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韩俩口子

1.

老韩笑吟吟地、弥勒佛般。

他快速地在餐厅的地板上移动着,为客人端上一杯杯香浓的咖啡。

老韩位于老石安公路边的别墅里,最有特点的是客厅正面侧面是大大的书架,东西厢房是老韩和太太的书房,同样置放着书架,藏书量十分可观。另一特点是,家里有一间音像室,发烧级的音响,宽大的银屏以及科技档案般的收藏着大量的 CD、DVD和蓝光蝶。这个家散发着浓浓的书香和艺术范儿。

我边喝咖啡,边在书架上逡巡那些珍贵的藏书。

我发现了一本介绍王洛宾的书籍,随口道:"胡老师九十年代就采访报道过王洛宾!"

啜饮着咖啡的胡廷武老师立马为我们回忆了九十年代采访王洛宾的故实。那一年,他有幸与王洛宾呆在一起三天,深度采访了这位西部歌王。廷武老师讲述了一个沙阿黛的故事:当时王洛宾正在监狱服刑,每天都盼望着放风,沙阿黛是个狱警,只要她出现,走廊里就会传来她手里的钥匙钉铛响声,怀着对放风和自由的期盼,王洛宾创作了《沙阿黛》,这以后沙阿黛一出现,监狱里所有的犯人就集体引吭这首歌。

胡老师问老韩:"家里有《沙阿黛》吗?"

老韩迅速进了音像室,不一会就传出沙拉黛之歌,歌词是这样的:

   

我喜欢坐在大门外,撒阿黛,

瞭望那远方的山崖,撒阿黛,

在那山崖的一角,撒阿黛,

漂浮着美丽的白云彩,撒阿黛。

我喜欢渠边的小树林,撒阿黛,

随着那晨风摇摆,撒阿黛,

每当小树随风摇摆,撒阿黛,

白云彩轻盈地飘过来,撒阿黛。

我喜欢冰雪的天山,撒阿黛,

我喜欢火热的瀚海,撒阿黛,

我喜欢纯净的白云彩,撒阿黛,

白云彩就是你,撒阿黛。

哎……撒阿黛。

 

这歌是张也唱的,如果不是胡老师这段深情的介绍,此生我们也许会与这首歌错过,优美的故事和对自由渴望的主题让我激动了一阵子。紧接着,老韩说:"我看了你写的《春之祭》,我这里有三个版本的芭蕾舞《春之祭》,我要放给你们看。"

有一年,感于昆明春天的来临,我结合立陶宛的传统故事,写了一篇《春之祭》的小文。而著名的芭蕾舞舞剧音乐——《春之祭》是1910年美籍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创作的。舞剧再现了俄罗斯异教祭典的场景:一群长老选出一位少女作为献给春天的祭品,他们围成一圈,看着少女昼夜不间断地跳舞,直到这位祭祀春天之神的祭品倒在舞池中,春天才徐徐降临,最终少女以自己的献身换来了美丽的春天。

细心的老韩读了我的文章之后,用心地找出三个版本芭蕾舞让我们看、让我们听,不论哪个版本,震撼的音乐声中,少女在舞蹈中倒下了,春天也就降临了。

老韩说,在传统编导课程中,《春之祭》是所有舞蹈编导都必须排演的节目。难怪杨丽萍也在大红大紫之后,新排演了一出《春之祭》,以补足舞剧里程里的这一课。

老韩与普通音乐发烧友不同,他懂得如何装备音响设备,他更擅长的是,收集不同时期的音乐版本,在音乐比较中挖掘更深层次的美。老韩如数家珍般地介绍着不同版本的背景、历史和故事。在老韩的不断介绍中,听看了这出芭蕾舞舞剧,我在《春之祭》的精神层面上又有更精进的领会。这里面,我看见了老韩对音乐的理解、把握和专业的积淀,显然,一切美好都来之不易。

老韩夫妇的精准、细心和体悟他人,让人心生敬仰,我感慨地想,和一些对的人在一起,你便会邂逅不少美事乐事,这或许是人生里的"政治正确"。

 



2.

