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七之乡之乡村变迁记

         砚山县东西横跨107公里、南北纵揽70公里,素有“滇桂走廊”、“中国三七之乡”之称。在砚山中部偏东北,沿着323国道行驶19公里,左拐进入H19县道,顺着公革河而下10多公里,再岔入山林便是谷瓜村。谷瓜村地处偏僻,四面青山,坐拥凹塘。20世纪初期,我们的祖祖辈辈自打娘胎里闯出来,就隐居于山中,两耳不闻山外事。

        直至1988年,村民们住的依旧是茅草屋。低矮,阴暗,潮湿,这是改革中对茅草屋的特别记忆,折过茅草屋的历史,取而代之的便是土墙青瓦房。自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1993年起,村里的生产生活有了新一轮起色,农户们翻新住宅盖起了一间间土墙青瓦房,它们稀稀疏疏地散落在山谷里,改革的号角犹如一阵迟来的春风在村里村外正式吹响。土墙青瓦房当是祖国改革里一道瑰丽的蓝图,当艳阳坠到山头上时,烧晚饭的浓烟便在青瓦片上腾起、盘旋。若以蓝天白云下鸟瞰,一片片弧形瓦盖层层相压,瓦片与瓦片交界处好比中国传统与流行的交融、改革与开放的开端。

        1994年,村里能代光和明亮的就只有白天、月亮、炉火还有煤油灯,而电灯是在改革路上从另一个世界闯入村民生活中的照明用具。经历过煤油灯局限的光亮,在看到电灯那全身通体的发光明亮,竟有豁然开朗之感。当时村里还很穷,老一辈们刚刚从吃树根吃野菜的年代晃过神来,温饱稍有了改善,各各村就嚷嚷起通电这事来,当时村中央的那口老井还在,村干部就在这里扯着嗓子动员全民通电的。先是电公所派下的一批干部到达村里与村民会合,丈量好电线杆与杆之间的距离,然后就是挖好插杆的洞,挖洞则由村里年轻力壮的男人来完成,洞的长宽高都有一定的标准,挖好的每一个洞都精细到似乎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洞挖好之后,大货车把电线杆运到山脚,两位村长就组织村民,用牛车和人力把电线杆运到每一个洞口边,插起杆之后,最累的就是公电所里的那批干部了,他们从早上到晚上几乎是在电线杆上接电线,在变压器两头接完高压线和低压线之后,每户人家则要安上一个电度表,挨家挨户拉胶皮电线。
        两位村长担当起村代表的职责,一面与电公所的干部交接工作,一面动员全村人做好准备工作,两位村长整年在村里忙活,一身泥,一身汗,一身豪情。终于,一年之后,轻轻一拉开关,电灯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照亮起来,村民们高兴得像他们所传唱的那首歌谣:“有了电,多方便,电灯用处说不完。”当然电灯用处说不完,电的用处更是说不完。

        通电无疑是谷瓜村里的一大改革,从传统的手工舂粑粑到高效快捷的打饵块机器、从木甑子到如今的电饭煲、从简便到华丽的服装、从人力石磨碾米到电力碾米机都是谷瓜村改革路上的见证者,不只是基层扶贫工作人员,每一个人都是乡村巨变的实施者和英雄人物。在宣传党的改革路上,基层扶贫工作人员们从青头伙子到了一头花白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把进村宣传党的政策、做民众的思想,视作他们一生的工作使命,这样艰辛的工作需得何等的雄心与胆略。当然只要基层扶贫工作人员进村,我们仿佛就嗅到了党的又一项好政策。

