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故事,没有散场

谢小鱼 4220 2019.03.29

涛哥半夜微信我:小鱼,为箫老写点什么吧,我们明天发。
我说,我写不出来。

嘿。在微信群和朋友圈第一个发布箫老过世消息的人,到了今天,仍是一篇完整的文章都有没写出来。


是,我写东西很快。

例如古龙逝世三十年,国豪在群里征专题稿,我交稿之前优盘崩掉,凭记忆再写,准时交稿。例如黄易与金庸的纪念文章,前者我看到新闻午休时站在18楼的楼道里完成;后者我吃完饭用晚锻炼的时间趴在沙发里结束,都挺快。出去采风或参加活动的文章更不用说了,人还没到家,“作业”已写好。

但您知道,我也有慢的时候吗?很慢、很慢,很慢。
编辑约稿,让把我觉得最好的文章发给他,我发了《写给在天堂的父亲》。这篇文章三千字不到,但距我父亲离开,到最终完稿,前前后后有十年的时间。后来母亲也不在了,《父母的爱情》在草稿箱,躺了三年的时间,如今还在草稿箱。
我是一个执拗的人。执拗地对朋友好,执拗地记住别人的好,执拗地记得经历的一切。
我同时也是一个矛盾的人。一面自卑,一面骄傲,一面懦弱,一面狂妄。一念敏感,一念迟钝。

那天晚上加班,办公室的同事走光了,我有些害怕,从里面把门锁了。发了个图给朋友,朋友爆笑,没想到胆大包天的小鱼也有这么怂的时候。

收到笨师发来的消息,我不相信。打通“左笔走”老师的电话,说我要去医院,我才不要听你们说什么,周末还跟我在富民玩跷跷板泡温泉的人,你们说不在就不在了?

眼见,为实。

最终,因为箫老的家属都回家了,我又不是直系亲属,没有看成。打电话给朋友,他知道我决定晚上一个人冲到医院说,原来这么怂的小鱼,也有胆大的时候。

我不敢想。不用想,脑海里都是他老人家笑容满面地说:谢小鱼谢小鱼……是了嘛是了嘛。又宽容,又豁达。
我不敢回微信,那么多人问到底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就是个骗子该多好,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话,你们都不要相信。
我不敢接电话,电话接通了,彼此说不出话,只听得见长一声短一声的叹息与哽咽,那是一种压抑着痛苦的煎熬。
我也不知道怎么写。泪水不断涌出来,擦去旧的眼泪,又有新的眼泪,视线一直没有清晰过。

叫我如何下得去笔。

相识至今,见过无数面,聊过无数天,走过富民山山水水,从未想过有离别的一天。

相识至今,无论是生活还是写作,甚至工作,都会向他求教取经。是长辈,是朋友,更是亲人。

昨天,我肿着眼睛走过海埂,往日一起参观大坝的情景历历在目;我肿着眼睛参加公司会议,善良的同事没有人怪罪我红肿的双眼,和突然之间闪过的泪光。

不是所有的伤心,都说得出口,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结尾。写箫老那篇文章,不知什么何时才能完成,料想他不会怪我的,相识那么久,他就没有怪过任何人,也没与任何人结过怨。

天上人间,我相信共振的灵魂终归会相聚一方,读书,写作,弹琴,放声歌唱。

我们的故事,没有结局,永不散场!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谢小鱼 0

众朋友送别老爷子,摄影师喊一,二,三!我们留一张微笑的照片,纪念他老人家。我也很努力地笑了,但是,没有成功。抱歉了老爷子。咱们下辈子再见。

04月13日 12:43

谢小鱼 0

和老爷子玩跷跷板,还埋怨他暴露我体重……

04月13日 12:40

雅兰 0

谢小鱼,我真想一把掐了你。我好不容易调整好了一点点,又把我惹得掉眼泪。

  • 谢小鱼  : 好了,说不掉,就不掉了。要乖。

    2019-04-05 07:12 0

03月30日 08:00

以婉 0

我几乎同时和你知道这件事情 走在三亚的大街上哭着找不到回去的路 不相信、愤怒又慌张

  • 谢小鱼  : 我抱抱你。

    2019-04-05 07:11 0

03月29日 17:2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