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荞麦花开的季节》


重阳节,志刚陪公司老总霍飞燕到敬老院慰问老人。当他将慰问品送到一位老太太手中时,令他始料不及的一幕发生了。

老太太央求志刚说:“儿子,你媳妇天天给她妈梳头,你就不能帮我梳一次吗?”

志刚回头望,霍飞燕正在给“老妖精”盘发髻。一个大小伙子给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妪梳头,志刚感觉挺为难

志刚平日不太接触老人,尤其对公交车上成群结队的“爱心卡”特别反感,这回到敬老院慰问是公事公办。志刚想离开老太太,可老太太抓住他就是不放手。志刚为难地说:“对不起,大妈,你弄错了,我不是你儿子,她也不是我媳妇,给您梳头我真不会。”

老太太生气了,骂道:“好哇!你个没良心的,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成人,你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啦!”一边说一边呜呜哭了起来。

志刚见老人哭的伤心,于心不忍,他一声叹息,哄道:“好了,您别哭了,我这就给您梳头!”老太太这才破啼为笑。

志刚破天荒第一次给老人梳头,此举属于无奈还是高尚,他唏嘘自己怎么会以这种方式近距离走近老年人的生活,是那双颤抖的手和那缕渴望亲情的眼神,将他从如火如荼的商海战场,从五彩缤纷的精神世界拉回到现实之中。他突然想起了母亲,母亲她好吗?她的病好了没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在那偏僻落后的高原小镇过着怎样的生活……

回到城里天已经黑了,霍飞燕邀请志刚到饭店吃晚餐。他们边吃边聊,话题仍然离不开敬老院。志刚问:“霍总,老人们全管您叫胖囡,您也全管他们叫老妈,到底谁是您的亲妈呀?”

“她们全是我的亲妈,也全都不是我亲妈。”

志刚一怔,问:“此话怎讲?”

霍飞燕停顿片刻,说:“本来我不太愿意在同事面前谈私事,但既然你问到我,我也坦率地告诉你,我是个孤儿,是在福利院里长大的。你叫的那个老妖精,就是福利院负责照管我的妈妈。”

志刚有些尴尬,说:“哦!霍总,对不起,要不我们换个话题,我尊重您的人生经历。老妖精我是开玩笑叫着玩的,您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没什么,人生由不得自己选择,尤其是童年。其实我也没你想像的那么可怜,我有党和政府关心,从小到大有老妖精疼爱。”霍飞燕莞尔一笑,又说:“其实我也经常叫她老妖精,你别看她现在穿红着绿,整天臭美,在福利院的时候,她可没有闲功夫打扮自己,她把一辈子的精力都花在教育我们这些孤儿身上,为了我们她甚至终生未嫁。过去她为我们操碎了心,现在也该轮到我们孝敬她老人家了。”                       

“是的,孝敬爸妈是天经地义,可是霍总,您把所有老人都当自己的老人孝敬,这可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够做到的,您算是好人中的好人了!”

“爱屋及乌吧!你做的不也挺好吗!今天还给老寿星梳头了,志刚,我没看错你,你一个大伙子这么有爱心。”霍飞燕竖起大拇指,给了志刚两个满满的赞。

志刚虽然心中有愧,但难得老板夸奖,还是觉得挺受用。顺口应道:“应该的,向您学习!”

霍飞燕接着说:“这些老人经历各异,都有自己的一段人生故事。就说你帮梳头的那位老太太吧,也算是个苦命人,她丈夫是个革命军人,因公死亡,她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大,又被她送去参军,后来在自卫反击战中牺牲了,她守着丈夫和儿子的牌位过了大半辈子,直到生活不能自理才住进敬老院。老太太今年高寿八十六了,大家都尊称她老寿星,生了几场病变懵懂了,一看见小伙子就拉着叫儿子,今天好不容易有个乖儿子给她梳头,乐得她差点背过去!”

志刚听说嗟叹不已。

霍飞燕问:“志刚,你说这老寿星吃喝拉撒全由政府供养,抚恤金她也花不完,她缺啥?”

志刚迷茫地摇摇头,反问道:“缺啥?”

霍飞燕说:“缺亲情,缺爱呗!”

