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告别


或许那个男人丢弃了你,你才得以真的记住了他。

有时候,让人记住,是最奢侈的荣耀和颓废。而他,就是这样一个自私而又想征服世界的男人。

那天,他站在咖啡店的墙角处打着电话。嘴角抽着一支烟,眼神被烟圈熏得稍显迷离。他就像一幅肖像,伫立在阴暗地角落,不那么顽强,却很坚韧。

我正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子,心想:“我来赴他的约,就是为了看他打电话么?”我这样想,但是没有说出来。我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一米八的个子,头发浓密,皮肤湿润,突然想到很多年我也曾遇到过一个像他这样的男子。

但是那个记忆中的男子,若是在此时此刻,定是帮我脱去外衣,让我坐下,微笑地来问我:“未慈,你想吃些什么。”

那个记忆中的男人已逐渐离我而去,如今我已不再拥有他。在长久的回忆中,痛苦的是已经无法知晓他的任何消息。

而眼前的这个男子,我们只见过一次面。

就是在昨天,也是在这个咖啡店。我下了班就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常来这里,是因为我喜欢这个店的名字red-letter day, 纪念日。

我坐在墙角那个固定的位置,背靠着墙,左手边是一面巨大而透亮的落地窗。往窗子外面看,总是看到很多路人,我有时候会在心里默问自己,这些人要去到哪儿?他们要走多远的路?是否很忙碌,是否愿意停歇在这个小站,驻足观看呢?这里的工作人员每天清晨八点总是会把店里的每一扇窗擦得透亮。red-letter day的每一扇窗户都很干净,上面没有再贴巨大的广告牌,而是简单的玻璃门窗。它的招牌也只是不足一平方米的一小块木板,倾斜地靠在门口,有时人们不注意,还会把招牌袢倒了。我喜欢这样简单的格局和这里浅浅的咖啡香。像喜欢一个简单的人,从他的最初喜欢到他的末日,从世界的这头喜欢到世界的那头。

那些咖啡的醇香,总是会从屋子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飘来,飘来又散去,散去又会飘来,好像是永远散不去,永远飘不完。

我曾在这个位置写下很多痴迷的文章。但是这里的员工好像都不认得我,因为我一语不发。

昨天,我依然傍晚七点坐在那里,在我刚要离开的时候,他拦住了我:“未慈,能否明晚我们在此相约?”

“好的。”我看了他一会儿,沉思着回答。

他对着我微笑,然后走了。我跟在他的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我努力回想,是不是我以前认识他,可是后来又忘了,后来我终于想通,我的确不认识他,我只是认识那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以前的那个男人。

那个或许已经不复存在的男人。

 

晚上,我们在red-letter day相见。

我们一起坐下,他叫了服务员,要了两杯蓝山。

“未慈,你真漂亮。”他说完就来了电话。我还没和他说过一句话。

他就那样良久的站在我面前接电话,好像是一种表演,而我,是他零时请来的一名观众。

    他在电话中的声音很甜美,我之前不认识他,但这一刻我决定我记住了他,因为他俊俏的轮廓和那张牙舞爪的笑。

我对于一个人的表情会有很强的记忆力。在孩童时候,我便喜欢靠在爸爸的肩膀上看他说话时的侧脸,那些肌肉的滚动,或者眼睫毛的上下闭合,亦或者我看着他的每个眼神,然后读懂他诉说的每一句话。

就现在这个男人来讲,他是我观察过的无数个男人当中的一个,没什么特别,也很平淡。但在我此刻孤僻的内心里出现,他便是最特殊的那个。

他不时的也看朝我这边,我静静看着他,一直没有表情。

“未慈,让你久等。”他打完电话过来坐下。

我只是微笑。

“我没见过你。”我说。

“我也没见过你,直到昨天,我发现你很像我的前女友。”
“哦”

“你结婚了吗?”

“没。”

“那嫁给我吧。”

“为什么?”

“因为你像我的前女友。”

“她死了吗?”

