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马一枪(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回马一枪

□韩晓笛

 

六月的春城,天低云暗,雨意渐浓,滇池的风,从南边吹来,湿漉漉的,一阵比一阵紧。

上午九点,杨宇池背着挎包,带上雨衣,在小区大门口,先从报箱里取出当天的晚报,然后摸出手机,非常熟练地扫一扫二维码,打开一辆黄色的共享单车,独自一个人推着,缓缓走出大门。

“老杨师!今天又要到滇池边当河长湖长曝光去了?”小区保安对着他敬了个军礼。他回报一个微笑,然后默默地跨上小黄车。

整整五年了,杨宇池一直想杀个回马枪,把滇池边上那个乱扔垃圾的单位逮个正着。几乎每隔几个月,他都会骑着单车跑在滇池边,跑在通往滇池的河道上,而且一直延伸到源头的每一座大大小小的水库。单车骑坏了一辆,骑丢了一辆,如今学会扫二维码骑共享单车了,而他的这个回马一枪却一直都没有实质性的战果。

从杨宇池家住的小区出门,往右一拐就到了盘龙江,沿着江边这条在治理滇池过程中新修的林荫道,他缓慢地骑着小黄车往南行。每走过一段,就会停下来,休息片刻,顺便观察一下哗啦啦流淌着的江水。自打注入了牛栏江水以来,过去污水横流的盘龙江已经变得清澈了许多,再往下流淌,注入五百里滇池,实施置换水体的浩大工程,滇池的水,也在一天天地发生着变化。

在杨宇池的记忆深处,被称之为春城母亲湖的滇池,那是相当的清澈,已过古稀之年的他,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与滇池有着不可分割的情感与缘分。只要一看到盘龙江河岸上那些熟悉而高大的杨草果树(桉树),他的思绪就会穿越到遥远的童年时代……

70多年前,抗日战争的烽火中,为躲避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母亲所在的小学校被迫疏散,来到了盘龙江边离滇池边不远的这个小村庄。作为校长的母亲挨家挨户地找房子,安顿好老师和学生之后,好不容易才在村口的那座古戏台后面,找到两间马厩改成的住房。房东李大爹派人用石灰水刷过几道之后,他们一家人才算安顿下来。

1942年,农历除夕那天晚上,前面的古戏台上还在唱着滇剧,热闹的锣鼓家私和着丝竹管弦声,热闹地响个不停,伴随着迎接新年的鞭炮声,他就出生在盘龙江边滇池湖畔的这个马厩里。

还记得房东家李大爹为他取了个小名叫“小赶年”,妈妈每天忙着学校里的教学,是李大妈把他一天天带大的。刚刚学会走路的他,跟在李大爹家的两个哥哥后面,精着屁股在盘龙江里学会了游泳。

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们家跟随学校搬回了春城市区。李大爹每次进城卖菜卖鱼,都会送来许多新鲜的蔬菜,鲜活的鱼虾,还有李大妈亲手做的海菜鲊。过年时节,还会带着他回到小村庄,和两个哥哥沿着盘龙江往南走,到滇池边玩耍,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上小学之前。

多少年后,杨宇池中专毕业,分配到大山深处的矿山工作,虽然远离高原明珠滇池,却依然对之魂牵梦萦。直到2010年,退休八年之后,大学毕业留在春城工作的孝顺女儿,把他和老伴从矿山接回春城颐养天年,才算重新回到滇池身边。

他回到春城的第一件事,就是骑着单车沿盘龙江往滇池方向走一趟。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就从电视报纸上了解到滇池被污染的新闻。如今不看不知道,一看果然让人痛心疾首。过去清澈见底的湖水,如今变成“绿油漆”似的波浪,湖面上,除了漂浮着厚厚的一大层蓝藻之外,还有许多一次塑料饭盒等白色垃圾。六、七十年前他出生的那个小村庄,在治理滇池修建环湖路时搬迁了,到处是筑路工地和正在恢复的湿地,找不到一丁点昔日的痕迹,也不知道李大爹一家搬到了何处。

晚上回到家里,妻子在教外孙做作业,他就打开女儿专门为他准备的电脑,查阅出许多与滇池治理相关的新闻。忽然看到一则关于招募“市民河长湖长”的启事,报名的截止时间已经过了。转念一想,形式其实并不重要,那天在滇池边上看到的一个口号是这样写的:治理滇池,人人有责!不当这个河长,也照样能为滇池治理出力。