志刚懊悔不已,心中直骂自己混蛋,老寿星是革命军人的遗孀,英雄烈士的母亲!我算啥呀?不就是动动手帮她梳个头吗?我都怕脏了手、跌了份。

“幸亏我……唉!如果今天真慢待了老寿星,我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志刚深有感触地说:“霍总,今天你算是给我补了一课,消除代沟、尊老爱幼不能只是嘴上说,更重要的是要走进她们的内心世界,了解她们的精神需求,才能做到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等忙过了这阵,我多跑几次福利院,多喊她几声妈,多帮她梳几次头,即使她哪天走也让她乐呵呵心满意足地走!”

霍飞燕笑道:“好哇!志刚,我们老寿星有干儿子了。谢谢你!”



回到家,志刚冲了个澡,刚出浴室手机闹钟就响了,雷打不动,十点钟必须和在外地出差的女朋友珍妮视频通话。慌忙中志刚忘了视频,却拨通了电话,电话这头他给她讲敬老院的故事,电话那头珍妮不爱听了,她打断他说:“停停!我这儿漫游呢!你唠叨什么呀?关爱老人也轮不到八杆子打不着的什么老寿星呀!你不是还有个亲妈在乡下没人管吗?有工夫你多操点心怎么赚钱,你不是计划两年内买房三年内结婚吗?正事你抛一边不管,咸吃萝卜淡操心呀!”

“啪!”珍妮把电话给挂了。

    志刚往床上一倒,沮丧至极,生活的烦恼,工作的压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他和珍妮恋爱两年了,珍妮坚持不买房就不结婚,女人哪!就是现实,珍妮也算是“高知”了吧,思维和小市民有什么区别,她又不是不清楚,如今的房价不是靠每月的工资省一点就买得起的。志刚每月要寄五百元给母亲做生活费,再除去租房和正常的生活开支,工资所剩无几。省吃俭用攒了五年,存款公积金加一块儿交首付都还差三万,买商品房结婚谈何容易!除非你有腰粗的父母慷慨资助。

志刚从来不跟母亲提买房的事,反正提也是白提,母亲靠志刚寄给的五百块钱过日子,眼下这物价,吃饭穿衣还得省着点,哪有闲钱资助儿子买房子。

心宽吧!志刚自我安慰,反正身边的穷小子一抓一大把,买不起房的人又不止自己一个。何况志刚又不是没盼头,霍总已把明年的新产品拓展项目交给他负责,并承诺给他百分之五的利润提成,只要确定了产品,正常经营,再加上自己百分之两百的努力,曙光还会远吗?

志刚给珍妮发了条微信: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珍妮也回了他一条:下次通话用微信!


第二天是星期天,志刚起了个大早,他要加班起草两份充满企盼而又令人头疼的《项目拓展计划书》,产品至今还没定下来,志刚偏向做土特产,这方面他有经验,吃的东西永远有市场,只是运作比较琐碎繁杂;霍总却偏向生产有机肥,市场前景广阔,经济效益高,但投资大,场地难找,环保方面也非常麻烦。

中午,志刚约霍飞燕在西餐厅吃饭。霍总昨晚请他,他想还个人情,然后项目的事他想跟霍总好好磋商磋商。

霍飞燕历来素面朝天,今天却意外地穿了条粉色连衣裙,还化了个淡妆。志刚眼前一亮,脱口而出:“霍总,您今天真漂亮!”

霍飞燕问:“是吗?那你喜欢我吗?”

志刚被问住了。说实话,霍飞燕太强势,做上司她非常称职,但做太太嘛她还真不是志刚的菜,他比较喜欢小鸟依人的那种淑女秀气型的姑娘。他委婉地答道:“霍总,您是万里挑一的女强人,优秀企业家,我穷酸小子一个,几斤几两我有自知之明!怎敢高攀!”

    “瞧瞧,又虚伪了不是?说不喜欢不就完了,尽编奉承话!”其实霍飞燕也是在跟志刚开玩笑,志刚三高:个头高、智商高、颜值高;他的女朋友也是霍飞燕的朋友,名牌大学毕业的医学博士,长的非常漂亮。

志刚一本正经地说:“霍总,不想听奉承话吗?那我说句实话!”

“说!”