“她不爱我,是我死了才对。”

“我为何要嫁给一个死人。”

 

我们的对话就此停歇。我们喝了咖啡,其余的话没多说。

“我送你回去。”晚上十点,商店要打烊,他对我说。

“不必。”

“明天我还会来这里看你。”他说。

“好的”我说。

 

我起身走出商店,仿佛也是在那一瞬间,我流泪了。

我的哭泣是无声的。没有人看见,也无所谓看见。空旷的大街上,风轻轻的吹着,我突然感觉身体一阵冰冷。我卷缩的蹲在地上,鲜红的围巾掉落在地上,被风吹得好远。

我十分在意那个男人明天是否真的还会来看我,但我不说什么。只是对这座城市有太多想念,对于生活有太多不解。我不知道他为何需要我,也不知为何我不去拒绝。我的内心冰冷,脚步是缓慢的。在路过一个巷口时,我终于又一次想起那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以前的男人。

 

他是路炜。

我和他是堂兄妹,他比我大1岁。在同一座城市。他没有妈,我没有爸。我和他的家庭均离异,我们因此而有很多话可以彼此诉说,我一贯把他当成我最好的朋友。

和路炜在一起的日子让我感到快乐。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害怕再次失去什么。他的肩膀很宽厚,常穿带黑白格子的棉绒衬衫,一条破旧的仔裤,白色的运动鞋。他笑容甜美,说话时左脸会有一个小小的酒窝,那浅浅的酒窝让我感觉我是存在的,鲜活的存在世上,没有半点虚假和伪装。

我们一起看过最蓝的天空,一起畅想着每一个未知的未来,一起在冰天雪地的大街上大叫,疯狂乱跑,好像世界上除了我们两个人,别的人物都是摆设,都是冷漠的,都是会消失的。我们希望着那些时光可以冻结起来,永远存在,而不是一场梦幻。

我想嫁给他。这是我一直很强烈的愿望,而我不愿说出口,我希望我们在一起的时光能永远停留在那条街,那个季节,那个晚上,其它的,我实在不需要什么了。

我们常常一起骑着自行车上学。他常常和我说:“未慈,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爸,是一名英勇地警官,在缉拿罪犯的时候是多么威武,多么自豪。我要成为刑警,保卫国家,保卫你。”

每当他这样说,我总会笑他:“你还是平平安安的就好了,干什么不好,非要那么危险的职业,我不需要你保卫,只需要你一直都在。”

 

有一天,他送我回家,回到那条小巷口的时候,他突然拉着我的手说:“未慈,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我们。。。”我惊恐的说。

“是的,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不可以。”

“为何?”

“我才17岁。”

“可是只有你才懂我。”

我推开他的手,疯狂的跑回家,把门紧锁。

我很害怕,家里没一个人。妈妈去了遥远的城市工作,我一人在这个城市生活。而那时,那天晚上我很害怕。因为路炜像我说出了我很早就想跟他说的话。我害怕听到他这样说,因为我害怕开始,我害怕分离,更加害怕死亡。

 

之后的很长时间,我把电话关机,不和他联系。他也时常来找到我家,可我不开门。

我知道,我是一个需要很多很多爱的女孩。妈妈在外工作,凡事都交由我一人处理,虽只17岁,心智却早已成熟。可是对于爱情,我认为自己还不配拥有,更何况是堂哥,更是不能。

那段时间我很难过。

路炜也会寄来很多信件给我,我时常看信,常常独自一人坐在窗角透明的一个小空间里落泪。我手握这份沉重的爱情,也许有些爱情本就不该发生。人生要寻找伴侣,只是寻找的过程让人陶醉,若有一日真的得成,那便是终结的开始。

我的爸爸是在执行一次任务中意外牺牲的。他是一名刑警。工作认真负责。我的童年在他的爱护下长大,因此也深刻体会到幸福的滋味。一个家庭的伟大之处,无非就是能给寂寞的孩子不会感到寂寞。无非就是让那个寂寞的男子和那个寂寞的女子终于不再寂寞。能治愈寂寞的最良好方式就是创造家庭,制造温暖,排除寂寞,感受生命。而在我十岁时,他突然离去。我的童年就这样戛然而止。

对于路炜的喜爱,我很高兴。本想找个人认真的作伴,可那个人怎么能是路炜?

