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昆明人在疫情开放前后的生活实录,绝对真实!
来自彩云之南
发布于 云南 01-18 · 7238浏览 5回复 11赞

我来自云南,是一个昆明人。我在2022年12月,度过了一段不寻常的生活,您愿意听我聊聊吗?我保证,我讲的这些都是我的亲身经历。

我家有85岁的老母亲,老母亲身体多病,患有高血压等慢性病,她还患过三种癌症(子宫癌、乳腺癌、肠癌),动过5次大手术。在2020年1月,就是疫情开始的时候,又不幸患了尿毒症,需要透析来延续生命。母亲每周要透析3次(2、4、6﹨每周 ),每年要住院4~5次。所以,我们最近三年来的生活,可以这样形容,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医院的路上。

在三年疫情期间的治病生活,都和做核酸密不可分。做核酸的价格,从一开始的200元左右到后来的70多元,再到后来的20多元,最后降到16元,15元等等,我们都做过。由于昆明的疫情在前两年多一直比较稳定,所以医院要求做透析的患者每月做一次核酸。

直到2022年9月份,由于昆明西山区出现了几十例阳性患者,昆明的防疫形势陡然严峻起来。医院把做核酸的时间间隔改为每周一次。

2022年11月,昆明发生了网约车司机没按规定做核酸,带阳营运的事件,昆明的日感染人数上升到了几百人,昆明的疫情日益严重起来。医院规定到医院看病和做透析的患者,一定要出示48小时核酸。

此时,不光是医院,出入昆明的任何场所,包括上班上学、上超市、买菜、坐公交车和停车等等,都要出示48小时核酸。核酸在我们的生活中显得格外重要,没有48小时核酸,我们感到寸步难行,啥事都干不了!

好在当时昆明的大街小巷都设有免费的核酸检测点,各个医院都有收费的核酸检测点。核酸检测后,快的7个小时出结果,慢的十几个小时出结果。这段时间,我们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不是在医院做透析,就是在排队做核酸。生活还是挺安全稳定的。

12月2日,星期五,我们的这种相对稳定的生活被打破了。这天上午11点,我去做核酸,为星期六陪同母亲做透析而准备。在排队做核酸时,听说这个核酸点12点就要撤了!我说,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干嘛要撤?工作人员说,这是上面的指示,他们只能遵守。

12月3日,星期六,早晨8点,我打开健康码,看到我的核酸采样时间已经过了20个小时,我的核酸结果还没到!母亲在另一个核酸检测点做的,核酸结果也没到!这一刻,我很着急,没有核酸结果,下午就做不成透析呀!

我想起市人民医院做核酸是7个小时出结果。我就想,现在赶快去做个核酸,可能会赶上下午出结果。可我怎么去呢?我家离医院有7公里,没有48小时核酸,公交车不能坐,开车没地方停,我最后决定骑共享电动车去。

我骑上共享电动车直奔市人民医院核酸检测点做核酸。我发现以前那个七小时出核酸结果的通知被遮盖住了。检测点的广播说,由于采样人数太多,导致出结果的时间不能确定。我在排队时,就遇到一位女孩在问工作人员,她三天前做的单人单管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结果?听了他们的谈话,我感到很焦急,生怕由于核酸结果的迟到而耽误我母亲下午的透析。

转眼到了中午,我发现我和我母亲的核酸结果都没有出来。我还是用车把我妈送到医院去做透析,结果在医院大门口就被门卫堵住了,说没有48小时的核酸不能进。急得我又往透析科打电话,希望他们能让我母亲去做透析,以免病情加重。可是得到回答却让我失望,医生们说,这是上面的规定,他们不能违反规定。近来由于不能正常出核酸结果,已经把好多病人堵在了医院门外,医生们也无能为力。医生叫我好好看着手机,一旦病人的核酸结果来了,就马上把病人送来做透析,他们会加班的。

我一个下午都在盯着手机看,看得心急火燎,就是看不到核酸结果!心急之中,我突然想起,最近发了一个二十条,其中有一条就是要加强对血液透析患者情况的摸底,制定健康安全保障方案,不能耽误病人的治疗。可是政策归政策,到了关键时候就是用不上。眼看母亲的透析治疗就要因为人为的原因被耽误,我有种叫天天不应的感觉!我突然想起,有困难,找市长呀!

