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与世界杯走得最近
昆明工人新村
发布于 云南 2022-11-28 · 4877浏览 11回复 16赞

麻雀山远眺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

第21届莫斯科世界杯吉祥物——扎比瓦卡

卡塔尔世界杯宣传画

卡塔尔世界杯32支决赛队

赛场一瞥

 

曾经,我与世界杯走得最近

  第22届卡塔尔足球世界杯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球迷们狂欢的节日又到了。我与世界杯结缘,还得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第十二届世界杯亚太区预选赛,当时中国队一路过关斩将,杀入最后的四强赛。由容志行、迟尚斌、古广明、左树声等名将组成的国家队,以细腻精湛的技术、水银泻地般的进攻配合,大胜科威特队,两败沙特队,这些比赛打得酣畅淋漓,荡气回肠。若不是沙特放水新西兰,中国队早在1982年就跨入世界杯大门了。当时中国队也是无经验,最后一场比赛是沙特对新西兰,主场是在沙特。中国队错误地分析:沙特在自己的主场不会输球,即使输球,也不会输五粒,于是不等预选赛结束,就放假了。等到得知沙特放水,“一个输的离奇,一个赢得古怪”我还记得当时报纸对沙特和新西兰这场球赛的报道标题。沙特放水后,中国队和新西兰队的比分、净胜球一样,按照规则,要和新西兰在第三国打附加赛,谁赢谁出线。中国队匆忙再召集人马,和新西兰打附加赛,就显得仓促。输球势在必然。尽管如此,球迷们依然公认,他们是迄今为止技术最棒、水准最高的一届国家队。

容志行们可以说为我们这代人进行了足球与世界杯的启蒙。有意思的是,之后我还与世界杯有过一次“亲密接触”——那就是上一届的莫斯科世界杯。

2018年,第21届世界杯在俄罗斯12座城市举行,开幕式和闭幕式暨冠亚军争夺战则在莫斯科。世界杯比赛日在当年8月,我在4月有机会到俄罗斯旅游,亲眼看到了莫斯科筹办世界杯的一些情景,和世界杯走得最近。

我们在莫斯科旅游有个项目——参观莫斯科大学和列宁山。列宁山现在叫麻雀山,可以远眺世界杯的主赛场卢日尼基体育场。导游大概看出我目不转睛地远观卢日尼基体育场,主动对我说:“大叔,我们一会儿要经过卢日尼基体育场,你要是喜欢,就在那里下车,参观完了自己打车回宾馆就行了。”

旅游车到卢日尼基体育场,导游把我放下去。天色还早,我就自顾自地参观起这座体育场。卢日尼基体育场过去叫“列宁体育场”,是莫斯科斯巴达克足球队的主场,也是莫斯科最大的体育场,过去的“全苏运动会”,都在这里举行。本来这座体育场就够大了,但要容纳世界杯的庞大的观众,还要扩容。座位增加到8万个以上。后来得知,卢日尼基体育场的座位数是8万4千7百多个。进得体育场的中间,工人们还在做最后的装修和完善,无人搭理我,我就在足球场上走了两个来回。想象着四个月后这里的热闹场面,也不冤枉来趟莫斯科了。

以后到圣彼得堡,那里也是世界杯的一个赛区。涅瓦大街、冬宫广场附近,都能见到世界杯的巨幅宣传画;旅游商店里,有大大小小的世界杯吉祥物扎比瓦卡出售。回国的时候,我除了买些俄罗斯套娃外,还买了许多世界杯的吉祥物扎比瓦卡,送给球迷朋友们。

8月,莫斯科世界杯如期开幕,在和球迷朋友观看球赛时,我还看看场地,尤其是卢日尼基体育场。我没想到,世界杯竟和我走的这样近,我也和球迷们一样,长期以来一直享受着世界杯带给我们的无与伦比的魅力与欢乐。

光阴不再,如今的我年岁老大,精力大不如从前,熬夜看球的热情不复当年之勇。不过,遇到那些我心仪的球队,还是一定会调整好作息时间收看。遗憾的是,我十分推崇的意大利队这次意外失手,未能出现在本届世界杯上。然而这就犹如人生,有高峰,也有低谷。冷对潮起潮落,笑看云卷云舒,历经沧桑,初心不改,才是真实饱满的生活与世界。

 

昆明工人新村
浏览 4877
16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1
赞过的人 16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