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刚消失的 “龙头街”集市

                 张伟(大卫):文/图
        说起2011年4月政府就下达明文取缔原北郊“龙头街”农贸集市,文件虽正式宣布关闭有八年多,但民间仍“顽固”的残存并沿袭着这个农耕文明遗留下来的传统。只是在这几年各方面有所控制,使规模缩小,让其逐渐淡出而已。才一直拖到2019年2月13日上午,不少市民仍兴致勃勃地准备去龙头街赶集时却发现,这个昆明人熟悉的集贸市场终于永久关停了。
       起因是龙头街多年有历史意义或传承价值的老宅都破败不堪、再加集市危害治安和交通,复杂隐患颇多,经营者鱼龙混杂,一直杂乱无章的形象,严重影响了提升片区核心竞争力。因此,政府计划通过招商引资,投90亿元打造盘龙区宝云片区,包括已经进行中的龙泉古镇重建工程。
        为把昆明建设“世界春城花都、历史文化名城、中国健康之城”三大城市品牌。就此关闭一个影响城市发展的集市是大多市民赞同的。有些陈规陋习存一点怀旧情绪是可以的,但为了大局考虑还是应该与时俱进。
        由此,勾起我想起上世纪六十至八十年代我大姐在黑龙潭“康复医院”从事妇产科医疗工作。若逢赶街天,我们弟兄几个都爱约她到龙头街集市逛逛。在街子上总爱挑玉溪人开的小吃店买点小锅汆肉米线或豆花米线、凉卷粉、凉豌豆粉解馋,有时父母准备购物的钱多给点,我们就顺便买些蔬菜、水果、肉蛋,再称点松子、瓜子类零食,却多是辛劳中满载而归的走回城,让一家三代同享天伦之乐。
        “文革”期间曾到处武斗,社会治安混乱不安。可我们反而去的更勤。其因是城里市场供应紧张,物资极为匮乏。祖母或母亲总是紧攥着一两张大团结十元大钞(那时在集市上花十元买菜,一人都难拿得走),并唠叨的叮嘱着叫领头的兄长秘藏好钱,我们只好冒险跑哪里采购急需食品。而且多数是舍不得花两角在穿心鼓楼乘坐去那方向唯一的老9路公共汽车(当时终点站只到茨埧,距离龙头街还较远),不过那时还有好多专程载赶集人去龙头街的马车,常停在穿心鼓楼或大古楼附近候客。但我和兄长们总是不屑一顾,宁愿肩扛小扁担,身揣几个米口袋往老城区的小绿水河家里穿行绿水河、兴华街、扁担街、报国街,跨青年路,因上世纪六十年代圆通山北门外直对今龙泉路这近一千米的路段还没修通,被小菜园等村庄的田地和沟渠阻挡着,不方便抄近路行走,故只好摩肩搭背的挤过米厂心附近那狭窄的珍珠塘小巷,越过珠玑街、跨盘龙江敷润桥,再经薛家巷左转朝环城马路北插入龙泉路上直行十多公里,途经小厂村、张官营、罗丈村、小、大羊肠村、司家营、麦地等村子与公路、田野、沟河之间穿行才到龙头街。每往返一次都让我们汗流浃背,疲惫不堪,酸痛的四肢及腰肩几日内才消退。然而,此代价换来的是全家久违的牙祭。
        由于我对青少年龙泉古镇的龙头老街子留下的印象较深,故想起快过羊肠村时,我们常爱抄近路走上金汁河堤,居高临下,顷刻身处满目青翠,河水哗哗悦耳。只见流水清澈见底,鱼儿争游,两岸茂密粗壮的柏树高大挺拔,千姿百态,古木参天。沿堤野蔷薇花、丁香花、牵牛花拥抱着老柏树将河堤围成一堵绿色的棘栅栏。致密之处人莫能进,每依村落坟冢颇多,河堤正中一条小路伴着无尽参天古柏通向清幽的远方。要是春、夏、秋之季步行两岸,野花烂漫。有幸偶见百花绽放,放眼一望五彩缤纷,一簇簇一团团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花香扑鼻而来。新奇之物真是目不暇接,鱼虫鸟兽,广袤田畴,阡陌交错,色彩斑斓变幻,青山起伏,村舍点缀,风光无限,更觉又惬意又凉爽无比。如此代价的步行往返倒也苦中作乐:既饱了眼福,又饱了口福,亦强健了体魄,应该何乐而不为。我最记得那时几乎全镇都是昆明地区传统的“一颗印”似的四合院古民居,以及乱石铺街的古街上鳞次栉比的老商铺,只可惜当时自己没这点学识和意识,故没存留下一张半纸的珍贵影像资料。