“恕我冒昧,您说您一个姑娘家,干吗非把自己封闭在一个自我的世界里,一板一拍,高高在上,搞得像个老修……!”言多必失,志刚说漏嘴了。

“老修女!是吗?”霍飞燕也不尴尬,大方地追问:“快点坦白,平时你们几个在背后是怎么糟践我的?”

老剩女、老处女、灭绝师太……志刚敢照实说吗?他小心翼翼地解释道:“霍总,虽说您是长得丰满了一点点,但稍加修饰还是满耐看的,您今天的这身就挺好嘛!您就大我两三岁,同龄人,您就不能放下您老总的身份,跟大家爬个山,唱个歌什么的……”

“你们约我了吗?同龄人?你们哪个不是把我当大妈?”霍飞燕嘴上问得尖锐,脸上却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是的,在公司里我喜欢展示我刚强干练的一面,可那是工作逼的,整个公司一大摊事我敢松懈吗?我身上的压力有多大你们知道吗?有时候我自己都感觉活得累,特别是周末,你们爬山、游泳、吃路边摊、大排档,我一个人呆在我所谓的豪宅里六神无主,我真想爬上山顶声嘶力竭地吼几声减压!”

“霍总,您……”面对女上司的真情流露,志刚真不知该说点什么。

“对不起,我有点失态。”霍飞燕面露歉意,转而又说:“志刚,你别对我那么毕恭毕敬的行吗?您您您的,你就不能直呼其名吗?哪怕是叫声姐听着心里也舒服呀!”

志刚说:“霍总,我……”

霍飞燕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说:“叫我霍飞燕。当然,在办公室里除外。”

志刚点点头,说:“行!飞燕姐,这个周末我来筹备,咱们搞一个户外烧烤,大家AA制。不过你得准备节目哦!”

“什么节目?”

“唱歌、跳舞呀!”

“哎呀!唱歌跳舞我都不会,怎么办呢?”霍飞燕一着急,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娇羞

 “好办!你就学小猫小狗叫!”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学小猫小狗叫,多颠身份呀!” 

志刚说:“我说啥?又端上了不是,我跟你说,到了那天,你就穿这一身,亮瞎他们的眼!你就这么‘喵-喵-’、‘喔喔喔’一叫,保管他们一个个笑出八块腹肌!我向毛主席保证,今后再没人称呼你‘您’啦!”

“哈哈!”霍飞燕被逗笑得前仰后合。


回到家,志刚才想起来,跟霍飞燕吹了半天散牛,倒把正事给忘了,《项目拓展计划书》忘记交给霍飞燕过目。他给霍飞燕打完电话,志刚想给母亲也打个电话,他都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给母亲打电话了,要不是昨天在福利院给老寿星梳头触景生情,恐怕他都还想不起母亲来呢!

电话是座机,拨通了,但没人接。

志刚又拨了几次,还是没人接。母亲没在家吗?她会去哪儿?怎么不接电话呢?难道……

志刚不敢多想,赶忙收拾东西,他决定坐夜班车回家,不论母亲平安与否,他要见到母亲才放心。

霍飞燕闻讯也吓了一跳,她没有理由不准志刚的假,她嘱咐志刚下周四必须回来,因为周五开董事会要讨论《项目拓展计划书》。



志刚的家在离省城三百多公里的一个偏僻的高原小镇:古荞镇,

解放前这里被称做穷山恶水鸟不拉屎的地方。改革开放后,政策

扶贫虽然有了好转,但因为古荞镇山高缺水、缺资源,老百姓只

能栽些包谷、荞麦等旱作物维持生计。

志刚小学毕业那年,父亲因病去世,母亲每天走七八公里山路去县城批水果,然后挑回小镇零卖,赚取差价供志刚上学,这一卖就卖到志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志刚工作后,不许母亲再走山路卖水果,每逢春节都回家探望母亲,可自从和珍妮恋爱后,他已经有两年没回古荞镇了。

出了县城汽车站,志刚见路边增加了许多漂亮的旅游马车,一打听,五块钱就可以坐到家门口。志刚归心似箭,正要上马车回古荞镇,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荫丹篮的布衫,黑色的裤子,脚上穿着方口的布鞋,手上还拎着个大塑料编织袋,那不正是母亲吗?难怪家里电话没人接,母亲来城里干什么?看见母亲安然无恙,志刚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可母亲背个大塑料编织袋来城里干什么,志刚犹豫片刻,他决定尾随母亲身后,探究一下母亲的日常生活轨迹。

一整天,母亲马不停蹄地穿梭在县城的大街小巷,看见矿泉水瓶、纸盒之类的东西,母亲就去捡,有时甚至俯身在垃圾桶里刨,难道母亲在捡垃圾卖钱?