也不知拨了多长时间,终于拨通了很忙的12345市长热线。一个声音很清脆的女工作人员接了电话,她详细问了我们的情况,答应帮我们去催要核酸结果。这位工作人员下午六点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找了一下午,才找到我的核酸采样被送到了延安医院,但是由于采样太多,医院还是无法出结果。我母亲的核酸结果也是因同样的原因不能出结果。这样。我母亲星期六的透析治疗就因等不到核酸结果而做不成了。

12月4日,星期天,我一睁开眼睛,就去看核酸,母亲星期五早晨做的核酸终于历经近40个小时,在星期天的凌晨等来了结果,可惜已经没有用处了。我的核酸结果还是没到。为了母亲星期二的透析,我们必须在星期天去再做核酸。在当天早上,我看到了一个消息,说昆明公交取消了查看48小时核酸,只看健康码了。我松了一口气,我可以坐公交车去做核酸了。

由于前面两个核酸地点都迟迟不出结果,我想找一个出结果快的地方去做。听说云大医院出结果快,我赶到了云大医院核酸检测点,在手机上预约检测。当我把个人信息输入,进行预约时,得到的回答是,今天的预约名额已满,请您另选地点。

我又火速赶到了昆明同仁医院,看到了做核酸的队伍,真是有点震惊!这是我在三年疫情中看到了最长的做核酸队伍!队伍弯弯曲曲转了几个弯,有几公里长,大约有几千人!我赶快排了上去,我想,我今天一定要做上核酸,一定不能耽误母亲的星期二的透析。否则,如果长时间不能透析,母亲就有生命危险!

我排了两个半小时才做了核酸,母亲在家附近也做了核酸。我紧绷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一点。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昆明这段时间做核酸难出结果迟。因为昆明正在进行核酸检测机构的管理整顿,撤销了大批的所谓“不正规”的核酸检测点,大量的核酸检测工作压到了几个医院的检测点上,造成了核酸检测排大队,几天都得不到核酸检测结果。而当时,昆明的疫情正吃紧,无论干啥,都要48小时核酸,这可苦了老百姓了!因为这个等不到的核酸结果,他们误了坐飞机火车,误了上班上学,误了治疗!

星期天下午16点,我终于等来了我星期五11·30采样的核酸结果,为了这个结果,我足足等了52个小时,是我三年疫期中,等待时间最长的核酸结果。这样的结果,等来也就过期了,没啥用了。

但是不管怎样说,我的健康码终于又恢复到了24小时阴性小绿块,我看着就舒服。

可是到了晚上19点多,又风云突变了!此时,我接到了昆明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我星期六早上在市人民医院做的10人混管核酸有问题了,叫我向社区报告,准备隔离。

我接听完电话后,就赶快查看我的健康码,我的健康码变成了刺眼的红码!三年疫情,我的健康码一直是绿码,这是我收获的第一个红码,看着真难看!我戴好口罩,赶快去小卖部去买了蔬菜和水果,准备隔离了。

买了蔬菜水果后,赶快向社区备案。社区工作人员说,本来是要让你到酒店去集中隔离。因为近来需要隔离的人太多,酒店没房间了,你就居家隔离吧。

12月5日,星期一,社区工作人员上门给我家贴了封条。西山区防疫部门工作人员上门给我做了核酸,结果是阴性,这说明我只是密接者。不能外出了,隔离时间是八天,陪同母亲做透析的事我只好交给家人。

居家隔离的日子,虽然没有人监督,我还是按照要求,严格居家不外出。但是人闲心不闲,挂念着我母亲的病,她11月下旬刚从呼吸科出院,得的是左心衰竭和肺炎,我担心最近不能正常做透析,会让她的病加重。还盼望着这让人讨厌的红码早日变绿码。

