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假期(二) 馋鬼们
冕芸
发布于 08-09 · 2116浏览 3回复 9赞

高中时候,交友范围空前扩大,加上有单车的加持,暑假里的我们基本实现指哪去哪,随心所欲。

我那时喜欢去找家住玻璃厂的庄同学。

她家离我家近,骑单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我于是常常粘在她家,有时还带作业去做。

临近饭点,我们喜欢刮些新洋芋,煮PA后,就放在油锅里炸一炸,要么蘸酱,要么洒盐,加点花椒面、辣椒面,拌点小葱,吃得呼呼呼的,非常过瘾。

如果想吃得复杂一些,就去家里的菜地里,摘一些四季豆、青辣椒,再砍个小瓜,拣拣豆,洗洗瓜,用高压锅煮出来,把青辣椒烧熟、切细,拌上酱和小葱,放点盐和味精,就可以就着洋芋一起吃了,味道也很好。

如果还要再丰盛一些,可以切些火腿,剥些大蒜,加上干椒或青椒,洒几粒白糖,炒出满满一大盘,这样,有荤有素有洋芋,堪称完美。

暑假总是需要锦上添花,但是因为普遍不能出门旅行,也不能追剧看电视,更因为囊中羞涩不能逛街购物,最容易实现的就是吃吃吃啦。

好在我们勤劳勇敢,而且有菜园,有大把无聊的时间,所以露珠晶莹的瓜花、半绿半紫的紫苏叶,就成了我们下手的目标,摘下来,拣好洗净,加鸡蛋,加面粉,瓜花加糖,紫苏加盐,放在油锅里炸,几分钟后,手上沾满面粉的地主老财们就志得意满嘿嘿嘿地享受她们的胜利果实了。

女生们基本都规矩而节制,不像男生。

男生更馋,除了捞鱼摸虾打鸟,个别胆大的,还会去山坡上抓迷路鸡(也怪鸡主太大意)。那些倒霉的鸡含恨离世后,被敷上泥巴塞在土里烧。几十分钟后,一边是鸡毛狼藉的泥块,一边是鸡身金黄的美味,眉飞色舞的馋鬼们,醮着椒盐辣椒,大块朵颐,飘飘欲仙!

神兽放假归山,庄稼果木发愁,鸟禽大难临头。
冕芸
天道酬勤,地道酬善,商道酬信,业道酬精。
浏览 2116
9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3
赞过的人 9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