下午四点,母亲吃力地背着满满一袋废品来到收购站。她跟老板讨了杯开水,掏出两个荞麦粑粑,狼吞虎咽地吃中饭。母亲卖完废品,返回到汽车站坐马车回家。志刚这回看清楚了,马车夫是同学张大兴的父亲,古荞镇的老镇长。

志刚目送着母亲渐已佝偻的背影,满腹心酸,也非常生气,我每月都给母亲汇生活费,可她却来满大街捡垃圾,母亲这不是丢人现眼吗?

志刚想徒步回家,看看沿途的风景。这一路的所见所闻令志刚惊叹不已,崎岖不平的土路被宽敞平坦的水泥路取代,过去偏僻荒凉的古镇,现在是人来人往游人如织。

    眼下正值荞麦花开的季节,放眼望去,满山遍野的荞麦花开得正盛,一片白一片粉一片绿与零星的村落相映成趣,犹如一幅幅美丽的水粉画跃入眼帘。微风吹来,荞麦花的清香泌人心菲,心旷神怡。远离大城市的喧嚣繁杂,置身陶醉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志刚颇有一种超凡脱俗飘飘欲仙的感觉!



前面就是古荞镇,路边聚着一群人,令志刚惊讶的是被围在人群中的竟然是母亲。只见邻居王二婶正在跟张大兴理论,她说:“镇长,这事你得管管,志刚他妈天天来我家地里偷荞叶,我说多少次她都不听,造成的经济损失谁承担呀?”

大兴说:“二婶,您这话不太中听,我们古荞镇人自来爱吃荞叶,这没栽荞的人家去栽荞的人家地里扯把荞叶吃,这不能叫作偷吧!您老得搞清楚,这偷和拿它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经济损失就更谈不上了。”

二婶说:“就算是拿吧,她怎么专挑我家地里拿?或者你每块地里掐一把也行,可她就沿着路边这一溜拿,镇长你看看,别家的荞麦花多漂亮,你再看看我们家的,荞叶被掐得光秃秃的,游客都不到我家地里拍照啦!”

大兴说:“志刚妈,这就是您的不对了,这一溜荞麦的确不太美观,以后您就每家地里掐一把,别光掐二婶家的了,好吗?大家隔壁两邻一定要搞好团结,不要为了一点小事伤了和气。好了,都散了吧。”

虽然大家也没太为难母亲,但是看着母亲可怜兮兮被人家指责的样子,志刚心里真不知是啥滋味!

回家吃晚饭还早,志刚又到镇上转了一圈,只见大小车辆,开疆拓土,建厂房盖仓库,到处是一派繁忙景像,更可喜的是有的人家土坯房都换成二层小楼房了,短短两年半没回家,家乡的变化简直让志刚看傻了眼。

志刚回到家,母亲正在吃晚饭,桌上摆着一碗荞麦饭和一盘炒荞叶。母亲就吃这个呀?志刚心里难受得跟刀割似的!母亲嗔道:“儿呀,怎么回家也不打个电话,我好有个准备。”

看着母亲憔悴而慈祥的面容,志刚有一肚子的话要跟母亲讲。他抚摸着母亲瘦骨嶙峋的双手,心疼地问:“妈,您身体好吗?没犯病吧?”

“好!我身体好着呢,你只管好好工作,注意身体,别老牵挂着我。”

“妈,您每天去县城捡瓶子能换多少钱?挣的钱还不够坐马车吧?”

“哟!你都知道了?”母亲奇怪,志刚怎么知道她去县城捡废品。她说:“我坐大兴家的马车,老镇长从来不收我的钱。”

志刚说:“妈,钱不够花您就说,我多汇两百就是了,以后我不许您再去捡垃圾啦!”

