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过风花雪月(二)

 

香格里拉,第一次遇见。嗯,不像想象里那样香格里拉。香格里拉,这个好听的词汇源于藏经中的香巴拉王国,在藏传佛教里,是“净王”的最高境界。换句话说,是一个精神世界的乌托邦,一个理想中的国度。2001年更名至今,已有16个年头,不如还是叫中甸的好。因为,即便有机会亲访詹姆斯·希尔顿,他果真能带你再次找到书中的香格里拉么?当初对于香格里拉的定位也存在很大争议,就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旦走出,折返,将遍寻不获。不论心中的桃花源,还是眼前的香格里拉,当你立在这个尚来不及辨明东西南北,散发着魔力般诗意的高地小城,宁愿选择认不出方向,就此迷失。来时的路上,同学说要到此寻找心中的卓玛,我们也一路和他玩笑,各种版本各个调调的卓玛,太多臆想预测,做着比喻。沿途的欢快节奏让这段行程有不一般的美丽色彩。比喻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人不能和比喻闹着玩。一个简单的比喻,便可从中产生爱情。

 

既然来到藏区,敲定一家藏族餐厅当然是不二选择。酥油茶,牦牛肉,香猪腊肉,青稞饼,杂粮饼(抱歉,由于饭菜太可口,来不及拍照片,请自行脑补)。传统的藏民吃法,是酥油茶搭配糌粑。据说是酥油茶喝到差不多接近碗底,捏一块糌粑,就着碗底剩下的酥油茶,用手指把酥油茶慢慢揉进糌粑,有点和面的感觉,据说这样的糌粑有独特的奶茶香味。中午的餐桌上有酥油茶,不见糌粑,想着未来几天一定有机会品尝,不如留点念想,终未开口提议。当然,还有青稞酒。北京来的男同学一口气吃掉两盘香猪腊肉,不晓得是饿到了,还是人来疯,倒也算是一种饮食态度罢。只是,偶尔替他的胃小担心一下。餐毕,继续赶路,直奔德钦 — 云南最高地。想着第二天的雨崩之行,内心开始忐忑。贴心的同学已预订当地一家精品酒店,当晚入住,说是充分休息,第二天才好上路;订的景观房,假如天气好,推窗即见卡瓦博格峰。


车子穿过长长的肯古隧道,沿G214国道,过了甲丁大桥,经夏宫大桥,斯兰达大桥,驶过棚南寿大桥,纳西大哥特意把车停靠在公路延展出的一片修葺中的观景台旁。远山新雨,层云叆叇,迎面的风挟着金沙江的湿气,清凉甘爽。五彩经幡随风呼啦啦飞舞,仔细看去,经幡上还印有经文,读不懂,且听风吟罢。其实一路都是这样的云岚环山,江远浮天,纳西大哥总能实时停靠,只为我们可以从更好的角度去定格眼前的漂亮瞬间。能洞悉别人所想,并乐意帮你达成期待,这样的品质稀有而珍贵。短暂停留后,我们继续上路。车子盘山而上,手机里的海拔表不停旋转,显示着上升或又略微下降的海拔。左弯,右拐,上坡,下坡,过桥… 纳西大哥车技极佳,让容易晕车的我毫无知觉。后来终于到达只在图片上见过的金沙江大拐弯。路边的格桑花初露芳华,立在那片花海前,竟不知如何是好...  金沙江大拐弯,又名月亮湾,由北向南纵贯定曲河,携玛伊河、硕曲河入金沙江,江水汇合处形成三壁夹两江的奇观。站在观景台上,江水绕过日锥峰,形成一个倒置的巨型欧米伽logo,由远及近的宏伟画卷穿过山风扑面而来,你是否也感觉奢侈?游客很少,观景台仿佛只属于我们,哪个角度看去都是最美的图画。真不知是风景如画,还是我们来自画中。

 

到处是草的芬芳,风的微凉,雨停后太阳从灰色云层打下的笔直光线已透出初秋的气息,远处山峦笼罩着的白色雾霭,随从天而下的光柱缓缓升起,依风起舞,你恍惚觉得自己行走在宫崎骏的画笔下。许多时候竟忘了掏出手机留住片刻美好,也无遗憾,想起那句富有哲思意义的诗:我不曾在天空留下羽翼的痕迹,却为曾经的飞翔欢喜。和有情人走过有情的一程,已然知足。一直喜欢木心先生有个说法:艺术、哲学、宗教,都是人类的自恋,都在适当保持距离,才有美的可能,真的可能,善的可能。如果你把宗教当做哲学对待,就有了距离,看清宗教究竟是什么;如果你把哲学当做艺术对待,就有了距离,看清哲学是什么;如果你把艺术当宗教对待,就有了距离,看清艺术是什么。换句话说,把宗教作宗教来信,就迷惑了;把哲学当哲学来研究,就学究了;把艺术当艺术来玩弄,就玩世不恭了。 跋山涉水,走过苍茫大地,共同见证过一路云霓一路风花。当岁月流逝,所有都消失殆尽,唯有那一路气息恋恋不舍,让往事历历在目。


傍晚七点,抵达德钦高山别庄精品酒店。


@答智泉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