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红河旧事》第九章:正武寻兄染毒瘾
残月
发布于 08-12 · 1687浏览 5回复 9赞

 《红河旧事》第九章:正武寻兄染毒瘾

  过了两日,秦嫂来回太太,说:“团山村有个姑娘,名叫柳玉,今年二十三岁,不仅人长得标致,而且心灵手巧,女工活计甚是了得,我跟王媒婆去看过一眼,果然人才不错。”

  太太问:“既然才貌双全,为何这么大岁数还未出阁?”

  秦嫂叹了口气,说:“说起来,这柳玉也是个苦命人,才生下来就被亲身父母拋弃了。团山村有一对夫妇不会生育,就把她抱回去当亲闺女养,养到十七岁,养父母就为她张罗婆家,可这柳玉有良心,为了报道养育之恩不想远嫁,只想招个上门女婿为养父母养老送终。消息一传出,上门提亲的人是络绎不绝。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当姑娘正准备招亲之时,她那养母突然间中风瘫痪,招女婿的事就被耽搁了。”

  “这个姑娘这么有良心,老夫妇养她一场也算值了”

  “是呀!她在养母床前一侍侯就是五年,养母死后,她又守孝一年,所以婚事就这么一拖再拖。如今,家境贫寒,岁数又大,也没人上门提亲了。”

  太太听说大喜,说:“这般人品哪里去找,姑娘二十三,正兴二十七,岁数正相当。家境贫寒没关系,明天你多带些聘礼亲自去说,你与姑娘约个时间,让正兴亲自去相一眼,只要正兴满意,选个好日子就把婚事给办了。她那养父也是好人,暂时让他自己过着,到了动不了的那天,再接过来和我们一块儿过,彼此也好照应。”

  没几日,小翠的嫁妆已置办齐整,李丁氏吩咐正武去买两只大箱子,一只装新购置的嫁妆,另一只把家里穿不着的衣服鞋帽装做一箱让小翠带走。又把小翠的衣服物品铺笼帐盖,不论新旧打成个大包袱,让正武驾车送到小翠哥哥家去。

  小翠的哥哥住在县城郊区的万家屯,靠卖菜为生,日子过的颇为艰难。小翠过去领的工钱,全托人捎给哥嫂家用,如今,小翠没了收入,不仅帮不了哥嫂,反倒还要靠他们养活,心中不禁酸楚万分。

  小翠的哥哥憨厚,也不会说什么话,可嫂子却是个掐尖的货,见小姑子被东家遣送回来,家里又添一张吃饭的嘴,心里有些不悦,脸色也难看起来。

  正武见小翠哥哥家一贫如洗,嫂嫂脸色也不好看,怕小翠受气,忙将身上装的十来块钱全掏出来,塞在小翠嫂子手里,又将两大箱东西和一个大包袱搬进家来。嫂子见了钱物,顿时喜笑颜开,只顾清点钱物,也顾不上问小翠为什么会被东家辞退。

  正武叮嘱小翠,有事就去李家寨找他,千万别想不开又自寻短见。见小翠点头答应了,正武才放心告辞返回李家寨。

  秦嫂和柳玉姑娘约好了相亲的时间,回了太太,太太又命正武去青龙乡叫正兴回来相亲。

  正武到了青龙乡,二叔公反问:“你二哥找着啦?怎么也不来个信通报一声,还让我这里牵肠挂肚,天天忙请人打探消息。”

  正武气得咬牙切齿,正要转身往回走,被二叔公一把拽住,不悦道:“正武,你叫我帮你栽一百亩水稻,一直欠着人家工钱,时间拖长了,我这张老脸也挂不住。”

  正武说:“我来的仓促没带钱,二叔公放心,等我回家跟我妈要了,马上就送下来。”

  正武赶到县城,已是子夜时分,月色当空,万籁俱寂,也不知二哥在哪里栖身,在街上转了几圈,心想吃屎的狗断不了吃屎的路,二哥肯定要去春福楼找女人,索性到春福楼门口守株待兔。

  正武一路转弯抹角找到春福楼,虽已夜深,春福楼还正是灯烛辉煌,耀如白昼,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正武上次吃了亏,不敢擅入,饿着肚子赶了一天路,饥寒交迫,掏出水壶咕噜咕噜喝了半壶凉水,见有宵夜担子经过,连买三碗馄饨吃下肚。谁知这一凉一热,一饿一撑,心口顿觉不适,加上身体疲乏,呵欠连天,索性解下搭裢垫在地上,靠着墙根半躺半坐,不觉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正武因昨夜饮食不合引发肠胃不适,只觉心口隐隐发痛。正想去西药店买点药吃,忽听春福楼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里面走出一人,正武定睛一看,正是二哥李正兴。