“没事儿,我闲着也是闲着,捡几个废瓶子又不要多少力气。志刚,你千万别给我多寄钱,以前寄来的钱我都花不完,如果你手头紧,你就少寄点,啊!”

听着母亲凄凉苍老的声音,志刚鼻头一阵阵发酸,他突然想起满文军的那首歌《懂你》:

    一年一年

    风霜遮盖了笑颜

    你寂寞的心有谁还能够体会

    是不是春花秋月无情

    春去秋来你的爱已无声

    把爱全给了我  把世界给了我

    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

    多想靠近你  告诉你我其实一直都懂你

    ……

 他多想依偎在母亲温暖寂寞的怀里唱唱这首歌啊!

“妈,我想给您梳梳头。”

“欸!”母亲取来了木梳。

志刚轻轻地给母亲梳理着稀疏的白发,母亲才六十出头,可头发已经跟老寿星的一样白了。想到了老寿星,志刚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把母亲带到昆明去,给她置两身城里大妈的漂亮衣服;请霍飞燕帮她盘个发髻;带她出去旅旅游;让她学学广场舞;再领她品尝一下舌尖上的美味……他想让一辈子吃苦受累的母亲,享受一下她本应

该享受的天伦之乐。百善孝为先,这事该做就得抓紧做,别让母

亲熬到老寿星那种懵懵懂懂情智混迷的时候再来弥补,那就没意

了,志刚不想在母亲有生之年留下太多遗憾。

“妈,您…您平时想我吗?您怎么从来不给我打电话?”志刚吓了一跳,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问母亲这种不近情理的废话。

“儿呀!”母亲哽咽了。“俗话说:儿挂娘扁担长,娘挂儿挂断肠哪!你说这世上还有比妈更牵挂儿子的吗?妈不就想为你省点电话费吗!打长途挺贵的吧。有珍妮陪在你身边,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妈,我想您!”志刚本来想说,妈,我爱您!但他不习惯,没说出口。

“志刚,你没事吧?你今天说话的语气妈不太习惯,你平时可不兴这么粘人!”

“是吗?哈哈!”志刚忍不住笑了。“妈,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好好活着,以后我就这么粘着您!永远粘着你!”

“这孩子,怎么变得这么肉麻……”妈妈也开心地笑了。

手机闹钟响了,志刚出屋去给珍妮打电话。

“喂!志刚,干吗不用微信视频呀?”

“珍妮,我在古荞镇呢!这里没wifi。”

珍妮问:“你怎么突然跑回家了?你妈生病了吗?”

“没有,我回来看看她。珍妮,我想跟你商量个事,我想把我妈接到昆明去,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欸!志刚,咱俩好的时候你可没说要和老人一块儿住呀!再说我们有那个条件吗?我俩的蜗居都是租的,你妈来了住哪里?”

“让我妈暂时住在养老院,等买到房子再把她接回来。”

“志刚,你疯了吗?你以为养老院是你们家开的不要钱吗?你那点工资只能养你妈,你还想买房子?”

志刚说:“珍妮,要不这样,房贷首付不是还差三万元吗?要不我先找朋友借钱买个两居室,借款你不用担心,等明年新项目上马,霍总答应给我百分之五的利益提成,到时候还三万块钱绝对不成问题。”

珍妮说:“志刚,你不是一直憧憬二人世界、三口之家吗?我和你妈勉强在一起生活是不会幸福的,这事我不能答应你,除非你妈瘫痪了,或者需要临终关怀,否则免谈。”

志刚有点恼火,珍妮爱耍小性子,平时凡事都是志刚让着她,可赡养老人这是原则问题,必须据理力争。他压住火耐心地说:“珍妮,你来看一眼我妈过的啥日子,她含辛茹苦把我抚养大,我尽点孝道不应该吗?鸦雀还反哺呢!何况我是个有血有肉的大男人!”

那边珍妮也火了,她说:“志刚,你给我听好了,你妈我妈都是妈,要是你把你妈接来我就把我妈也接来!”

