者 张伟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周年,也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野心再三膨胀,疯狂挑起“七七事变”全面侵华战争81周年纪念日。抚今追昔,我们更应永远不忘国耻,才能振兴我中华。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不断提升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市政府根据这一精神,加快对昆明文庙的恢复重建工作。昆明文庙在抗日战争中曾毁于日军的轰炸,经过七十多年的沉寂,昆明文庙已在原址上进行恢复性修建。2012年7月27日,在原大成门和大成殿所在地,文庙恢复性修建一期工程举行了破土动工仪式。2015年11月,昆明文庙恢复性修建项目一期工程正式启动,预计重建工程分三期完成。七十多年前定格在老一代人记忆中的昆明文庙,开始在原址上按照曾经的形制和规模,实现恢复重建,第一期工程已于2017年6月竣工,并与民众见面。我认为还应以此设为爱国教育基地,在大成门或大成殿附近立一块“侵华日军炸毁文庙重建纪念碑”让后人世代不忘。昆明人已看到一座在原址上修建、与老照片上几乎一模一样的大成殿和整体格局。将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宣教中心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基地,并把它打造成为群众文化的一大亮点和昆明引以为豪的文化名片。
     我对文庙结下深厚情结
        今昆明残存的文庙位于现人民中路北面,东毗文庙东巷,西连文庙西巷,北接华山南路的四通街巷之中部。昆明过去的文庙有两种功能:既是拜祀孔子的地方,又是教书育人的场所。近这些年是“昆明市文化馆”所在地,右侧门(接近原东门)左边挂有 “昆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牌子,右边挂有“昆明市文化馆文化艺术培训中心”。
        讲起昆明的文庙,在我心中总会油然生起一种特殊的亲切感。我家原老宅虽在长春路兴华街小绿水河,离文庙也不远,但我自小常爱去外公家玩,外公家与文庙仅一墙之隔,我和表兄弟们从小在这附近玩大。虽然在前些年城市改造中迁居到了老城区外,但与文庙近半个世纪的厮守,使我早已经把文庙看成是我童年流连忘返的乐园,我一生的精神家园。说起文庙五、六十年的变迁,作为我这个与她相伴多年的晚辈也许勉强算得上一个见证者吧。
       我在咸宁小学上小学时,经常中午往外公家出来都爱从文庙西巷南边缓坡出来左拐就是文庙西大门,接着是从东走过围住文庙南部一两百米的三层楼铺面,就到了高大的文庙东门(在文庙实称“黌宫门”),再往左拐,巷南头有一口水井,才进入文庙东巷绕道上学。沿途可不时抬头观赏到文庙内的最高古建筑——魁星楼,此楼平面呈四方形矗立的三重檐亭式高阁,四脊攒尖宝顶,三层四角皆飞檐流丹。从不同角度观赏都有变幻迷人的雄姿。平时放学没事或星期天,也经常跑进文庙里尽兴玩耍。工作后,常和同事、亲友进文庙锻炼身体、参观、游玩、看电影等活动。我对文庙内外的瓦兰房舍,一草一木,甚至历经的细微变化,都一一留下深刻的记忆。
        到今天,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常在文庙大成殿前的小广场上玩“瞎子摸鱼”、“拦网捕鱼”、“打死救活”以及滑坡、冲坡、上树掏雀、“斗将军草”等游戏。我们儿时,大成殿早成一个空旷的平台,只见几个石柱础裸露,荒草丛生。在这片较开阔朝北慢仰的瓦砾草丛中,可以轻易捉到土蟋蟀、甲壳虫,甚至小蛇,小蜥蜴等。殿台前的石砌台阶与雕刻精美的云龙吐珠丹墀我也熟悉,因为我和小伙伴们经常在旁边两陡坡处爬上滑下;在残破的崇圣殿和桂香阁内听说书人抑扬顿挫的说评书,我开始知晓了中国“四大名著”及一些武侠演义里许多人物故事,几个维修得变样的殿堂楼阁里经常会举办各种展览。
        文庙是我童年的“百草园”,那魂牵梦绕的地方就是市民如今快淡忘的省城文庙。由于我一直心存对文庙的深厚情结,故多年来有心查阅了一些相关资料。
        追寻“建庙”历史渊源
        据文献记载,儒家文化在云南的传播,可追溯到汉晋唐宋时期,也许云南最早的孔庙始建于元代,或更早的唐高宗时期。而昆明在唐、宋两代(南诏、大理国时期号称其东都)是否建过孔庙已不可考,有一说法:唐南诏晟逻皮时代已立孔庙于国中——只是未载建于何处(可能在大理、昆明都建立有)。据某种我未亲见资料载:唐玄宗先天元年(712),或开元十四年(726)晟逻皮始建文庙于今西寺塔与鱼课司街之间。若照此说,昆明始建文庙史已有1300年左右。此外,《大理府志》《唐书》(此处应为《旧唐书》)等史籍也有类似记载”都是推测语,没有具体的时间、地点,也没有近年来考古学的依据,对此,云南史学大家方国瑜先生早有论述,“云南元代始建文庙”应是当前史学界共识,要推翻它,还需要更多的铁证和论据,现轻易勿妄言。