 

就算那个人是我在咖啡店里认识不到几个小时的男人,那个人也不可能是路炜。

 

我站在那个巷口不动也不动。如今有人叫我嫁给他,我是否真的可以从此收获温暖,从此不再与他相见。

我们的爱情,终究不能。

 

第二天晚上,那个男人还是来了。

我问他:“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杨洛。”

“你在见到我之前,要准备结婚了吗?”

“是的,我渴望婚姻。”

“那为何是我,因为我很像你的前女友吗?”

“是的。”

“你还没有走出你前女友的阴影。我为何要承担一个替身。”

“因为我会给你带来幸福。”

“我不需要。”

“你很需要。”

“?”

“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渴望被关怀。”

“你错了。我可以一辈子不结婚。”

“那我等你,就在这个咖啡店,我每天都会来。你什么时候想清楚,就什么时候来告诉我。”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他。像是在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要回他的玩具,那样深情地看着,因为那是他最想要的东西。

 

被一个人莫名的相爱和无端的等待是一种安慰。安慰自己是个有用的人,能够给别人带去喜爱。虽然不知为何。可能有些爱情就是产生于不知之中,有些爱情一直只是一方在爱,另一方在看,永远无法结合。

时间过了很久。我背负着那一个问题,来回在工作地点和家里,当然还有red-letter day。我习惯于往常的生活,不喜欢生活突然有什么变故。对于杨洛,我不了解他所以没权利交出自己,对于路炜,我没有告诉他我的近况,我没跟他说:“我要嫁人了。”

杨洛每天都会来看我,我坐在窗子的旁边,依然看着街上来往的车流和人群,他看着我。而路炜,至今也已失去联系,与其说是路炜不够执着,倒不如说,是我太过残忍。在心中,我对他的向往似乎一点没变,而我选择躲避,是因为我怕失去。

一个害怕失去的人本身就没有任何借口获得。如果获得只是在一瞬间,那我宁愿只要那一瞬间的爱,而不要长久的婚姻和寄托。

有寄托就有依赖,而我,无论是对于爸爸的依赖,还是对于路炜的依赖都远远大于我对杨洛的依赖。因为我们始终不认识,他向往短暂而踏实的现实生活,而我,活在遥远的未来里,活在虚有的空间里,没有退路,也难以前进。

 

转眼间,秋天到来了。

金黄的枫叶总是会在我一个人穿过巷口的时候飘落下来。

掉落在我的脸上,头发上,手中。它们也许不知道,我为此很感动。我是容易感动的人,容易落泪。谁叫我是悲怜的女孩,是害怕失去的女孩。

在那些岁月看来,变幻的不过是季节,时间,流转的不过是生命。我们都活着,这样真好。

 

圣诞节的那天晚上,杨洛走到我面前,说:“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我打开礼物,里面是一枚金色发卡。蝴蝶的形状,不大,但却耀眼。

“谢谢你,我很喜欢。但是我不会戴它。”

“你能接受就好。”他笑着说:“每天能看到你,让我感觉心安。”

 

杨洛不知道,那一刻我差点流出泪来。

他送我的发卡是我最爱的模样。他懂我。一个陌生的人,在相同的城市,相互不了解,却能给予慰藉,这样的给予和接受,是世间最美好的一部分,我不能将其忘却。

杨洛更不知道的是,我依然怀念路炜。我还依然是17岁的模样。他不知道,当打开礼物的那一瞬间,我的思绪竟想到了路炜的笑。

路炜也曾经送给我一个这样的发卡。

当时是在我17岁的生日会上。路炜拿出发卡一个劲儿的戴在我的头上,我脸刷的一下红了,说:“不要戴,这种饰物只能用来保存,存在脑海里,而不能戴,不能用。用过就旧了,我希望它永远是新的。”