        如今的龙头街已渐成为新昆明北市区一个留存的地名。她大致位于古迹名胜地——金殿与黑龙潭之间。上世纪80年代初,龙头街还距昆明老城区约十多公里,沿途还是广袤的田野与自然村落相间隔。历史上是每逢农历属子、午日赶集,俗称鼠马街,是在昆明东南郊小板桥街的第二天赶街。按赶街期安排,龙头街的历史据地方志载:是在清朝康熙年之后,相继开辟的集市。究竟有多少年的赶街历史,已无确切记载可查。
        80年代末,因我单位有一“果蔬低温+气调(CA)储藏实验课题”与云南农大合作,领导就派我到农大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研讨和实验工作。这期间我就有点闲暇到龙头街走走,并向世居龙头村街子上的李绍轩(龙头村300号,现挂“保护民居”牌)及当地先进个体劳动者——谢家旺(籍贯玉溪人,近期听说谢老先生已故)等几位老人多次攀谈聊天才使我较深层次了解些龙头街集市的历史渊源及发展状况,这对我写此文稿帮助很大。由此向我采访的诸位有识之士深表感谢!当时据他们说:龙头街最老的房屋数桂启坤家,估计也有一百五十多年了。但据我仔细观察其沧桑程度可能以上两百多年。据此推断,龙头街(近现代集市其实包括周边紧邻的司家营、麦地村、棕皮营、小窑村、瓦窑村等)农贸集市的开辟至少也有两百多年。据说:最初人们按子、午日赶街,继后,因此村旁北面山峦蜿蜒起伏,临近山形似龙头而初呼——龙头村。另说因村子东依宝台山,村子得名于此山延伸为南北走向绵延数十里的五龙山之首;加上靠近黑龙潭、盘龙江,又有有关很多龙的民间传说,由于多种贴切的因素就把村名和集市正式冠以“龙头”,一般来赶集的都称“龙头街”,只有本地村民才称“龙头村”, 该村海拔1927米,至今沿用这个名称,也是龙泉镇宝云社区所在地。
        过去龙头街除西面是平坝农田外,东、南、北三面环山,山林资源充足,周边水源丰富,有盘龙江、金汁河、花鱼沟、东干渠、黑龙潭、蓝龙潭、青龙潭、黄龙潭、白龙潭等众多地上或地下水流经环绕。在1949年前后,这里都还地广人稀,有充裕的土木资源可取,为窑业烧制陶器及所需燃料提供了较优越的条件。故周围的竹园村、大波村、三元箐、八眼井、韭菜地、菠萝村、瓦窑村、小窑村,远到松花垻等地就有黄(烧陶盆罐)、黑(烧砖瓦)窑四五十座,拥有从业人员一千多人,其中大多数来自滇南玉溪一带。他们头顶青天,脚踏黄土,世代从事此专业,其口粮和烧窑的燃料都主要靠龙头街集市上购买,自产的陶器也大部分在此集市上销售。由此相辅相成,因而大大的促进了龙头街集市的繁荣,对于活跃农村经济,刺激城镇的发展取到一定的作用。
        龙头街附近生产的陶器商品,除满足当地集市需求,还销往大、小板桥,及送往昆明文明新街、东寺街、交三桥等地店铺销售。砖瓦产品,除在窑地订购外,常运送到小西门、大观街等地专营砖瓦、石灰、河沙、水泥等建材商铺销售。
        龙头街集市随着砖瓦及日用陶器窑业生产的发展,带动农村经济的活力,呈现了集市贸易的兴旺繁荣的景象。据熟悉情况的当地老村民讲:在民国期间,龙头街集市每个街天成交粮食一万多斤,粮食产地多来自嵩明县的哨甸及从昆明转运外地销售。成交烧柴两三万斤。此外,每街上市大牲畜牛、马二十多匹(头),生猪三四百头,鲜猪、牛、羊肉一二十头,栗炭二十多挑及零星上市的小木枋、松板、元梁、椽子、蔬菜、陶器、铁竹木农具、百工工具等日用土杂商品。私营工商业也相应地兴旺,其中有酒房二户,油坊五户(其中最有名头的是祖籍江西的尚文宽家),汉族饭店二户,回族饭店二户,土杂铺八户,理发铺三户,茶铺四户,客店两家,油蜡纸火铺两家,缝衣店两家,修鞋上鞋两家,棺材铺一家,新式电机碾米一家,中西医私人诊所四家,铁匠两户及流动经营土杂、蔬菜的二十多家。每逢赶街上市的土布、纱帕、丝绵线、叮叮糖、荞糕、糕点、油炸糖食品等多数来自官渡的商贩。
        在抗日战争时期的1938年至1945年,由于躲避日寇飞机轰炸,沦陷区南迁的许多政府机关、科研机构,工厂(如入驻茨坝的“中央机器厂”)/学校(如“西南联大”的一些教授师生,以及昆明的“云大附中”也曾在1939年至1944年迁到龙头街弥陀寺内上课)。综上精英汇聚,对促进龙头街的文化教育以及工业和商业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影响,而且对集市贸易直接取到壮大繁荣的作用。