       有确凿记载是元代始建。记述省城文庙始末的碑记名为《创建中庆路大成庙碑记》。昆明最早的文庙建在城区北部五华山附近。民国《续云南通志长篇》载:“孔子庙,旧称文庙,初在五华山右。始建于元世祖忽比烈。”据此,元代文庙较准确的位置在今登华街下段一带。这里处于磨盘山之阴,文庙布局呈东西向,按“风水”之说要求的“阴阳之会”的大相径庭。这也符合郭松年所说的“无暇于取文明之方”。这给后来文庙的搬迁留下了伏笔。
        此文庙系元代云南平章政事赛典赤任上令中庆路总管张立道督促所建。目的是以孔庙为基础建立府学作为培养人才、普及文化教育的中心。工程“经始于元甲戌(1274年)之冬,落成于丙子(1276年)之春,历时三载。该殿有五十三楹,礼殿在中央,孔子南面而立,两边是‘四配’,与‘十哲’。两庞翼其旁,七十子之徒及历代名儒,有功于世教者绘其像而列焉。内外有门,左右有堂,双亭对峙,跋翼翚飞。别建讲堂,以为师儒授受之所。”作为省城昆明文庙,其地位和作用当列全省之冠。后来废倾。
        明朝初年,云南还没有专署的贡院,考生要到千里之遥的明朝京师应天府(今南京)参加乡试,许多穷苦人家的读书人很难前往应试。明代洪武十九年(1387年),黔宁王沐英在元代文庙原址重建,并改称云南府学。明永乐九年(1411年),云南初开乡试,但由于专署考场—贡院尚未建造,考生只能到官府衙门或文庙中应考。于是自明永乐九年至景泰四年(1453年)漫长的42年间,省城昆明的文庙独特地担当了集祭祀圣贤,扬文崇德、启蒙教化、为国求贤三大职能的重要场所。明景泰年间,巡抚郑容建成德、达材两坊。正德年间,又“拓大成殿,迁尊经阁,伐石为门,周垣外缭,焕然改观。”弘治十四年(1501年),黔国公、镇守太监和副都御曾动议迁并重建文庙,在菜海子(今翠湖)东面选定了地址,但左布政使考虑到昆明县无儒学,而“昆明为云南邑,不可无学。”遂提议在所选地址建立昆明县学。这建议得到上司赞同,于是,府学没有搬迁而于弘治十六年建成了昆明县学(文庙)。昆明城内出现了两级文庙并存的情况。不过,昆明县学在翠湖边的时间仅有36年。昆明县学又搬迁到今长春路一带的长春观。嘉靖十年(1531年)建启圣祠;万历元年(1573年),巡抚邹应龙凿泮池,已初具规模,但到万历四十年(1613年),这座云南最早的、存在了337年的文庙开始了第一次搬迁。经过了长期的争议,同年,采纳了“诸缙绅先生”的意见,认为:“惟兹学宫,实居西偏,湫垫庳底,而长春观独据爽垲,为阴阳之会岂以后重若彼所国若此也?”于是,在得到藩、臬两院批准后,于万历四十三年(1616年)遂将文庙迁到长春观和县文庙内,两学合而一。为扩大范围,还迁走了安普道衙门。该文庙大概建在绿水河与熟皮坡(今人民中路,原长春路兴华街)附近,背靠祖遍,面对滇池,以双塔为文峰,滇池为泮水,可谓风水宝地。此后,崇祯元年(1628年)巡抚周嘉谟、知府王少旦又增建明论堂和文昌、魁星二阁。此时期文庙制式齐备,颇为规范,然规模比原先小了些。但1647年毁于明末农民战争,据有关历史资料记载:文庙未毁前,大西军残部孙可望还曾在大成殿里塑了个“大西国”皇帝—张献忠像供奉着。到底毁于何方之手至今不明。由年代推算,此文庙只存在31年。在吴三桂统治时期,省城文庙一直缺失了约50多年。
        清军平定“三藩之乱”,第二次平滇后,府、县二学士人请示重建学宫的呼声日高,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新任云贵总督范承勋、巡抚王继文等大员锐意兴学,他们对明末文庙旧址作了考察,认为遗址“芜草荒废”,占地狭小荒凉,不宜重建。于是康熙三十年(1691年),重新选址在昆明城区主脉五华山南麓余脉上,在云贵总督府后的城市中心选定了地基,仍将云南府,昆明县学和为一处,改建于文庙街今址,次年夏落成。此文庙建的位置可真是得天独厚,南有云贵总督府衙门(今胜利堂)呵护拱卫,北有五华书院(五华山南麓)垫后陪衬。雍正十二年(1734年),总督尹继善、巡抚张允随重修。此后,乾隆、嘉庆至清末都有修葺。“并增建左右两庑,殿宇甚完好,并摹刻孔子像及圣迹图于石,嵌各墙壁。”清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的《重修圣庙大成殿碑记》是这样描述当时的文庙“堂阁祠宇缭垣,均见鼎新,由是昆华焕彩,金碧辉煌,真是纲领全滇矣。”在当时的一切庙宇中,昆明文庙“不只殿堂余隆,楼阁繁多,地场宽宏,而亦建筑精美也。”
      清代文庙格局与环境
        昆明现残存的文庙原属城区内较大的古建筑群,清代从康熙二十九年至民国初年都有修葺。昆明文庙座北朝南,采取常见的左庙右学形制,其主要建筑大体可分为东西两个部分,西部为颂扬和祭祀孔子的建筑群,又称孔子庙,由南向北依次由文庙西门外立有“下马石”的牌坊式三道木大门依西部中轴线走棂星门、泮池、两庑、大成门、陛墀、大成殿、崇圣殿组成。东部为读经讲学的儒学之所,又称为“黉宫”,云南府和昆明县的官学皆设置于此。由南向北依次由“黉宫”大门、魁星楼、尊经阁、明论堂、桂香阁、仓圣殿组成。在这些楼阁的东侧,还分布名宦祠、乡贤祠、节孝祠、和“衙斋”等院落。东西两部分由持敬门连接,形成一个完整统一的整体。占地面积189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5500平方米。从建筑之精美,材质之坚实,设置之完善,在城区庙宇中可属首屈一指。