  正武正想上前理论,略一思索,仍背转身站着,待二哥走出二三十步,悄悄尾随其后,跟至南湖公园北门外的一条小巷,正兴在一间小楼前停下,掏出钥匙刚要开门,正武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正兴后衣领,吼道:“好啊!又骗母亲三百大洋,不去青龙乡栽秧,却躲在这里风流快活。”

  正兴大惊,问:“正武,怎么是你?”

  正武说:“进去说话。”

  正兴把弟弟引上小楼,自个儿脱鞋上床,侧身半躺着,拿着一个别致的烟枪,吞云吐雾抽了起来。

  “二哥,你真是德性不改,你不去青龙乡……”

  正兴打断正武,说:“哼!别再跟我提青龙乡,那种鬼地方,你嘴硬你去!”

  “我……”正武一时语塞,点头说:“是,我是不愿意当农民,可我至少没编谎话骗母亲,一千多块钱哪!你都干了些什么?吃喝嫖赌,你无药可救了你,我这就回家告诉母亲,今后你别再想从家里拿一文钱。”

  正兴吐了口烟,说:“青龙乡就是我的储钱柜,以后我再也不用低三下四求母亲了。”

  正武气得发抖,抡起拳头朝正兴头上砸去,正兴见势不妙,连声求饶:“兄弟,哥不经打,哥错了,明天我就去青龙乡,只求你别在母亲面前说我的坏话。”

  正武收起拳头,冷冷地说:“母亲又是心脏病,又是抑郁症,天天大碗的药当饭吃,整夜睡不着觉,我哪敢对她说实话。二哥呀!我只求你别再伤害母亲了,把她老人家气死了我和英子怎么办!”

  正兴放下烟枪,坐起身来说:“正武,都是我不好,二哥呀!现在就是一废物,其实我也知道我做的那些事违背天地良心,我也想堂堂正正做个好人,但是晚了,我现在就是一混蛋,我改不了了。”正兴摇摇头,擦了擦湿润的眼睛,说:“唉!不说这些了,伤感!说了也没用。”

  正武想,二哥这几句还像点人话,说明二哥的良心还没有彻底泯灭,以后要多陪陪他,也许他还能改邪归正。正想着,胃里一阵痉挛隐隐作痛,忙掏出衣兜里剩下的半包烟,抽出一支点燃,才吸了两口,呛得直咳嗽。

  正兴关切地问:“哟!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胃有点疼,抽根烟缓缓。”

  正兴装了一锅烟,递给正武,说:“那也叫烟呀!来来,上床来,试试哥这个。”

  正武好奇地问:“这是什么烟呀?还要躺着抽,这么讲究!”

  正兴卖弄道:“这是世界上最好的烟,也是最昂贵的烟,正武,你试试,这是高级的享受,也是有钱人生活质量的象征!”

  正武灭了手中的烟,说:“算了,不抽了,又苦又呛。”

  正兴把正武拉上床,说:“这个不苦,胃疼小毛病,抽两口就好了。”

   正武疑惑地问:“这烟真能治病?”

  “这你就不懂了,这烟不但可以治病,还可以给你最美妙的享受,不信你试试,随便抽上几口,让你酣畅淋漓,如仙如幻……”

  “真的?这么神奇!”正武学着哥哥的样子,躺在床上抽了几口,果然不苦,还有股奇异的香味儿。

  正武说:“哥,妈叫你明天回家相亲。”

  “嗐!母亲就是瞎操心,乡下女人土啦巴叽的,我怎么看得上。”正兴说:“你哥我长得一表人才,又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娶媳妇干什么?”

  “二哥,外边的女人再好,她能同你一条心,能和你过一辈子?你年纪也不小了,成个家,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再生个孩子…  说到孩子,正武突然想起二哥在昆明的侄儿,便问:“哥,你昆明的儿子怎么办?”

  正兴笑道:“嗐!那都是我编了糊弄母亲的话,你也当真。儿子倒是有,不过不是我生的……

  “什么?侄儿是假的?那嫂子呢,也是假的?”

