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湖恩仇记第五章38. 将将好
子君周生
发布于 广东 2022-10-04 · 3840浏览 12回复 20赞

第五章 伤口是光进入你内心的通道

38. 将将好

原来,那天朱曼迪找孙虎要求复婚,引起了孙虎的高度怀疑。操盘手在证券业混了几年,早已经不是原先教数学的那个老实头,他看多了业界的尔虞我诈和庄家们的各种腹黑手段,养成了一双火眼金睛。朱曼迪多年来不曾联系,一见面就甜言蜜语,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焉有不警惕之理。特别是朱曼迪最后那句“还有一个人也想和我结婚”,加上他对朱曼迪多年的了解,让他觉得这其中恐怕还是和钱财有关。他假意犹豫不决使了个缓兵之计,马上托人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却发现男主角竟然是他以前的学生。而刘超此时也找上门来,要与数学老师合伙讨回公道。孙虎将计就计,与刘超商量得绝妙好计,把手头所有财产变现转移,并策动几伙基金同时向证券公司融券,全力做空朱曼迪所持的股票。

刘超则按法院判决归还房子车子等,又以有香艳照片做饵来钓朱曼迪,到朱曼迪套刘超入彀时反被刘超所套,录下所有对话上报各单位,导致股价大跌一泻千里。孙虎率领数路基金赚得盆满钵满后,一鼓作气再度提起离婚,又分得朱曼迪一笔家产。师生俩大获全胜,分成甚丰,打了一个扬眉吐气的大胜仗。可怜朱曼迪为了贪图小帅哥的姿色,费尽心机却到头来身败名裂,财产折半,竟然还不明白是怎么垮的。孙虎从数学老师变成了操盘手,在于他肯学习肯钻研,守得寒窗多年终见月儿明。刘超做萝卜丝时摔了一大跟头,做销售赔得底裤儿掉,做饮料时吃一堑长一智,又在大学充电了真本事,随着岁月的演变步步向前。朱曼迪却原地踏步,终究输给了这个不断进步的时代。

这就叫饶你老娘奸似鬼,却吃了小帅哥的洗脚水,大风大浪谁没有见过,偏偏在阴沟里翻船,笑煞人也。这一笔青春磨损费委实损失太大,朱曼迪元气大伤,自觉在本地再也呆不下去。钱财的损失是一回事,怕只怕众人的唾沫要把她淹死,她也没脸再自如地出入公众场合。最后她和吴小兰吃了一顿告别大餐,委托闺蜜变卖所有不动产,自己则回到老家,盘下一个养鸡场和一口鱼塘,招了一伙工人,算是金盆洗手解甲养老去也。

古力特没注意到刘超的绯闻,他有自己的事忙。他有两个习惯,第一个是说过的话做过的承诺,一定要兑现,如果不能做或者估计努力了也做不到的,他就不会大言不惭地许下空头承诺。第二个习惯是别人对他的好,他总是会记在心里。所以有人评价他这种人不能当政客,政客的第一要素就是要擅长放空炮,给别人画饼,至于承诺的事以后做不到了,找个理由解释或者推搪一下就好了,甚至不必记住,直接抛诸脑后。别人对自己的好?把它看成是应该的,照单全收就是,曹操不是说过宁可我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么?仁义之心与妇人之心,是做不成大事的。可是古力特就是做不到这点,有些事,可能天生就是如此,再也无法改变。

他曾经说过要回请杨凤吃饭,这事就一直记在心里,有天见不怎么忙,就打了杨凤的电话。杨凤说古总我也正想见你,有朋友送了很多猕猴桃给我,野生的,纯天然,我借花献佛给一些你尝尝,一定符合你健康养生的标准。我准备了两个故事要说给你听的,我觉得你会很有兴趣。

古力特还没来得及说好,杨凤又问能不能再带一个朋友一起吃饭,是她新认识的朋友,本来刚打算一起吃饭的,那干脆就三个人一起,顺便把这个新朋友介绍给古力特认识一下。古力特说好的好的,粤语说“相请不如偶遇”,本地话就叫做“将将好”。杨凤在电话里很大声地笑了,将将好,真的是将将好!“将将好”是当地话,就是刚好和碰巧的意思。新认识的朋友姓阚,是一位研究心理学的专家,人称阚老师,这次过来采集研究素材,住在涌金泉度假村,和杨凤偶然交集,两人一下子就“将将好”混熟了。

