鹃啼五夜哭箫寒,鹤唳三更忆晓笛——祭师友箫寒

鹃啼五夜哭箫寒,鹤唳三更忆晓笛

——祭师友箫寒

黑马子建

 

昨天晚上九点半,各班教室巡查一转回到办公室,“读书铺”群里多条信息弹出。一看,是谢小鱼发了一条炸群消息:“今天下午1557分,我们敬爱的箫老,因腹股动脉破裂,抢救无效于昆华医院逝世。”群里好友们谁都不信,纷纷质疑,继而致哀,继而沉寂。翻阅朋友圈,已陆续有好友发出了箫老辞世的噩耗。

宁静春夜,晴天霹雳!这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朋友们想不到,我更觉得突然,我所尊敬的兄长、师友,“掌阅富民”的老作者、老朋友,一向精神矍铄,开朗活泼的箫老,上周六还和我们一起在富民明溪苑泡澡赏花的箫老,星期一还在《春城晚报》发表文章回忆滇川古道的箫老,上午还和我们在群里愉快聊天的箫老,怎么突然间就离世了呢?


箫老笔名箫寒,本名韩晓笛,原籍河南, 1955年出生于昆明。箫老青年时期在昭通大关县做过知青,后来招工回昆明,一直在食品公司(现昆明食品集团)工作。前两年退休后,返聘回原单位工作直到昨天。

多年前,就常在《春城晚报》、《都市时报》上看到“箫寒”这个名字,遗憾未曾谋面。初识箫老,是在2012年“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的年会活动现场。记得是在大观公园,过道边,彩龙社区与《都市时报》副刊“风花雪月”开展的“寻找风花雪月老作者”活动展板上,老作者箫寒的照片和发表文章的版面赫然陈列着。颁奖时,随着主持人宣布“有请优秀版主箫寒上台领奖”,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大步流星地踏上领奖台,面容和蔼,眼睛虽稍小但炯炯有神。这就是箫寒,“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知名网友,“昆滇发展、昆滇往事”版主。随着在“彩龙社区”混了多年,我对箫老的了解逐渐加深。作为一位老昆明人,他对昆明、对母亲湖滇池爱之深,在彩龙社区是人所共知的。2008年以来,他与其他彩龙网友一道共同关注滇池治理,开始了“走马观水·关注滇池”的行动。几年的时间,走遍了滇池周边及流入滇池的35条河道,在观察滇池治理及污染变化情况的同时,写出了数万字的考察文字,组织网友在论坛上展开讨论。大量有关对滇池污染的曝光帖文曾引起过时任市委书记、市长等河长领导的高度重视,部分帖文被省内外各大网站和报刊转载。其身影和事迹,多次出现在省市电视台甚至中央电视台有关滇池治理的专题节目中。2014年,全国“江河卫士”评选活动进行网友评选,箫老作为云南本土人文地理专家、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明星版主进入云南省前4名,并入围全国的61名。2015年获昆明市滇池保护治理促进会、昆明市滇管局授予的“守护滇池”荣誉称号。凭借其对“网络监督促滇池治理”的执着,箫老成为滇池治理工作中的“平民之星”。


箫老还是一个勤奋的作家。自2012年起,我和他就同在《都市时报》副刊QQ群、微信群这么多年。从日常生活、工作、聊天中,从他的文字中,我知道他虽然出生于五十年代,长我十多岁,但电脑技术娴熟,早就用电脑写作、投稿了。而且2008年彩龙社区前身“彩龙中国”刚上线,他就成为会员,2009年起担任版主,连续10年获评“优秀版主”称号。他的大量作品就发在了论坛里。自上世纪90年前后开始,就在《云南日报》、《春城晚报》、《昆明日报》、《都市时报》、《杂文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大量散文杂文。多年前就已是昆明市作家协会会员,2017年加入云南省作家协会。作为在昆明出生、成长并工作几十年的老昆明,他的写作始终着眼于昆明的人文历史、民俗风情。在他的笔下,老昆明的历史掌故、街头巷尾、传统小吃、民俗俚语等等一一道来,活灵活现。尤其是他的“老昆明方言手记”系列几十篇文章,更是融昆明方言俗语与个人体验为一炉,堪称老昆明风土民俗的缩微辞典。其散文随笔,不仅见诸于报刊网络,而且还获得了第四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佳作奖等多种奖项。


