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山川草木为活着的人让出生路(组诗)
张一骁
发布于 云南 2022-10-18 · 947浏览 2赞

1

河水在流动,与河岸亲密接触

因为流浪与坚守,它们在时间空隙里

获得等量的饱满。河流,没有到达大海前

每一滴水珠,都有大海

空空荡荡的回响。大海也是空空荡荡的

因无寄托,挤满了流浪的水

只有风,充实而饱满,它因没有形态

没有籍贯,没有年龄而被世人拥有

不能拥有自己,才能拥有自己

类似于慈悲的乡音根植于异乡潮汐的底部

每一次的涌动,波纹都有回乡的曲线。

事实上,总有一些水要流去

总有一些水要留下来,它们抱有人世

秘密的答允,在不同的海拔升腾

在不同的含盐量含沙量里澄清,在不同的崎岖

不同的河道,鼓动自己沙哑的嗓音。

水不因染尘而停止涌动波纹,像我们

不因珍惜生命的馈赠而获得善终

我们从秋风中侧出身来,落叶依然飘落

我们从隐疾中醒来,隐疾依然

制造疼痛。我们向天叩问时,雨水

滴落在我们脸上。雨水也有河流的回音啊

我们被一条河流载着,流向荒漠

河流在拐角处绕过我们不知所踪,孤独

因此醒来又消散。

 

2

河谷还未醒来。流水先醒来。

谁都不惊扰谁时间得以安静下来

河谷失去了声音,而流水失去了时间

我多么担心会有一朵云

飘到时间的前头。这云也曾是零星碎片

从庆典,喜筵,葬礼,悼念和生活的现场

走向聚集。它因承受太多惊恐而坠落

和落叶一起坠落,悲哀地埋进

略带腐味的弱光中。但流浪不止

雨水明日的时间已排满行程

同样,河谷没有停止下切,河谷在大地

一再解剖自己,让自己向下再向下

它承受水的重量,水的悲伤

缺点却被忽略。唯有鱼沉浸在思辨与言说中

把激愤之语当成气泡并被河道禁锢

它甚至等待鱼钩将它唤醒

以饵料作交换。人间同样处处充满饵料。

欲望穿破皮囊时,人世间

一派繁忙景象,多少人

会选择从原罪走向救赎,把人世

推挤到沉默的边界。又从救赎的边缘

向下滑落。我们深处其中

在醒来和睡去之间,多少人

立足于湿漉漉的人间,命若老醋。

一条鱼从河谷边缘侧身

奔向下游,在日落时收集余晖

在星空下收集冰凉

它的命运高悬于鱼钩之上,像

每一个人,守着清贫的月亮

而月亮,犹如大地在秋风中

举起的一只空碗

更像一个良医,多少人在夜晚仰起头

向其讨要药方

 

3

桥上的人,目光中有一千种意象

正准备与黑夜交换心事

黑夜里端坐着一个倾听者,所有的

期望,失望,绝望充斥夜空。

星星困乏的夜晚,夜晚里的老者

希望有人同他举杯。大风

继续吹出流逝之音。很多虫子

继续在秋天说话,它们以月光为主食

它们寄居的植被,上部属于天堂

下部属于人间。秋后,它们的喉咙锈迹斑斑

所有的虫子摇摇欲坠,它们不担心人间

唯独担心自己。人世虚掩柴门

酒杯摔落在霓虹灯里。一群人不欢而散

睡去的梦被醒来的梦替换。

玻璃质感的生活同样易碎,谁都端得

稳稳当当。山川草木日渐懂事

一再为活着的人让出生路

 

4

云朵继续在天空拥抱,如天空布满石头

人群拥拥挤挤锁在城市的意象里

他们一再掩住自己的脸。一个个

需要守口如瓶的秘密被活生生吞下去

溶解的秘密会提纯出眼泪。有一天

我看到被生活碾压过的人群

我便看到了悲伤。悲伤如此小众

宛若被剔除台词的哑剧。

裸露的时间亦如大海一样空空荡荡

我爱这空空荡荡的感觉

仿佛一切都可以从新开始。

假使赠予我花朵,这美好的提纯器

然花开前,我并没有拥有它。

一个物证和一段时间

终会在个体构建的庞杂逻辑中消融和分解。

我的体内,同时拥有河道和河水

深邃且宽广。我的河道和众人的河道相通

我的悲欢与众人的悲欢相通

我的缺陷和众人的缺陷一样被日益放大

悲伤隐入荒原,落日倾倒

一切如故

 

5

别再怜悯我,一些新事物正在堆砌陈年旧事

我不需要太多的问号了

每解答自己一次,都是一场暴风雪

栖息在低处,需与万物保持距离

距离可以阻隔无数的黑和恶

真相突破不了果核,保留未曾淬炼的原色

这么多年,我们总在丢失一些东西

星斗,云朵,鱼群,日出和日落。

我们一无所有,枯瘦且清贫。

只剩下秋天了。落叶的树

枝干指向草木和虫蚁内心隐秘的方向

然我们仍无法聊到因果

世间运转的逻辑来源于不同形态事物交织

任何事物都是其中的一环,比如情绪

阴晴,流动和静止,乃至生死

好在,悲伤的事物正被善良舔舐伤口

我们以此聊以慰藉。

 

6

人间,一再涨潮,一浪高过一浪

越喧嚣,越沉默。这对矛盾体

拼凑黑白简笔画。这一生

经历太多,色彩并不重要,看山

不看绿不看红,不看野花野草

仿佛爱上死去了却又活着的风暴

万物欢悦悲伤和我无关,我从喧嚣中

回到沉默。沉默中有真实的骨骼

真实的肉身,真实的呼吸

我们端坐于呼吸之上,以稀薄的空气

喂养卑微的气息。活着

是我们需要做的。活着,我们才能

拥有空荡荡的人间和众生

众生是徘徊在死去和逃离间的微生物

警惕充斥其一生。这是我们的宿命

宿命本是光怪陆离的猜测

充满迷乱。因此我们珍惜今天

仿佛后面的每一天,都是借来的

众生,以借贷者的身份

把借来的每一天,都用来

努力爱这斑驳的人间

张一骁
我仅仅只是喜欢诗。。。
浏览 947
2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2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