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蛋的婚事(2)

,就一直追随身后,为阿p物色配偶,寻找资源,挣些烟钱,混口饭吃。

酒酣耳热,俩人说起正题了,二流子说,都是一个乡村人,不能忽悠狗蛋,得好好地给狗蛋找个正儿八经的女人。阿p看了二流子一眼说,难道你手上有货?二流子想了想,忽地拍了拍脑袋说,我怎么就忘了呢,有一个人,我小姨子啊,也三十多岁的人了,高不成低不就的,拖到现在还没结婚呢。就狗蛋这生活条件我小姨子肯定满意。阿p又紧追着问,有把握吗?二流子说,这就要看嘴上功夫了,我试试吧。

酒足饭饱,阿p跟狗蛋娘儿俩告辞,临走时答复说,这事儿你们放心吧,就在家等着好消息。狗蛋娘不胜感激,又在每人口袋里塞了一包烟,阿p两人这才心满意足离开。

阿p等人走后,狗蛋娘对狗蛋说,儿呀,俗语说得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多一个媒人多一个希望,我看这两人都是个二流子,做事不靠谱,过两天咱们还是找找柳村的老媒人王婆婆,求她来做媒。狗蛋”嗯”的一声说,先等等吧,阿p不是允着咱了吗,看看再说吧。

过了几天,阿p俩人终于捎话来了,说,有希望了,过两天阿p要带狗蛋去二流子的小姨子家相亲,人家答应这事情,女方家特别提出要看看狗蛋的人品长相。听到这话,狗蛋娘儿俩自然欢喜,最后狗蛋娘儿俩和阿p达成一致协议,此去路费吃喝费用都由狗蛋家自付,事成之后,(指双方满意直至结婚),阿p收取中介费。由于路途较远,为省些费用,二流子就不同前往,狗蛋娘儿俩满口答应。

过老几天,狗蛋在他娘的千叮咛万嘱咐之下和阿p出发了,此去大概过了半个月,狗蛋和阿p果然带着一个女人出现在村口的公交停车站,,狗蛋娘接到电话后早已在村口等了半天了,狗蛋见了娘就兴奋的喊道,娘,我把媳妇儿带回来了,狗蛋娘看在眼里,乐得合不拢嘴。

狗蛋那个对象村里人都管她叫阿花,阿花长相一般,刚来时住她姐家,但过了几天就直接搬到狗蛋家,和狗蛋娘住在一起,阿花为人大方活泼而且也很勤快,没过多久就和村里的小姑娘大媳妇的打成一片,狗蛋娘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村里人也都说,阿花配狗蛋,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从阿花来后,二流子经常过来和狗蛋拉家常,吃烟喝茶,还常常跟狗蛋说,以后咱们就是连襟了,都是一家人了。临走时,不是拿包茶叶就是捎包烟回去,狗蛋叫苦不迭,却又不便发作,心里却骂道,我狗蛋怎么会扯上这样的狗屁连襟啊!

自从阿花来到后,狗蛋家可热闹了,除了二流子夫妇经常来外,阿p也经常来看看,问寒问暖,

村里小姑娘大媳妇的没事也经常串门过来看看阿花,聊聊天扯扯家常,气氛很是活跃,狗蛋更是精神气爽,红光满面,说话底气十足,象换了个人似的。

狗蛋娘则象年轻了十来岁似的~精神多了,逢人就夸阿花如何如何孝敬老人,如何如何会待人处事等等,久而久之,狗蛋家的一些亲情交往狗蛋娘就让阿花出面,以示代表。这还不算,为了方便居住,砍断个别人的一些闲言闲语,她还几次催促阿p,二流子夫妇,让阿花尽快完婚,名正言顺的做个儿媳妇。

在阿p等人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阿花终于同意了,婚姻就定在元旦,寓意新的一年,新的美好,新的生活,并提出要体体面面的,热热闹闹的,家具,彩电购买等等也要面面俱到,狗蛋娘儿俩满口答应,并说,按我们这里的普通条件,结婚的钱都给准备了,并答应,家具式样,彩电品牌等等都由你挑选,钱也由你支配使用,阿花这才满意的笑了。