 

不知怎的,那些关于路炜的记忆,杨洛好像都能帮我一一实现。我开始关注杨洛。

他也总是坐在一个位置,我的正对面。喝着拿铁,有时看看书。我看窗外的时候他就看我,我看他的时候他就看书。

有一次我走到他身边,看到他读的书,正是我在好几年前写的《鸟》,他看得入神,有时还读出声音来。我又一次近距离听到他甜美的声音。我看到他突起的喉结,看着他的侧脸,他俊俏的轮廓,突然感觉心中莫名的心安,感觉他是我的孩子。

我从来把自己当成个大人。而如今,我也快二五了。更加对那些在我生命中出现的男孩有更多的解释。而现在坐在我旁边的男士,看上去已有三十,却越加像小孩一般稚嫩可爱。我能给予他的,是否可以是一生呢?

 

我想我可以嫁给他。

 

过了几天,到了元旦。

那晚,我像他说出我的想法。他看着我,抚摸着我的脸:“未慈,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认识你吗?因为路炜。”

“路炜?”我心中荡起层层波澜。

“是的,你记得他。我是他的挚友。”

“那。。。他。。。现在在哪里?”我惊奇又犹豫的说。

“路炜,他不在了。。。”

“不在了?”我惶恐。

“他因公殉职,很意外。”
我良久无语。突然看不清什么。

“未慈,我是路炜的同事,在我们上班的第一天,他就跟我说,他爱你。假若有一天他因为工作,不幸牺牲。叫我来找你,并让你嫁给我。我是他最信任的人。”

 

我看着这个说话的男子,他叫杨洛,三十岁。

他来拯救我。

为了路炜。

和那份寂寞。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我看见街道上还熙熙攘攘地走着一些人。我当时头脑中一直闪现的是路炜那甜甜的笑,我们一起骑单车的模样,我们在冬日半夜,大街上疯狂的叫,那个小巷口,那次牵手。。。

我不能解释人为什么要一直在行走,究竟要走到哪里,去到那里才能停住脚步。我不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它们就像这几年来我对路炜的回答一样,快速坠落,一颗一颗,没有声音,没有理由。我的头脑顿时混乱成一片。一切只是梦吗?如果是梦,那就不要让梦醒来。。。

 

是的,我一直欠路炜一个回答。

或许我欠他的还不止这些,只是现在已无法偿还。

随后的日子里,我和杨洛一起去找过路炜的坟。坟上长出了稚嫩的鲜花和野草。安静地座落在城市的最南端。他的妈妈就在他的旁边,我的爸爸埋在最北端。路炜不喜欢喧闹,这跟我一样。我们曾向往平凡且有阳光的世界。我们的时光在那些年是否真的可以得以永存呢?我是否还可以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一句:“我爱你”。

显然,那是不能了。

生命中有些记忆是永远抹不去的。那个人,他曾在你的生命中来过,来了又走了,走了就没有了,再也不能相见了。无声无息,没有预告和誓言,安静地如同一片树叶。那么无声,终究不会被定格。人生是残忍的,有时你会觉得无助和凄凉。身边的人逐渐远去,而我依然还在活着。我不知道我该怎样的活,也不知要怎样很好的活。

活着,真好。

能让逝去的人想念,那也依然是一种疼痛。

命运的脚步轻轻向我招手,像秋季的凉爽的风,那样轻轻的吹,没有声音,没有悔恨,没有泪水。留在心中的,倒凡是一种稳重和踏实。

爱情它总会到来。

离开他的以后岁月,我一直这样想。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黎小桃 2 0

又唯美又忧伤又飘忽。

10月21日 08:34

彩龙社区 7 0

你好,你的文章被推荐至彩龙社区APP,感谢支持:)

03月04日 21:22

涯夏 7 0

这篇写得超好,凄美的爱情故事。

03月04日 15:17

文笔塔 7 0

在此次参赛的文章中,这篇小说是有相当鲜明特色的文章,读完的感受是我也相信“爱情它总会到来”的。

03月03日 15:3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