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记忆21——东山那个塔(原创)

          1966年春节后,父亲抽空到昆钢,接上我和妹妹,连带奶奶,大爹家长女来存姐姐,一行五人回到文山,奶奶如愿以偿地带起了大孙子,来存姐姐带妹妹。大孙子的来到,奶奶不记得跟媳妇吵过、闹过,写过一纸休书,家里平静无波。“终归一家人,哪有那么多计较。”有功之臣母亲少有的大度。         

奶奶他们到来的第二天,母亲拎了一扇排骨回家犒劳,哪里见过如此饕餮敕造,全家人吃得唇齿留香,津津有味,够气魄。职业优势,想吃猪肝、腰花,分分钟的事,母亲下班就买回来。

奶奶们到来,母亲只消把吃的买回来,不用带娃,不用煮饭,不用洗碗,下班回来吃现成。胡嬢嬢那里打球,总叫上母亲,她们从学校一路打到单位,成为很好的球友搭档,哪里像三个小孩当妈的样子,日子过得舒坦、洒脱,用母亲的话讲,那叫出钱买享受。

         当时,家里也没什么远虑之事,主要抚养娃娃,全家人吃得饱饱的就OK,每月工资刚刚够开销。

         

31日,我插班进入州实验小学学前班读下学期。每天穿过幼儿时被母亲文师同学抱着经常出入电影院前的草场,仰望着东风路上高大笔直的银桦树,树上开着串串橘黄色花蕊,有男生抬着竹竿打下串花,舔舐花蕊上的花蜜。偶尔,我也得到一串花蕊过过嘴瘾,甜丝丝,地上撒得花尸满处,然后回家。银桦树的串花果实为黑色,没有半点喜感。

银桦树互生似针状叶,干枯飘落,捡拾回家是极佳的燃火材料,顺手拣燃材,成为我日后的习惯性动作。能帮到家里一把树叶子引火,会觉得在这个家里是个有用的人。从昆钢回来,感觉自己俨然成了墙角那株努力挣扎出来的小草,企盼受到家人的关注。

 

          最喜欢学校后面那条雾气朦胧的盘龙河。河上的吊桥,常入梦似虚幻境,亦真亦假难辨清。开春季,沸沸扬扬的花絮漂浮于河面上,随之开出貌似小雀的串花,在微风中摇曳,很招人。后来长大,读到“数村木落芦花碎,几树枫杨红叶坠”,才知河岸边是那朴实、力争向上,却柳垂风摆的枫杨树。

学校后面小门出去,一条晃晃悠悠的吊桥,静寂地连接河水两岸。如果不是班上组织活动,小门一般不开放。一次美术课,班里组织爬东山坡,从吊桥上蹒跚而过,那是我第一次上吊桥,怕掉到河里,后来居然喜欢轻轻摇摆的玄妙,有网友晒出当年云霭缭绕中的吊桥,不由追忆起很多当时晃荡的感觉。

山坡坡头,艳阳高照,漫山遍野的砾石层处,开著的小花格外惹眼,忍不住扯几枝拿在手上,发觉臭臭的,老师说那是臭菊花。臭菊花又名万寿菊,不用“待到秋风泛来时”,只要有雨水,也能“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是我第一次认识臭菊花。据说它可以防止害虫和部分病菌的侵袭,也可以泡茶喝,华性极寒,可以清内热解表,但没有喝过。

那天爬完东山坡回到课堂上,老师让画一幅画。一条大河,河面上一吊桥,桥对面东山坡,坡上开著些小花,还有四脚四手爬山的小人儿,天空灿阳金光四射。那幅画,得老师表扬,作为范本贴到教室后面墙上很久,至今仍记得画中内容,稚气十足的一幅风情画。

学校老师,唯一记得一位穿黑色薄套衫凸显身材,齐腰披着一头长长乌黑秀发,姓马的女老师。每次见到她,痴痴着迷,原来爱美不分年龄,男女相宜的。据说马老师与军嫂也是有些缘分。

 

时隔五十年的2018730日,我们自驾车进入文山,从东山坡入城,远远瞥见左前方侧一座高高叠起的宝塔,那么醒目。疑惑记忆里是否发生错愕,彼地当此处张冠李戴了。

当年爬东山坡,除了山石砾,野草,臭菊花,炎炎烈日当头,脚下的盘龙河,文山老城区那条两边高大挺拔的银桦树,哪里有什么塔?

“那是文笔塔。”母亲的老朋友郑阿姨解释。

“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小时候还爬过东山坡呐?”

“那是后来重建的,老部队在时候没有呐。”

重建?意味着从前就有,而且古老,这无疑勾起我那颗蠢蠢欲动的好奇心。百度资料显示,建塔的初衷,有人说是为了镇妖降魔,平息水患因为据史志记载,清朝以来,文山水患频发,建塔是为了平水灾,保平安。文笔塔最初建于康熙年间,叫拱翼学宫,曾有"雁塔秋风"之说,是文山旧时的一道独特景观,为文山旧八景之一。

旧塔高七层,计五丈八尺为19.33米,镶嵌有楹联"双桂争奇,铁画银钩探月窟;一江横影,层峦叠嶂蹑天根",非常形象地概括了文山的地理地貌。

此塔历经风雨剥蚀,塔身渐次垮塌。抗战中期(1944年),日寇进逼滇东南,国民党第九集团军在东山修筑防御工事,残塔全部拆除。

文山建州后,州县历任党政领导多有复塔重建之意。1983年文山县城市建“总体规划”扩为“东山公园”1997年重建新塔工程全面启动,历时一年,于1998年3月底修建而成。

1944年至1998年,54年过去,文笔塔的失而复建,历经无数岁月磨砺与沧桑。作为一处地标建筑,大有紫气东来的迹象,文山我爱你!

 

          时值东风路两边银桦树杆上,钉制了很多专栏,专栏上贴着很多大字报,大人们无声无息地认真浏览每一版大字报,小孩子们百无禁忌地在大字报专栏下追来打去。那天, 活该我手欠,不知怎么着,手里的发夹一下划伤旁边男孩的左眉,鲜血哗啦流得满面,吓得我躲在母亲后面不知所措。母亲害怕得一个劲地向男孩旁边的男人赔礼道歉,男人谦让地:“不碍事,不碍事。”马上掏出手帕给男孩包扎,领着男孩快步走掉。

后来,母亲从一起去看大字报的同事那里得到消息,男孩的父亲那天正被批斗着,男人估计是过来看大字报的秘书。

“如果那天男孩的父亲不是正在被批斗,你就闯大祸了。人家没怪我们,只认为是小孩子在一起打架而已。你从小就惹事,无法无天。”母亲一向指责我的不是,让我觉得自己是个不可调教的闯祸魔王,不论挨打挨骂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毫无反抗的理由。    再后来,母亲还得知,刚工作在杂货店上班来买东西不用付钱的那位贵妇的男人也被斗得死去活来,女的下放到猪场喂猪,真乃世事无常。(待发)


@秋月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冬林 0

梦里有塔便是塔啦……

03月28日 12:55

文笔塔 0

我是文笔塔。

03月27日 20:52

小黑兔 0

以前我外婆家住在文笔塔旁边,后来把房子卖了,我记忆里还有那个东山坡,还有那个文笔塔。

  • 小黑兔 回复@ 文笔塔  : 我外婆家在东山坡,文笔塔旁边。文笔塔老师,我没有吹!

    0

  • 文笔塔  : 别吹了,文笔塔边从来没有民房。只有官邸

    0

03月26日 20:56

管文华 0

学习了

03月26日 07:1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