  正兴说:“唉!说来话长了,那一年,我在昆明无家可归,一个旅馆的老板娘收留了我,她男人害痨病死了,留下一个三岁的儿子,我也是权宜之计才住进她的家。”

  正武说:“当上门女婿也好,好歹有个归宿。”

  “做梦去吧!那黄脸婆比我还大七八岁,又老又胖,哪里入得了我的眼,不过,她手上倒是有钱,我嫖婆娘抽大烟的钱全是她供着,为了巴结我,她对我可是有求必应。”

  “呸!你既然不喜欢人家,干吗骗人家的钱,这不是害人家孤儿寡母吗?”

  “害她?她消耗了我整整三年的青春,我花她几个钱怎么啦?”

  “二哥,看来你真不是人,准是把人家的钱肇光就一走了之?”

  “当然喽,不过,我得找好下家。”正兴笑道:“哎呀!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有艳福,一个黄花大闺女喜欢上了我,她爹是个屠户,一天杀一百多头猪哪!知道吗?一百多头猪是什么概念?差不多半个昆明城的肉都是她家供着,日进斗金哪!可惜屠户杀生太多遭了报应,断子绝孙了,那女孩子也是抱来养的。屠户把养女当成掌上明珠,娇贵着呢!她要天上的星星,屠户也会想方设法摘来给她,就别说供她花钱了。”

  “哼,你倒真是艳福不浅,还尽遇着有钱的。”

  “是呀,不过,那屠户不喜欢我,说我是吃软饭的,千方百计拆散我俩,后来女孩儿怀上了,屠户没办法,也只好认了,他为我们盖了新房,看好了日子,连请柬都发了,就只差拜堂成亲了,可是……”

  “你还可是什么?金龟婿呀!这回你该好好跟人家过日子了。” 正武放下手中的烟具,爬起身来说。

  “是呀!按理说我漂泊这么多年,掉在这金银窝里,也该收心过日子了,可我没那命呀!我不得去赌我手痒,我不得去嫖我xx痒,我不得去抽我浑身痒。就在婚礼的头一天,我还到妓院去找女人,没想到被那女孩逮了个正着,她和我吵了一夜,还动手打我,我也只是这么轻轻一推,没想到那女孩就流产了。”

  “哎呀!你居然动手打人,姑娘可怀着你的骨血呀!她爹饶得了你?”

  “屠户当然不会饶我,他举着杀猪刀追着我砍,幸亏我跑得快,否则就成屠户的刀下鬼了。后来,听说屠户还出重金,雇人满大街找我索命,你说我在昆明还呆得下去吗?这不,我就回家来了!”

  “活该,你这狗日的,简直不是人。你说你要人材没人材,要本事没本事,这么多的好女人怎么就心甘情愿让你骗?”

  “骗?正武,你别说得这么难听嘛!都是她们主动追我的,真的,我没骗你。其实,不是我人才好,也不是我有本事,而是我的经历让我有魅力。蔡鄂将军你听说过吧?我是警卫团的老兵,我给她们讲辛亥革命,讲蔡将军和小凤仙的爱情故事,讲我舍身救将军的故事,哎呀!她们一个个的对我崇拜得五体投地,别说是市井女子了,就连有知识有文化的女医生小护士,哪个不是主动向我投怀送抱。”

  正武说:“你嘴里就没一句真话,蔡将军的警卫?这身份不会也是假的吧?”

  “错!”正兴说:“想当年,你二哥我可是堂堂的革命军人,我在将军身边出生入死整整三年,到了民国二年,也就是甲寅年我们家那白虎星出世……”

  “嗯……?”正武见二哥说话又扯到英子,立刻怒目圆睜,眉毛倒竖,正要发作, 正兴连忙作揖说:“哦!对不起,说错话了,那年我右手受伤,被截了大拇指成了残废,后来部队入川作战,我没法随军转移,就被部队给开排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记得那年,十冬腊月的子夜,凌咧的北风撕咬着我的脸,我就像只孤魂野鬼游弋在昆明陌生的街头,找不到栖身的地方,只有赌场和妓院灯火通明,人出人进,我想去妓院混到天亮再作打算,一个浑身狐臭的女人接待了我,等我从妓院走出来的时候,部队发的那点抚恤金已经被骗的所剩无几。也就是那一夜,彻底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我从一个革命军人变成了一具只知道灯红酒绿吃喝玩乐的行尸走肉,我学会了赌博,学会了骗人,学会了抽大烟,我频繁地换女人……”正兴含了口茶漱漱口,仰面扼腕,叹道:“偶尔,我也想改邪归正,可试了很多次,都失败了。唉!没办法呀!这些东西不能沾,一沾上就甩不脱,以后你会有体会的。”

  正兴无奈地揺摇头,苍白的脸庞浮起一絲凄凉的苦笑,眼里满满的含着一汪泪水。他说:“正武,现在你算真正认识你二哥了吧!”

