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扬庄园谋杀案》侦探推理小说(原创连载 第七章 第二具尸体)

我和周穆步行大约5分钟后,来到了花园小区温莲的住所。温莲的家是一间复式楼,将近有三百平方米左右的面积,内部的装修风格属于现代简约型,线条柔美雅致,富有节奏感,空间层次分明、有条不紊,从局部到整体都是经过精雕细琢,给人一丝不苟的印象。然而在众多的设计之中,令我最赞赏的就是设计者为温莲精心打造的梳妆间,里面堆满了琳琅满目的名贵化妆品,各式各样的名牌衣物,真是高贵典雅。

“侦探先生专程来访,不知所为何事?”温莲端上两杯香醇可口的绿茶给我们,并温和的说,“还是案子有了进展,可怜的雷夫人可以安息了?”

我紧盯着茶包上的标志鄙夷道:“温医生,请恕我无理,麻烦为我换一杯白开水可以吗?”

温莲有些吃惊,但还是为我端上了一杯温开水,并致歉道:“原来丁先生不喝茶啊,真是抱歉。”

我从杯子中揪出茶包,左右摇晃着说:“我会喝茶,而且还非常喜欢,只是不喝这种牌子的劣质茶。”

温莲尴尬的笑道:“丁先生真会说笑,雷扬庄园的茶叶可是远近驰名,尤其这种早春的绿茶更是上品,怎能说它是劣质货呢。”

“温小姐,我就是他们庄园的代理商之一,你说呢。”

温莲现在似乎明白我所指的是什么了,急忙岔开话题,询问周穆道:“周先生,您还没告诉我,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周穆拿着手中的茶包仔细端详,而后品了一口绿茶,说道:“我们今日前来,确实有些事想向温医生咨询。”

“哦,是这样啊,请侦探先生问吧。”

“温医生,雷夫人大概多久会到你处领取胃药。”

“半个月一次。”

“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

“上周末,她先生陪同她一块来的。”

“最近,有人来买过砒霜吗?”

温莲听到砒霜后有些吃惊,而后低声说道:“确实有人来买过砒霜。不,应该是来抢过砒霜。”

“抢?”周穆吃惊的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温莲吞吞吐吐的说道:“在周五晚上,我准备关门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一个头发蓬松,口中叼着一根并没点燃的烟,胡子上还附着有葱花的男人,他开口就向我购买了两包砒霜,一包足以毒死一匹马。我向他索要医院证明,并请他出示身份证件,可他却什么也不提供,反而拔出腰间的尖刀,恐吓我、让我按照他说的做。”

“这么说,你给他了?”我插话道。

“先生,我一个弱女子除了按照他所说的去做,还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至于不自量力的去和他搏斗。”

“那么,你为什么没有报警呢?”我机智的问道。

“丁先生,因为他拿到砒霜后,向我付钱了。再者,未经严格审批程序就出售砒霜,要是被医师协会知道,我会被吊销执照的。另外,我也害怕他会报复我,我这么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要被报复、寻仇,那太容易不过了。”

我用同情的眼光看着眼前的这个弱女子,不断地点头附和道:“确实,毕竟对方还带着刀呢。”

温莲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们,并说道:“能不能请你们为我保守秘密,要是丢了工作,我就无法负担房贷和车贷了。”

我拍着胸脯承诺,必定不会将此事告知他人,同时看向周穆说道:“周穆,说话啊。”

周穆并没有理会我,而是从裤兜内拿出手机,并递给温莲,说:“麻烦你仔细看看,当晚前来购买砒霜的,是不是这个人。”

我好奇的伸长脖子,眯起眼睛盯着周穆的手机,当我看清楚照片中的人时,情不自禁的叫唤道:“张枫,难道是他?”

温莲只是看了一眼,便肯定的说道:“葱花、叼着烟,这个容貌,我不会记错的,就是他,当晚来抢砒霜的就是他。”

我看着证据一件一件的浮出水面,激动地说道:“墨水、钢笔、砒霜,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张枫,看来十有八九就是他了。”

周穆并没答复我,而是和温医生拉起家常。他热情的问道:“温医生,你这么年轻就购买了这么高档的住宅,真是了不起。”

“没有啦,要不是继承了我姑妈的一笔遗产,我连付首付的能力都没有。”

“是啊,前段时间开发商哄抬房价,若是不依靠家人的帮助,估计连个厕所都买不起。”

“嗯、没错。”

“你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正好是房价的顶峰值,价格应该不菲吧。”

“是啊,总价三百万,首付就要一百万,贵得离谱。”

我看着他们相谈甚欢,都有些不忍心打扰,便在屋子内四处转悠。忽然,我的手机响起了,电话那头是一个青年男子,他气喘吁吁的说道:“承渊,周穆和你在一起吗,他的电话关机了,我联系不上他。”

我听出是郝龙的声音,并察觉到他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便急忙将电话递给周穆。只看周穆脸色越来越阴沉,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当他挂上电话后,对我咆哮道:“张枫死了,我们快赶过去。”

温莲知道我们又得忙碌了,便急忙说道:“先生们,快去吧,剩下的我来收拾就可以了。”

我们谢过温莲的热情招待,而后打车朝张枫的住所赶去。

“你总算来了,伙计。”贺齐早早便在门外等候我们,他边说边把一张信签纸递给周穆,紧接着说,“看来可以结案了,凶手已经畏罪自杀。”

周穆从头到尾的将信纸扫视一遍,便将其丢给我,然后对贺齐说道:“我们到现场去看看吧。”

贺齐点点头,便引领着周穆先行进入张枫的住所,而我则一字一句的看着信件念道:“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知道什么都完了,我杀了她,杀了雷扬,但是她该死,她害得我家破人亡。那该死的侦探迟早会找到我头上,我无法瞒天过海,只有死亡,才是我最好的归宿。”

我惊呼道:“周穆,张枫畏罪自杀啦。”

“你反应也太迟钝了点吧,我的朋友。”周穆眉头紧锁的说,“贺局长,不介意的话,我想在现场看看。”

贺齐耸耸肩说道:“好的,但我只能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这么说,你准备结案了?”周穆询问道。

“是啊,从你提供给我们的证物,加上这封信,所有的谜团都已经解开了,凶手就是张枫。我们也可以结案了。”

周穆面无表情,并没再说什么,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检查中。而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自己也深受感染,开始有样学样的检查起来。就在我认真搜寻着屋子内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张枫的妻子出现了,她抱着张枫的尸体痛哭流涕,我礼貌性地递上一包纸巾,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

张枫的妻子名叫秦绵,是一个长发披肩,容貌靓丽的妙龄女子。她不停地哭诉道:“老公、老公,你怎么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这叫我们可怎么活啊。”

郝龙温和地扶起秦绵,说道:“张太太,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感到难过。”

“谢谢你,警官。如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请尽管开口。”秦绵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悲伤的说,“老公,你怎么能这么决绝,明天可就是珂儿的生日啊,我该怎么面对儿子。”

我看着秦绵悲痛的表情,心里很不是滋味,愤怒的咒骂该死的雷扬庄园,要不是他们出了那些有问题的劣质茶叶,也不至于让这么多人受罪。我曾目睹周穆能一瞬间平复人的情绪,便希望他能开导一下秦绵,舒缓一下她的哀怨情绪。可谁知周穆却并不理会我的请求,只顾摆弄着眼前的兰花。我略感愤愤的说道:“周穆,难道一盆花比一个人还重要吗?”

    周穆微笑的说道:“别生气、伙计,也许这盆花包含的信息能让秦女士好过些。”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管文华 9 0

学习了

02月21日 22:0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