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好的想象――读《好女人的爱情》有感

谢小鱼 9863 2018.12.02

《好女人的爱情》是意大利女作家爱丽丝·门罗的代表作之一。

关于结局,读者们见仁见智,有人说,伊妮德必定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要么死于身后的利斧,要么沉溺于佩里格林河中。


而我总是在想,一个愿望是“当好人,做好事”,一心想成为传教士的女子,真的只会、只能落得这样的下场吗?

一个默默坐在女孩后面的男孩,成熟后愿意陪女子玩填字游戏、愿意为女子弯腰寻找合适鞋子的男子,真的下得去手杀害这个女子吗?

不。我不相信。

故事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吧!


“船等待着,在暗影中起伏,一如既往。”船桨打破了河面的沉默。伊妮德坐在船头,鲁珀特坐在船尾,一如,他们念高年级时,鲁珀特坐在伊妮德的后座。

她坐在夏天的清风里,坐在夕阳西下的黄昏里,坐在他只有在她身后,才敢放肆注视的目光里。


“我不会游泳。”她说。

“别担心,我会把船划得很稳。”茶色的河水被夕阳染成深褐色,船上的两人各自怀着心事保持沉默。

他记得。少年时代少女们对他的捉弄,曾让他面红耳赤的捉弄。脸上蔓延开的一片红色,是少年心事被揭穿的难堪与羞涩。那羞涩,又带着一丝说不清的喜悦,一丝道不明的甜蜜。

他记得。坐在她的身后,是他一生难以忘怀的时光。正如此刻,看着她的背影,依然苗条,美好,打动人心,少年记忆中的她,“个性开朗,打扮得宜,面容姣好”,“备受欢迎”。

而他。

身为农场主的孩子,只能子承父业,成为一个农民。身为农场主唯一的独子,只能男大当婚,娶妻生子。“除了在农场种地,不可能指望别的前程。”


这个阶层壁垒分明的社会,没有适宜爱情滋生的土壤。


鲁珀特伸出一只手指,轻轻敲了敲伊妮德的肩膀。许多年以前,他也是这样伸出一只手指,轻轻敲敲她的肩膀,问她借半块橡皮。

“你不是想拍一张河岸的照片吗?这里杨柳正好。”

“是的。”伊妮德取下挂在胸前的相机,夕阳快要落山了,有的话再不说出口,就来不及了。

咔擦几下声响,像给了伊妮德勇气。她收好相机,回过头。

“你的妻子说……威伦斯先生的死,和你有关。”

夏夜的水面这么安静。说这句话时,她刻意压低了声音。她知道,夏夜的河面,能把声音传出很远。

桨停顿了一下,哗哗的水声停止。

鲁珀德低下了头。

她知道了,是的,她终于知道了。

他的眼前浮现出一张猥琐的脸,毛毛虫一样令人作呕的老脸,头顶露出粉红色的头皮,鸡爪一样肮脏的手。这个畜牲先是玷污了他的妻子,那也罢了,那是个放荡的女人――他还不知廉耻地给伊妮德送粉红色的玫瑰花。凭什么?这个下流的东西,这个杂种,凭他也配!

想起这些,鲁珀德感觉喉咙被人扼住,呼吸困难。

“我不要你守着这个秘密过一辈子。你不能扛着这样一个重负苟活于世。你无法承受生命之重。”天快黑了,此刻是黑暗前最后的光明,他的心上分明点亮了一盏灯。

他抬头,第一次没有躲闪他的目光。

他看向她,看她墨绿色真丝绉纱的连衣裙,看她长长的头发编成的法式辫,看她眼中坚定不移的诚恳。

这是世界上最悦耳,最动听的表白。

如果此刻岸边有人经过,假如他们肯努力倾听,假如他们肯全神贯注地倾听,他们会听见船桨轻快划过河面的声音,哗啦~哗啦~哗啦。

“怎样在世界上占个位置,有个为人知的名字,做个受待见的人”。曾经的他们,觉得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只不过,时光飞逝,他们非但没能超越昔日的自己,或许还落得不如当初”。

现在的我们,难道不也一样?

“保证喝煮沸的水;保证不嫁农夫。”伊妮德对她母亲的承诺,最终为类似爱情让了路。

伊妮德赌赢了这一把。

鲁珀德用数年的监禁,救赎了自己。

在他们的婚礼之前,他们匿名捐赠了威伦斯先生全套视光工具。

理想能否容于人间呢?我不确定。

但这些,却是我对人间最美好的想象。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