        综上所述,我又反复查阅了多方相关资料及实地勘查,清代省城昆明文庙较清晰详实的布局及场景慢慢浮出水面:更确定原清代昆明文庙就建在我过去常走的文庙横街东、西两道大门内。城楼似的高大东门(按定制称“黉门”)为青砖砌就,拱门底脚有近十级石台阶,飞檐与拱门之间悬挂竖额金匾“儒学”二字,入门只见一广场,场北有高耸的魁星楼,阁檐飞驰流丹,阁楼三层,最高一层塑有魁星像,鼓目带笑,脚踩鳌鱼头,俗称“魁星点斗”,寓意“独占鳌头”。魁星手里执朱笔一管,在古代社会,到省城或上京赶考的举人秀才,都要到魁星阁参拜,希望将来魁星的朱笔一点,就能够“金榜题名”。楼后相继有桂香阁、明论堂、节孝祠、仓圣祠、尊经阁等。入东大门向西走,有持敬门(是一座三孔瓦顶砖木结构的牌坊),可到我外公家巷口的西大门。
        文庙西门为平行三孔牌坊式庙门,内装三道朱红木签组成的大阔门,左门额书“德配天地”,右门额书“道冠古今”,中门额书“文庙”二字。正中两门,唯有皇帝赐匾,或本省有人中状元才能打开通过,其余任何人只准走侧门而入,西大门前立有高六尺的“下马石”上刻“文武官员、军民人等至此下马”。进入西门几十步开外有三孔石雕牌坊一座,就是如今显露在车辆川流不息的人民中路北面大街的此石牌坊,称棂星门。是一坊、四柱、三门花岗石建筑。中门为棂星门。棂星是一个星座,又叫天田星,意即尊孔必尊天。左右两门为礼门、义路。孔子的核心思想是仁、礼,提倡以礼治国,故左孔坊额书“礼门”;右孔坊额书“义路”即仁义、正义,舍身取义之意。中门中孔坊额书“棂星门”,坊檐雕琢有“二龙戏珠”浮雕图案,正中坊孔下一对石支柱为通体环绕着祥云蟠龙抱柱浮雕图案,形成一大两小组合的石牌坊,具有相当精湛的雕刻技艺,造型古朴生动,十分派气。坊后一片古柏林和花草遮掩了石坊内向北的三条石板道,连接到正北方有一石砌半月形池,中有石雕拱桥架过泮池上。泮池来源于《周礼》的“辟雍”,原意是周天子设置的四面环水的大学堂,人们踏上泮池,就好象进入了最高学府,在封建科举时代要中了秀才才能称之为“入泮”。泮池又叫学海,取的就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之意。成为学海一粟。池东西两边有钟、鼓楼,两旁为“治斋所”,池后为条石镶就的方形场地,场北尽头为“大成门”,“大成”二字取自《孟子》中的“孔子之谓集大成”,赞颂孔子达到了集古圣先贤之大成的至高境界。大成门是横排三间大屋顶寺庙似建筑,中间有孔子的贴金泥塑像,大成门翼其旁,并列有七十二贤及历代名儒绘像,往后又是条石镶就的方形宽阔场地,两旁有高大而珍贵的“涂沙杉”树百余棵,为每年丁祭时一班要员跪拜之处。场尽是石砌方形天字台,台周围有石雕栏杆相连,台高约两公尺,台之正南有广阔的石级,在九级石级中间镶有一块长可及丈,宽三尺余的大墨青石陛墀,堪称全省雕工最为精美的空雕云龙吐珠墀。石阶两旁立有不少历代歌颂孔子的石碑。台之东、西、北三面皆有石阶可供上下,高台名为“丹墀”,也称“龙墀”,是当时地方文武官员和举人以上知识分子每年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孔子诞辰,祭祀孔子的祭坊。后为昆明现存老照片可看清大成殿建在九极高台阶上。有记载:“大成殿有七楹,高七米,东西长三十米,南北径深三十米。殿梁上悬匾九块,其中“万世师表”匾为康熙皇帝亲书。大成殿内上正中一座雕刻特别精美的木龛内,供奉着孔子木雕像,雕像仪态端庄。其中孔子一龛,四配两龛,十哲两龛,一共五龛,前方和两侧并置放祭器及古乐器。大成殿后穿过月洞门再上台阶,就是圣父至母殿,也称崇圣殿,或崇圣祠是祭祀孔子前五代列祖列宗的场所。其殿为文庙后殿,殿壁上有石刻孔子像及圣迹图三十余幅。
        崇圣殿东为仓圣殿。仓圣殿再东为桂香阁。桂香阁前为明论堂,明伦堂内左右分别置放雕刻有大字木座漆屏两扇,上刻书“礼义”、“廉耻”四字,据说是拓摹自长沙市岳麓书院中朱熹的真迹。明伦堂横梁上刻有昆明历代的翰林、进士、举人、贡生题名录。明论堂南为尊经阁,内供石刻孔子像。该碑高八尺五寸五分,宽三尺三寸七分,仿唐代吴道子手笔,额篆书“宣圣遗像”四字。尊经阁东面,尚有名宦祠、乡贤祠、节孝祠和府县两属学官的“衙斋”等院落。同时“云南府儒学”和“昆明县儒学”都设在文庙内,规模十分宏大。其间还有古柏数百株散布附近,高耸入云,古柏深深,百鸟汇集,桂花飘香,环境极为优雅。
        文庙遭日寇毁灭性轰炸
