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过风花雪月(三)

一起走过风花雪月(三)
 
德钦高山别庄精品酒店,一家穿插了藏文化的度假型现代酒店。趁同学忙着办理入住的空档,游走了酒店大厅和餐厅,摆设和装饰都透出地道藏元素,色彩浓郁,质地厚朴。墙壁挂画也大都属图腾类,鲜艳夺目,透过图画,你可以看见这是个粗犷,坚韧,且生动泼辣的民族。这些图腾代表什么呢?立在大厅一幅巨型图画前,兀自发问。代表生殖,身边的同学顺口回答,可图腾不是大多源于死亡么?我继续自说自话。生命和死亡本是同根生啊!有道理,世间生物无一不在渴望绵延,就像高山植物,特别艳丽芬芳,也是为了更好地吸引蜂蝶采蜜授粉,延续物种。对于物质,世界无所不用其极;对于灵魂,世界还不够辽阔。抑或,人类尚未能发现它的辽阔?
 
酒店的房间开阔大气,温雅别致,最意外的是床头柜上赫然躺着中英文两个版本詹姆斯·希尔顿的《消失的地平线》,这是遇见过最浪漫的营销方式。放下行李,即听到同学大呼,雪山出来了!站在阳台上,对面云层后后确见连绵雪山匆忙隐现,一闪而过,大家抬起手机抢拍,自己却笃信第二天可以看得更美更清晰,也就从容了一下。次日晨,惊醒于睡梦,手机显示6点10分,赤脚下床蹑足窗前,挑开窗帘,外面一片紫黑,失望,溜到卫生间和地球另一端的朋友微信聊天。在马桶上坐了近40分钟,腿部酸麻,跛着脚再次来到窗边,却见烟雨濛濛,幻想在出发前雨过天晴,直到我们离开,依然是大雨过后的绵绵细雨,终和想象中阳光下的雪峰缘悭一面,相信原来是一场冒险。


因为下雨,我们比原计划提前半小时出发。驱车前往西当,骑马或步行进入雨崩。从昆明出发前,资深户外运动爱好者Jack 问我,徒步有装备的,先说说你的着装。旅游鞋,短裤,丅恤,墨鏡,太阳帽,我自信做答。Oh, no... Jack 用手抵住前额,这不是去海滩,是徒步。首先是鞋,雨崩是陷在山坳里的一座村落,时逢雨季,泥泞路烂,一般的运动鞋最多走两公里就被打湿,必须是徒步专用的防水鞋,保证足部的舒适是徒步的根本。其次是冲锋衣,防水透气轻巧。再就是快干型面料的运动裤,登山杖。还需准备一只小背包,装一些随身物品。感觉被扫了一次盲,也有些许汗颜,云南长大的自己,对它的了解居然不如一个外国人。此刻坐在去雨崩的车上,怕和畏交织着希望和信心,拒绝骑马,打算全程徒步。一路小雨沥沥,云蒸雾绕。也就10分钟车程,我们被迫停在一起山体滑坡事故现场,去雨崩唯一的公路被阻断,对面的车出不来,我们的车进不去。要不徒步进去吧,我提议。不可以!提议立刻被否定,路上太多这样的山体滑坡,落石频繁,非常危险。大家决定返回香格里拉,放弃雨崩徒步。心情开始复杂起来,有放松,更有失落。返回途中,盘山公路随处可见落石,有时阻碍了道路,为方便错车,减缓车速前行。遇见漂亮的风景,纳西大哥依旧停靠让我们观景,拍照。路边时常可见用大大小小石块垒起的玛尼堆,据说要么是祈福,或是为放下内心重负。自己也没能落俗,寻到一方漂亮石片,轻垒上去,许下小心愿。一路走走停停,中午到达奔子栏。也是在这里,吃到金沙江里的鱼,鱼身修长鱼鳞细腻,如此浑浊的江水“滋养”出来的鱼,居然鲜甜甘美,没有半点鱼腥,怕鲜美得连舌头也咽下去,吃的人都非常小心。午饭后,我们依路南行。天气逐渐暖和起来,车窗外缓缓透出阳光的淡黄。


一小时后,感觉车子盘山而下,远处的湖时隐时现,沿环湖路来到纳帕海。耳边来回盘旋那曲好听的“那片海”,一遍一遍单曲循环。韩红版的太过高亢。韩国歌手 The one 版的就幽远深情,此刻十分应景。The one ,中文名郑淳元,样貌和我们此行一个同学有点相似。传说中的纳帕海,是个高原湖泊,旱季是湿地草甸,雨季就成了湖泊。拉开车门,凉风拂面,香气习习。蹦下车,举步前行,走下一段石梯,越过高挺草叶,眼前是那片碧绿的湖,依山而驻,再远处是草甸,云霭苍茫,迷人之翠,空气洁净明晔,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将你深深拽住。兀自立在那里,仿佛站尽一生的时光。错过雨崩,缘来是为遇见你,这样不期而至的相聚,真好。因而,对生活的爱可以由此及彼的延展开去。存在着的存在,是如此多样性地闪现出来。


傍晚,返回香格里拉。


@答智泉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