第二天一大早,他告诉妻子和女儿,说是想写点回忆录,从他的出生地滇池边上的小村庄写起,准备先绕滇池一圈,感觉下氛围,找点灵感。妻子不太放心,对他说:“你以为你还年轻呀,都快七十古稀的老人了,还乱跑哪样?”当然,说归说,细心的妻子还是帮着他收拾东西,洗漱工具、手机、充电器、照相机、常用伤风感冒药品等等,一样不少,出门时重点要求他,每天必须打电话回来报平安。

他就这样骑着单车,从北岸开始,逆时针方向,整整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第一次围着滇池考察了一圈。

考察中的滇池,比想象中的要好许多。北岸常年受西南和东南风向的影响,再加上位于北部的主城区大量排污等诸多原因,成为了滇池污染的重灾区。他骑着单车从海埂大坝来到龙门村,然后沿着高海公路,最先来到晖湾、光阴山一带。

边骑着单车,他想起了那一年,李大爹划着小船带着他和两个哥哥,在滇池里打鱼的情景。那艘草席盖成的乌篷船,是从盘龙江入湖口驶进滇池的。李大妈在船头笼火做饭,李大爹在船尾划船,两个哥哥就负责向滇池里撒渔网,走过一段又慢慢把网收上来,一会儿的功夫,就打上来许多活蹦乱跳的鱼虾。李大妈先把米淘好,然后挑选几条巴掌大的鲤鱼,直接放进铜锅里。转眼间,一大铜锅鱼焖饭就做好了,那是他第一次吃到这样的美味。饭吃完了,还喝了一大碗汤。

李大妈煮饭时,就是用一个拴着绳子的小木桶,直接从滇池里打水上来,洗菜淘米。那时的滇池水可以说是清澈见底,当他伏在船舷边上往下看时,清澈的水底飘上来的,全是长长的一种绿色的草,冒出水面的部分正在开着花,那白色的花瓣衬着黄色的花蕊非常漂亮。李大妈说:“小赶年,你咯知道这是哪样?”他摇了摇头。李大妈笑着说:“憨儿子!这就是海菜呀,你刚刚喝到的就是海菜鸡蛋汤,平时你最喜欢吃的海菜鲊也是用它晒干了做的。”多少年后,直到滇池污染之后,他才知道,海菜是一种中国独有珍稀濒危的水生药用植物,过去在滇池的海湾里随处可见,眼下消失了的原因就是因为水被污染了。如今,只有在滇池的源头还有。许多聪明的商人,曾经动过人工种植海菜的脑筋,然而,由于海菜对生存环境——水质的要求非常苛刻,所以人们往往把能否生长海菜用来判别水质是否受到污染,环保部门甚至将称之为“环保菜”。

打满了一船的鱼虾,李大爹把船从海湾划进滇池,然后拉起风帆,李大爹在船尾掌舵,李大妈在船头唱起了调子,唱的正是那首非常有名的《耍山调》:

年年还有那个三那个三月三,

约着我尼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六姐、七姐、八姐、九姐、十姐妹嘛,

坐着小船飘咚飘咚,飘咚飘咚,

耍耍我家昆明大西山哟。

……

他们的小船儿乘风破浪,飘咚飘咚,一会儿就到了西岸的一个有许多石头房子的地方,还在码头上就把鱼虾卖完了。待到返航回到小村庄时,已经天黑了。

当杨宇池的单车骑到白渔口时,凭着孩童时的记忆,他找到了那个小码头,就在著名的垒楼附近,只是当时不知道那就是赫赫有名的庾家石头别墅。

第一天,他就在工人疗养院住了下来。第二天一大早,他又骑上自行车往海口方向,第三天就到了昆阳,然后又接着走南边,绕往呈贡方向的东岸,最后绕回到北岸的起点。

路,虽然越来越难走,许多村庄离滇池较远,只有窄窄的田埂小路,没办法,只好扛着单车,艰难地行走。

经过整整一周的时间,总算把滇池完整的一圈绕下来,明显增强了他对治理滇池的信心。因为他惊奇地发现,许多地方的水并不绿,再加上一些从山间汇入的清泉水,还能看得出些许昔日滇池的影子。

然而,沿途看到的,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垃圾不能不引起他的注意。就在北岸和东岸,他发现了几个随意向滇池倾倒垃圾的地点。其中较严重的,一个是在靠近滇池边上,几近干涸的河床上,直接堆放着许多使用过农药后的瓶子和塑料袋。另一个则是一家紧靠滇池边的单位,面朝滇池的窗口下面,竟然有许多生活垃圾直接堆积在漂浮着的蓝藻上面,有一次性饭盒,甚至还有吃完了药片的瓶子,浪花拍打过来,随时都有可能直接漂进滇池里。更具讽刺意义的是,垃圾侧面的围墙上,还衬托着一幅红底白字的大标语“保护滇池人人有责!”。岂有此理!他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治理滇池的关键时刻,居然还敢往滇池里倾倒垃圾,杨宇池非常气愤地举起相机,对着这些令人痛心的场景,逐一拍了照片,并且对照地图标出了详细的地点。

