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湖恩仇记第五章39四个女生(倪莉)
子君周生
发布于 广东 2022-10-11 · 4887浏览 12回复 19赞

第五章 伤口是光进入你内心的通道

39. 四个女生(倪莉)

   李明川的面前摆着一份《文摘周刊》,他胡乱翻了几页,不料又看到了一条他曾经多么熟悉的报道。仍然是第六版,仍然是那条新闻,但题目有了改变,记得以前是十个字,现在变成了十二个字:《女骗子的最后日子 后续报道》。

曹娅莎,女,1959年生,潍坊海外实业公司总经理。因犯票据诈

骗罪,被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曹娅莎、

刘锦祥不服,均以“量刑过重”为由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认为,原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

审判程序合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将此案报送最高人民法院核

准,最高人民法院经合议庭评议并经审判委员会讨论,以金融凭证诈

骗罪判处被告人曹娅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

据称,这是我国金融凭证诈骗案适用死刑的首例。

李明川小心翼翼地看完了这篇后续报道,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心脏也在嘭嘭嘭地跳个不停。好险呀,死刑,洗个票居然就死刑,这操蛋的法律!如果不是二哥和三哥出手相救,自己今天还能坐在这里看报纸么?他又想起了杨卫东,这个死骗子跑到哪里去了?怎么再也见不到他冒泡?要是再见到他,非把他揍出屎来不可!居然骗了我的钱,让我的公司倒闭,害我现在寄人篱下,苟且偷生地做一个什么鸡巴经理,想想都要气个半死!算了,让人丧气的事别想那么多,找点开心的趣闻看看才是真的。

他翻来翻去,看到了这么一条有趣的事:一家国际食品公司在面试应聘大学生时,出了一道这样的怪题:你是公司的一名重要职员,被派出去执行一个重要的任务,销毁一车已经过期的面包。面包虽然过了保质期,但没有变质,也还能吃;虽然吃下去也不会影响健康,但过期就是过期,按该国的法律规定是不能再让人食用了。可是当你抵达现场之后,吃惊地发现四周黑压压密麻麻地涌来了无数饥饿的难民,如果把过期的面包给他们吃,他们就可以活命;不给他们吃,他们就会饿死,而且还可能在饿死之前,先闹事暴动,甚至把你都吃掉。更麻烦的是难民的身后,跟着一群贼眉鼠眼的记者,他们手持各式照相机,用不怀好意的眼神偷窥着,就等你行动。如果你把面包给难民吃,记者们就会报道:食品公司丧尽天良,给难民食用过期面包,损害了难民的身体健康,还违反了法律。如果你不把面包给难民们吃,记者们就会报道:食品公司丧尽天良,宁肯把面包销毁,也不肯救难民一命。现在,你做为公司的一名优秀员工,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报纸上没有答案,李明川想了半天不得要领,悻悻地把报纸丢到一边。过了一会儿他又有点不甘心,又翻来看了一遍,然后打电话问古力特有没有空,有的话过去说个事。他去到古力特的办公室,恭恭敬敬地道:“古总,我有个事想请教一下你,”然后就把报纸递过去。他想古力特也不见得就会有什么解决办法,这事确实不好处理。

古力特看了看,想了想,李明川紧盯着古力特的脸,确认这个想是在真的想,而不是装模作样。忽见古力特眉头一展,笑着道:“我想出来了,告诉难民们,这一车面包已经过了保质期,根据法律是不能给人吃的,尽管吃了并不会对健康造成伤害,但是公司不能违反国家法律。所以现在我要把这车面包送去养猪场,但是去到养猪场卸下车以后,这面包就不属于我们公司了,别人怎样对待或者处理与我们公司无关。所以你们去不去养猪场是你们自己的事。”

李明川把巴掌拍得啪啪响:“古总你太牛了,智商确实高我们一筹,我硬是把脑壳想疼了都想不出来这么好的解决办法,真不知道要怎样的女生才配得起你呢!对了,最近你的婚姻大事进行得怎样了?”

古力特说认识了一个护士,很满意,但是那个护士只有两姐妹,所以不可能嫁到广东去,除非古力特肯在这边安家,那还有谈下去的可能。李明川说这可不行,那不变成你当上门女婿了,在我们这边,男人上门是很没面子的事,你可不能答应她!

这当儿正好丁素贞拿着一叠单据来找古力特签字,恰恰听见了对话的后面一截,就接口说:“这女生忒没眼力了,古总这么好的条件摆在这儿,只怕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我看她呀,过了这个村就再没这个店了,如果古总对我说这样的话,我想都不用想,马上就答应了,马上就去领证,省得夜长梦多!”