12月7日,有关疫情政策的新10条公布了,疫情放开了。我感觉我是赶到了居家隔离的末班车了。

12月8日,星期四。疫情放开后的第二天。这天一大早,我打开手机一看,我的红码变成了绿码了!我被解除隔离了!解除隔离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做核酸。因为虽然疫情开放了,陪母亲到医院做透析还是要看核酸的。我先去了昆明同仁医院,这里的核酸检测点贴着通知,说是设备检修,当天停止做核酸。我又赶快去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核酸检测点,这里也贴着通知说设备消杀,停止做核酸。我又去了云大医院核酸检测点,在预约时显示,今日预约名额已满。跑了一天,竟然没有做上核酸检测,我的心好焦急,嘴巴起了个大泡!唯恐又耽误了母亲星期六的透析。

12月9日,星期五,疫情放开后的第三天。我到市人民医院核酸检测点起做了一个单人单管的核酸。做完以后,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不知道到星期六能不能拿到核酸检测结果。

12月10日,星期六,疫情放开后的第四天。我的核酸结果没有到,母亲的核酸结果到了。中午,我开车送母亲来医院做透析。在医院的大门口,保安对我们说,现在不看核酸了,只看健康码。到了透析科,工作人员说,科里已经发通知了,从今天开始,不看核酸了,只是检测体温。体温正常的病人白天透析,发烧的病人改为晚上透析。以下是科里发到病友群的通知。

这段时间我一直被做核酸难,出核酸结果慢而困扰。现在不用做核酸了,我却高兴轻松不起来。因为医护人员告诉我们,现在已经有病人感染上新冠了,症状很重,正在抢救!听得我们心惊胆颤!

赶快跑到药店,买了N95口罩和一堆药。

再一次到医院做透析时,发现门口的保安撤了,可以在医院自由出入了。三年来每次来做透析,都要经过三道门的检查,看健康码,看核酸,扫场所码,看出进门条等等。现在一下子自由了,我倒有点不习惯了。

想不到疫情放开以后,医院门口的核酸检测点更忙了。以前人们都是被动地做核酸,现在人们却是自己主动地来做核酸。队伍排了很长,还转了几个弯。

疫情放开一周后,我发现昆明街上的人越来越少,而小区门口的小诊所却排起了长队,坐公交车竟然坐成了专车。

女儿首先报“羊”了,家庭成员陆陆续续地“羊”了大部分,家庭如同“羊圈”一般。12月16日早上四点,我从睡梦中醒来,感到口干,咽喉疼,咳嗽吐痰,我赶快量体温,体温正常。我根据咽喉疼,痰黄等症状,判断自己是风热型,我赶快吃了三九感冒灵冲剂,鱼腥草合剂、清肺化痰丸、念慈庵川贝枇杷膏等等药物,大量喝水。起床后,找到一个抗原,一测,是两条扛,果然“羊”了。

我到市场去买了萝卜和青菜,买了排骨,炖了一大锅,每顿吃一大碗,多喝汤。还买了一大包梨,用破壁机打成梨汁,每天喝两大杯。

每天还用艾草汤泡脚。每天吃药吃饭后,就泡脚,泡好脚后就上床休息。就这样操作,我的新冠感冒四天就基本好了,整个过程症状轻微,也没有发过烧,就像一次热感冒。但是咳嗽吐痰,全身无力等症状还是持续了半个月才好。我想这和我体质好有关,我长期坚持健身养生,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基础病。

还是一如既往地每周陪母亲去医院做三次透析。此时,我眼中的医院,情况非常不好!急诊室病人暴满,被紧急扩建了输液室。住院部病床一铺难求,在走廊上都加满了病床。不少医护人员也患上新冠,有的刚退烧就来上班,医护人员都在超负荷的工作。

母亲所在的透析科病人除了共有的尿毒症以外,还患有多种慢性病和并发症,如高血压、糖尿病、脑梗、贫血、器官出血等等,有的生活不能自理,由家属推着轮椅来做透析。他们脆弱的生命难以抵抗新冠病毒的进攻。他们已经肾功能衰竭,如果再遇到病毒损害他们的心脏和肺脏,造成病人的多器官衰竭,就有生命危险!所以,现在的病区,到处充斥着发烧、血氧饱和度低、白肺、心衰等等险象!