按照杨凤的口味,他们找了家土菜馆吃起来,但古力特不喜欢这一类的所谓风味,鸡肉肯定是不新鲜的,还用很多盐巴、味精、辣椒面腌了很长时间,吃起来的口感和木柴差不多。火腿更不用多说,古力特略略碰了一下就再无兴趣,他仍然是钟情于辣椒炒莲花白、素炒洋花菜、碗豆尖一类。杨凤也不见外,对肉类吃得津津有味,她从小就习惯了这种重口味吃法,佐料若是少了她就会觉得没有味道。

边吃边聊,杨凤讲了两个故事,第一个叫《精心策划》,第二个叫《泪水是将来的希望》,都是不久前才发生的真人真事。听完故事,古力特说今天总算了解杨凤了,何止是口才好,直接就是一个满身充盈着文学细胞的才女。前一个《精心策划》只是一个构思机巧的故事,后一个《泪水是将来的希望》还带着非常丰富的感情,拿到任何一本杂志上去发表,都能收获很多读者的赞赏。

杨凤有点得意,她从小就以口才好而闻名,大家都喜欢听她讲故事,同样一件事,经过她的口中讲出来往往能比别人得到更多的聆听。这么多年来她的长项就是与人交际,再不熟悉的人经过她的三言两语,都会很快变成交谈甚欢的朋友。只可惜除此之外,她没有更多的长处了,所以直到今天还是为老板打工,靠一张嘴皮子吃饭。

古力特认为够可以了,一个人能有一两样拿得出手的本事,已经是很不简单,世界上哪有什么都是你通吃的道理!杨凤见他只是喝水,问他原因,他说喝咖啡和喝茶都只能在早上喝一点,如果在下午喝,那晚上的睡眠就会受到影响,喝了会精神奕奕睡不着觉。饮料也很少喝,不健康,里面都是糖精、色素、防腐剂之类的东西,对身体没什么好处。

杨凤说你这么年轻,怎么就和老人家一样讲究养生呢?一般是上了年纪的人才会这样的。平时就喝白开水?那多没有滋味呀!古力特说我本来就是一个很无趣的人,不抽烟,不喜欢喝酒,也不怎么喝饮料。我平时没有应酬的话,晚上十点半上床看书,然后睡觉。如果正常的话,早上六点多就醒过来了,这种生活形成了习惯,生物钟到点就会自行启动。杨凤连声哎呀呀地叹气,这样的生活确实很无聊,那你赚钱用来做什么?古力特说赚钱应该不是人生目的吧,人生的目的是让自己舒服,自己觉得怎样舒服就怎样过。我有个目标是环游世界,这也许需要很多钱,我从现在开始就得准备钱,将来不工作了就四处云游去。

古力特见阚老师一直没怎么说话,就问她对刚才的故事怎么看。阚老师说这故事很有意思,其实说到底就是人性的问题,人类的天性里面,有些东西是千百年来都没有改变的。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人类的天性里面一些根深蒂固的本性,比如贪婪与恐惧。人在对待任何事物时,不是贪婪战胜恐惧,就是恐惧战胜贪婪。这里说的贪婪与恐惧,不具有褒义或贬义,只是一个中性的词汇,形容一种心理,一种情绪。贪婪掌控得好,就成了向上的动力;恐惧掌控得好,就成了防范风险的预警机制。反之,就成了破坏力量。想发财是好事,个人努力去发财的同时,也能促进社会的进步。但是为了自己发财而去坑害别人,那就是贪婪过度,到头来玩火自焚了。同样道理,预防别人的伤害是必要的,但是不能为了不让别人伤害自己而主动去伤害别人,不应该对别人的伤害采取过度行为。所以,贪婪与恐惧都必须有度,控制在度内是好事,过度就是坏事。

古力特觉得阚老师很实在很接地气。上大学时古力特曾向一位心理学教授请教有关嫉妒的问题,那教授居然说在四人帮时期人们都是互相嫉妒的,打倒四人帮后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从此古力特再也不看那教授一眼,这样的水平居然能当教授,是从工农兵大学生混上去的教授么?阚老师笑了,也许这教授在文革时受了很严重的打击,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也许就是个混饭吃的角色,习惯于说些不痛不痒的废话。学术的问题讲数据,讲案例,讲认真的分析与研究,来不得半点的马虎与应付。要么不说,说了就要有根有据,至于别人能不能接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古力特想了想,请阚老师帮自己分析一下。自己喜欢看书,喜欢听歌和散步,有时还弹弹琴,骨子里就不喜欢应酬,特别不喜欢一群人大呼小叫地喝酒。但又觉得大部分人都喜欢这样,自己这样显得很不合群。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或是几个人一起看电视时,别人觉得好笑的地方,我笑不出来;我觉得很有意思想笑想叫时,别人又无动于衷。在表面上,我很有亲和力,与大家都相处得很好,实际上却私下觉得自己很孤独,很寂寞,没有人能了解自己的心。阚老师,这样是不是不正常?是不是有心理障碍?