其实,此前的老韩夫妇,也很让人惊异。

今年四月,夫妇二人买了一辆房车,之后开始了长达四个多月的国际旅行,他们从昆明出发,途经俄罗斯抵达欧洲,开始了一段美妙的深度游。那时,我和老韩还不太熟悉,但他们的勇气和胆略让我惊讶,我也像个忠实观众那样,看着他们好朋友转来的微信照片和文字,分享着他们的快乐。

我接到的第一条信息是这样的:"这是老韩两口子到欧洲自驾游记,大约两三天发一篇,我想等他们回来,可以写一本游记了。"

老韩的太太是大学老师,手里握着一支五彩笔,这一路她留下了一篇又一篇美文。我随手附上她写的三篇游记:

 

出发

 

驾车横穿俄罗斯进入欧洲大陆,最早可追溯到1907年,当年由巴黎《晨报》主办,中、俄等国承办的北京----巴黎汽车拉力赛,5辆参赛车由北京出发,经张家口穿越蒙古草原进入俄罗斯西伯利亚,过莫斯科最终到达巴黎。当年走这段路程需要配备强大的后勤队伍,沿途大部分路程需要自己准备汽油、机油和汽车配件,在中国境内很长的路程车辆要靠人拉肩扛。获得第一名的意大利车队雇佣了25名劳工,3匹牲畜,用了4天时间才到达张家口。之后他们与泥泞、沼泽、戈壁滩不停地博斗,历时62天到达巴黎。100年后的今天,北京到巴黎的路途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普通中国人,只要你愿意,都可以独自驾车由北京开到巴黎。

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人自驾亚欧的数量逐年递增。据不完全统计,近年增加到了每年几十辆之多。这样的旅行,可谓前有先者上百,后有来者数众,且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居多。

我们此次旅行的决心,来自于邻居朋友的鼓动。他们走遍了大半个世界,见闻之多,见识之广。每每听他们说起自驾房车在路上的趣事,我就会心潮澎湃,向往不已。真是人未动,心先走了。

不是说心动不如行动吗,我们也去呗!制定路线,挑选房车,都有邻居朋友的前车之鉴。

为凑钱买车,我们卖掉两套房子中的一套,跑到南昌预订好车子。等待提车的三个月里,我们每天都处于亢奋状态。首先考虑如何给房车一个"家",不得已要挖走一棵栽种了十多年的桂花树,这是我的最爱,还有长得茂盛的竹子,现在得让位于更爱。为了安抚好内心的歉疚,给树找个新的"家",我们四处询问,"不要钱,就只想让它继续活着"。把树送走后,随即着手开始做地坪。那情景,好像是等待即将娶回的新娘,甚至还踏勘好回家的路上哪些地方有限高杆,以免我们的爱车被限高回不来家。取车的时间快到啦,我们几乎天天打电话跟踪房车的装配进度。听说要比原计划推迟几天才能取车,那般着急呀,等不了。

爱车回来了,立即开始车上的二次装备添加,大到车载的自行车架、发电机、活动水箱,小到野外用的卡丁炉、欧洲电源接口等等。每天忙个不停,像鸟撷草筑窝似的天天往房车里添置东西。学习邻居朋友一切自己动手的精神,自行车架从图纸设计,买合适的原材料,到加工、安装、调试、喷漆,在满心的期待中,享受着自己动手的乐趣和辛劳。终于累垮啦,两人的腰都不胜劳作被扭伤,还是继续弯腰驼背的坚持在车前车后晃晃悠悠的忙碌。老俩个相互看着老态龙钟的样子,不禁在大笑中自嘲:这熊样,还想去长途旅行?搞笑!

想象中的计划行程,甚至比真正出行在路上更具魔力。到天黑后,我们就在电脑前陶醉在计划行程的路上,在网上挑选没有房车营地的地方都住哪个旅店,看看旅店的外观特征,周围的街景道路。激动伤身体,这话不假。到真正该出门的时候,我们的身体都快不行啦。

待一切都准备好了,两人的腰依然直立不起来,开始自我怀疑,这状态出去,行吗?想了想,还是先走出去再说吧,能走多远算多远啦。若不胜体力,我们就把车子留在当地,买张飞机票先回来,等身体恢复了再继续领车前行。都想到了这个份上,还等什么呢?以我们这样的年龄和身体状况,也许就是最后的疯狂了。