抗战胜利后,不久国共内战爆发,国民党政府为了大量扩充军备,搜刮民财,造成物资紧缺,通货膨胀,人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龙头街的集市贸易及乡镇工商业与全国一样陷入萧条破产的边缘。
        新中国建立初期,工农业生产处于恢复和发展阶段,那几年政府对集市贸易采取“管而不死,活而不乱”的方针,因而龙头街的集市贸易和私营工商业趋于稳定,砖瓦窑业的产、供、销很快纳入了国家经济建设发展计划管理轨道,烧窑用的柴逐步以煤代替,龙头街集市上烧柴销量开始大量减少,客观上缓解了对周边林木的砍伐。由此窑业工人的口粮纳入城镇人口定量。但龙头街的赶街日期仍按老街期进行。
        也许昆明人大多数不知道,解放初期,龙头街的山林田园风貌曾搬上银幕让全中国人民欣赏到。我还是听当地老人津津乐道的说:1955年,八一电影制片厂在龙头街拍摄故事片《山间铃响马帮来》中马帮下山的镜头。当时的村民、商贩因有的被聘为马帮赶马人鱼贯走下山林摄入影片。一提到此事,常让龙泉镇几代村民们感到颇为自豪。
        时光跨过1955年9月至1956年1月全国掀起“社会主义改造”高潮,由此“公私合营”成为开端必改的步骤。为相应党中央的号召,龙头街的私营工商业在当地政府和供销社的领导下,以及工商联的配合,纳入社会主义改造轨道,组织起来走合作化道路,组织成立了统一核算,自负盈亏的土杂合作商店一个,饮食茶社合作店一个,回族饭店一个,合作理发室一个,及代销户两户等。1958年各合作店及部分成员曾过渡到国营或供销社,实行统一核算,统一领导,统一管理。紧接“三年困难时期”,1961年贯彻党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又把已过渡到国营或供销社的原合作店成员再调整出来,重新组织成立统一核算,自负盈亏的集体所有制合作商店。此阶段由于国家政策不稳定,龙头街集市贸易有时开,有时关,赶街日期改为每逢五赶街,集市贸易较以前在商品品种、数量、成交额等方面有所减少。
        进入1966年至1976年“文革”期间,党和政府的国策受到干扰,使执行的“极左路线”更加严重,泛滥成灾,农村集市曾一度被视为资本主义尾巴去批判,去割除,因此工农业生产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对集市交易有时采取强行取缔,为此曾使龙头街发生过流血冲突,造成交通一度阻塞。由于极左的高压政策导致工农业产品少而流通不畅,集市贸易更趋萧条,人民生活必需品货源紧缺,价格、市场管理失控,投机违法的黑市交易反而盛行,龙头街周边的村民和机关、学校、工厂等居民的日常生活受到很大影响。
        “文革”结束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对农村经济政策的公报中指出:“社员自留地,家庭副业和集市贸易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必要补充部分,任何人不得乱加干涉”。由于党的方针路线正确,据我多方调查了解,向读者提供一些看似枯燥乏味的诸多交易内容数据,其实从中能窥探出那时期的物资、物价、经营项目、品种、数量、销售量、成交金额,以及各种交易的升降(新的货物产生并一时兴旺,失去利用价值的逐渐减退,甚至消亡),或倍增,或倍减的百分比变化。由这个小集市也可领悟国民经济的发展与社会的不断进步,而且更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如:1980年龙头街集市月平均成交3.58万元,其中粮食成交6478公斤,成交金额5540元,肉食禽蛋成交1470斤(当时鲜猪肉上市需持有三证:交猪证、税单、大队证明。还无个体买肉户),成交金额4551元,蔬菜成交52795公斤,金额8205元,烧柴成交32910公斤,金额2086元,生猪成交856头,金额11884元。