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湖恩仇记第六章 53. 减刑与假释
子君周生
发布于 广东 01-24 · 6570浏览 4回复 11赞

第六章 骤雨中的阳光

53. 减刑与假释

各项工作都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古力特忙个不了,几乎连喘气都要按分秒来计算。各中队的墙报、监区的油印小报、犯人的文艺汇演都一一成功,处处都展现着新气象。那天几个政府来看新鲜,叫古力特弹一个电子琴来听,古力特想了想,就弹了一首邓丽君的《小村之恋》。邓丽君的歌大家都熟悉,但是听电子琴独奏还是第一次,一曲尽了,听者惊如天籁,问怎地会如此好听?而且古力特用的是两只手,左手与右手的指法明显不同,中途还按按这个键按按那个键,声音就起了变化,怎么一心居然可以两用?古力特解释说这些都是玩键盘的基本功,并没有多神秘。左手选的是节奏,用八分音符十二拍子的slow rock,就是慢摇滚,配上三指和弦。右手弹的是主旋律,前段音色选用kalimba,一种类似非洲乐器的音色,听起来清亮空灵,是为了配合歌词描写的意境。为避免单调,也为了渲染副歌的情绪,后段音色就转换成strings,就是弦乐,类似交响乐队里面常有的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倍大提琴齐奏合奏。这些选择并没有一定之规,全凭演奏者的经验去任意组合,以好听为标准。

中队长问古力特怎么懂得这么多,是跟老师学的么?古力特说就是没跟老师学过,所以始终不入流。他从小就喜欢音乐,无师自通地东弄弄西弄弄,十六岁时作的曲就上过中央台。后来去考中央音乐学院的作曲系铩羽而归,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于是赶快转考普通高校。说起来都一身冷汗,当时差一点连大学都上不了啦。

最让大家啧啧称奇的是全监狱犯人的流行曲歌唱大赛,古力特一台电子琴扛起了整台晚会的所有伴奏,出尽了风头。晚会上他在狱警给各节目评奖的空隙里,演奏了那首《心痛的感觉》,不过把歌名说成是《彩云印象》。还是白干事厉害,觉得这首《彩云印象》听起来有一种深深的悲伤,其他人则想必是音盲居多,只会一味地鼓掌。

事情多忙个不停有个好处,当把自己置身于忙碌之中,就会有一种麻木的踏实。古力特不停地做事和看书,他不想停下来,这样可以让时间过得快些。减刑大会也如期召开了,一大批犯人获得了长短不一的减刑,古力特减了一年六个月,张向明因为逃跑,加了两年刑。有些犯人很不服气,背后议论古力特到底有什么关系,一下子减那么多。白干事听到了就道:“人家在五监区可是有特别记功的,烧锅炉省下了不少煤。来一监区后的事你们都看得到,出墙报、编小报、搞晚会、在《育新报》上发稿,哪样是你们比得上的?有本事你也弄给我看看,让监区增增光,我也给你减刑!”

减刑一批下来,各色人等就来邀功了。许监区长道:“古力特,这次给你减了一年半,你要再接再厉,戒骄戒躁,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这话说的真有水平,既可以理解成这减刑是许监区长给的,但又可以说不一定是。如果不是白干事提早一步打了预防针,古力特真要对许监区长感激涕零了。华东兆也对古力特表功,说在许监区长面前和李副监狱长面前都说了不少好话,不然古力特不可能减到一年半。这话古力特半信半疑,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充分的理由能说明为什么能得到减刑。开减刑大会那天五监区的犯人也列队来了,古力特看了半天都没看到徐干事,他利用给大会拍照片采访写报导的便利,觑了个空子问泡皮,泡皮说徐干事最近身体不好,回家休息去了。徐干事和古力特同龄,身体看起来很好,怎么突然就有病了?古力特很担心,又无能为力,只好在晚上睡觉时暗暗祈祷,但愿徐干事早日康复。