此行的大致行程规划是:国内段从昆明经贵州、湖南、湖北、山西到北京,然后再往内蒙的满洲里口岸出境。国外段从俄罗斯沿北纬55度线上下一直向西到莫斯科,再北上到摩尔曼斯克,进入欧洲最北端----挪威的北角,然后南下到欧洲的最西葡萄牙、最南直布罗陀,绕一圈后进入西欧,最后从东欧返回俄罗斯,经哈萨克斯坦入境新疆,再由青藏线、川藏线转到滇藏线返回昆明。

我们充满了期待,期待着可能遭遇的一切,包括顺利的、不顺利的、愉快的和不愉快的。祝我们顺利!容我们不顺利!

出发吧!经过三个月的准备,在2018年4月21日清晨,迎着初升的太阳,我们终于启程了。这是我们外出时间最长的一次旅行,是一次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走的旅行。可当我们的房车驶出院子,关上大门的瞬间,心里还是有一丝丝忐忑,一份对家淡淡的不舍。

 

 

这一篇是她的得意之作,我顺手从手机上拷贝下来:

 

"奥斯威辛集中营——世界历史上最大的人类屠杀场。统计数据:四年间,共有近两百万犹太人、苏联战俘和其它罪犯,在集中营完成"最终解决方案"——被关在毒气室里集中毒死,拖到焚尸炉集体焚化。

为亲眼见识史无前例的人类大屠杀罪恶现场,我们来到了位于克拉科夫。

位于克拉科夫60多公里的小镇奥斯威辛,总共有三十九个集中营,我们今天用了四个小时,参观了最早的一号集中营和规模最大的二号集中营。

由于很少中国人到此参观,有若干种语言的语音解说器,没有中文。所有的参观者,成团由讲解员带领参观,每天限制接待八千人。

进入一号集中营的大门,便是最有名的大标语——劳动使人自由。跨过门的第一幢建筑物前,是当年乐队奏乐欢迎新"犯人"的地方,然后是几十栋"犯人"住的二层楼红砖房。每层楼的过道上是犯人的照片和编号。一号集中营是条件比较好的营房,住的是有劳动力的人。四周被铁丝栏围着,有不多的几个岗亭。其中有一栋房子里陈列着当年犯人用过的物品,堆积满一屋的鞋子、头发及头发织成的毯子、眼镜架、皮箱等等。其中最惨不忍赌的是小孩子的衣服裙子和小鞋,看得几个老外眼泪汪汪。解说员的声音也特别严肃低沉缓慢。一号营里也有毒气室和焚尸炉,规模较二号集中营小很多。

二号集中营规模巨大,占地十五平方公里。火车直接进入营内,火车运来的人在此分类,可用的转走,老弱病残不能做事的排队等待进入毒气室。据介绍:最高记录一天屠杀了六千人因为奥斯威辛集中营,世人更多的知道了克拉科夫,它是在二战中唯一没有被轰炸的波兰城市。十六世纪的城市广场集市、城堡和建筑得以保存至今。文艺复兴时期,它就已经是经是欧洲科技文化的中 心。早在600多年前,这里就开始有了大学,著名的哥白尼就是在此完成了他的大学生涯。现在仅有七十多万人口的城市,拥有十一所大学,最著名的是雅盖隆大学,二战时全体教师被纳粹杀害,校舍成为纳粹军部,是今天人们凭吊历史的重要场所。其朴实的红砖墙酷似哈佛大学,却比哈佛早了两百多年。

