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晏:生于湖畔、长在田野、活得自在

       当时,我是个冒失的闪入者。  

       到达村里的时候,媳妇受不了中午强辐射的高原阳光,找地歇凉去了,我便独自在小巷里漫无目的遛达。一路上看见的人不多,只是些脸色黢黑的老人和忙碌的家庭妇女还有叽叽喳喳的小孩,他们的眼神有些排斥和敌意,相互间说着鼻音很重的土话,我知道是我无端地出现打搅了他们,便不时向他们报以善意的微笑,但是心头不禁有些说不出的迷惑。     

        来之前,知道这个小村有着非常动听又古意的名字:海晏,很明显是一座有别于云贵高原上那些名称略显土气的村庄。它位于滇池东南岸富饶的呈贡坝子,依水结庐而居,宽阔的湖面在这里风平浪静,真是应了唐人所言“河清海晏,时和岁丰”。      

        还好,尴尬中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于是在村里人口集中的小卖部买上一包烟时下意识地把亲戚的大名报上,在我搭讪的不一会,消息迅速散发开去,接下来的路程既轻松又温和。     

        村里的建筑用料大多就地取材,肥沃的地里到处都是富含黏性又坚固的土。这里的房屋砌土墙时不像其它地方一层一层地夯,而是和垒石块一样,纹理清晰又严丝合缝,随便从哪个角度看上去整体全是红墙灰瓦,应该是有些历史的。无论是简洁方正的“一颗印”还是繁琐复杂的“七十二道门”,都是有别于其它地方的独特建筑形式。一般来说,古村落里家境的好坏从外观来看的话,区别在于门面上,有钱人家在主街上,用大块的青砖作框架,宽大便于双开,条石铺作梯步,门头上面搭着雕刻精美的屋檐,气派非凡,而普通人家就木框支撑着门,躲在仅容一人而过的侧巷里,寒碜无比。当然,这是很久以前的标准,如今,时光如白驹过隙,你不知谁家兴起谁家衰落。       

        除了买烟的那个地方,惊诧于村里各个角落的安静。幸好,各种认识的不认识的鲜花点缀在房前屋后和窗台墙角,不至于那么单调。头上是自带滤镜的蓝天,明亮的阳光从屋顶斜射出分割线,把原本是整块色的墙生生地撕裂,一边是耀眼的金黄色,而另一半因视线不适恍惚变成了咖啡色。四周沉寂,就连村里的狗都懒得搭理我的脚步声。我走过一条侧巷的拐角处想歇一歇凉,猛然抬头,一个着黑衣、柱着拐的老妇人雕塑般坐在阴影里,尘满面,鬓如霜,两眼漠然地看着我,这突然出现的场景,吓得我心跳腿软。我硬着头皮蹑手蹑脚地从旁边挪着步,眼角却瞄着她,生怕她像小说中的世外高人突然一击毙我于无形之中。刚到巷口,却听到一声“呃……”,扭头一看,老妇人居然咧着无牙的嘴在对着我笑,嚇得我落荒而逃。     

        待情绪稳定下来,抬头看看淌满雨痕的土墙上黑洞洞的窗口,犹如老妇人无神的眼眶,心头的疑问愈发强烈了。       

        亲戚是位长辈,我们叫他亲爷(贵州金沙人的叫法),住在村头,能说会道,慈眉善目,是村里的调解员,也是手艺高超的大厨,村里哪户人家婚丧嫁娶都少不了他的身影。听说我们来了,便亲自下厨房操作起来。         

        围着矮矮的木方桌,坐的是手编草墩子,鱼是滇池里打捞的、蔬菜是园子里现摘的、酒是自酿的苞谷烧,所有东西都源自村里,在亲爷的一声声“上菜”吆喝中迅速集结成丰盛的农家盛宴。             

        几杯烧酒下肚,气氛开始活跃起来,语言障碍已不是什么问题,我放慢语速边说边比划和村里受邀的几位长者交流起来,反正大家都是连猜带蒙理解彼此表达的意思。          

        趁着酒兴,我抛出了白天一直在心中的疑问:村里的年轻人到哪里去了?在一般人的印象中,云南人很迷恋家,在这四季如春、物产丰富的土地上,随便弄弄都能养活一家人,安逸的生活养就了他们小小的知足感和惰性,但这里却和其他地方不同,极少看到年轻人在家。            

       几位老人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下。顿时,我心里那个悔啊,初次做客却如此不懂礼数。“你是不是想问村里的小年轻们到哪里去了?”一位老人接过我的话替我解了围。“我们这个村历史很长,以前一直都是从事捕鱼和农耕,但最近几十年昆明的发展实在太快,城市都修到村子边上了。为保护滇池的水环境,政府决定禁渔,只是在每年九月底作为一个旅游项目象征性开渔十天左右,后来又陆续征用了周边村子的土地,建湿地公园作为滇池的缓冲地带稀释污染压力。”老人说话很有水平,他狠狠地抽了一大口烟,接着说:“禁渔和征地后,人多活少就成了问题,还好娃儿些很成器,一部分读书毕业后在市里面上班,一部分经商发了财,大部分仍然从事农业,在附近的嵩明、宜良一带承包土地种菜、种花,每年的收入也不低。不过即使再忙,每到周末、过节,打个电话,娃儿们就会开起车一家人赶回来聚一聚,那个时候,整个村里停满了车,像赶街(赶集、赶场)一样热闹”。原来村里的年轻人并未走远,离家不离乡,他们就在最近的地方忙碌,爹妈一声召唤随时回来。看得出,老人对村里的后辈和现在的生活感到很骄傲,而我,得到了答案。            

        亲爷这时接过话来:“我们这个村平常得很,大家的生活安安静静,家庭内部、邻里之间没什么矛盾,我这个调解员可能是最清闲的岗位了,每天的任务就是串门聊天,哈哈哈”。亲爷一笑,大家立即将话题转移到他的身上,说他以调解员的名义尽是满村吃豁皮,还嫌人家这样不好那样不行,喜欢抢着做厨满足口腹之欲。虽是调侃,看得出他们的脸上流露出的全是善意和羡慕,我也乐了。       

        小街是村里的中心,所有活动都以它为原点发散开去。天刚亮,在薄薄的晨雾中,村民陆陆续续从各个巷道涌向小街,早市开张就意味着海晏村每一天的开始。            

        没有任何征兆,早市即热闹起来,买卖双方都是村里的老人和妇女,几乎可以说是等价交换和循环交易,小吃店、杂货店、理发店纷纷开门迎客,嫩绿的蔬菜、金黄的豌豆粉、洁白的银鱼······或置于地上或摆在桌面任人挑选,边做生意边聊天,卖完就收摊走人,没有市侩气没有逐利心,小街充满了平和温暖的气氛。就这样,村民走了一拨又来一拨,不一会,小街那条青石铺就的古驿道在水渍的浸染下和鞋底的摩擦中闪着锃亮的光。 

        海晏村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我曾经问过当地人:"你们村子为什么叫海晏?"我以为他们知道小村名字的来历,回答好直接:"它就叫海晏啊!"温润而不圆滑、率性又不矫情,总之,懒得给你解释。呵呵,看来我想多了,以为村民们把日子过得很有诗意,谁知人家是把诗意过成了日子。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昆明自然 0

记录历史的好作品!

01月05日 22:11

阿生 0

好拍摄

12月18日 07:16

clzg_5bf0a5d84a09f 0

图文并茂,赞一个

12月10日 16:26

minimum22 0

好图好文

12月09日 19:23

流云 1

拍的太美了。写的也好。

12月03日 11:0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