这天杨凤又来看华东兆了,她没有去接见室看,直接让中队长带到华东兆住的小院子来,还从包包里摸出两瓶酒和几包卤菜,和华东兆碰起了杯。古力特这时早就看惯了华东兆关系的强大,对这等公然违反监规的事见怪不怪了。华东兆叫大家过来一起喝,吕永强抿了一点点,古力特没有喝。他早把酒的味道忘掉了,而且想着自己的减刑来之不易,可不要再出什么妖娥子。别人违反监规不受罚那是别人的本事,自己可不要轻易去学别人的大逼拽拽。

酒喝过几杯后,华东兆没有什么反应,杨凤却从轻言细语变成了胡言乱语,显见得酒力不支。话题是说涌金泉的人事安排,华东兆觉得现在还是冗员太多,生意又不好,能炒的话还是要炒掉一些。杨凤说华总你怎么老是对我不放心,你既然交给我管,我就会尽力管好,能炒的人我早就炒掉了。华东兆说那个蜜糖你怎么不炒,留着他也没什么用。杨凤说蜜糖这个人好用,有些事是我做不来的,得靠他去做。华东兆借着酒气乜斜着眼睛道:“好用?怕是床上好用吧?”

杨凤喝大了,把酒杯往地下一甩,瞪大眼睛骂道:“华东兆,你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我不嫌弃你,为你管着涌金泉,为你跑东跑西,搞关系搞减刑,你不感激我,反倒说三道四,嘴里不干不净含沙射影夹七夹八地来打击我!就算和蜜糖上上床又怎么了?我总不至于家里有老婆还在外面搞三搞四的!我是单身人士,我有我的自由,我想和谁交朋友就和谁交朋友!你是我什么人?你是我老公么?凭什么对我指手划脚?告诉你你别惹恼了我,惹恼了我我把你涌金泉卖了,拿着钱花天酒地去,让你一个人在这监狱里吃苦头!”

这一骂让华东兆满脸都是臭屁,难堪得要命。不过他毕竟江湖经验老到,只一会儿就把一阵红一阵白的脸色转换回来了。他干笑着道:“哦哟哟,喝多了不是?不能喝就少喝点,和你开个玩笑,咋个就生气了呢!”

杨凤嘴中兀自咿咿哦哦的,身子却滑到地下去了。吕永强和古力特连忙过来把她扶到床上去,吕永强懂行,把杨凤的鞋子退下来,又把被子搭到她肚子上。杨凤的身子在床上踡来踡去,睡也睡不安生,吕永强就给她轻轻地拍着背,让她尽量舒服些。突然间杨凤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指着华东兆道:“华东兆,你厉害,你手段高明,把我骗到涌金泉来,就……”话没说完又倒下去,渐渐睡着了。

华东兆讪讪地自嘲道:“这个人啊,喝多了就这个德行,胡说八道。”

张向明加了刑调回中队去了,小院子里的打扫由吕永强和古力特做,谁有空谁做,也没有明确分工。古力特收拾好桌子,把碗筷洗好,吕永强也把院子扫干净了。古力特随口问:“你也快刑满了,有没有想好出去做什么?”

吕永强道:“想好了也没用,我就是担心一出去又控制不了毒瘾,又要去吸毒。吸毒这个事,真的不能沾,一朝吸毒,终身戒毒,很难戒得掉的。你看戒个烟都这么难,戒毒怎么戒?”

吕永强看见古力特弹电子琴弹得好,曾提出跟古力特学弹琴,古力特教了他一下,发现他完全跟不上节奏。平时唱歌还跟得不错,怎么弹琴就完全跟不上?吕永强说唱歌是因为对四大天王的歌很熟悉,闭着眼睛也不会唱错,可是弹琴要用手指,明明知道在这个地方要把指头按下去,可是手指却不听使唤了,可能是毒品把中枢神经都破坏了吧,反应迟钝了。