       民国九年(1919年)三月,由云南省教育界前辈刘庆福、宋炽昌等曾利用文庙东部儒学部其中的房舍办过私立“求实中小学”。名震中华的《国歌》作曲者—聂耳童年时(1920—1925年)曾就读此校。求实学校就是现在昆明第十中前身。民国期间的1928年,民国政府基本停止“祭孔”活动,昆明文庙的使用功能发生很大转变。其中孔庙部分,除大成殿仍作为纪念孔子的庙堂,予以保留外,其它殿宇、阁、祠、楼、亭、厢房、舍馆等建筑先后辟为成列、展览、补习、演讲、集会、娱乐、游玩的场所。好像还有两家报馆也曾设在文庙内,如民国的《义声报》。
        抗战初中期,梁思成和林徽因曾在昆明文庙办过“营造法”展览;昆明大艺术家廖新学办过画展,教过学生;西南联合大学在这里办过夜校,朱自清等名人在这里讲过课……
        曾听我老父说:现存的文庙第一次最大的破坏是20世纪40年代初,抗日战争中期,日本飞机轰炸文庙所致。
        说起日寇为什么穷凶极恶地选择轰炸昆明文庙的原因?从中缘由也许一些当今年轻人不太清楚,缘由得从轰炸文庙三四年前那段往事说起,抗日之初的1938年9月28日上午9点25分,9架日本军机窜入昆明上空,在小西门附近轰炸时,正遇上在滇池上空做战机格斗训练的中国空军飞行员黎宗颜等人立即驾机俯冲过来,紧追靠近东边的一架敌机瞄准射击,把其打落下来。敌机残骸先被搬到古幢公园预展,后来运往文庙魁星楼旁小广场展出,由此,大涨了昆明抗日军民的士气,猛灭了日寇侵华的威风。日军闻讯后,多次派出轰炸机群来袭。近来我查阅相关资料得知:1941年1月初,文庙魁星阁前广场展出了被我国军队击落的日寇轰炸机一架。后被日军间谍侦察到,向空军发回情报,其便丧心病狂的采取报复行动,并于1月29日星期三,及2月9日,派机群两次来袭,大成殿、大成门、桂香阁、尊经阁、明伦堂同时被炸毁;崇圣殿与仓圣殿被炸去一半。在那之后,用来展示战果的日本轰炸机被转移到圆通山。1942年,孔子七十五代孙孔祥熙私人捐资50万元襄助修复孔庙。1946年,当时的云南省政府又“拨帑三千万元”,但毕竟国穷民贫,这点钱仅杯水车薪,故只做局部修复。据载:只对桂香阁、尊经阁、明伦堂做了大修。日机轰炸后,魁星楼外观虽未损毁,但实际因剧烈振荡,已稍有倾斜,从此作为危楼紧锁,基本不再对外开放。只有棂星门侥幸躲过几劫,至今巍然耸立。民国这次修缮对文庙总体改观甚微,后改名为孔子庙。立有《战后修复孔子庙碑记》。民国时期的抗战前后,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游人前来参观游玩。一些全省性的重要抗日宣传集会都仍然在文庙举行。
        据我父辈们说:“这期间还曾见成群鹭鸶、白鹤、鹰隼等鸟类停息林中,每日傍晚,群鸟振翅高翔,盘旋于文庙和五华山上空”。由于抗日战争,市区内“三山四水”林木生态环境遭到日机多次疯狂轰炸破坏,从此“三山鹰绕”, “四水鹭翔”的自然景观破坏较大。我小时站在外公家院子里就只能耳闻目睹到文庙内万千乌鸦、麻雀嘈耳乱飞的情景了。
           建国初期的文庙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亲目睹着,又进行过多次小维修改造。20世纪50年代以后,文庙成为省文化馆、昆明市大众游艺园、市文化馆、毛泽东思想宣传站和昆明群众艺术馆。
        1959年—1961年市文化局曾在文庙内全免费办了美术学校,设有寄读滇戏班、评剧班、美术班、音乐班、新生班,共 5个学艺班,约招收了300多人。我哥学的是美术班就住在残破的崇圣殿里,不足一年因国家经济困难(也称“三年自然灾害”)而停办。但这批小学员虽在既艰苦又很短暂的培训期里学习,却有不少长大后成为省内外知名的艺术家。其它学科班的我不太清楚,但当我哥的美术班里就出了姚建华、蒋高仪等一批著名画家。60年代初,仓圣殿遗址附近长期举办灭四害知识及卫生健康展览等,棂星门里的柏树林中设置了一些少年儿童爱玩的高滑坡、跷跷板、秋千等游乐设施。大成殿的天字台上成了附近居民夏日晚上乘凉聊天的好地方,孩子们则常爱踩踏在“云南第一石雕” 大成殿台阶中的螭陛墀上观耍,一些则滑石阶两边的石坡。魁星楼前广场改建成篮球场,我们还看过篮、排球比赛,后有一部分空地还增设旱溜冰场。尊经阁、明伦堂原址附近我记得曾摆放过“哈哈镜”,父母曾带我们弟兄在里面照过哈哈镜,那时一张门票只一两分钱,各种的变形镜使谁都映照成奇形怪状的模样,往往逗惹得男女老少们笑逐颜开。
        桂花阁开成茶室,可听说书、下棋、打牌。仓圣殿遗址背后建起一个“大跃进剧场”,可看戏瞧电影。泮池边经常有童叟、妇孺围着石雕栏杆及小拱桥上贪看泮池内最吸引人的“大娃娃鱼”。稍候久了,也许还能听到娃娃鱼婴儿般的叫声呢。那时文庙可以称作是和东风路上的“工人文化宫”并驾齐驱的大众游乐场所。
           “文革”再遭破坏
