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吃糍粑的味道
掌悦富民
发布于 云南 01-04 · 1237浏览 2回复 6赞

(富)医广【2021】第04-14-01号




正文开始的地方




不知不觉中,寒冬腊月悄然已至,看到桌子上已经翻得薄薄的几页日历,才发现日子过得转瞬即逝。流走的是岁月,剩下来的是厚重的人生阅历。在寒风萧瑟的日子里,我又回到儿时的记忆,那些令我心酸而美好回忆的童年。吃糍粑,是童年生活中一个喜闻乐见的习俗,是山区人民应节气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

在那个物匮乏的年代 ,糍粑是山区村民不可多得的物品。到了冬月末尾进入腊月时,村民们陆续准备年关的物资,舂粑粑,舂糍粑。家里的农活也告一个段落,辛苦了一年,做点农家人特有的美食小吃。原生态的糯米用山泉水淘洗干净,大火蒸熟后背到加工坊加工,用人工的方法制作成出比小碗口小一个尺寸的糍粑。

七十年代初期的山区农村,家家户户门口都有一个石头打磨成的圆柱形石器,仔细一看,里面空心的,可以容纳一定量的粮食,我们把它叫碓窝,就是用来舂糍粑的。用一根小碗口粗的木头,长1.5米左右。舂糍粑的人双手紧握着一根木头,然后使劲地在碓窝里来回地舂。舂的时候,把蒸好的糯米饭倒下去,不断重复上面的步骤。直到饭全部粘在一起。然后取出饭团,依次不停把饭团捏成蛋清饼大小。在四方桌上撒一层面粉,把捏好的饭团饼放在面粉上面,就制作成糍粑。

说起糍粑,我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前些年听母亲说,爷爷是文盲,没有上过学,一生中所从事过的,也很简单,成天在磨房里磨面。由于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家里只有爷爷一个男劳动力,计划经济时代,生产力水平极段低下,想要吃糍粑相当费力,机械加工不完善,舂糍粑全靠人工。

家里没有劳动力,舂糍粑成了家里的负担。母亲说:“请村里的壮劳力来舂糍粑,舂完后连吃带拿,使原本不多的糍粑,就显得更少了。看到簸箕里凤毛麟角的糍粑,母亲一脸的无奈。”一家人绝无仅有的珍品,就这样落入他人之手。这样子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加工坊普及。

吃糍粑,是对民俗文化的一种尊敬和传承。寒冷的夜晚,拿一个到篝火上烤,用小勺去柜子里舀一勺白砂糖,咬上一口,软糯香甜的滋味,吃过的人回味无穷,让你甘之如饴。品出来的是亲情,吃出来的是幸福。在吃糍粑的同时,在内心深处,开启对民风民俗的探索和追随。

舂糍粑,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憧憬和向往。感受舂糍粑的过程,把自己的劳动成果,融合到民俗文化的底蕴中,充分彰显古人的智慧和悟性。在过去的贫困山区,糍粑,是家家户户都唾手可得的美食。因为糍粑的制作过程简单,只是舂的时候需要劳动力,至于原材料,是自家亲手种植的稻谷。这样一来,无论贫困还是富裕,每家每户都能够吃上热气腾腾的糍粑。吃糍粑,传承民俗文化,感受社会进步,品味美好生活。

随着物质文化的日益丰富,人们可以品尝的美食花样繁多,数不胜数,并且一年四季,想啥时候吃就吃,商场超市随处可见,价格也不贵,琳琅满目的美食。无论是应节气还是满足消费者的食欲,市场上应有尽有,人们都能够随心所欲地购买。满心欢喜地挑选自己想吃的糍粑,翻来覆去,变着花样地弄来吃,却怎么也偿不出儿时的味道。过去那种香糯可口,原汁原味的生态农家美食,怎么会不令人八珍玉食呢!

在那个车慢马,少吃穿的年代,舂糍粑和吃糍粑是从人工到手工的,腊月里毋庸置疑,自然而然的事。随着渐渐步入快节奏的时代,各种各样的和面机,家庭实用性加工机,人们只要耐着性子,除了忙工作,忙家事,若能够舍得一场搓麻将和刷抖音的功夫,耐着性子作一顿自己想吃的美食,已经是了不起的壮举了。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自从有了五花八门的现代化加工机械,你去超市或者市场上,买一些加工制作好的糍粑,竟然有一种自己在精神层面上得到升华的错觉。仿佛那就是一种讲究人的文化,一种返璞归真的享受,一腔喜新不厌旧的情怀。


- END -

文图/顾佳蕾
(封面图来源网络、侵删)


关于投稿

要求:原创描述富民风土人情、吃喝玩乐、大小事等具有富民元素的文章,音频视频,题材不限,内容健康向上,字数500字以上,必须为原创首发,谢绝抄袭、洗稿,文责自负。

邮箱:1850107734@qq.com ,文本word文档以邮件附件形式发送,需备注笔名及联系微信号,如图片较多的以打包文件夹的形式投递,谢绝一稿多投。

稿酬:文章推送后24小时,根据点击量发放稿酬,详询微信v1541714897。

声明:凡经本平台采用的图文作品,本公众号将标记原创,作者享有文章署名及作品版权,未经作者本人许可,禁止转载。部分作品将同步转发一点资讯、头条号、百家号、大鱼号、企鹅号等各网络平台.

掌悦富民
浏览 1237
6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2
赞过的人 6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