由于又实行 “改革开放”的政策,仅才前十年贯彻落实了国家的各项经济政策,工农业及乡镇村民家庭副业生产有了很大的发展,产品产量成倍剧增,供求兴旺,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改善,生活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龙头街集市不仅合法存在,而且随着工农业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日益攀升而更加繁荣。到1987年龙头街集市平均月成交金额94919元,比1980年增长1.64倍,粮食成交18152公斤,比1980年增长1.8倍,成交金额13754元,比1980年增长1.48倍,肉食禽蛋成交6051公斤,增长3.11倍,成交金额26486元,增长3.12倍,蔬菜成交数量增长幅度不大,但价格上升,月平均成交量54788公斤,增长3.77%,成交额 16507元,增长1.01倍,烧柴成交10230公斤,只占80年的31.07%,成交金额987元,占47.31%,生猪成交680头(下降),只占80年的79.43%,价格上升,成交金额17518元,比80年增产47.4%;1988年1—8月平均月成交额174,541元,比80年增长3.87倍,其中粮食15168公斤,增长1.34倍,金额21444元,增长2.87倍,肉食10050公斤,增长5.83倍,金额63395元,增长13.93倍,蔬菜57500公斤,增长8.9%,金额33401元,增长3.07倍,烧柴22690公斤,只占80年的68.93%,金额4799元,增长1.3倍,生猪644头,只占80年的75.23%,金额24870元,增长1.09倍。为满足发展需求,街期改为每逢星期三、日赶街,频繁的集市交易,成交金额逐年上升。
        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个体商业户已有很大发展,仅金殿至黑龙潭的龙头街公路两旁已经迅猛增长了很多私营饮食、土杂、修理服务等行业的个体户上百家,每逢赶街天生意更是兴隆。由于国家政策好,集市贸易欣欣向荣,原来的公路两边的赶街场地及老镇、老街,已经适应不了交易不断膨胀的状况,经常造成交通堵塞,还不断发生事故。后经原官渡区政府深入调查,做出决定,由政府投资48万元,征用南边麦地村农田20亩,建设了龙头街农贸市场一个,使用面积约一万四千平米,1987年4月建成投入使用。共划分了粮食、生猪、家禽、烧柴、菜秧、蔬菜、肉食、竹器、干鲜果。百货五金等十来个交易场地。划行归市赶街群众绝大多数集中在场内交易,即解决了公路交通阻塞,又方便赶街群众购销,便于进行市场中心内外管理,真是一举多得,为将来的发展转变创造了一定条件。
        我记得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个夏季的星期三,我利用补休期间一大早跟随妻子与所在商业单位到龙头街“下乡服务”销售日用百货。我们乘着满载商品的市百货公大货车驶到80年代兴建的农贸市场门口停下,此时八点还差点,职工们七手八脚把所有货物搬进预留的固定摊位,挂上红布幅标就开张了。我帮妻子她们小组销售服装,我忙上忙下配货并积极地用电喇叭吆喝着生意。一会市场里人群不断涌来,越聚越多。整个集市内外拥挤不堪,快近中午已让赶集的人们挥汗如雨,虽然烈日当空,但买卖依然兴隆,摊位之间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一片喧嚣。我们摊位带来的商品也比较对口,故生意红火,下午五点还不到两车百货基本告罄,赚个盆溢钵满。但大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连我都没丁点空隙看一下龙头街那几年的变化。
