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元的两件糊涂事

阮元的两件糊涂事 阮元是清代中后期影响最大的学者,也是政治家。他六十三岁时,任云贵总督。在云贵总督任上,一呆就是九年。从道光六年(公元1826年)一直到道光十五年(公元1835年)才卸任。所以,云南人是很熟悉他的。今天,翠湖、大观楼、黑龙潭等处都留有他的痕迹。就是他,在云南发现了《爨龙颜碑》,也就是《大爨碑》,并题跋加以保护,因了这通《大爨碑》,后世才知道:云南,绝非蛮荒之地,它也是有着丰富的金石书画,和中原书法、绘画一脉相承的。 阮元卸任后离开云南到了北京,仍主持编撰《云南通志稿》,使这部书得以完成。至今,这部《云南通志稿》,依然是治地方史的一部工具书。 就是这样一位学者,却也会做出糊涂事,甚至是荒唐事。一件事就是大家熟悉的篡改大观楼长联。 阮元认为:乾隆年间孙髯翁的大观楼长联,从思想上来看,把历朝历代的兴亡,“都付与苍烟落照”,岂不是连大清王朝也要灭亡?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也不能容忍的思想,所以他要篡改。把孙髯翁的原句:“伟烈丰功”去掉,改成“爨长蒙酋”四字,他认为,这样一改,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吴三桂身上,于我大清王朝丝毫无损。他说:这是他“扶正而消逆也”。这是思想上的改动;其二:他认为,孙髯翁的长联,在文字方面,也值得推敲:如,上联的“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比喻金马山、碧鸡山、长虫山、白鹤山,似乎有些牵强附会,尤其是用“缟素”比喻“白鹤”,有生造之嫌,从古到今,从来就没有用“缟素”一词来形容白鹤的,不如直接用实名为佳。基于这些,阮元篡改的长联,都用实名:“东骧金马,西翥碧鸡”,至于“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阮元改做“北倚盘龙,南驯宝象。”阮元篡改完毕,还制成联板,悬挂在大观楼,以取代孙髯翁的原联。 没想到篡改后的“阮联”一悬挂出来,昆明一片哗然。孙髯翁的长联,神完气足,一纵一横,既写出滇池四时风物,又吟咏史实,还总结出历史规律。“阮联”没有这种高瞻远瞩的气势。所以引得云南人士“啧有烦言”。还用“软烟袋(阮元字云台,谐音为“软烟袋”)不通,萝卜韭菜葱。擅改古人对,笑煞孙髯翁。”的打油诗讥讽他。 阮元在云南是有政绩的。如他惩治贪官污吏;重视教育;对盐税的征收加强了管理;还鼓励内地农民到边远地区开荒种地,防止异邦入侵。这些政绩,到现在已很少有人提起,但他擅改长联的糊涂事,却还在为昆明人笑话。  另一件糊涂事不在云南,是在他的家乡扬州。那是他75岁告老还乡的时候。阮元原来是江苏仪征人,但他一直居住在扬州旧城的公道巷,退休后也居住在这里。公道巷的巷口有一座石牌楼,横额题“福寿庭”。石牌楼的对联就八个字,概括阮元的一生:“三朝阁老;一代伟人”。本来,下联的“一代伟人”是朝廷在他的“退休证”上的评语:“显亲扬名,为国宣力,成一代伟人。”他为了表示对朝廷的尊重,就选了“一代伟人”四字作下联。殊不知,也是引来家乡人“啧有烦言”。认为阮元自夸,恬不知耻。把他一生在学术上、政绩上的成就都抹杀了。 好在这位朝廷重臣有“雅量”,两件糊涂事,处理得很好。第一件:“擅改髯翁对”,听说昆明人士对“阮联”有意见,他也就从善如流,很快就把他篡改的长联从大观楼取下,把孙髯翁的原联再挂上;第二件:“一代伟人”联,家乡的石牌楼在他迁入新居——扬州新城的南河下之后,将旧的“福寿庭”拆除,新的“福寿庭”对联改成了“三朝阁老:九省疆臣。”阮元退休(致仕)后,道光皇帝送了他四个字:“怡志林泉”。所以他晚年的著作都署名“怡泉老人”。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文笔塔 6 0

一院寒梅尽掩屋;十亩荷花是种田

11月11日 01:3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