        可惜好景不长,我亲眼目睹现存的文庙第二次最大的破坏是20世纪60—70年代中期全国掀起史无前例的十年“文化大革命”运动。这期间,把中华延续几千年的优秀文化古迹也当成“破四旧”消灭的对象。由此,所剩无几的文庙古迹再遭较彻底的人为破坏。如大成殿台之正南九级石级中间镶有一块长可及丈,宽三尺余的大墨青石陛墀,堪称全省雕工最为精美的镂雕云龙吐珠墀被人有意击碎;云南最大,最精美的一块空雕云龙碑也被人击碎;历代遗留下来的文物、碑记、匾联几乎全部被毁或被盗;就连泮池里最吸引我辈孩子们的“大娃娃鱼”也不知被谁捕捞去了,一时让好多市民黯然神伤。但有一值得我们小伴惊喜之事是:在魁星楼发现收缴来的很多“四旧书”大捆成堆的封存在楼阁里。一次黄昏时我们乘人不注意,用力推开锁着的格子门缝隙,把小手伸进去抓到几本散落在地板上的《三国演义》、《红楼梦》等连环图书,一时如获至宝,为此不知暗自高兴了多长时间。后来,还想再次得手,当我们眯眼看门缝内,早已空空如也,听说是被移往它处集中烧毁了,如真是这样多可惜!不久,紧接着又有八、九个单位相继搬进文庙杂居,到处乱搭乱建,无人管理,秩序愈加混乱,一些残存的古建筑再遭侵占、损毁或改建。很多名木古树也惨遭黑手盗伐。文庙迅速沦落成全省最大的大杂院。
        我记得在这期间可能是云南玉溪峨山发生大地震,我外公全家和周边的居民为避意外,还曾搬到文庙里搭棚睡觉呢。当时由于好奇又觉有不少成群的同龄伙伴好玩,还能听到长辈们讲稀奇古怪的故事,故我也曾参与进去。然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夜被蚊虫叮咬得够戗……
       我还记得 “文革”有段时期,昆明文庙是不对外开放的,东门长期封闭,西门那三孔朱漆门斑驳脱落,两寸多厚的大门几乎数日紧闭。但住在西巷中段院子里的人们每天天不亮就可听到各种乐器声,调嗓声此起彼落,有时夜里仍可听到唱“样板戏”的段子声声入耳。曾记得那时,可能是附近的住户的小伙伴们不方便进入玩耍,就在我外公家院门口挖了个墙洞,因此,我们仍可随意钻进去玩,发现棂星门西边从礼门进来,靠围墙那栋建于60年代的两层楼红砖房里堆了很多电影胶片,才知道原来的歌舞排练厅成了“昆明电影发行公司”的库房。登上大成殿平台上胡乱搭成“昆明市花灯剧团”歌舞队学员的宿舍和排练厅。还偷看过各团演员彩排《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红灯记》等舞、戏片段。还发现一些搭建的窝铺里住满了挖正义路防空洞的工人。其它殿宇遗址和空地也都被另些单位或个人占据,多好的文庙倒变得有些像个三教九流集中的“难民收容所”。到“文革”末期,魁星楼、桂香阁等建筑又被莫名其妙的拆毁。仅幸存下东、西两门、石雕棂星门和泮池。
           迎来萌生的希望
       “文革”结束之后,迎来了让中华民族真正走上伟大复兴之路的“改革开放”。开始给省城文庙带来了复苏的春意。要求复建文庙大殿的声音不绝于耳。各种方案提了又提,但碍于各种条件的不成熟,工程一拖再拖,渐成为难以实现的幻想。1978年市政府采取有力措施,搬迁了部分单位和住户并拨款对棂星门和泮池进行了维修,同时在东西两边建盖了三幢仿古建筑,藏经殿、桂香楼和八角亭。文庙范围内主要成为“昆明市群众艺术馆”使用,大成殿高台阶位置为所在职工宿舍占用,大成门台阶西侧和北面建有群艺馆几个排练厅。从大成门南面台基下相距两米多处,砌成波浪红墙,由东西台基南折到棂星门处,围成东西北三方。朝向大成门台基的北面墙角平镶了2块的清康熙年间的文庙残碑,南面墙存有10块因位置摆放不佳,年代一时难看清的石碑。围墙内林木相对保持较好,还存一丁点鸟语花香的环境。由棂星门进入到泮池、八角亭及周边形成一个茶、艺小公园,两层红砖平顶楼内做为“昆明红领巾艺术团”使用。在原撤出的魁星阁和广场附近建了一些娱乐场地,曾建有碰碰车、台球室……到如今已盖成二、三层楼高的保龄球馆和快餐厅。仿建的藏经殿也做为排练厅,桂香阁成为听书、下棋的娱乐场所。文庙最北端市花灯团还在,有几处设置了文化局声、器乐考级部门,群艺影剧院已成危房,被封闭多年,其附近也好像是些闲置的破房。东北两面紧依文庙西巷旧民居和华山南路老铺面。总之,现整个文庙内近六十多年,历史遗留下很多与此不相协调的临时建筑。遗憾的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因扩建人民中路,又把文庙尚幸存的东西两座大门拆除,还丢失了南部一长块约1000平方米的面积,让至今已矗立三百二十六年的棂星门石牌坊首当其冲裸露在外多年,无奈地成了省城文庙临街的大门。1993年,“棂星门”被公布为昆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还好,文庙除东西两座大门一线因扩路拆除外,原有的版图面积被蚕食的不算太多,但作为文庙来说,也算是寸土寸金。不过,如要重建文庙山门(东西两座大门):只能把棂星门在有限进深内整体北移20米左右,再在棂星门原有位置上恢复文庙东、西两门原貌;文庙最北端可延伸到华山南路南廊临街旧铺面房沿线位置;然后,东可把文庙东巷内的老民居及巷中的所有面积纳入规划范围,对有价值的民居予以保护,无价值的撤出另作考虑。在此诸多可喜的条件下,还可在此版图上精心筹划后恢复重建省城文庙原有建筑格局。如果,文庙壮观的古建筑群再现昆明历史文化名城之老街区,那就是游客和行人随意路过南边人民中路,或北边华山南路都能容易的欣赏到省城文庙宏伟壮丽的古建筑群。届时,此处将是文明街古老片区最耀眼,也是最令人向往的人文风水宝地。就犹如南京秦淮河畔的夫子庙、贡院一样吸引大量中外观光客。