李明川打趣道:“你当然马上答应,你是出纳,算账精得很,自然不会错过古总这种青年才俊。我要是女的,我也会死缠着古总不放的。”

丁素贞心中有鬼,听李明川的话就好像带着骨头,似乎在影射她缠着林永浩不放,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古力特打圆场道:“我和她说了,若是放心不下爸爸妈妈,就一起接到广东去好了,两边老人都能照顾,也没什么难度。可是她说老人家怕是不习惯广东那边的生活。”

丁素贞这才回嗔作喜:“古总这么迁就她,看来真的很喜欢她了,这女生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才修来这样的福气,古总竟连她爸妈都养起来了!她若不珍惜,必定后悔一辈子的!”

闲话之后各人散了,那两人回去自生闷气。李明川气的是费心费力给古力特介绍的人没看上眼,古力特自己却找到喜欢的了。还有就是刚才以为很难的一道过期面包的题,又被古力特轻松化解,看来这智商的事一时半会改不了也赶不上,因此心里憋气。丁素贞气的是林永浩最近对她不冷不热的,却对云若柳大献殷勤,很有把她抛弃的可能。丁素贞出身贫寒,全凭有几分姿色,以为跟了林永浩就傍上了大款,以后能过上养尊处优的日子,没想到林永浩还是把她作为玩物一枚。古力特也是很不错的人,但是除了工作上的接触,古力特就从来没有跟她多说过一句题外话,显见得完全没有什么机会。这几年来她没有去物色其他男人,一心一意跟着林永浩,现在时光匆匆韶华已逝,若林永浩不要她了,她可如何是好?她越想越气,把账本往抽屉里一锁,干脆跑回宿舍去哭了一场。

古力特把账单审完签了字,回想起与倪莉的相识,不禁心里甜滋滋的,如过电影一般一幕幕地回放起来。那天倪莉打电话来,说转回上白班了,又逢休息,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先见一下,但是她胆子小,要带着个姐妹一起见,希望古力特不要介意。古力特说当然不介意,多一个人给个参考意见,本来就是好事。

古力特去到约好的地点,见到两个女生,都长得蛮好看,身高和穿着也差不多,其中一个嘴快的说请你猜猜我们两个谁是倪莉。古力特毫不迟疑,指着那个嘴慢的说就是你了。嘴慢的说为什么是我?如果不是我那你岂不是得罪倪莉了?古力特说就是你了,我觉得就应该是你,你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如果看错了,那我就认命了!

嘴快的女生问你想象中的女生是怎么样的人?古力特鼻翼微动,深吸一口气,说以前别人介绍女孩子给我认识,我都会看她长得漂亮不漂亮,身材好不好,脾气好不好,做什么工作,家庭条件怎么样。一句话,是带着很多功利性的眼光看对方。今天我明白了,那不是谈恋爱,那是做生意,是希望找一个匹配的人,找一个权衡利弊后觉得还不错的人。但是今天一见,我明白什么叫爱情了,就是不管对方任何条件,我只知道喜欢这个人,这就够了,能够让我瞬间心动,才是那个藏在我心中到现在才出现的人!

嘴慢的女生很吃惊听到这么一番话,瞬间心动?一见钟情?那我是穷人你也不介意?我有病你也不介意?我家庭负担重你也不介意?古力特道:“有困难我们一起去解决就好了,你说的那些都不重要,喜欢才重要。”

嘴快的女生惊呼道:“天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男生!”

原来那个嘴慢的真是倪莉,古力特没看错。他说的是实话,他一看到倪莉,就觉得找对了人,就是她了,就是这个要和她走完一辈子的人!

快嘴女生又道:“她长得像你妈妈么?我听说过一个心理学现象,说男生找对象其实在骨子里是以自己的妈妈作为范本的,他也许口头上不说,也许没有意识到,但母亲的影响会深深地藏在心里。”

古力特没听说过这个理论,也不太认可,和倪莉才第一次见面,话也没说几句,怎么就会像……哎,别说,看起来脸型还真的和自己母亲有点相像,但倪莉明显漂亮得多,一看就是那种大方又端庄的样子,让人心里很踏实。他突然想起了云若柳和丁素贞,云若柳很能干,但有点霸道,又有点小心眼;丁素贞则是很漂亮,但太有风情,分明是个不安分守己的狐狸精。

三个人一起逛街,聊天聊得很投契,快嘴女生叫小汪,是倪莉的同学,和古力特聊个不停。小汪说倪莉和陌生人不怎么说话的,只有熟悉了以后才会慢慢话多。他们逛了一大圈,古力特提议去吃饭,吃什么由女生决定,他来做东。小汪说去吃火锅吧,这附近有一家火锅店,生意好得天昏地暗,简直让人怀疑他家的火锅里放了大烟壳。古力特问大烟壳就是罂粟壳么?小汪说是的,不过那是玩笑话,那火锅店真的很好吃噻。