眼看元旦快到了,狗蛋娘儿俩商量决定先办理些嫁妆,于是雇了辆车,又到银行取出八万多块钱交给阿花,一伙人说说笑笑,热热闹闹的去市里置办嫁妆了。

谁知这伙人去了三个多小时就回来了,个个骂骂咧咧,垂头丧气,狗蛋几乎是哭丧着脸对他娘说出了缘由:阿花在商场借上厕所的空间带着钱偷跑了,原先都以为她去厕所回来可能是迷路了,可是等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见她回来,于是大家又在大街小巷分头寻找,仍无结果,打电话也无法接通,才知道她偷跑了。

狗蛋娘气得脸色铁青,骂到,这是个蓄谋已久,深藏不露的贼啊!只可惜我狗蛋娘瞎了眼没看出她来……大家也替狗蛋娘儿俩惋惜,对阿花表示憎恨,都纷纷建议说,还是报警吧,把钱给要回来,狗蛋娘冷静想了想,说,还是先找阿p跟二流子,看看情况再说吧。

阿p听狗蛋娘说明情况后,感觉非同小可,心里有些慌了,连忙电话找来二流子,劈口就问,你小姨子咋回事?二流子了解情况后说,我咋知道,这事是你一手操办的呀?阿p说,这事你有责任!二流子火了说:切,给你办成了事,我最多就得个几百块钱,整两条香烟,大钱你拿,主要责任也是你负责……看着两个无赖相互推卸责任,给蛋娘彻底绝望了,对狗蛋说,这事没着落了,咱们报警吧!阿p慌了,对狗蛋娘说:你先别急,等两天,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答复,凡事得都有个过程。

阿p又对二流子说,去趟你丈母娘家,找到阿花,把钱给我要回来,她也太胆大包天了!二流子说,是的,但那么远的路了,来去路费,吃喝拉撒都要钱,我没钱啊,阿p狠狠的看了他一眼,给了二流子两千块钱,二流子拿着钱对狗蛋娘说,你放心吧,人有没有把握给你找回来我不敢说,钱我会想方设法是要回来的,这没还没王法了……

过了两天,狗蛋娘儿俩来到阿p家,这一天,阿p家可热闹了,临村的也正好有一位,也是阿p做的媒,结婚才几天,新娘子就把存折钱财卷跑了,也正在跟阿p理论,阿p呢,此时真可谓:气短心慌,理屈词穷,面红耳赤,狼狈不堪,最后忙乎了半天,好不容易把人先打发了。

回过头,阿p对狗蛋娘说,二流子这个王八犊子,电话也打不通了,看来我要亲自去一趟了,狗蛋娘说,那我要等几天?阿p说,等个三四天吧,狗蛋娘说,那好吧,就三四天,过了这期间我可要报警了……

过了三四天吧,狗蛋娘儿俩来到阿p家,见到的是大门紧闭,夫妇俩已不知去向,院子里仅剩那辆车 。拔打他的电话,无法接通!狗蛋娘儿俩无奈,只好报警了。

狗蛋的姨妈大老远的来看望狗蛋娘儿俩,问起狗蛋婚姻之事,狗蛋沮丧的说,他娘的,都是骗子,女人媒人都跑了……

又过了几天,何老板给狗蛋打电话催问此事,柳村的王婆也为媒事找上门来,村里人说,狗蛋双喜临门了。可狗蛋娘儿俩心里还是不踏实,他们找到村里算卦的,算卦的看了呵呵一乐,找来纸笔,很流利的写了首顺口溜:

狗蛋无能,出家上门。改名换姓,重新做人。

狗蛋惊讶的问算命先生:啊?这就是你算的卦?

算命先生哈哈一乐:啥算卦的?都是为了骗两钱花花,我都好几年没干算卦了,具体情况还是你们娘儿俩看着办吧。

又隔了一段时间,王婆跟狗蛋刚相亲回家,狗蛋姨妈又打来电话询问此事,狗蛋心里很高兴,在电话里对姨妈大声说:好饭不怕等啊,这回您就坐等喝我的喜酒吧……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鱼网情深 5 1

此文原发表于扬州文学杂志,先后被短文学网,美文摘抄网等相继转载

04月06日 15:0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