这些年为省城文庙的长时间缺失,也许让很多昆明人都感到很遗憾。由于我对省城文庙寄有很深的情结,就特别留意各地文庙的古迹景点的保存状况。为此,也曾走了祖国好多地方,大多城市都保存有较好的文庙。就连云南本省的地、州、市、县也有许多比省城完善漂亮的文庙,这里姑且不说建水县城的文庙,就连昆明官渡区官渡古镇妙湛寺旁的“文明阁”内的“孔子楼”都不如。官渡“文明阁”麻雀虽小,尚且五脏俱全,还可算是“名不副实”的小文庙,而省城文庙却是早已徒有虚名。让昆明人隐痛多年;让慕名前来的外地人大失所望。
     盛世喜迎文庙重建工程
       老昆明人对于文庙的感情,不仅仅是那蕴藏在楼宇中古朴建筑、绿树成荫的一片净土,也是祖祖辈辈对传统文化的尊重。斗转星移,斑驳的树影下,现终于盼来了重建的启动。不久的将来,重建后的文庙将再次作为汉文化与西南少数民族文化交融发展的历史实物见证,这个厚重的文化载体将带着老一辈人的记忆重现眼前。文庙,也唤起了我们这一辈珍贵的童年回忆。我们的上下几辈一直在等它修,一直都没动静,等得心急呀,有不少前辈都等不到就含恨离世了。现在好了,大成殿已重建起来,文庙就真的成了省城名副其实之文庙了。
       七十多年前,建于三百多年前昆明文庙,被日寇的飞机炸毁,成为多少老昆明人抹不去的耻辱和伤痛。文庙虽已被毁,但恢复重建并非无迹可寻。例如民国文人罗养儒在《云南掌故》中描述被毁前的文庙格局:“其地场之广大、地脉之雄厚、建筑之精美、材质之坚结、彩色之辉煌、设置之完善,在省垣庙宇中实居第一。”以及我和不少怀旧市民购藏的《历史的凝眸》等书中所收录的若干昆明文庙晚清、民国时期的老照片,都是文庙复原修建方案的最佳参考依据;再则上世纪30年代,建筑学家梁思成带领营造学社的学生在昆明采风,在梁思成留下的《未完成的测绘图》一书中,留下了昆明文庙大成殿外景、大成殿正立面、大成殿翼角的珍贵图像,根据这些文史资料,再结合明清时期地方城市庙学建筑的基本规则,以及还可参考现有多处古建筑遗存。现得知设计方采用先进的三维立体扫描合成技术来恢复文庙当年的样子。然后,仅是修改图纸,大的改动就有四次,而细微之处的调整就上百次了。工程都是按照图纸进行一比一的绘制,还制作了小样,每一次都力求还原最真实的昆明文庙。
        这七十多年来,曾经的昆明文庙一直被昆明人口口相传,恢复重修文庙,成为每一个昆明人迫切向往并永远难以忘却的愿望。据我所知,文庙的恢复重建一直是昆明人心中的期盼,多年来,昆明市民呼声不断,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每年都在提建议及提案,希望及时恢复重建昆明文庙。随后开始进行项目前期准备工作。其实昆明文庙的恢复重建,颇有些波折。我记得,2015年11月10日这天进行的开工仪式,并不是“重修文庙”的第一次。2010年,文庙就有过一次动土奠基仪式。“那年开工仪式都搞了,电视上也报道了,但只是破土,并没有动工。”搁浅的原因,与政策、资金、设计方案的调整都有直接关系。这一次,直到大量的原木被运进工地,我才确信,昆明的文庙真的要重现于世了。2011年,文庙恢复重建项目被列入昆明市“十二五”规划,并位列“十二五”期间十大公共文化重点项目之首。 
       从确定修复昆明文庙以来,昆明市规划局及相关部门以历史文献和老照片为主要修复依据,并结合明清时期地方城市庙学建筑的基本规制,以及现有建筑遗存,对清代云南府学进行复原研究设计。提出修复设计思路将保留云南府学中路的棂星门与泮池,恢复中轴线上的大成门、大成殿与启圣祠,以及相关配殿,如祭器库、乐器库,东西庑等。并对府学的东路改造,保留桂香楼与明伦堂两座建筑,穿插设置园林小品建筑,形成数座各有特点的小型古典园林,增加建筑群的文化与休闲氛围,并将东路与西路建筑结合成为有机整体。
        我听有关设计人员说:工程在前期调勘工作中,在地下发现了老文庙的石柱础。本着尊重历史的原则,依据调勘发现的原大成殿、大成门基础,2014年9月,规划单位对文庙一期工程设计方案又进行了调整。设计方案确定后,经过一系列的清场施工、项目招投标等工作之后,2015年10月30日,文庙恢复性修建项目一期工程开始施工。按照最初的设计,大成殿将由红白松原木搭建而成;进入施工阶段后,发现这么大尺寸的松木不容易买到,木料就只好改成了花旗木,全部从加拿大进口。施才权带领的这支木工队来自大理剑川,成员都是有多年古建经验的白族匠人。据我又找昆明文庙监理单位项目负责人张志光聊天得知:“自项目动工以来,昆明文庙的修复进展就牵动着每一位昆明市民的心弦。每天都有不少市民‘意外’闯入工地,了解项目进展,期待早日开放”。