古力特听得暗自心惊,建议吕永强以后去涌金泉工作,有华东兆管着,就能有效远离以前的吸毒朋友。吕永强不以为然地道:“你别听华东兆吹得好听,他虽然现在答应要我,出去以后就不一定要了,这人就是能说会道,胡天胡地乱吹。他老是说曾派来一辆大巴车,把这里的政府拉去涌金泉吃喝嫖赌一条龙,吹牛皮都不用打草稿,只为自己脸上贴金!你瞧他和杨凤那样的关系,我看也只是互相利用而已。金钱呀肉体呀,就那么一回事。”

看见古力特一脸的迷茫,吕永强道:“你这个人呀,做事很聪明,但对世事看不透,对男女之事更加看不透。杨凤是华东兆的老姘,这是百分百的,我一眼就看破了。和你上过床的女人,说话的腔调,看你的眼神,那是绝对不一样的!他们两个呀,一对狗男女两台旧机器,缸大活塞细透风又漏气。”

古力特有点醒悟了,想来还好像真的就是那么一回事。说话间吕永强在古力特的胯间摸了一把,把古力特吓了一大跳,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吕永强道:“别怕,我是关得太久了,饥渴慌了,很想在你屁眼上干一炮。但是有监规管着,我也不会惹事,不会强求你的,等出去再去嫖吧。”

他停了一下,又道:“华东兆很快要走了,他是办假释,他走了我们就不能住在这里,要搬回中队去住。下面有几个人老早在盯着你,找机会日你屁眼,回中队后你要注意,去洗澡时最好和大班回来的洗澡时间错开,小心一点,别让那些人得逞。洗澡堂是监控的死角,若有人拿衣服往你头上一蒙,几个人按住你日你一台,你都找不到人投诉。你长得子弟,那些饿狼看着你就淌口水。”

古力特心头一震,暗忖吕永强还算是个坏人中的好人。如果他真的耍流氓霸王硬上弓,古力特可打不过他,况且他还可以找几个人帮忙。以他能坐上劳积委主任这个宝座的能耐,后面一定有强大的关系在罩着他,只要不是闯出泼天大祸,出了事想掩盖过去还不是小菜一碟。就说古力特自己,这次能减刑就是明证。

华东兆临走前也和古力特长谈了一次,主要是吹自己为什么能得到假释,说到底就是肯花钱。杨凤在外面跑关系,再怎么好的关系也离不了一个钱字,上上下下都要打点到位。为了在监狱里的日子好过,华东兆还好几次把涌金泉拉客人的大客车叫来,把监狱里各部门的头头全部拉去涌金泉,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开心而去尽兴而归。不然,怎么杨凤来探监就像走娘家一般方便?怎么华东兆坐牢就不必穿囚服?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古往今来的真理!根据杨凤跑关系的结果,华东兆办了假释而不是保外就医,因为刑期短,保外就医有点不合常理,还是假释来得顺畅。钱花到位了,人家什么都会为你考虑周到,根本不要自己操心噻。

胡吹了一大通,华东兆给古力特一个建议,叫家里人来,带上十万元,由华东兆帮古力特办保外就医。古力特在这两天想好做出决定,如果同意,就用华东兆的手机打回家去;如果不同意,这事就当是没有提起过。古力特想了想,说家里人不一定有时间来,可不可以从银行把钱转过来?华东兆说你真是小事聪明大事糊涂,办保外就医这么大的事,家里人还没时间过来?不过来人家怎么会认为你是诚心诚意?怎么为你办事?你户口不在这边,保外就医还要我给你担保,我都计划好了,你出来了就在涌金泉工作,至少等你保外期满了才能离开。还有,杨凤这人不错,长得还算好看,就是年纪略略大了一点,你干脆和她结婚吧,你也应该成个家了,别再漂来漂去的。和女人相处,一定要有性关系两人的感情才会牢固,不然她不会死心塌地为你跑腿。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建议,你自己拿主意。