阚老师说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所以特别能理解古力特的想法。中国社会和西方社会有很大的不同,西方人崇尚个性与自由,强调私密空间,每个人都注重选择自己喜欢的事和独特的发展方式。中国人的习惯是集体主义文化盛行,什么都要不出格,都要和大众保持一致,也就是千人一面,千篇一律;不合群就等同于不好相处,就等同于异类。所以,像古力特这样的人更适合于在西方生存,在那里会感到更舒适更自如。

很多中国的年轻人现在陷入了一种叫作“假装很合群”的症状里,明明周末想去图书馆学习,看到舍友都在看电视剧、打牌,都在找不同的女孩子谈恋爱,为了不被孤立,只好追随众人的生活作息。明明想将下班时间用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却为了合群去喝酒应酬、唯恐被同事排挤。明明一个人活得比谁都要精彩,却害怕被世俗的眼光不容,只好答应相亲,一次又一次地妥协。毛姆曾经说过:“就算有五万人主张某件蠢事是对的,这件蠢事也不会因此就变成对的。”

阚老师说心理学上有种现象叫“羊群效应”,你在一个集体中待久了,从众惯了,就会逐渐丧失自己的判断,沦为集体意志的奴隶。你以为你在合群,其实只是在被平庸同化,在一个糟糕的环境里,合群其实等同于浪费时间。当你看起来合群时,你是真的喜欢合群,还是在伪装自己?你有没有问问自己,合群到底是快乐,还是辛苦?时间是最公平的,每个人每一天都只有二十四个小时,你将时间花在合群上,那就是为别人而活,那花在自我提升上的时间就少了。人一陷入群体之中,智商往往就会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感到安全的归属感。为了合群而放弃思考,在群体中迎合了别人,却惟独辜负了自己。

鲍尔莱说过:“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99%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毫无意义。”所以阚老师建议古力特,不需要刻意去合群,去放弃自己的个性而刻意融入集体,该来的自然会来,该走的注定要走。适当地将精力多花在自己身上,学会与孤独握手言和,才会活得更舒适。你在别人眼中的孤独,恰恰是你最想要的舒服;你要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然后遇见更好的自己。

阚老师最后总结说,一个人最好是做到内心里“将将好”,不强求,不为难。古力特听了阚老师的话,直如醍醐灌顶,心中瞬间如月亮的银光普照,一片清明。他想起了那首《听雨》的歌,小程也许说的没错,那才是自己心中最真实的写照。

接着话题转到吉利不吉利与算命的事。中国古代没有心理学这个概念,当然也有各种类似心理学的思想散见于各家各派中,但不成体系。中国近现代科学意义的心理学不是从中国文化传统中诞生的,而是从西方传进来的,所以心理学的研究以西方为主流,中国人则更热衷地讲命运和算命。古力特说从来不相信算命的,只相信靠自己奋斗。如果相信算命,那就天天坐在家里等就好了,人生就不必去努力。

阚老师说如果这样理解就有偏差了,瑞卡斯说过,我们总是喜欢拿“顺其自然”来敷衍人生道路上的荆棘坎坷,却很少承认,真正的顺其自然,其实是竭尽所能之后的不强求,而非两手一摊的不作为。按我的理解,人生必须奋斗,必须努力去争取,如果奋斗以后都争取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那就静心看待命运的安排。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说的也是同一个道理。说到算命,你有没有想过,其实高明的算命大师并不是胡说八道的,他用的是归纳法与演绎法,把一个基数很大的人群作为样本,把这些人所经历过的事情、所表现出来的特点进行归纳与分类,然后总结出规律,再以这些规律去推算同一类人的际遇,那才叫高明的算命,而不是信口开河。

举个例子,某人天庭饱满,脸色红润,算命的说他非富即贵,那其实是他家境优渥,吃好穿好,才能养得肥肥胖胖。某人头尖额窄,印堂发黑,算命的说他人生颠簸,那肯定是营养不良才会有的样子。某人伸出手来,皮肤白白嫩嫩,手指肥胖,看不到骨节,那就可以说这人是养尊处优长大的,没吃过什么苦。如果骨节粗大而突出,皮肤干燥,那多半是干活导致的,他的家庭就不会是富贵之家。这样去算命是不是很简单?但其中大有道理啊!