       去年三月初,我在现场看到,大成门已基本建成,红柱长廊,色彩艳丽;屋顶的房梁上还雕有“二龙戏珠”,龙是古老东方文化的象征,虽说还没有完全竣工,但也感觉到大成门的威仪与大气。只见墙壁上画有精致的仙鹤、花卉等吉祥如意的图案,仪态如生。张志光说,这每一种颜色全部是画师自己调配而成。“这些颜料,我们加入了油漆和矿物质,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而成,在市面上买不到任何一种成品的。”墙面的朱红色是用红丹、土籽调成;房梁上的绿色是用巴黎绿和群青调配而成;而活灵活现的“二龙戏珠”则是用金箔制成。“这些画师是专门从山西请来的,木工师是从剑川请来的。”张志光说这些画师每一位都有四十年以上的画龄。我去山西多次旅游考察,故最了解山西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此时亲目睹在专家确定绘画的素材以后,画师要经过自己的创意,先画出手稿,再请专家把关,最终确定以后才能进行绘画。
        而木工师傅的活计也并不轻松,张志光说:“从原料的采购开始,他们认真比对了很多地方的木材,因大成殿长44.99米,宽25.2米,跨度很大,所以密度更高,承重能力更好的花旗木更符合施工需求。另外,据魏工揣测,更换花旗木的另一个原因或许与柱子的尺寸有关。大柱子,梁都要求木头直径在60厘米以上,最长的有8米。而最大的木头重量达到4到5吨左右。把木头运来以后,采用严格的传统工艺,现在能制作传统古建筑的木匠也越来越少,我们需要找寻最优秀的木匠来完成整根木头的雕刻以及打磨,整个木艺加工就耗费了十个月的时间。木材的加工工艺极为繁杂,有古建经验的工匠要经过自己的构思,对细节的处理,才能投入使用。”
       据我采访得知,早在2013年10月,大成殿地下发现了24个石柱础,在大成门也发现了18个石柱础,在调勘大成殿门前的月台时,地下还发现了很规整的土基,通过这点点滴滴的历史痕迹,工作人员确定了曾经的文庙具体位置。一位工地技术员指着一根圆木的石基告诉我,这就是文庙原址留下的石柱础,我看着它,似曾相识。目前已经把老的柱础石安放在了原有位置。我在施工现场看到,大成殿、大成门的石柱础已经建好,新的柱础石已经稳稳的立在上面。
       为了尽量还原昆明文庙古色古香的历史韵味,在大成门和大成殿之间的通道,还将铺有青色的石板路,把四周的苍天古树,拱桥流水,融为一体,浑然天成。多年来,曾经的昆明文庙一直被昆明人心口相传,距它“破茧化蝶”的日子也将指日可待。
        据了解,重建后的昆明文庙将保持古老文化传统的韵味,大成门、大成殿、崇圣殿(祠)等西轴线空间也将成为昆明祭孔、尊孔,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场所;也是延续传统文化脉络的重要载体。整座文庙并将作为昆明市文化馆分馆,提供社会公共文化服务,满足广大群众的文化需求。现即将建好的大成殿面积有952.55平方米,将成为云南省所有文庙中体量最大的大成殿。在大成殿和大成门等主体建筑修复完成后,据说,下期工程还将对大成殿后的崇圣殿,以及东轴线上的明伦堂、桂香阁、尊经阁、魁星楼等古建筑群进行全面重建或修复。               
        憧憬尚未竣工的景观
        到那时,徜徉其中,将会让你很惬意。映入眼帘的是几簇簇枝干怪异遒劲,树冠墨绿或翠绿色的古树,与修葺一新那金碧辉煌的古建筑群,相互映衬生辉。这里每个角落充满书香古趣,就是小到一物一件,一字一体都无不让你增长不少知识,是学习中华传统文化的洞天福地。
        西瞻,年代久远的棂星门内石雕拱桥映泮池,两侧钟鼓楼遥相对峙,四围苍柏身影婆娑。重建的殿宇门楼依仰坡势排列,从南到北为大成门、大成殿、崇圣殿,俯瞰朱门次第开,一派巍峨壮丽的殿宇宫阙。大成殿台阶下祭祀广场,左右分列低矮的长庑厢房对称呼应。偶时各飞檐翘角飘来的风铃声;钟鼓楼传来的撞击声,感觉份外悦耳动听。要是有幸遇上国际公认的公历9月28日孔子诞辰祭孔大礼,那就大开眼见又精彩无比了。此刻,身临其境的观光客与参与者如同穿越两千多年的时光隧道:耳闻钟鼓磬齐鸣,古乐宛转悠扬,祭祀队伍身着传统汉服的乐舞生格外引人注目,他们身穿红色圆领公服,头顶黑色金边三梁冠,举手投足尽显华夏衣冠风范。乐生们展示了正统的中华雅乐,柷、敔、琴、瑟、埙、箫、鼓、笙、钟、磬等多种乐器合奏;舞生则左手执龠,右手执翟,排列整齐地跳起了释奠礼专用的“六佾舞”。执士们身穿紫、黑、白相间的长袍大袖,头顶“四方平定巾”,与献官们共同完成了读祝、三献等祭祀的主体部分……
        东望,黌宫门里排在首位的是鹤立鸡群的建筑——魁星楼,楼后相继有明论堂,紧接西有仓圣祠,东有桂香阁;节孝祠、尊经阁等一系列楼阁和堂馆院舍连带其中,几处玲珑精致的庭院错落有致,点缀些奇花异草,山石盆景,一些条、点、片绿化环绕其中。完全再现清嘉庆年间《重修圣庙大成殿碑记》这样的描述:“堂阁祠宇缭垣,均见鼎新,由是昆华焕彩,金碧辉煌,真是纲领全滇矣……不只殿堂余隆,楼阁繁多,地场宽宏,而亦建筑精美也。”
        昆明文庙若照此描述恢复重建,将一定成为闹市中一颗璀璨的“文渊明珠”,将光芒四射,凸显昆明厚重的历史文化名城风采;将一定成为外地游客游览和观赏祭孔大礼,也是旅途小憩的最妙胜地;将一定成为昆明人群贤雅聚,修身养性,以及赶各特色庙会,传习“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能,或普及各种文化科学知识的极佳场所。 


