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虫山"本名小考


“长虫山”本名小考

   文/南天

说到长虫山,昆明人都知道。因它在省城的北面,从上北下南 的地理方位及所处的地势来讲,它是昆明的主山,居高临下地主宰着昆明的风水格局。但,长虫山的原名叫什么,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打开百度搜索,不外乎是长虫山,又名蛇山,或者蛇山,又名长虫山”…… 这些说法,其实都不正确。如果以古文献记载为准的话,长虫山的本名其实是叫虹山

清代编纂的《云南府志》《昆明县志》的山川地理篇里,虹山之,写作 (左耳旁,右虫字加一撇) ,其实是的异体字。因为是异体字,字典里没有,电脑上也打不出来,于是才出现了后来的误写误读,常常误读为,甚至是

假如我们抛开《云南府志》《昆明县志》里的异体字不说,那证明长虫山原名叫虹山的证据,就相当充足:

一、在虚凝庵出土的明代崇祯年间石刻的云南府复敕清查朝阳虚凝两庵山(碑)记里,明确写道“虹山一座,东至虚凝庵南驮鸦(垭)口,西至山后路头口……”

二、在明代的铁峰庵山门上,有一匾额的题字为“虹山古刹”,也就是说,古人一直把长虫山称为“虹山”……

三、明代昆明诗人杨庆元,题的《游虚凝庵》一诗曰:“虹山一带走烟岚,何处仙源正好探。上到峰头云尽下,醉沉日落兴愈酣……”

四、在清代乾隆年间,孙髯翁作大观楼长联后,程含章嫌原联里用神骏”“灵仪”“蜿蜒”“缟素”指代周围四山似有不妥,故改为:“东骧金马,西峙碧鸡,北耸青虹,南翔白鹤……”

五、虽然在清代咸丰年间,张士廉作“昆明八景”:其“虹山倒影”的虹,也用了异体字 (左耳旁,右虫字加一撇),但在民间一直读为“虹山倒影”……

六、截止到解放初期,人们习惯上仍叫长虫山为 “虹山” 或“大虹山”。而今天的西站一带,则称为“小虹山”,意思是昆明西站的“小虹山”,是从长虫山的“大虹山” 里分流出来的……

七、从古人的审美习惯来看,所谓“蛇山”,想到的便是蛇蝎之类,认为是丑陋的,而且是凶残的。也就是说,人们从心理上不会接受“蛇山”这样的地名,所以民间一直称为 “虹山”……

至于“长虫山”,那是“长虹山”的误读。就如同西山“高桥”被杨升庵误听误写为“高峣”,“高卷槽”被徐霞客误听误写为“高枧槽”,“赤甲壁”被土改工作队误听误写为“车家壁”,“黑瞧母”被四清工作队误听误写为“黑荞亩”一样,都是从外地来的官员或文人,因听不懂昆明方言所造成的。但,即使有人知道这些地名都是“误听误写”的 而人家偏偏是拥有“话语权”的官员或文人,那当时当地的平头百姓,还能说什么?

于是,从前人的“误听误写”,到现在的“误读误解”, 就形成了一种“误”的传承。至于要不要为“长虫山”恢复原名,那是有关部门的事。而本文则欢迎探讨,欢迎争论!


网友评论

1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南天 0

谢过所有点赞和观帖的朋友!

01月05日 17:03

南天 0

这不是雅俗的问题,而是从古代到民国的史志上,从未出现过"长虫山"这三个字!所谓"蛇山",也是明代之后才出现的!

  • 石坎 回复@ 石坎  : 俗名自然就是指民间口头上流传的名,不见记录也不奇怪。

    2019-01-05 11:21 0

  • 石坎  : 南佬,明代如已有蛇山之名,民间叫成长虫山很顺理成章啊,就小时候的亲身经历,我们那时提起这物基本只会叫长虫,很少甚至根本不会叫它蛇,是后来上了学后才改过来的,相信三四百年前的昆明人也是一样的语境。另外既然风水大师已定了性,那说明长虫山是由长虹山误传而来就真不成立了,长虫山只是蛇山的口语化。文人写志喜欢从雅是常事,书里绝口不提口语化的长虫山,而是用“虹山“一点也不奇怪,就我个人而言,我很喜欢长虫山这个名,很接地气,一看就是我们云南的山,刚好我的单位就在山脚下,何况还被孙髯长联生动描写过。

    2019-01-05 03:15 1

01月04日 21:47

南天 0

有一条来自民间的线索: 在明代沐英未统治云南之前,别说"长虫山",连 "蛇山"二字都不存在。就因为沐英要世代统治云南,要大规模的修建昆明城池,并请风水大师汪湛海来主持规划,汪湛海察看昆明的环境后,认为昆明背靠的主山像一条蛇,那昆明的城廓就应该修成一只乌龟, 即风水学上的"龟蛇相交"的意思。但又怕当地士民不同意将历史上所称的"虹山"改称"蛇山",所以才弄出了那个异体字!

