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诗歌 | 任如意《任如意的诗》
昆明作家协会
发布于 云南 01-16 · 1419浏览 2回复 4赞

  //  


任如意,90后,云南富民人,现居海南儋州,作品散见于《星星》《滇池》《中国诗歌》等杂志,著有诗集《在地面上》《安居记》。


任如意的诗



偏安的假设

有许多难事,诸如此刻
白鸟低飞时秋风乍起
早有准备的偶然,还是
吹落了,树梢上熟透的果实

轻微。我再找不到其他词了
那么细小的波澜
敏感的内心无法察觉,除了
一根被拨动的蛛丝
灰色蜘蛛口中缓缓而出
曾吞咽过多次的执拗
背道于众人

我常想起柿树上火红的心脏
总藏匿几颗硬核
弧面如刀。准备随时切割—腐烂之物

我们总要学会,偏安一隅
僻静处观察树干
斑驳纹路的走向,像明知结果,还是
义无反顾地奔赴

自省一则

贪得无厌者虚伪巧饰
每个人无限扩大自己的内心

像沉默的水,我们在腹中盘算
一个利己公式。宏大的词汇

辩白。理想和情怀置于桌面上
熠熠生辉。无需掩饰,一次次延伸的贪婪

那些洋洋得意者的小聪明
像玻璃杯漩涡中的蚂蚁

越清楚便越可怕,向下漩涡
矛盾的中心。你说我们

誓要清白一生,要固执守尘埃里的
方寸。要默默前行


故事

闲言碎语的琐事,总有
多愁的雪花在意结冰湖水之上,捡起
男人丢掉理智时的不安好心的
女孩。想象着他的伟岸、威严
接纳初入社会的酸涩和不可名状
谁会相信。阳光背面的野草
借着贫瘠的幻想,将一颗梧桐埋下
或许还有什么值得纪念
诸如:牦牛低头吃草的瞬间
瓢虫从草尖滑落
母亲捧着水奇妙溜走的水瓢祷告
灶上蒸笼喷出白色蒸汽
这样的时刻,一生中还有多少

关系

秘而不宣的关系,一切如常
没有多余。眼神交换眼神
又一次,罪恶生长
就像第一次突破道德禁忌
用一种语调,再次
亵渎爱情。就这样降落
在海底深处幽暗的回响之中
摇摆,绝望的海鳗
自愿落入鲸鱼腹中
以白骨交换拥抱
再献上灵魂和最后的贞洁



 简

 评

 ✦ 


李小松


诗人,昆明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人生研究》《既往》《老去的时光》等诗集。





对人性的敏感是任如意写诗的一个决定性发端。她以自身内心在境遇变化中的撕裂感和不断被挟持的挫折感,来传递人性于善恶之间无序摇摆所带给人的折磨与伤害。从她的诗里,我们可以清晰地感知我们所处的外在环境,是怎样让人失重如置身狂澜中的航船。群体人性在善恶间起起伏伏的不平衡,扰乱了人的性情,也使人的现实经历仿佛陷入泥淖。但任如意的诗旨并没有停留于这一层面,她最终想表达的是,内心里那份面对狂风巨浪的向善向美的坚守。

昆明作家

微信号|kmwriter

地址|中国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文艺路36号

“昆明作家”公众号旨在建立一个供昆明作家们交流分享的“家”,请大家多多关注。

同时,我们也向广大昆明作家征收稿件,具体要求请点击阅读原文


昆明作家协会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浏览 1419
4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2
赞过的人 4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