“啪!”珍妮把电话挂了。

志刚摇摇头,却发现母亲站在他的身后。志刚解释说:“妈,珍妮爱耍小性子,您别跟她计较。”

母亲把门闩好,把窗帘拉严,从正面墙上取下毛主席的挂像,露出一个老辈人搁水油灯的墙洞,母亲从墙洞里取出一个包裹,将塑料纸一层一层拆开,露出一块旧得变了色的红布,母亲小心翼翼打开红布,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厚厚一沓百元大钞。

志刚被惊得目瞪口呆,这沓钞票数目不小,母亲是如何攒下的!母亲将钱如数放在志刚的手上,说:“孩子,这是三万块钱,本来想等你们结婚的时候再给你们,现在既然买房子钱不够,就拿去添着买房子吧!”

“妈妈!”志刚将母亲紧紧地搂在怀中,任由泪水汩汩而流!原来,这五年母亲全靠捡垃圾度日,他汇给母亲的生活费,她一分没花,全给儿子攒着呢!

那一夜,志刚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一边是未婚妻,一边是亲生母亲,孰轻孰重,志刚心里得有杆秤。

第二天,志刚去看同学张大兴,说:“好啊!你小子,农业大学的高材生,子承父业,镇长当得不错,古荞镇旧貌换新颜,一派新气像呀!”

“志刚,不是吹,不信你过两年再回来,恐怕就真认不出哪是哪了!”张大兴搂着志刚的肩,问:“怎么有空回来?回来看你妈?”

志刚说:“是呀!我妈这日子过的真是让人寒心,这次我想把她带走,可她死活不肯离开古荞镇。大兴,这几年我不在家,多亏你和老镇长关照,实在是感谢!”

大兴说:“惭愧!没把留守老人安置好,愧对你们外出打拼的兄弟们呀!不过快了,养老院下月就动工,明年底就可以入住,到时五保户和留守老人全部就地安置。你妈要是舍不得离开古荞镇,到时我亲自开车去把她接回来。”

志刚高兴地说:“太好了,外出打工的人解除了后顾之忧,就可以甩开膀子拼搏了。”

中午,志刚要请大兴吃饭,大兴说:“别,给个机会尽地主之谊。你在大城市山珍海味吃腻了,我带你去尝尝古荞镇的原生态。”

古荞镇的农家乐已发展到近三十家,生意都把不错。大兴说:“来,志刚,先喝杯茶解解渴。”

志刚接过茶杯,一股清香泌人心脾,茶呈米粒状,汤色黄绿清亮,志刚喝了一口,满口醇香!

“嗯!好喝,口感挺独特,这是什么名茶?”

“这是我们镇自己生产的苦荞茶,怎么样?还喝得成吧?”大兴问。

“你是说,这茶是用鞑靼苦荞烤制的?”

“是呀!”

志刚精神一振,兴奋地说:“太好了,岂止是喝得成,味道简直好极了!”

大兴介绍说:“这苦荞茶不只是味道好,而且它“芦丁”含量极高,营养价值是其它茶无法比拟的,清热解毒,益神提气,具有降压降脂降糖的作用,称得上是一款上好的保健饮品!”

志刚笑道:“哇!大兴镇长,广告词都拿出来了。不过,我喜欢,挺对我的思路。还有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晒晒。”

“好东西多着呢!开吃吧,咱们边吃边谈。”

大兴接着介绍,说:“荞麦饭、苦荞粑粑,我们山里人不稀罕,可城里来的游客就好这口,吃完都要买些带回去;油炸甜荞丝,也是苦荞做的,又脆又酥;手撕鸡,这是我们养殖厂山上散养的乌骨鸡,已经有大餐馆来订货了;这是蕨菜、苦刺花、橖棣花,这些野菜以前烂在山上都没人要,现在加工包装冷藏,供不应求呀!都上省城的高档酒楼了。”

“嗯!不错不错!呼吸着新鲜空气,品尝着纯正独特的农家美味,观赏着美丽的荞麦花,真乃神仙过的日子呀!要能把“昆虫”(当地人把外出旅游的昆明人叫昆虫)都吸引来,那可是一笔不菲的旅游收入哦!”

“志刚,好主意,目前只是周边县城的游客就很不错了,如果能将省城的游客吸引过来,那场面该有多壮观呀!而且古荞镇的景点除了荞麦花,还有神秘的蝴蝶谷、万亩黄金梨,更值得一游的是正在开发的地下溶洞……不过,宏图大业,老同学可得助一臂之力哦!”