奥斯威辛这个名字对世人来说并不陌生。奥斯威辛是一个小镇的名字,这里共有大大小小的三十九个纳粹集中营,其中奥斯威辛集中营为一号集中营,比克瑙集中营为二号集中营......,所有集中营的管理中心设在一号集中营。我们更多的认识它,是从两部电影,一部是"辛德勒的名单",真实故事就发生在克拉科夫。写纳粹党人辛德勒如何利用自己的财物和权利营救了两千多名犹太人,现在他们还称自己为"辛德勒的犹太人"。另一部名为"艾希曼"。爱希曼是纳粹达豪集中营的司令官。电影是讲述他战后逃跑被抓回来接受审判的真实事件。里面的女主角是当时纽约时报撰稿人,名叫汉娜阿伦特,由她报道审判的全过程。她本人是曾经从纳粹监狱中侥幸出来的犹太人,后来到了美国,成了著名的思想家和政治学家。她,有一万个理由痛恨纳粹军官。但她不仅没有陷入到自己的苦难回忆中,她逃出了监狱也逃出了受迫害的过去,她逃离了自我和自己的群体。她思考,站在人类历史的高度、站在哲学的高度,去审视大规模杀人事件背后的原因。她说:"艾希曼并非恶魔,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正常的人"。在第三帝国中,他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一个好党员......他既不阴险奸诈,也不凶横 ......只是在执行至上而下的命令......"只是"平庸和不思考"造成的犯罪。还提出犹太人与纳粹人"共同无罪也是不成立的,是加害人与受害人的合作铸成的悲剧,犹太人自己也为纳粹提供名单"。言论一出,一片哗然。遭得同族人和挚友的众叛亲离。

大凡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大多会被汉娜阿伦特的观点所震撼,也一定会被她抓着你不放,让你和她一起思考。我想,如果让卡拉扬、让在德国热情帮助过我们的小姑娘们,或者说在我身边的任何朋友,包括我自己,在那种历史背景下穿上纳粹军装,会怎样,违抗军令?很难!想到这里,我服了她。对她,何止是钦佩。我觉得她是一个站在人类思考的高峰,对人类大规模残杀行为及背后动机的思考。一个正常的人,在战争中,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怎么就变成了杀人机器,变成了恶魔?她为剪不断化不开的历史仇恨循环,去寻找一条思维出口,让人们从思考和反观中慢慢走出来,别去重蹈历史覆辙。她所说的话,也只有她,一个逃出纳粹监狱的犹太人,可以这么说这么思考,别的人不能,德国人更不能。了不起的汉娜阿伦特!不愧为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

后来又看了一本书叫"德意志的另一行眼泪",通过二战德国老兵自身的经历,了解他们参战和二战后的处境。后来我们又走进了德国,去看了被拆的柏林墙,看了二战带给德国人民的灾难。知道了德国前总理勃朗特抛开世界舆论对德国的过正的矫枉,在集中营的纪念台前跪了下来,向死难者,向二战真诚的谢罪。人们说:一个勃朗特跪下,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他的身后站了起来。

奥斯威辛集中营到底屠杀了多少人,数据不是很准确,有说两百万;有说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万。老韩算了个帐,按低线计算,四年时间,平均每天要残杀焚烧将近一千人,在技术上是一桩很不容易的事。况且,二号集中营只存在了三年多。但严谨的德国人没有这么提问这么计算,他们只是谢罪。也让人们学着安静下来,细细去思考,学着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战争代给人类的劫难。

今天,个体之间的相互残杀是犯罪,已经成为最基本的行为约束和起码的道德理念。但在国家之间的道德水准和理念,却远远低于个体,战争依然在持续,可悲可叹,人类摆脱兽性,走向文明,长路漫漫!。"

旅游是浪漫的,可这篇文章沉重得如横亘在欧洲大陆上的阿尔卑斯山乌云。

记录奥斯威辛,是需要有书写辛德勒名单一样的良知,而这份良知是来自昆明的房车载过去的,是老韩夫妇心中对人性的参悟。

这篇是她写的结束行程的文章:

我们结束了为期五个月零一周的亚欧自驾游,于10月27日平安回到昆明。跑马观花走过了22个国家,行程41000多公里。

中途行走到圣彼得堡和巴黎两个城市时,我几乎觉得可能难以继续坚持了,毕竟离开昆明时身体就明显处于非健康状态。尤其在巴黎的卢浮宫,走几步就得停下来休息一阵,每上一个台阶都需要积蓄一次力量,心里又舍不得放弃观赏的机会,对身体不争气饱含苦闷,以至于让我最终形成了永远的印象:巴黎是个累人的地方,想起来都累。