        中国已改革开放四十年,城市发展速度日新月异。昆明才跨入2000年没多久,新昆明主城区的中轴线——北京路的北端已延伸到龙头街,并与新扩的沣源路相交。附近村民已无田地可耕种,完全步入城市化了。2019年2月,当我从昆明新闻媒体上再次得知政府为了建设富有文化含量的现代化的新龙泉镇,决定在本月坚决取缔龙头街集市的举措。 我顿时仍潜藏着极为矛盾的心态扶额咯噔一下,唉!从此昆明北市区唯一存留的见证农耕文明活化石的乡街子将永远消失。也许老昆明人都觉得有些惋惜消失的龙头集市,特别是对龙头街情有独钟的我,回忆儿时和亲友赶街的印象,倒是倍增怀旧之情。其实作为当今大城市周边的居民早已置身于发达的商业网中生活,对于还保留的传统赶街,并不是要买什么,或找不到地方交易什么。现如今农贸市场、大小超市在昆明城郊星罗棋布,一年365天,天天营业,甚至有的24小时为你服务。紧接又是电商网购和快递、外卖的迅猛崛起,各渠道的繁荣已不愁市民买卖需求,只有少部分才步入现代文明的城乡岁数大一些的居民对最后乡街子存有一些怀旧的情结;一种都市人很依恋又较难找到的乡土情趣留存心里均是可以理解的。问人们该不该关闭北市区最后的龙头街赶集日,也许多数人认为现在商品丰富多了,到处都可随时满足需求,关了也无大碍。关了可以还这里一个整洁畅通的观光旅游胜地,重生一个更有历史文化含量的生态环保的龙头新城;特别是让抗日战争时期一批文化名人的驻地将重放文化光芒,成为传承文化传统与现代文明的教育基地,那是惠及子孙后代的一件文化大事。
        2013年8月我从昆明电视台K—1套新闻看到龙泉镇棕皮营梁思成、林徽因及其它村名人故居修好开放并展示的镜头,我就即兴而往,那晓败兴而归。
        只见:龙泉镇周边环境还没治理好,金汁河堤上的古柏消失殆尽,河水浑浊,再无往日迷人景色。所属几村近几年兴建的钢精混凝土高楼房满目皆是,老旧民宅却被新楼房所淹没,可怜兮兮的窝藏在其间,仅占全镇建筑的10~15%。而且,令人遗憾的是老街和名人故居附近还有点脏乱差,各名人故居管理、保护、展示都还没有到位。有的破败不堪,还未抢救性修缮,有的虽修了一下,但长期关门闭户,让你不得观其全貌,一睹真容。
        我认为龙头街靠近松花坝水库及牛栏江引水流经区,与保护昆明的母亲河和母亲湖的源头环境有关;加上周边又有几个古老的龙潭泉水为呵护其永不枯竭,就更应该为涵养水源而多植树造林,恢复其古老植被。在相关计划中尽快配套保护,恢复与龙头街为依托的龙泉古镇。最近又得悉还将在这一带兴建一片规模宏大的“中国植物博物馆”。再说龙头街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具有丰富的(很高的)人文价值,值得建成观光旅游休闲区。她位于昆明北部崇山峻岭之下,龙头村村头山林就像一个龙头,为昆明主城区的龙脉所在。山下有盘龙江、金汁河蜿蜒向南而去。西北有临近的名胜——黑龙潭,喷涌千万年不竭的清纯泉水滋润着唐梅、宋柏、明茶;东南又有全国体量最大的国家级文物——金殿(铜铸殿)胜地的鸣凤山相依偎。这里不仅有数千年的农耕文明使其闻名遐迩,更因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日寇敌机难于轰炸的天然屏障。南迁昆明的“西南联大”等一大批历史文化名人及其一批国家重要的科研文化机构,先后驻扎在龙头街,一时间“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使龙头街名声大震,万人仰慕。所以这里自古以来可说是“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
        现市民只好耐心期盼着市政府规划恢复好龙泉镇古貌,龙头街古色。原样修复历史文化遗迹的重现也不再是梦想。近几年已能看到多股飞瀑流动的山水奇景,犹如自然天成,而且瀑布周边高楼与别墅错落有致,园林绿化环境较美,让龙泉古镇真正“龙抬头,扬眉吐水”,造福子孙。到龙泉古镇规划完善,就可以在这里逛古镇乡街,品特色小吃。饱享山林的“负离子氧吧”,重温“茶马古道”,体验“山间铃响马帮来”的美妙场景;追寻老昆明人童年的记忆。若有雅兴者还可在几村探访近代先贤故居,瞻仰追思他们的人品和光芒四射的求知求真精神,以及进一步了解他们的才华对国家和社会所做出的贡献。