保外就医的事可行,钱的事不是什么事。古力特打亲情电话时用座机查过自己的股票账户了,这一波行情不错,账面浮盈13万多元,把它卖掉足够用。就是和杨凤结婚的事,古力特很恶心,不是嫌杨凤年纪大,也不是她不好,而是华东兆有甩锅的意思,自己用过的不想要了,就叫古力特去接盘,哪有把这种人生大事像做生意一样做的。更重要的是他把古力特当傻瓜,这才让古力特反感。不过,现在有求于他,古力特也不会说什么,先出去吧,只要出去了,想怎么做就是自己的事了。

古力特用华东兆的手机打了电话给弟弟,华东兆也如期回家了。吕永强和古力特搬回到六中队住,白干事则叫古力特把墙报的事和油印小报的事交给另一个宣传员,只留下乐队仍然要管着。乐队的事情一年做不了几回,古力特猜工作会另有安排,就手把手教接班的人做了一期小报。做出来后白干事看了一下,说新人就是新人,虽然内容也中规中矩,但整个版面就是不如以前好看。难怪在同一个企业里,员工的工资还是有高低差别的。

古力特其实留了一手,他现在比以前学狡猾了,明白不能把看家本领一古脑儿就教会不相干的人。在排版方面,他是花了很多功夫去琢磨的,从香港的粤语流行曲中悟出了灵感。广东也有作曲家写粤语歌曲,可是多年来一直不流行,也不好听,原因就在于广东人脑子死板不灵活,一直恪守先写词后谱曲的老套的方法。国语有四个声调,加上轻声也不过是五个,粤语里却有九个声调,在音韵上的表达比国语丰富许多,所以给粤语歌词谱曲就成了难度极高的工作。广东人一直没有打破这个怪圈。香港人很聪明,先让作曲家作曲,尽可能追求旋律的动听,然后再由作词家填词,彻底解决了要么曲子不好听要么词曲不和谐的难题。因此,广东人多年来没有写出多少好听的粤语歌,香港的粤语歌却征服了全中国。

悟出这个诀窍后,古力特把它套用到小报的排版上。小报的内容永远都是一样的,歌颂劳改政策的英明,肯定狱警对犯人的管理,然后就是犯人都遵守监规纪律积极改造,争取做一个遵纪守法的社会主义新人,这是不能改变的。内容每期大致上都差不多,而排版就成了关键,排版好看,领导一拿到手里就会打下好的印象分。所以古力特把办报顺序反了过来,先排版,再根据版面修改内容。他把整个版面设计得合理、生动、美观,看哪个地方需要加上插图,都弄好了以后,再把稿子的内容进行删节,按留下的空格放进去。各中队交上来的稿子本来就由古力特先审,过了关才交狱警复审,所以他有很大的主动权。做了一两期后,古力特驾轻就熟,得心应手,小报看着就赏心悦目。接手的新人不懂这些窍门,仍旧是先写稿,后审,再定稿,然后才排版,做起来辛苦自不消说,版面也很难做到美观。古力特不做声,有些笨人不值得可怜,自己不动脑筋那是没办法的,天助自助者,没有瞎猫会每天都踢到死老鼠。

一天中午中队长突然来叫古力特,把他领到一间房子里,要他换上便服。古力特很疑惑,中队长说:“叫你换你就换,怕个毬啊!你弟弟来了,我带你出去花差花差!”换上便服,中队长带着古力特大模大样地出了监狱,坐上一辆三脚鸡,七弯八拐地居然就到了涌金泉。刚进度假村大门,杨凤就领着古力特的弟弟和妹夫急忙迎了过来,当面问是不是弟弟把钱带过来了,弟弟说带来了十万元现金。杨凤把古力特拉到一边,说刚刚才知道这事,可千万不要把钱都给华东兆,一旦到了华东兆的手,那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无回了。这样吧,把钱交给我,如果华东兆问起,就说家里实在凑不出这么多钱,只带来了五万元,以后凑齐了再补。那华东兆拿五万元,另外五万元由我拿去办保外就医。杨凤说古力特你是看到的,华东兆的所有事都是我去张罗,他自己办个屁呀,没有我的关系,他根本办不出来。他现在山穷水尽了,急等着用钱东山再起,你的钱他只会用在他自己身上。你如果相信我,就按我说的去办。