杨凤不由得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是细皮嫩肉型的,就说我从小就没干过什么活。古力特把手伸到阚老师眼前,叫阚老师看看,阚老师说我说实话了,对不对你都别生气。古总你现在是企业的高管,日子应该过得不错,但是你小时候吃过不少苦,这个很明显。还有一个一般人看不出来的,我也试着说说,可以验证一下我对民间算命风俗的研究。答案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的话就不说,悉随尊便。

古力特叫阚老师但说无妨,阚老师说你把右手的拳头握起来给我看看,就这样。哦,我看到的是,你家兄弟不齐全,就是有夭折的;还有你的命不算是好,你克母,所以你要尽量对母亲好一点。

古力特的脸色变了,他沉默了一下,说阚老师你说对了,我信服你。你和我从不相识,远隔千山万水,今天又是第一次见面,我家里的事这边没有人会知道,但是都让你说对了。你颠覆了我的认知,看来还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我们不懂的事情叫做迷信。

阚老师说但是民间也有很多糟粕,一直以讹传讹,还被奉为经典,却经不起推敲。《列子·汤问》里写神医扁鹊:“鲁公扈,赵齐婴二人有疾,同请扁鹊求治,扁鹊谓公扈曰:汝志强而气弱,故足于谋而寡于断,齐婴志弱而气强,故少于虑而伤于专,若换汝之心,则均于善矣。扁鹊饮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药,即悟,如初,二人辞归。”有两个人不舒服,一起找扁鹊看病,扁鹊一眼就看出了症结所在,说你哥俩一个志强而气弱,一个志弱而气强,所以才不舒服,我把你们的心脏换一下就好了。于是扁鹊给二人下了迷药,然后开胸挖心,将之互换,完事后又给这哥俩喂了一些神药,这哥俩站起来就走了,跟没事人一样。你觉得这可信么?

再说华陀,仅有一把利斧加一碗麻沸散,就要给曹操开颅,就是放到现在的医疗水平和条件,开颅手术都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如果硬要开颅,斧子一切开脑袋,颅骨内高压暴增,脑浆子喷成豆腐花了。所以曹操不信这一套,直接把华陀给杀了。我再说个好笑的,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一本正经地记载了四个偏方:1. 在上元节的时候,偷来富翁家的灯盏放在床下,就能让不生孩子的老婆怀孕。2. 夫妻各饮一杯立春那天的雨水,然后同房,治疗不孕症有“神效”,理由是“取其资始发育万物之义也”。3. 鱼骨卡在喉咙的话,把渔网煮成汁或烧成灰喝了,就能让鱼骨掉下。4. 有人上吊死了,把上吊的绳子拿来烧成灰,和水服下能够治狂癫。你们广东人很相信以形补形,吃什么补什么,不知道是不是跟李时珍学的。李时珍坚信可以“以胃治胃,以心归心,以血导血,以骨入骨,以髓补髓,以皮治皮”,认为六畜的心,能治人的“心昏多忘”、“心绪作痛”。

    古力特笑得合不拢嘴,广东人就这个德行,心脏不好吃猪心,肾亏了吃腰子,腿脚不便吃炖猪脚;也有吃青蛙的,因为青蛙跳得高蹦得欢。我老家还有一些传统陋习,说不能用尿桶装鸡,装了鸡的尿桶人往里面尿尿,就会得麻疯病。几十年以前他们还在卧室里放一个大缸,揭开盖子拉屎拉尿时满屋子臭得不堪,叫他们搬出去却说这样会破财……可那时他们穷得冬天连袜子都没有!

阚老师最后来了个高潮的,据《本草纲目》记载:“心腹急痛欲死:用人屎同蜜擂匀,新汲水化下。”听明白了吧?心痛腹痛,找点人屎拌上蜂蜜,吃下去就能好!

杨凤笑得不要不要的,大声拍着桌子道:“阚老师你太嘲赖了,本来吃饭吃得好好的,你却说什么吃屎!”

这句本地话古力特听懂了,“嘲赖”就是“讨厌、可恶”的意思。

子君周生
《翡翠湖恩仇记》,一部描写云南的长篇现实励志小说
浏览 3840
20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2
赞过的人 20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