回到家后,风尘仆仆的他一屁股坐在电脑前,找到了曝光的政民互动网址,对这几个乱倒垃圾点进行了举报曝光。在每一张图片下面,他列出了充分的理由,对乱倒垃圾者提出严肃批评的同时,还讲了许多全民治理滇池的大道理。

毕竟处在网络问政的好时代,帖子发出的当天晚上,就有报社记者打来电话采访,第二天就变成了本地报纸上新闻,省里市里的内参也刊登了消息。令人振奋的是,由市领导出任的河长湖长们还亲自作了批示。担任第二大河长的主管市长还亲自来到了乱扔农药瓶子袋子的地点现场办公,在众多河段长的陪同下,不仅垃圾及时清理了,还安排了专人分段负责,发现垃圾立即清理。这样的结果尽管差强人意,但毕竟还算有了结果。

最让人头疼的,还是那个紧靠滇池边,直接与滇池治理有关的单位。其他地点不仅及时清理,还在媒体面前承认了错误,而这家单位却迟迟不见正面回应。直到一周之后,才听到消息,原来还有更加重视的原因,上级单位为此专门抽调人组织了一个调查小组,各路媒体,甚至省里的督导组也派人参加。调查的结果使杨宇池非常气愤,垃圾自然是清理过了,媒体的照相机摄像机拍到的也是干干净净的结果,然而却对曝光的那张照片提出了质疑:谁知道你的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如果是过去的老照片能说明问题吗?滇池常年盛行的东南风西南风,还有可能是从别处吹过来的?

面对质疑,杨宇池只有在电脑上查出照片的参数,截下图来,继续发帖到网上展开辩论,他还专门写了一封《致滇池总湖长的公开信》发上网络,春城的网络因此而热闹非凡,电台、电视台都来找他这个自封的民间河长做节目。

恰逢电视网络上相关的领导走进演播厅,他就端坐在电脑前,通过网络及时提问。然而得到的答复仿佛是事前准备好的,都是首先肯定网民治理滇池的积极性,感谢网民的监督,说到具体问题却语焉不详。其道理非常简单,领导也需要充分的证据呀。

那天,杨宇池正在上网发帖,忽然接到了单位离退休办公室的电话,要求他拿着当天的报纸拍张照片发过去,他听得一头雾水,电话那头反复解释才算清楚。原来,这是一年一度对离退休人员核实生存与否的方法,让你拿着当天的报纸拍照,上面的日期就能说明此时此刻的你还活着。这是什么鬼的规定,我分明活着在与你通电话,还要照片证明?转念一想,他突然开窍了,怪不得人家要质疑他的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如果当时多个心眼,拍照时也拿张报纸,拍出清晰而又准确的日期,谁还抵赖得了?

就从那天起,杨宇池沿着滇池边的每一条河流,一条一条地走下去了,开始了漫长的巡河巡湖之路。在他的背包里,除了雨衣雨伞和照相机之外,又增加了每天都有的这张晚报。每当发现违法排污和乱倒垃圾的行为,他就会举起报纸拍上一张,标明准确的时间地点。五年的时间,他就这样走过了汇入滇池的35条河流,数不清围着绕滇池转了多少圈。

骑行在环湖路上,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杨宇池连忙停车取出雨衣罩上,继续前行一段,雨停了,太阳也出来了。不远处的滇池上空,依然乌云密布,已经由小雨变成了大雨。一缕阳光穿过云层,映衬着后面的大雨,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彩虹。

虽然从小就生活在滇池边,最近几年又时常围着滇池转,可遇到彩虹却是头一回,他情不自禁地举起相机,不停地变换着角度,一阵狂拍,感觉非常过瘾。

拍完照片,从相机小窗里满意地回看,前后十多秒钟的时间,拍下的彩虹照片,果然还有几张非常满意的作品。在相机上放大了仔细再看,原来彩虹的所在位置,正是他几年来穷追不舍杀回马枪的那个单位所在地。

就这仔细地一看才发现,回马枪的目标突然消失了!心中升起一种说不清楚的失落感,他连忙收起相机,推着单车往滇池边跑过去。

昔日通往这个单位的那条能走汽车的便道也不见了,滇池边上,那道毛石筑成的防浪堤也被拆除了,一个个从滇池边挖开的口子,形成了滇池水的回流,把刚被拆除的房屋都淹没了,一大排几年前亲眼看着栽下的黑杨树,已经茁壮地长成大树,远处是近年来从外地引进,正在大片盛开着的薰衣草,这里已经被恢复成花草从生的湿地公园。