        2014年,基层扶贫工作人员们又提出了人畜分离,改善农村居住条件,回想以前的光景,我们睡在楼板上,牛就睡在我们下面,夜里醒来的每一分钟,都能听得到牛反刍的声音,牛铃“咚咚”作响,人畜共处一室,可以理解,可是此时的你不得不屏住呼吸入睡,因为牛粪的味道可侵而不可掀,这不是闻习惯了就闻不到的味儿。饭桌前有人捂着鼻子发问:“唔、唔,这是什么味?”可人家心里明白这就是牛粪味儿。
        房前屋后建起牛圈、鸡圈、猪圈,琐琐碎碎的事虽然累弯了人,但是各畜归位、人畜分离、厨卫入户,却大大改善了农村人居的住环境,餐桌前、夜里的苏醒再也不用担心那一股历史悠久的牛粪味儿了。
        2015年,记得当时,政府一项自建小水井补贴政策下到村里之后,基层扶贫工作人员和村民们在村里召开了全村会议。第二天,全村人在自家门前各自挖坑、搬砖、运石子,自建小水井轰轰烈烈建起来,建好水井后,村民们每天不再辛苦的到山外的大河里挑水,不再继续过着水供给不足的生活,累死累活地挑回三担水就花了整整一个早上的时间,但是猪牛成群的大家庭还不够一天的饮水,人人都说:“自家有个水井好多了,洗菜的水,不再用来早上洗脸晚上又用来洗脚了。”
        解决农村饮水之后,基层扶贫工作人员们带领着各个村掀起了厕所改革,家家户户成了2016年的改厕英雄,这一改厕又摒弃了我们的一大陋习,以前村里人们上厕所的光景大概如此,一个人向山坡跑去,他边跑边解开裤腰带,另一个人则心惊胆战的蹲在山坡上的大树下。意料之中,他俩撞面了。蹲在树下的这个人迅速把裤子提到大腿处:“啧,你是,那边去?”那个人回答:“哦。”两人板着红脸分开了。这个人又心惊胆战的蹲下去,那边脚下“吧嗞”一声,那个人在树叶上使劲躲着脚,怒骂到:“谁啊,这么早,还冒烟子呢。”树脚下的这个人捂着嘴哈笑……
时隔十载,深得体会,上厕所的光景焕然一新,“咚咚”一声,里面安然回应到:“有人。”外面的人默不作声,识趣离去。为了围护个人隐私不被曝光在露天下,心惊胆战的上个厕所,举手赞成:有个厕所,方便多了。

      

         谷瓜村跟着隔壁村经过一系列的改善,生活上了一个新水平,如何提高家庭经济水平又成了头等大事。卡吉坝子上一丘丘比黄金还金贵的稻田里,可是年年收入胜少,人均收入不到几百块。基层扶贫工作人员和各村代表不止一次展望着那条穿流在坝子里的公革河,终于等到了这么一天,从省外来了三位大老板,瞧重了卡吉坝子,瞧重了公革河,他们大势开发,万亩良田瞬间变成了万亩菜苗,无关春夏秋冬,四季总是绿油油,农户们在家们前打起了工,老板农工互利共赢,如今农户们人均月收入少也有一两千块。
        2017年,当我从砚山县城返回农村老家时,偶遇在基层扶贫的工作人员,他们穿梭于菜地间,两管裤腿湿了半截,脸上却是诉不尽的喜悦,想起当初,他是如何挨村挨户说服农民群众出租田地的?他又是如何取得农户的信任?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果敢与伟略。回到家乡后我才得知,基层扶贫工作人员们是到各村宣传建设砚山美丽宜居乡村生活:改路、改房、改水、改圈、改厕、改灶房舍。
        基层扶贫工作人员,一群走入人群你也能辨认出他们的人,在改革开放40年里,曾用一双永不分停息的脚步走向百姓万家,谱写着改革开放的歌声。
         如今,跃上高山顶,瞰万万亩菜苗,览祖国大好河山,回想改革里一波又一波的故事,讲的是春天的故事:“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cuihu 7 0

喜欢文山,喜欢三七

05月30日 10:35

文笔塔 7 0

好文,有感而发是发的真情。这个村子我到过,当时想在这里推紫山药,后来村民不同意,就搬到了红甸。不知罗松南的基地进驻了没有?

02月21日 13:1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