旅行的视角和印象,都因时因事因人而异。在我的记忆里,俄罗斯的摩尔曼斯克最神秘;挪威最美;巴黎最累人;罗马最深厚;威尼斯最衰老;奥地利最诱人;波兰最有活力......这些说法都是个体的主观印象,但有一点是公论:近代几百年世界文化的中心在欧洲,走入其中,必有收获。

每到一个城市,我们都喜欢去看看博物馆和城市发展历史,看看为这个城市做出贡献的历史人物,对英雄总是心怀敬意。多看几个地方,往往这里的民族英雄就是那里的恶魔,在看到一些欧洲国家抗击成吉思汗的历史描述,再对照我们心里的英雄,策马扬鞭,横扫欧洲的一代天骄,换个地方变个角度,便彻底的换了形象。走着走着,自己的思维也逐步离开了具象的历史事实。那个时代的英雄,就是土地争夺战中的王者。

当我们穿过西伯利亚,越过北极圈,跨过海湾大桥,行走在富饶的平原或苍凉的荒漠,攀爬在高山下行于峡谷,看到生活在或富庶或贫瘠的每一块土地上的人们,都从大自然中获取不同的生活资源、练就不同的生存技能,都对那块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壤心存感激,并且越是自然环境恶劣的生存者,对自然和上苍的崇敬之心越是浓烈,浓烈到让目睹者为之动容。自然界给予人类的生存条件,天生就是不公平的,所谓的公平,永远是个伪命题。

看着俄罗斯广袤的土地,感觉走不到边际的原野,其实可以养活太多太多的人口,可惜,太可惜!西欧东欧地势平缓气候温和,但无穷的征战与厮杀一直延续至今,一次世界大战和二次世界大战给欧洲人带来的苦难令人触目惊心。

中华大地,东边是浩瀚的太平洋,西边是茫茫戈壁,南边耸立着巍峨的喜马拉雅。我经常想,中国整个西部的自然条件太差,不可以养活众多的人口,至多只可供人观赏。殊不知,看上去无用的高山,阻隔了来自欧洲的经济文化交融,也阻隔了中世纪欧洲频发的战火硝烟,利弊得失总是相互相成的存在于自然,记录于史册。

在欧洲行走的几个月也深深体会到,作为一个贫穷落后几百年的中国人,从个体的角度,你的行为也许会获得别人的认同和尊重,但作为一个民族,从匍匐于地,到跪起来再要站起来,还有很艰难的路要走,"韬光养晦",才是明智之策!

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这个世界,我们旅行,我们游走,我们思我们想,定要不枉此生不枉此行,哪怕我们只是芸芸众生。

   

这三篇游记,已经勾勒出他们旅行的轮廓。老韩太太王老师已经完成六万字自驾游的文字,正在着手出版图文并茂的游记。这本书饱浸着他们的探索、历险、百折不挠和对人生一次重要的洗礼,弥足珍贵。

老韩也正在写作一本经济学的书,对这本书,我怀着同样的期待。

有着对生活的热爱、对知识的追求,不惧上了些年纪而孜孜以求,这是老韩夫妇为我们立下的美好的晚年生活范式。

我们好奇地问:"那么漫长的旅行,你们争吵吗?"

   王老师幽默地笑笑说:"我们有分工,2018年我说了算,2019年老韩说了算!"

老韩在房车前

网友评论

1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袁缁衣 0

政治正确的说法太正确!情趣同步的夫妇太难得!光碟和房车很重要,互相得一人心更重要

01月17日 13:04

管文华 0

学习了

12月30日 21:39

陈盈盈 0

幸福

12月25日 20:40

琪琪的妈妈 0

认识的一位70岁老头4月1日独自驾房车也走了相似路线

12月24日 15:23

雨音 0

好文章,好在作者把看似无关的事情,用一根精美的长线把它们串联起来,并且不觉得唐突,这得需要功底。

12月24日 09:14

12月23日 15:06

阿生 0

难得难得。

12月22日 21:46

松木有骨 1

拜读老友文章,欣赏横溢才华!

12月21日 20:08

雨中水莲 0

这样的人生是多少人向往而又无法走出去的,加油。

12月21日 17:07

金瓶松 1

人生最大的"政治正确" 便是闲云野鹤 神仙眷侣

12月21日 14:41

涯夏 0

这才是人生啊。

12月21日 14:3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