  正武鼻头一酸,觉得二哥除了可恨之处还有些可怜,他正想宽慰二哥几句,只见正兴抹了一把眼泪,说:“算了,你也不用宽慰我,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顺其自然吧!”

  “不,哥,以后我不练武了,我也不去当兵了,我就陪着你,帮你戒掉这些坏毛病,我们一起去青龙乡打理田产,一起孝敬母亲,一起振兴李家的家业。”

  正兴仰头大笑,可怜之相一瞬即逝,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忧郁和刻板,暗浊的眼睛里忽闪着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光芒。他说:“正武,别说那些没用的话了,蒙自这穷乡僻壤,没有我要的生活,你看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里还有人梳着清朝的小辫子,点着昏暗的水火油灯,过着原始落后的生活。高山不是留郎处,锈水不是养鱼塘,迟早我李正兴要杀回昆明去,正武,你见过电灯吗?吊在家中的屋梁上,一拉开关线,“啪”,电灯通明透亮;南屏街、金碧路……时尚的洋装琳琅满目;到了晚上,流光异彩,华灯闪烁,妓院里的女人个个花容月貌,娇艳欲滴,哇!那才叫享受人生,那才叫有质量的生活……”

  “嗨嗨嗨!你瞎扯什么呀?”正武手指敲着桌面,眼睛瞪得像铜铃,说:“你继续做梦吧,我要走了,明天你去不去相亲?”

  正兴扳着正武的肩头,说:“正武,你听哥的没错,我带你去大城市过上流社会的生活,那里的奢华会让你大开眼界,我们兄弟联手开一家烟馆,开赌馆也行,那可是日进斗金的营生呀!逮着机会,你把母亲床板下那沓银票偷来……”

  正武跳起身,左手扳住正兴肩头,右手抓住二哥手腕,使劲往后一扭,大声斥道:“你这忤逆种,无可救药了你,告诉你,你要再敢打母亲的主意,我把你胳膊折断插进你屁股眼。快!给句痛快话,明天去不去相亲?”

  正兴求饶道:“去去去!好兄弟,饶了哥吧!你先走,我明天一早就来。”

  正武放了二哥,转身朝楼下走去。正兴冷笑一声,做了个鬼脸,伸长脖子朝楼下问:“正武,哥的烟怎么样?”

  “胃不疼了!” 正武回了一声,摔门而去。

  回到家,正武对母亲说:“二哥明天回来相亲,青龙乡的秧苗长势很好,只是欠着人家的工钱,二叔公叫我赶快把钱送下去。”

  李丁氏说:“你二哥到底栽了多少稻田,怎么老是钱不够,等明天你二哥回家来我问他。”

  正武说:“我二哥的钱又被贼抢了,母亲还是把钱交给我妥当些。”

  李丁氏说:“你不是不愿管青龙乡的事吗?工钱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等你二哥相完亲,我让你二哥送去。”

  正武知道母亲只信二哥不信自己,心里想将二哥做的那些事和盘托出,但话到嘴边又使劲咽了回去,母亲的病不能再受刺激,再伤她的心只怕会要了她的命。

  第二天,正兴跟着秦嫂去了一趟团山村,他连柳玉的模样都没看清楚,扭头便往回走。正兴的心思一点都不在柳玉身上,他只想找个机会,把母亲床下的那些宝贝弄到手,然后远走高飞。

  正武知道二哥的歪心思,寸步不离守在母亲屋里。见二哥向母亲要了钱又要走,便尾随来到村头。正武正言厉色对二哥说:“我让二叔公栽了一百亩水稻,你赶紧去青龙乡把工钱付了,要不然今年颗粒无收,全家人就只能喝西北风。”

  正兴一口答应,说:“放心,你在家好好侍奉母亲,我这就去青龙乡付工钱。”

  正武才转身,正兴便搭了辆马车回县城去了。

  注:图片来自“百家号-老余侃历史”


残月
晨练太极晚吟诗
浏览 1687
9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5
赞过的人 9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