作者:张伟,云南省民族艺术研究会会员,云南省诗词学会会员,昆明收藏协会会员。在省内外报刊发表文物鉴赏类作品及文学、文史类文章300余篇。在省、市及所辖各县、区政协文史委登载“三亲”文史稿几百篇,各类文稿总字数达五百万字以上。有数篇曾获得一等奖或优秀作品奖。           
联系人:张伟,手机13529249627     

清末老照  可见石雕五孔棂星门脊梁上中门两侧原是一对瑞兽蹲坐方台墩上,侧门皆为云柱纹宝盖。棂星门三字顶脊高耸一个葫芦形宝顶。

前些年修复的棂星门两侧均雕成圆柱形的祥云纹柱,只是中门脊上宝顶基本恢复原状。

清末昆明文庙大成殿正照

今年竣工后大成殿正照

金碧辉煌的大成殿侧影

大成殿朝南正面隔扇门

大成殿台基正面石级中部丹陛处新复原的精美圆镂雕云龙戏水陛墀。

大成殿台基四围石拦外的石雕龙头泄水槽

大成殿屋檐下雕梁、斗拱彩绘

老文庙大成殿内的孔子牌位

复建文庙大成殿的孔子牌位

原大成殿台基下广场两庑厢房仅西侧建成存放文庙古碑的长廊。

清末老照    文庙棂星门秋景图

民国初年   一支士兵队伍走过文庙

清末   昆明文庙官方祭孔队列

文庙魁星阁与泮池桥拦景观

清末老照   文庙魁星阁和黉宫正门外的集市

复古泮池桥面正对大成门景象

复建前,泮池古桥前正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仿古双重檐八角亭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原基础上修建的仿古单檐明伦堂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原基础上修建的仿古双重檐桂香阁

远望现已临街的文庙石雕五孔棂星门牌坊

网友评论

8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8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红袖添香 0

看这篇图文并茂的文庙帖子太长知识了!

  • 大卫  : 谢谢您的观帖和赞誉!

    0

01月17日 12:02

阿生 0

难得难得

  • 大卫  : 感谢鼓励!

    0

12月18日 07:26

杨柳 0

历史的记录,昆明的文化起点,望以后更能彰显其文化价值。

  • 大卫  : 谢谢您的关注!我相信一定能更加彰显其历史文化价值。

    0

11月17日 21:35

魔笛 0

此文庙非彼文庙

  • 大卫  : 先生说的对!但中国的古建筑绝大多数是土木结构的,往往容易在自然灾害或战乱中毁灭,故流传下来的古建筑大多也是历朝历代毁了建,建了又毁,总是屡建屡毀的轮回罢了。他不像欧式建筑内外部结构大多采用砖石建造。中国只有古代砖石砌成的塔类建筑可保留久远。像如今新建的文庙只要后世注意保护,几百年后那也是有价值的历史文物了。

    0

11月13日 21:4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