01月04日 21:33

南天 0

所以,才写此文叫<长虫山本名小考>!写该文的目的不是求结论,是寻找线索!

01月04日 21:08

南天 0

看来你没看懂我的意思。我是说:从古到今的志书上,根本没有"长虫山"这三个字!

01月04日 21:05

石坎 0

我举这些例子还说明一个规律,先有民间俗名(真名),再有雅名是正常的情况,如壁虱寨=碧色寨,豹子洞=抱子洞。反之,南佬所举是先雅后俗,有点奇怪。其实,长虫山这个名在云南很接地气的,出现这个名字一点不奇怪,文人要把这个名雅化也完全可以理解。

01月04日 17:12

石坎 0

哦对了,说到雅俗两名,再举个例,滇越铁路上那个碧色寨,真名是”壁虱寨“,现在没有任何一本地方志还会这样记。所以我个人倾向于此山民间的真名就叫”长虫山“,证据就是孙髯这句”北走蜿蜒”(八十年代以前云南民间乡下都把蛇叫做长虫)。或者文人们真的从长虫引申出更雅的“长虹、虹“,并录入地方志。南佬举了很多异体写法,我感觉反而很说明长虫山才是真名的问题,因为一是这些写法都围绕着虫作文章,说明文人给山起雅名也不太愿意离开原意,二、出现这么多写法,真是一个雅事,民间哪会弄这么多高难度的字来取名?

01月04日 14:10

石坎 0

康乾时代的孙髯毕竟也留下”北走蜿蜒“这一句写蛇虫的词,以孙髯对昆明的熟悉程度,只会超过你说的这些人吧,长联里东、西、南都是写动物,所以孙在北边于雅、俗两名里取了俗名(长虫)来描写,也间接证明“长虫山”并非空非来风,那个程含章改成“虹”是弄巧成拙,与其他方位不对应了,其实看起来,孙、程两人都应该知道这座山的雅俗两名。

01月04日 13:39

南天 0

因为长虫山与长虹山.究竟谁是谁非?没有令人信服的史证,确实难以肯定!

01月04日 11:21

南天 0

谢谢石坎朋友参予讨论。我前面说过:明代之前的史志上,从没出现过 "蛇山,长虫山"这种文字。近日翻遍民国时由周钟岳主篡,袁嘉谷,李根源等人分篡的<云南通志(十卷)>本,也只有"虹山(异体字:左阝右虫加一撇)又名蛇山",那就是说: "左阝右虫加一撇",不论读作 "蚩山", "虺山" 或"禹山",或者其它山,都没有 "长虫山"这三个字。假如我们认定(左耳旁右虫字加一撇)是(虹)的异体字,那 "长虫山"就应该是"长虹山"误读和误写乃至误用!而周钟岳,袁嘉谷,李根源等前辈,之所以不把"长虫山"写入史志,其实也就是"搁置不议"----把问题留与后人解决。

01月04日 11:16

石坎 0

民间长虫就是指蛇,长虫山应该不是长虹山之误。

  • 石坎 回复@ 石坎  : 既然都是推理,我就也说说我的观点,其实在看到南佬此文时,我的第一感就是,可能此山民间就叫长虫山,文人把它录进地方志时另取了一个雅名“虹山“。这种雅俗两名并不少见,如某地有一寺建在山洞口名叫“豹子洞“,后来被和尚改成“抱子洞“。从孙髯的那句”北走蜿蜒“,说它的真名叫长虫山恐非讹传。

    2019-01-03 16:06 0

  • 石坎 回复@ 南天  : 嗯,我并没有质疑南佬的考证有问题,长虫山原名“虹山“,南佬史料丰富,无可辩驳。仅只是突然又有一个“长虹”之名感觉很突兀,因为通篇都没提过有长虹山之名,进而引申出“长虫山“,这一个联系还要丰富一下证据才有说服力。从通常情况,或者说就站在一个外地人角度,长虹并不是一个难懂的词,长虹听成长虫似有点牵强。反而是长虫极有可能听成长虹。

    2019-01-03 15:52 0

  • 南天  : 欢迎参加讨论!问题是: 明代之前所有的史志上,滇池周围四山,并没有 "蛇山,长虫山"之说!

    2019-01-01 11:23 0

01月01日 09:2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