箫老对富民是很有感情的。这不仅体现在文章中对多年前肉食采购时赶着牛羊途经、投宿富民的回忆,更体现在近几年来对富民宣传方面做出的积极贡献。

说起来,箫老还是由我介绍到富民自媒体“掌阅富民”团队的。几年来,作为富民县最有担当的民间媒体,掌阅富民在富民县宣传方面作出的贡献有目共睹。但富民本地作者积极性不够高,而且结构单一。应负责人请求,近几年来,我召集以箫寒为首的一班昆明文友,参加了掌阅富民组织的专题采风活动。我一约,箫老非常支持,每次都积极负责组织协调昆明文友的人员、车辆等事宜,放弃周末休息,亲自驾车率领团队不辞辛劳赶赴富民。除一次因和其他活动时间冲突未参加外,箫老和掌阅富民团队一起,足迹几乎踏遍了富民的山山水水,远到东村小松园、柿花箐、菖蒲箐、杜朗,款庄魁阁、白龙寺、紫虚观、过水洞,罗免者北街、石板沟,赤鹫东山学舍、望海山羊神庙,近到永定大营白石岩、九峰山、觉海寺、灵芝寺、总督山神庙。每次采风,箫老都认真观察、采访、拍照,回家后迅速写出文章,配好图片。一篇篇图文并茂的文章陆续在掌阅富民或省市报刊和昆明信息港发表。箫老和其他文友的这些文章,对富民的樱桃、杨梅、苹果、冬桃、草莓等特色林果采摘的对外宣传,起到了非常积极的推动作用。

在这些活动中,箫老和富民,和掌阅富民作者,和富民文友也积下了深情厚谊。他他长者一般的宽厚,老顽童似的、积极向上的乐观,他和蔼可亲、乐于助人的善良,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赞誉。我记忆最深的是去年,文友们偶有在《春城晚报》副刊上发表作品,箫老总会主动问对方需不需要找份样报。整个富民县没有一份《春城晚报》,我在报上发表的十多篇文章,不用我自己请托,箫老每次都从单位帮我找好两份样报,托人转交给我。富民其他文友有发表的,他也主动找好。群里有谁发表作品了,大家报个喜,然后作者发红包庆贺,箫老去年发表了十多篇,每次都主动发红包共享喜悦。有时说到出书,箫老也由此心愿和计划,大家都很期待箫老大作出版。


最后一次见到箫老,就在上周六,我们一起到明溪苑,踏访滇川古道三村段,寻访徐霞客和其他先贤的足迹。箫老仍和以前一样俊朗,谈笑风生。周日,他就写好了一篇关于富民古道的记忆,星期一发表于《春城晚报》副刊。其实昨天上午,他还在群里和快乐地大家聊天。

周二晚上,我在家审校《富民文艺》小样,读到箫老的《东村散文三题》。今早交印刷厂人员时,我怀着说不出的沉痛,笔尖颤抖着,在“箫寒”这个作者姓名上加了一个框。箫老看不到刊有他的作品的新一期刊物了,而且他的这笔稿费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发了。


鹃啼五夜哭箫寒,

鹤唳三更忆晓笛。

天有不测,人生无常。惊闻噩耗,音容犹在。

写此文时,晴了多日的富民天空,竟然飘了几滴细雨。我想,这雨滴一定是咸的,是老天为箫老流的苦泪。

愿天国也有箫老一展笔墨的地方,完成他的遗愿。


网友评论

1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糊涂老马 7 0

欣赏中,分享了,向箫老的在天之灵默哀、鞠躬、致敬!箫老一路走好……

05月07日 20:09

04月01日 00:42

张稼文 6 0

缅怀箫老!

03月31日 20:17

慕容晨曦 4 0

缅怀萧老。

03月29日 23:15

小憨家妈 4 0

箫老,一路走好

03月29日 05:18

03月29日 03:35

03月28日 23:38

杨柳 7 0

难舍箫老

03月28日 18:45

03月28日 16:38

涯夏 7 0

看完太难受了。

03月28日 16:34

03月28日 14:57

文笔塔 8 0

让赏阅富民组织大家帮箫老完成出书的遗愿吧!

03月28日 14:05

左笔走 1 0

情深深叙旧友情,意切切表缅怀思!

03月28日 12:57

糊涂老马 7 0

真情实感!向好友箫寒君的在天之灵默哀、鞠躬、致敬!
箫寒君一路走好……
亲友们节哀顺变……

03月28日 12:26

李存梅 7 0

情真意切的祭文

03月28日 12:1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