志刚说:“那是自然,宣传家乡人人有责嘛!”

大兴举起酒杯,说:“来,老同学,你我难得一聚,感情深,一口闷!”

志刚端起酒杯,酒杯小巧精致,酒色清亮透明,规格45mL,果然

可以一口闷!志刚啜了一口,口感独特,余味甘甜,蕴味爽洌!

连声称赞:“好酒,好酒哇!”

大兴介绍说:“志刚,这是用上等的苦荞和观音寺的井水科学酿制的苦荞酒。不上头不燥热,不伤肝不昏睡,你放心地喝。”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志刚突发灵感,公司的拓展项目何须再伤脑筋,这家乡的苦荞系列产品不就是首选吗?他将项目拓展的事跟大兴一讲,俩人一拍即合,当下就合作事宜谈了意向。大兴领着志刚把整个古荞镇转了个遍,又把古荞镇的近期发展和远景规划给志刚作了详细介绍。

晚上十点,志刚才跨进家门,手机闹钟就响了。志刚拨通了霍飞燕的电话,滔滔不绝地给她介绍古荞镇的变化,介绍苦荞系列产品的广阔前景……

霍飞燕高兴地说:“好啊!志刚,这趟回家收获不小,你辛苦点加个班,把计划书拟好,再带些样品回来,后天你列席公司董事会作个详细汇报。”

“没问题,我胸有成竹。”

志刚犹豫片刻,又继续说:“飞燕姐,另外有个私事想听听你的意见,我想把我妈一块儿带来,又怕……”

“志刚,你怕什么?带来吧!如果你们那蜗居不方便,就让你妈住我家,我正缺个伴呢!”

几天没好好睡觉了,这一夜,志刚睡得特别踏实。

晨曦穿透薄雾洒向美丽的千年古镇,崭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母亲说:“儿呀,我真的舍不得离开古荞镇!”

志刚说:“妈,等大兴的养老院建好,您想住哪儿就住哪儿,儿子由您,但是您现在必须跟我走。”

母亲说:“儿呀!我会给你添麻烦的。”

志刚朝母亲一笑,到王二婶家地里采来一束荞麦花,编个花环戴在母亲头上,将母亲拉到背上背起,调皮地说:“妈,您坐稳了,儿子要颠花轿了!”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远山回荡着志刚嘹亮的歌声和母亲开心的笑!



严正声明:原创小说,不经作者本人书面同意,严禁转载抄袭!!!

作者:肖兰馨(网名:肖兰馨) 

电话:15812130991

 Q Q :2156911933

    荞麦花图片来自网络,儿子背母亲的图片由朋友老苏提供

@管文华 @老苏

网友评论

1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残月 6 0

謝谢!

01月19日 23:53

池中一平 4 0

感动!

  • 池中一平 回复@ 残月  : 一起学习

    2020-01-19 23:36 0

  • 残月 回复@ 池中一平  : 谢谢你,曹老师,谢谢你极高的评价!写小说长篇阔论,耗费时间,以后要尝试写诗,用诗表达个人情感!写诗我还要多向你学习!

    2020-01-14 10:16 0

  • 池中一平 回复@ 残月  : 我真的是看得掉眼泪了。小说有真情才能打动人,作者有真情才能写出动人的作品!为您点赞肖老师!向您学习!

    2020-01-14 00:08 0

  • 残月  : 我写到那位母亲一层一层揭开包裹的布,拿出积攒的三万元钱给儿子添着买房子的那一段,也是被感动到了,鼻头酸酸的,泪水差点掉下来了。
    谢谢曹老师鉴赏!

    2020-01-13 22:28 0

01月12日 21:02

11月11日 21:12

管文华 10 0

学习了

  • 残月  : 谢谢文华老师!

    2019-01-27 18:40 0

01月26日 17:48

黎军 5 0

一口气看完,一个字"爽"

  • 残月  : 谢谢!

    2019-01-26 17:31 0

01月25日 23:08

残月 6 0

谢谢各位老师的赞!

01月04日 17:45

彩龙社区 8 0

您的作品已被推荐至社区首页焦点图,感谢支持。

  • 残月  : 谢谢!

    2019-01-03 22:21 0

01月03日 16:1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