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影评
*·*-*·*
发布于 云南 07-31 · 1217浏览 3回复 4赞

人间悲欢,总有挥剑斩不断的冥定情缘,那曲,和着悲怆婉转的调,分明是前世未了的再续缘。一生停驻,回眸清泪盈,一眼凝视,真真是不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的一辈子。到底情深缘浅,空是落花有意随水流,流水无情伴落花。怎一个悲字了得,闷得人心生生疼,道不尽个中迷离弃和万般味。
人纵有万般能耐,可终也敌不过天命。一番红尘难历的劫,心是千疮百孔的铁丝筛,一寸一寸漏下道不出的爱恨悲凉。那一双风华绝代的吊眉眼,端是含情也入骨,那人的不动容,不理会,佯装无视,是心上生生撕裂的痛。纵非擦肩而过的有缘无份,一样是不得相伴的哀求。终应了那命定的魔咒,挣脱不得,爱而不得,弃而不忘,换得戏里生生世世的永恒,怎奈唤不回的伊人美目琉璃含情视。各人各人的命,这般解释,看不透几许情深几许悲,一生倒也罢了,应了一辈子的诺言,哪管是否逃不脱的命中注定。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戏里,也是不愿承认的词,说出后的释然,却是生生入了戏。女娇娥啊,女娇娥,分不清的戏里戏外,永远做着霸王的虞姬,次次鲜血淋漓的身份指认,心亦沉沦,“我们,演一辈子的霸王别姬”。可奈何,他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注定了的演不到结局就散场的戏,又如何从一而终?现实和戏,终于是两世相隔,哪怕无这楚汉河界,一步也难过。明明近得听得彼此的心跳,为何总是步步背叛,绝望了的迷恋,总归不是虞姬的霸王不入戏。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戏落幕,伊人逝,这世上,再无一个程蝶衣,演得了如此惟妙惟肖似真似幻的虞姬。这最后的告别,当真是别具一格的再摹前人,教人不流泪,却是忍不了的心痛。这样一世,一无所有的流芳百世,总有懂得的人,转换了时空,一眼万年,该是怎样的情意续前缘?等待,最是痴人解不了的咒。宁愿信着,这世上,是有一个程蝶衣……
*·*-*·*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浏览 1217
4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3
赞过的人 4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