12月的肾病科室,每天都在上演生命紧急救护!本人亲眼看见一位52岁透析患者,在等待做透析时突然倒地,被医护人员送到抢救室抢救,经过努力,最终没能挽回他的生命!住院的病友对我说,在他住院的11天里,就在他的四人间病房,就病逝了三位患者!在医护人员和病友共建的联系圈里,我频频地看到了病人家属发的讣告,有时一天两篇,让人触目惊心!我只是个病人家属,我没有办法精确地统计科室这段时间的死亡人数。从我听到和看到的,这个科室在二十多天的时间里就死了二十多个病人。

看着死亡病人的家属来科里为亲人处理后事和向我们告别时,我的心好痛!尿毒症患者的家属是一个很辛苦的群体,因为一旦患者被决定要做透析时,就要终身透析。透析病人身体虚弱,抵抗力很低,容易患多种疾病。他们中有不少是生活不能自理病人,都是家属推着轮椅来做透析,刮风下雨从不间断,家属只为让亲人能多活几年而不辞劳苦。这些患者,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在家属的精心护理下,透析了多年,病情基本稳定。没想到,就在这12月,他们就被病魔突然夺去了生命!

这时,又传来一个消息让我的心情格外的沉重!一位死亡病人的家属说,当他们把亲人的尸体拉到殡仪馆时,竟遭遇到“火化难!”他们排了三天的队,终于在第三天夜间12点多才处理完后事,回到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

看到周围的病友有的病逝,有的住院,我真是心急如焚!我非常担心体弱多病的老母亲被感染上,因为家里大多数人都“羊”了,她也出现了咳嗽吐痰和食欲不佳的症状,体重只有43公斤了。但没有出现发烧和气短胸闷的症状。当时已经买不到抗原,想去做核酸呢,因人太多,队伍太长而放弃。想去住院又被告知没有床位。母亲没有打过疫苗。因她患有多种疾病,当时据说是不能打疫苗的。买不到指夹式血氧仪,这时,感到很无助和无奈!我们只好密切观察她的病情变化,若出现病情变化,就迅速送医院。平时督促她戴好N95口罩,我专人专车送她去做透析,做完透析迅速回家。谢天谢地,经过在家治疗,老母亲的咳嗽吐痰症状越来越轻,直到痊愈。她终于挺过了这关!

经历了这惊心动魄的12月,我深刻地体会到国家这三年对我们保护得有多好!让我们在世界疫情很严重的三年时间里,过着安全平静的生活。还学会了不少防疫的方法。

对于放开后的生活,我一直想找一个恰当的句子来概括,直到我在网上看到了下面这些图片,我想,就是它了!这就是:全中国的儿女都在和死神抢父母!我抢回了我母亲,许多人的父母、老伴、叔叔婶婶、姨父母、姑父母、爷爷奶奶的宝贵生命永远定格在2022年12月那个寒冷的冬天!

这就是我,一个昆明人,在疫情开放前后的真实生活。在核酸乱象的环境中,我排过几公里长的做核酸的队伍,等过长达52个小时的核酸结果。为给母亲做透析,我打过市长热线。我因十人混管阳性,收获了红码,被居家隔离。才被解封,走出家门,又入“羊圈”,变成“羊”人,病刚好,又陪母亲到医院去经历有关生死的精神折磨!这2022年12月,我过得真累!

当疲惫不堪的我从2022年12月走进2023年元旦时,我无心过节,只有一个深刻的感受,那就是:活着真好!从此,我要珍惜时光,热爱生活,强身健体,吃好玩好,好好地活在当下吧!

来自彩云之南
浏览 7238
1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5
赞过的人 11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