他使劲地眨了眨眼,自己分明站在新恢复的湿地旁,而眼前却不断浮现出滇池水面上,那些曾经翻滚着的白色垃圾。再使劲眨眼,他似乎又看到了童年时代天蓝蓝、水蓝蓝的滇池……

雨季时节的滇池上空,乌云翻滚,说变脸就变脸。刚刚还在是一边下雨一边出太阳的彩虹美景,随着一阵雷声滚过,涮地又下起倾盆大雨。他连忙从包里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把照相机和晚报包裹好,然后才抓起雨衣。然而,片刻之际,他的浑身已经被淋湿了,于是,他索性就把雨衣放进已经被风雨吹倒,横放在地的小黄车前面的篮子里。背起挎包,朝滇池边的方向,大踏步走过去。

几年来,不断在滇池边行走,其实就是一种锻炼身体的有效方法。然而,岁月不饶人,毕竟过了古稀之年。不得不承认,身体动作的协调明显不如从前。可以说,他今天是踉跄踉跄地才挪到滇池边上来的。

面对浊浪翻滚的滇池海面,任凭暴风雨吹打在头上、身上,湿透了的衣服紧紧地裹住他的身体。他顽强地在一块大石头上站稳脚跟,然后拼尽全力,对着滇池大喊了一声:“滇池!我来也!”

一阵暴雨过后,雨过天晴。杨宇池在大石头上站累了,盘着腿坐下来。他开始在脑海里回放几年来围绕着滇池的经历。他,一个倔强的老头,凭着对滇池的满腔热情,就为了抓到现场证据的这回马一枪,硬是执着地走过了数不清多少几圈滇池,走过了汇入滇池的每一条河流。经过他的手,在网络上曝光的乱扔垃圾乱排污水的地点也数不清有多少。令人欣慰的是,每一次都有结果,排污者、倒垃圾者大多都承认了错误,有关部门也进行了罚款等严肃的处理,可以说都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其实,让他穷追不舍的这家单位,尽管没有承认错误,然而正是他们质疑照片的时间行为,激起了他的决心,非要杀这回马一枪。然而明摆着的事实是,这家单位从此再也不敢向滇池里倾倒垃圾。更何况,这家单位也按照治理滇池的统一部署搬迁了。应当说,作为自封的河长湖长,他的目的其实早已达到了。

在雨后骄阳的暴晒下,被暴风雨淋湿的衣服,马上就干了。杨宇池突然感到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连忙起身,骑上小黄车沿着环湖路去找餐馆。也许,是五年来郁积心头的这回马一枪,疙瘩解开了,他突然感到浑身释然,轻松了许多。当然,回马一枪虽然杀不成了,但他的走滇池的行动还会继续下去。他想在有生之年,看到滇池重新变清,他还想再次吃到滇池里重新长出来的海菜。

 


网友评论

1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松木有骨 0

欣赏学习!

02月24日 18:39

晓意 0

箫老唱两句昆明小调来听听

  • 晓意 回复@ 箫寒  : 管茶叶蛋和米线

    0

  • 箫寒  : 管茶还是管米线?

    0

02月15日 18:31

管文华 0

拜读了

02月13日 12:04

以婉 0

一看就是具有滇云特色的箫式小说

  • 箫寒  : 特色不敢当!

    0

02月13日 10:15

星亚 0

活灵活现的主人翁,代表了所有吃瓜群众的心声,期盼有一天我们也吃上海菜花,见证滇池的变化。

02月11日 12:11

minimum22 0

d(^^*)好文

02月10日 19:44

谢小鱼 0

他是一个人,也是千百个关心,爱护滇池的人

02月09日 00:07

琪琪的妈妈 0

滇池水越来越清了

02月08日 20:05

02月08日 08:20

文笔塔 0

应该是小报告文学,文中主角有两个人的身影

  • 透支小朋友 回复@ 魔笛  : 666666

    0

  • 魔笛  : 写的是小说,你们却去考据 箫老写的有一个老者的背景,我一看就知道是谁。情节也是有实际发生的。不过,并不是你说的类报告文学。还是比较小说化的。而且,带有很深的箫式习惯或风格。开头的云暗天低等句,以及芦苇,显然,他在写的时候想起了沙家浜中汪曾祺写的唱词。

    1

02月07日 21:25

流云 1

箫老这篇小说,应该是有点自传体的影子。文中的主人翁,充满了对滇池与家乡的热爱,对环境保护和治理的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02月07日 09:51

阿生 0

有信心。

02月07日 07:3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