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之约故事会 冬季到昆明来喂海鸥——昆明人的“鸥式生活”
秋月
发布于 云南 2022-11-18 · 2373浏览 5回复 21赞

 

冬季到昆明来喂海鸥——昆明人的“鸥式生活”

昆明人不去看一次红嘴鸥,都会觉得这个冬天不完整。外地游客来昆明不去喂一次海鸥,会感觉像没来过。


小精灵们如约而至的季节,昆明人也开启了属于自己的“鸥式生活”。喂海鸥这件事,连接着昆明人许许多多朴实的柔情和记忆。昆明人说:“它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每年我看到它都是很开心的。也是我们昆明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那么多年了,它一直陪伴着我们。”


我来自云南地州的一个小镇,记得刚来昆明的时候,总是特别想回家,那时也正是冬天,海鸥飞来的季节。在这之前,对于海鸥的印象,是一部琼瑶原著的电视剧叫《海鸥飞处彩云飞》,因为我的家乡没有海,觉得海鸥肯定是要在大海边才能看到的,朋友说,我们去翠湖看海鸥吧?昆明这个地方没有海,却还能看到海鸥,我肯定是好奇的。


海埂大坝围满了看海鸥的人们,当你向海鸥抛出小面包块的时候,它们会成群围绕着你盘旋,而且开心大叫;胆子稍大的三两只会落在你身旁站着,小心翼翼歪着头看你,如果你向它们伸出手,它们又毫不犹豫地飞走;把面包块掰大一点高举,它们会飞过来晴蜓点水一样地衔走。那是我第一次感觉昆明这个城市,蓝天,白云,小精灵,满满的幸福感。

从那以后的二十多年,我也算是半个昆明人了,红嘴鸥于昆明人,是每年一次的约会,它们如今已经成为昆明的标志。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吸引着红嘴鸥来得一年比一年多,大家观鸥喂鸥也不用去海埂大坝,翠湖,盘龙江,大观楼人挤人,昆明看海鸥的地点,甚至还有有环西桥、篆塘公园、莲花池、周边湿地公园等六十多处,以后还会更多。


从1985年冬天,昆明得胜桥头初现海鸥开始,36年来,只要海鸥飞来,人们总会第一时间前去喂海鸥看海鸥,海鸥盘旋在低空,来衔抛在空中的面包;海鸥浮在水上嬉戏或是站在岸边、船顶晒太阳,完全不怕人。在大观楼,太阳的光辉落在湖面,泛起波光粼粼,远方有摩天轮,湖面上有几艘小船,再加上海鸥飞来飞去,一派人鸥和谐的景象,与昆明四季如春,温暖散漫的腔调格外契合。

 

红嘴鸥已经完全融入了昆明人的生活。为什么我们会确信这些红嘴鸥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呢?

 

其实已经有鸟类协会和科学家揭秘过:来昆明越冬的红嘴鸥,分别来自蒙古乌布苏湖、吉尔吉斯湖流域、俄罗斯的贝加尔湖南部地区和我国新疆的博斯腾湖流域。它们飞离昆明后,至少有三条迁徙路线:一路经过四川、陕西、宁夏、内蒙古,穿过蒙古最终到达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的贝加尔湖;一路从昆明出发,经过四川、陕西、甘肃、宁夏、内蒙古,在内蒙古西北穿越沙漠,最终到达乌布苏湖区域停留;还有一路经四川、青海、甘肃,沿河西走廊进入新疆,沿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抵达博斯腾湖。

 

昆明鸟类协会的工作人员还会到海鸥出没的地方红嘴鸥“体检”,并为它们戴上脚环。脚环是红嘴鸥的身份象征,通过给红嘴鸥上脚环,我们可以了解到红嘴鸥的迁移过程。红嘴鸥作为昆明的客人,曾经很多人都不知道它们何去何从。1987年,我们捕捉到一只戴有莫斯科鸟环的红嘴鸥,才揭开谜底,它们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

 

1987年,昆明市红嘴鸥协会成立,1996年,媒体报道了“海鸥老人”吴庆恒,吴庆恒老人生活清贫,但他却节衣缩食长年为停留在翠湖一带的红嘴鸥操办伙食,是昆明爱鸥护鸥的模范;2006年,已故“海鸥老人”吴庆恒塑像落成,为平民塑像,在昆明尚属首次;2020年初,疫情肆虐的隆冬时节,护鸥工作人员拖着一整袋鸥粮奔跑在空旷无人的海埂大坝喂鸥的暖心短视频,刷爆全网……

 

“冬季到昆明来喂海鸥”不仅仅是昆明一道特色的风景,更成为了昆明城市文化的一部分。这并非夸夸其谈,因为,在文学世界的天空中,更不乏海鸥的身影。

 

源于海鸥老人吴庆恒真实事件的《海鸥与老人》登上六年级语文课本;“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李清照的《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为我们描绘了跃然纸上呼之欲出的鸥被惊飞的场景;而诗圣杜甫的诗里也常有鸥出现,比如五言律诗《鸥》“江浦寒鸥戏,无他亦自饶。却思翻玉羽,随意点春苗。”他的诗中,白鸥作为“闲客”,具有与人亲善,温柔敦厚,以及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形象特征;东汉出版的《后汉书 西南夷》篇里,有“元和中,有神马四匹出滇池,合众甘露降,白乌见,始兴起学校,渐迁其俗。”“白乌”指的是羽毛雪白、乌鸦大小的飞鸟,因古人不识它们为候鸟,来自西伯利亚,加之形体似乌鸦,便以“白乌”称之;《海鸥乔纳森》,是美国作家理查德·巴赫写的一个有关勇气、成长与梦想的故事。作者是一位飞行员,也许是因为曾经那么近的触摸过天空,所以多少年后他始终迷恋着那片辽阔的蓝色,于是,创作了一只叫做乔纳森的海鸥,代自己完成最后一场完美的飞行。这部完成于1970年的小说最后,乔纳森又返回了故乡,因为他最大的快乐,就是帮助更多的海鸥找到真正的自我。也许某一天,你会看到一群海鸥在蓝色的天空优雅地飞过。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红嘴鸥的头已经变成黑色,仿佛戴了一顶“黑礼帽”,这是小精灵们发出告别的信号,它们要踏上离开昆明返家的旅程了。


红嘴鸥你好,红嘴鸥再见。

短暂的分离是为了下一次美好的相聚,下一个冬天,你们还会再来昆明,我们还会在春城相聚。

 

秋月
浏览 2373
2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5
赞过的人 21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