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也就是七夕节这天,我在政府宣布关闭集市两年多的龙头街拍下以下这些照片的。

“盘龙区文物保护建筑”挂牌保护的1084号老建筑。

龙头村300号挂牌保护的李绍轩老屋外部状况

李绍轩老宅院内

龙头街的枯树老屋

龙头村残留的老街景象

引自来华美军摄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金汁河某河段老照:这是由田野走上金汁河堤的斜坡处面貌,只见河两岸堤上古柏森深。

挂牌保护的老建筑

网友评论

1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小埋 0

老屋瓦片上面的青草,别有一番味道

  • 大卫  : 谢谢您的观帖和独到的点评!

    0

03月28日 09:58

保温杯 0

涨知识了,受教受教

  • 大卫  : 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共同提高。谢谢您的观帖和赞誉!

    0

03月14日 13:42

clzg_5acc26d9f3838 0

又是一篇图文并茂精彩讲述昆明龙头街悠久历史故事的好帖子。叙述生动而又真实,知识点面较多,内容丰富,而且好些内容具有一定史料价值,让读者看了受益匪浅。

  • 大卫  : 谢谢您的观帖和点评!

    0

03月09日 13:39

韦嘉萍 0

记录翔实

  • 大卫  : 谢谢您的点赞和点评!

    0

03月07日 22:59

糊涂 0

冒失了 街的功能超市取代不了

  • 大卫  : 老师说得对,只是龙头街早几年已被现代都市包围。由此,自由农贸集市若还在城区存在就不太适合城市的管理和发展。其实农村生活的民众根本离不开这种物资包罗万象的集市交易,如他们要在街上靠买卖互换交易物品,这种条件只有在集市上才易完成。如农具、秧苗、种子、家居杂项日用等都必须在集市才能满足购物需求。还如城市中老年居民有时想买点针头线脑以及家居日常用品配件一般只有到这类乡村集市里才能寻觅到……谢谢老师对此帖的关注和点评!我同意您的观点:集市的有些优势和特点其他新形式的交易取代不了。

    0

03月07日 06:51

李浅川 1

学习了

  • 大卫  : 谢谢您的观帖和点赞!我们互相学习,共同提高。

    0

03月06日 18:47

文笔塔 1

敢问大卫老师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03月06日 14:50

电信宽带 1

好久都没有去了,真是很怀念。

03月06日 12:14

红袖添香 0

又是一篇图文并茂精彩讲述昆明龙头街悠久历史故事的好帖子。叙述生动而又真实,知识点面较多,内容丰富,而且好些内容具有一定史料价值,让读者看了受益匪浅。

03月05日 15:0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