火锅店里满满的全是人,早已没有空桌子,就在店外面空地上摆出一溜小桌子,每张桌子配上几张小板凳,也坐满了人。小汪眼尖,看见有张小桌子像是吃到尾声了,就急忙过去先占了位子,然后招呼他们过去。三个人点了菜,无非就是羊肉、牛肉、鹌鹑蛋、丸子、毛血旺、海带、面筋、豆腐、千张、香菜、豆芽、大白菜、洋芋、山药、番茄之类,倪莉问了古力特可以吃辣,就点了微辣的锅底。

小汪问古力特有没有谈过女朋友,古力特说有,以前在广东有人介绍了一个女孩子,长得也不错,就是有点瘦,叫张美玲。张美玲是做仙妮蕾德的,古力特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仙妮蕾德,张美玲说是一种很高端的保健品。古力特从来都不吃保健品,觉得那可能是老年人的专利,可是张美玲说这观念非常落后,一个人不能等到老了才来注重养生与保健,也不能等到有病才去看医生,而应该及早呵护身体,保证身体健康。古力特自认身体非常健康,不需要什么保健,不过他也不反对张美玲做这一行。

有天晚上张美玲邀请古力特去参加一个仙妮蕾德的分享会,说免费的,去了解一下基本情况。去到分享会现场,居然满满的都是人,估计有数百个吧,大家一起唱歌,一起朗诵,气氛极其热烈。接下来是分享环节,一个女孩子上台发言,说自从吃了仙妮蕾德,病也好了,人也精神了,工作也有劲头了,说得声泪俱下,有点像李奶奶和李铁梅痛说革命家史。然后是另一个人上台,也是对仙妮蕾德大唱颂歌,说仙妮蕾德救了他全家人的命。突然间就有人带领大家呼口号,表忠心,全场热情亢奋,像打了吗啡一样。古力特很不喜欢这种情景,觉得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批斗大会差不多,就推说空气不好,要提前退场。张美玲带古力特退场,去到她的宿舍,泡了一杯茶给他喝。古力特说晚上喝了茶会睡不着,还是喝水吧;张美玲说不怕的,这不是一般的茶,你喝了不会睡不着。古力特口很渴,勉为其难喝了半杯,张美玲问他是不是味道很舒服,他说没有喝出来,这究竟是什么茶?张美玲说就是我们仙妮蕾德的茶,很好的,你喝了以后肯定会再想喝。

古力特心里有了疑问,喝了以后会想再喝?那是不是有什么上瘾的成分?他是个内心很自我的人,最不喜欢别人指手划脚,更不喜欢别人不经得他同意就下套一样向他强行推销什么东西。所以后来张美玲再打电话来约他见面,他就以没有空为借口谢绝了。这一段所谓的谈恋爱也就无疾而终。

小汪说知道仙妮蕾德,在1982年进入中国,但是在1998年中国禁止直销,现在好像没动静了。倪莉插嘴说以我们做护士的角度看,保健品基本上没什么功效的,如果你要想有些效果,那起码得按它标示的份量的十倍服用,才会有点效。所以,正常人最好多吃新鲜的青菜和水果,适量吃点肉,保证充足的睡眠,那就是最好的保健品。古力特对此大加赞赏,因为他平时就是这样生活的。有时候碰上感冒发烧咳嗽拉肚子之类的小毛病,他尽量不吃药,喝点开水睡睡觉过几天就会自己好了。症状实在严重了,才吃点药,不像有些人动不动就输液,用抗生素,好好的人搞成个药篓子。

他们又聊起对爱情的看法,古力特认为成年人的爱是不追问,是不解释,是心照不宣,是一种安静的默契。倪莉说你的理论太抽象,不好理解,我说一件事,可算是轰轰烈烈的爱情。我们医院胸外科接诊过一个年轻的男患者,影像检查高度怀疑是肺癌,要穿刺取病理,需要家属签同意书。陪同的是他女朋友,医生告诉她女朋友不是亲属不能签字,可是男患者的亲人都在外地,无法前来签字。然后他们就走了,下午这对人儿又来了,女孩掏出一本结婚证,说我们刚刚去领了结婚证,现在我是他妻子了,我来签字。最后检查的结果,是良性,你们说这是不是最高尚的爱情?是不是最轰轰烈烈的爱情?

古力特沉默了一会,说女的是最高尚的爱情,是轰轰烈烈的爱情,但男的不是。小汪和倪莉都听不明白,古力特解释道:“如果这男的真的爱这女的,他就不应该答应去领结婚证。万一肺癌检查成真,那他们的婚姻要不要继续下去?那是不是害了这女孩子?”

这下子轮到小汪和倪莉沉默了一会儿,倪莉道:“无论如何,这女的是真的很爱这个男的。不过你说的也对,如果这个男的也很爱女的,他就不应该去领结婚证。那么……那么如果你是这个男的,你会怎样做?”

