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尽的想念

读完了萧红的《呼兰河传》,我想起了我的爷爷。

我的童年基本也是和爷爷奶奶一起渡过的,那时候父母在忙些什么,我不曾追问。爷爷家也有一个还算大的后花园,就在房子的右边,且和小巷的街道平行。和年幼的萧红不同的是,我来到爷爷家住时,最小也有八岁了。那是该玩也会玩,该懂的也都还是懂了的年龄。所以后花园多细小的地方我也就没花多大心思去幻想了。再者,爷爷家的后花园没隔几年就也变成了砖瓦房屋出租售卖了。

虽说现在的记忆还有,却总没有当自己身处那里时的强烈了。

幸好爷爷的形象是无论多少年都依然清晰的。

在旧社会,爷爷家算是地主。这房子当然也跟老祖父他们那辈人脱不了干系。房子还算协调,这其中抛开一开始的砖瓦建筑技巧,恐怕也不能略去的是爷爷精心的呵护。爷爷是个教师,一生勤勤恳恳桃李满天下。他对生活的态度虽然在那时我并没有想过,现在想想,也确实是个安于本分的乐观的态度。爷爷一生脱离不了两件东西,一个是毛笔,一个就是书。我们全家人之所以有文艺的气息,爷爷这边是贡献了很大的力量。我从五岁起就拿起来毛笔,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的,就像晚上睡在爷爷怀里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的一直睡到我也老了 一样,只要爷爷一说要做的事,就一心只是去做就是了。开始写出的毛笔字几乎跟画出来的没两样,但爷爷还是一个劲儿的点头,观察着每天我的一些小小的进步。当时摆笔墨纸砚的是一张暗黄的大方桌,至今还放在我的家里,不过已经是放满了一些药品,一点儿没有了十几年前墨水和宣纸的香味了。

喜欢书,这一点对于一个教师来说,理所当然不过。最让我敬佩的是,爷爷对于文字的喜爱,犹如天生抓阄的时候,爷爷抓的就是书本。每次爷爷上街的时候,看到有广告牌子,也会不经意念出声来,嘴里还说着"这字怎么样,那字怎么样,这字哪一横写得长了,那字哪一竖写得过于僵硬了"。

爷爷很尊重自己的职业,并且全力以赴的努力着,对学生或同事都热情亲切。学生叫他投稿书法作品,他就花了好长时间一个人在书房里练习,为此还特意请刻章的伙计刻了好几个模样不同的写着自己名字的章。这些都是我小的时候拿来玩的玩具,后来才知道这是不能玩的。爷爷的苦心终于没有白费,没过多久就从招募单位寄来了爷爷获奖的消息,还说明了爷爷的作品具体展览的地点和时间,我和爷爷就兴奋的去了。

是的,爷爷喜欢被认可。包括他对我的期望。他用了很多的精力在我头上,常常摸着我的头说:"璠璠最懂得疼爱爷爷,爷爷教的毛笔字,璠璠写得最好。"

在接着,就是"拔罗卜头"的事。我每次和爷爷见面,还在老远就跑过来抱着爷爷的腿,紧紧的不放,小小的个子一抬头看见高大的爷爷,一时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爷爷总是笑着双手抱着我的头,一面使劲的向上提,提到我的双脚腾了空,他就一面地说"拔萝卜头,拔罗卜头。"其实当时我是真信了这话,以为只要给爷爷拔一拔,就算不吃饭,也是可以长到爸爸那么高的。所以就也不管疼不疼,就一个念头,快快长高。

爷爷不很会做饭,他专心的读书写字,不免会引来奶奶的几句牢骚。不过听听就是过了的,爷爷继续着他笔下的世界,继续着,为了一家老小,习惯着他的付出,仿佛已经不畏惧岁月的流逝和其它周围社会的荒凉,爷爷就住在这房子里,穿着衣角微微发黄的深蓝中山装,走起路来很精神,若是到了雨季,一双黑色的大水鞋似乎也配合着整个人的身躯,从来不单调也从来不寂寞。

提起水鞋,在下大雨的时候,爷爷家门口的洼地就积起来了很深的水,足以到爷爷的膝盖那样深。我们几个小孩出去时没下雨,回来时就回不来了,硬要扯大嗓门就大街的街口就喊着爷爷。不过几分钟,爷爷就穿着他的大水鞋走过来把我们一个一个地背回去。那双大大的水鞋现在想想当时穿在爷爷的脚上也还在是很大的,像是除了鞋子和脚以外还可以放下其它的很多东西。总之,那是一双很结实的鞋,我那时也试着穿过,去踏水,去走很远的路,觉得听着那空洞的声音瞬间以为自己也成了一位知识渊博的老者。虽然这鞋跟什么知不知识的真的没有很多关系。

那时市面上还有小孩子穿的小水鞋。但我偏爱爷爷的那双。

每个寒假暑假我就整日的耗在了爷爷家,要不就到院子中去逮两只绿色的蜻蜓压在大字典里做标本,要不就折几只月季插在自己用药瓶做的花瓶里,要不就跑去墙角,挖一下土,把吃剩的西瓜子种在里面,至于长得出长不出真的西瓜来,仿佛那时的我也就一心想把籽种了下去,其它的也都没好好想想。要不我就干脆在爷爷的摇椅上睡一觉,在傍晚 的时候睡,睡醒了天黑了,就总以为是第二天一大清早了。可是每次醒来,身上会多了一条小毛毯。这小毛毯我也是记忆犹深的,棕白色,不怎么厚,但实在暖和,还是爷爷六十岁时当地教育局送的。这些不变的东西我是记得的,也许它们早就跟随了新的主人,也许已经不再用了。

我记得是因为它们都存在着爷爷的温度,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

爷爷的气味是带着几丝墨水和陈旧的,以前还带有一身烟味。因为爷爷在退休之前是会抽烟的,而且隐还很大。很多人劝说过都没用,爷爷总说"烟虽然贵,但是可以让我更清楚的想事。"这是爷爷喜欢抽烟的借口,谁都知道,但又好像都接受了这样借口,好像心里总在说:"哎,给他抽吧,平时也够累的,是男的哪个不抽烟。"而我却是不懂的了,有一次我放学回来,看见爷爷正一个人在门口抽烟。我立刻跑上去拉着爷爷的衣角说:"爷爷,我们老师说吸烟有害身体健康。"

从此以后,不知怎的,爷爷真的不抽烟了。

如果他一直是在等我说的这句话才不抽,那我真的应该早点说出来。

其它的一时说不尽了。

不是没有,是说不尽了。

心中只是无限的想念。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文笔塔 7 0

在文学作品中描写或者是表达思念的作品,无论是创作的历史或者是创作的作者,都是太多太多了,但此篇文章所描写的对爷爷的思念,从萧红的呼兰河,过渡到老宅却又把笔峰突然一转到爷爷身上,然后再把众多令人思念的往事一件件地写出来。这样的方式可以看出作者在运用文字上的功力与技巧的高明。这就是我推荐大家阅读此篇文章的原因。

04月18日 11:01

多雨之秋 3 0

对亲人的思念是一种最朴实细腻的情感,这篇文章通过写萧红的呼兰河传来联想自己的经历的手法是我特别欣赏的,通过一篇文章,联想起一种爱,一份情,愿你细腻的文笔能够祝你一臂之力

  • 多雨之秋 回复@ 乐璠  : 没事儿,这也是我随手写下来的阅读体会,还得多多向各位老师学习写作的经验

    2019-03-08 20:56 0

  • 乐璠  : 谢谢您的细心品读也谢谢你的喜欢!

    2019-03-08 20:54 0

03月08日 20:4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