眼看着华东兆从不远处走过来了,古力特就叫弟弟把钱交给杨凤,不要再提起多少钱的事。然后他向华东兆问好,又把弟弟和妹夫介绍了,说不好意思,家里一下子凑不出这么多钱,先拿了五万块过来,交给杨凤了。华东兆似乎不太在意钱的多少,说来了就好,你难得出来一次,去放松一下。我还有事要去办,就不招呼你们了,等一下杨凤和你们吃饭。

华东兆和杨凤走了,大堂经理过来招呼,中队长熟门熟路的,说给我们每人来一个小姐。大堂经理拍拍手掌,就有一串穿泳装的小姐鱼贯而出,在客人面前排成一溜,真个是燕瘦环肥,千姿百态。古力特的脑子转得飞快,对中队长说家里人来一次不容易,又是这么久没见了,应该抓紧宝贵的时间好好聊一聊天。这样吧,中队长你去快乐一下,多少钱我来付,我们就在这儿聊天等你出来。你别急,爱玩多久玩多久。

中队长看见那些小姐,口水早就流下来了,听得古力特这样说,连声道好,喜滋滋地点了一个妞,双双进去颠鸾倒凤也。古力特抓紧时间把里面的情况向弟弟和妹夫说了一遍,叫家里不要担心,重点要照顾好老爸,等等。弟弟也说了家里的情况,老爸身体还不错,妹夫生了个女儿,弟弟生了龙凤胎,现在家里像开了幼儿园,热闹得紧。等他们聊得差不多了,中队长也出来了,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说古力特不玩一下太可惜了,玩一下可是舒筋活血,有益身心健康呢。古力特见大堂经理来了,就叫弟弟去买单,弟弟买单回来低声说,洗桑拿带叫小姐才250元,不贵。

然后是杨凤来请大家吃了一顿饭,中队长向弟弟和妹夫他们敬了酒,古力特没有喝,说回去被人家闻出酒味来可不好。中队长就称赞古力特懂事,每一件事都做得很把稳。虽然吃的是家常菜,但古力特觉得简直就是人间佳肴,特别是杨凤知道他喜欢吃鱼,点了一味酸菜鱼,还有一盘蘸椒盐的油炸小河鱼。古力特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尽量地往胃里面撑,撑到最后连走路都觉得辛苦。

吃完饭道了别,家人也要赶回广东,中队长就把古力特原路领回去,换上囚服,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六中队。从此中队长和古力特亲近多了,有事没事来找古力特吹牛,有时还谈谈股票和电子琴什么的。但中队长明显是个门外汉,古力特就挑些浅显易懂的说说,面子上应付得过去就好。

一天中队长突然提了一袋水果来,说是给古力特吃,古力特心里一阵感动,有瞬间被软化的温柔。监狱里很少卖水果,一来水果容易烂,一箱打开来会有很多坏的;二来水果贵,又不是生活必须品,犯人大都比较穷,进了货也不好卖,所以要逢年过节才会进一点点货。古力特喜欢吃鱼和水果,小卖部却总是卖肥肥腻腻的红烧肉罐头。中队长说了几句有的没的,就叫古力特给他拿两条云烟,古力特这才明白这袋水果不是白吃的,难怪中队长突然发善心做好人。他去小卖部拿烟,售货员说你又不抽烟干嘛买烟,古力特说宣传室里人来人往的,买些烟放着有人来了可以应酬一下。云烟65元一条,两条就花了130元,古力特回到宣传室把烟给了中队长,又聊了几句,中队长就高高兴兴地提着烟走了。

古力特打开袋子,发现苹果是烂的,全部查看了一下,竟然没有一个好的,有些都烂得整个发臭了!

子君周生
《翡翠湖恩仇记》,一部描写云南的长篇现实励志小说
浏览 6570
1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4
赞过的人 11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