古力特道:“如果我是这个男的,我会说服这女的,到街上去找人办个假结婚证,先过了检查这道关再说。检查出真的是肺癌,那他们就不结婚,不会耽误女的一辈子。检查出来没事的话,再去重新领一张真的结婚证,这才叫两全其美。”

倪莉叹一口气道:“古力特你果然厉害,叫我是想不出这种计策,我也做不到像这个女的这么大爱无疆。我不求老公大富大贵,但除了人品好,还要身体好,找个癌症病人结婚,我真的做不到。在医院工作了这些年,看了太多的生死交替与悲欢离合,我的心真的无法承受,能避免的还是要尽量避免。”

吃完火锅古力特去买单,收钱的人根本忙不过来,几十个人等着买单,又不好好排队,挤成了一个蚂蚁窝,外面的进不去,里面的出不来,喧闹成一片。小汪看古力特半天没回来,走过来见到等买单的一大群人,也皱起了眉头。她犹豫了一下,干脆一手拉着古力特,一手拉着倪莉就往外走,古力特说还没买单呢,她吐出了两个字:“跳墙!”古力特不明白什么叫跳墙,到了外面小汪才说跳墙就是不给钱了,管它呢,反正我们等了那么久,老板都不收钱,那就跳墙吧。古力特你记着,这顿饭你没有请我们,下次还得请一顿!

古力特笑得不行,连声说好好好,什么时候你们想吃了,告诉我就是。我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跳墙,哎哟,太好玩了!

后来他和倪莉又约会了几次,还一起去看了一部老电影《罗马假日》。倪莉很喜欢这部电影,看了很多次都没看够,古力特说这电影在第二十六届奥斯卡上拿了三个大奖,最佳女主角奖、最佳电影故事奖、最佳服装设计奖,是美国百部经典名片之一。

倪莉问:“你也喜欢这电影?”

古力特道:“是的,只可惜结局有点遗憾,男女主人公最终没能在一起。”

倪莉道:“只是电影啦,我们不必太计较的。很高兴我们有相同的爱好。”

古力特越发喜欢倪莉了,专门去买了一盒化妆品套装送给她,倪莉说你干嘛乱花钱?这种化妆品要好几百块钱呢。古力特说我也不懂化妆品,但是我觉得你是值得用这种好东西的。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父母?

倪莉说我只有一个妹妹,这个妹妹从小就娇生惯养,生在穷人家却养了一身富家小姐的坏毛病,现在长大了仍然改不了。我父母是没法指望她了,所以以后得靠我赡养老人家。你是广东人,以后恐怕还是要回广东去,所以我们不太适合。古力特急了,说这不是问题,我把你父母也接到广东去,我再买一个房子让他们住,就在我们附近,那随时可以照顾他们。倪莉说他们在这边生活了几十年,不会离开这里,也不会习惯广东的生活,要他们搬过去不可能呢。古力特说那我就在这里安家了,不回去了。我还有个弟弟,让弟弟和我父母一起住,好照顾他们。我父母都是国家干部,以后的退休金就花不完,就算要钱我也付得起。你家住的是什么地方?我可以买个房子和你父母一起住的!

倪莉看古力特说得斩钉截铁,也很是感动。但她还是摇摇头说太急了,不要太急,我们多了解一下再说,好么?

古力特没有办法,只好有空就去找倪莉。倪莉的工作真的很忙,也很辛苦,但她说当护士能够最直接地帮助到有需要的人,所以不接受古力特要她重新找一个轻松工作的提议。古力特觉得是自己还不够努力,真心没有表现到位,就开始往医院里给倪莉送花。有时倪莉不在,他就把名片别在花篮上,嘱托别的护士转交。一时间,全医院都知道翡翠湖度假村的财务总监古力特对倪莉狂追不舍,送花送得护士姐妹们眼红心跳,都在计算着倪莉什么时候能披上婚纱。后来还是倪莉坚决叫古力特不要再送花了,一则费钱,二则影响太大,满医院都在议论这事,搞得她很不好意思。

饶是古力特再足智多谋,对倪莉也束手无策。李明川听说了这事,很不屑地道:“你还没搞定她呀?这不是你做事情的作风哦。我们追女孩子最直接了,一句话,就是死缠烂打,天天追,拼命追,不要脸,不要命,一般女孩子遇到不要脸的男人,往往就心软投降了!”

他见古力特不吱声,又道:“还有更快的办法,找她吃饭,灌她喝酒,再不行就下药,把她迷晕了,拖上床干一炮,她就是你的了。到时不是她不要你,是她求着你要她你也不尿她!”

 

子君周生
《翡翠湖恩仇记》,一部描写云南的长篇现实励志小说
浏览 4887
19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2
赞过的人 19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